[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四第五站 秦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四第五站 秦晋
    2007年民运环球之旅 第四第五站 秦晋


    
    第四站:丹麦哥本哈根
    
    布鲁塞尔第五届西藏问题国际会议以后未继续滞留,当天傍晚飞往丹麦哥本哈根,特意去看望老哥张国亭、老朋友刘刚和新结识的萧洪。
    
    我称张国亭老哥,2004年3月的时候才第一次听说,第二年3月的时候第一次碰面,他到澳洲来了,赶赴2005年的澳洲民运大会。见了面,握了手,彼此寒暄了一下,便露出“真相”。老张撸起袖子,秦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做的,尽管直说,我来澳洲就是为民运大会工作的,谁要是有意来找澳洲大会的麻烦,我老张不答应。
    
    老张从小受苦受难,小小年纪就被判入狱,在狱中呆了二十余年,所以对共产党的迫害记忆得刻骨铭心的。老张豪爽,注重信誉。虽陷各劳改队监狱多年,不但没沾点滴不良习气,还炼就了火眼金睛。有的是一身正气,疾恶如仇。
    
    老张是民运的老黄牛,只求义务不求权利,只求耕耘不求回报。只知播种,任人收割。从不计较名利。不卑又不亢。经多次交流,我把老张的处境和思虑做了一番分析,老张不无感叹地说,哎,你能理解我的心思。老张嫉恶如仇,看不得半点歪门邪道,他脾气急躁,容易上火。老张心肠也软,一两句好话便火气全消。
    
    老张这些年来把精力主要集中于国内的维权活动的宣传和鼓动,与国内的黄琦有良好的互助合作。但感觉强烈地遭受目光短视者的刻意排挤,深感失望和无奈。
    
    那天晚上在老张家里围炉吃着火锅,老张、刘刚、萧洪和我四个人边吃边聊,天南地北的,民运人权的。毕竟是北欧,5月中旬的天气,晚上还是挺凉的。
    
    第五站:法国巴黎
    
    巴黎到过好几回了,每次总得见一见老朋友蔡崇国,老蔡八九年流亡海外,有很深厚的理论功底,每每开会他都有一番宏论,这次老蔡偏偏不在。在布鲁塞尔的时候,遇到了法国长期关注中国人民主和人权的汉学家侯芷明,约定了在我到巴黎的时候再好好谈一谈。按约打电话过去,侯芷明很热情,一定要请我吃个饭。到了约定时候登门侯芷明府上,坐定,上茶,小点。谈的是民运和人权。何以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我不禁赞叹。侯说还是一位小女孩的时候就到北京读书了,学会了中国话,也了解了中国。附近找了一家中国餐馆,特别说明,蔡崇国不在,但很热情地先垫下了这顿晚饭的费用让侯芷明代为款待来自南半球的我。我也借此就会向老蔡表示谢忱。饭桌上又谈了很多,从中国的生活经历到成年后继续对中国的关怀,与海内外民运和人权人士交往和共事,有兴奋也有伤心。侯芷明也许是我所知的法国汉学界中除白夏以外对中国前途有如此关怀的硕果仅存的一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