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消灭“官”中国社会才会有进步/郭永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11日 转载)
    
    专制乃万恶之源,罪恶渊擞,滋生一切邪恶的土壤,这已是所有有识
     之士的基本共识。所以,专制制度必须彻底结束,无论是皇权专制还 (博讯 boxun.com)

    是一党专制。关于这种普遍共识,笔者是这样认识的,在皇帝家天下
    的年代,皇帝老儿及其皇亲国戚是根本不明白的。而作为今天的中共
    官僚们,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未必就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尤其
    在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打天下时,他们就高举民主大旗,高唱民主凯
    歌,似乎比谁都明白这种道理。当然,作为后来真正成为大独裁者和
    真皇帝的毛泽东本人,他也是再明白不过的。 
    
    尤其当笔者与体制内朋友谈起此事时,该朋友曾这样解释说,毛泽东
    之所以把中国带到这样一个方向,主要原因有三:
    
    1、共产党天下,严格说是苏共天下的翻版。斯大林在苏联建立了以
      他个人为核心的独裁天下,作为斯大林的忠实追随者,毛泽东固
      然也要建立一个以他本人为核心的独裁中国。
    2、由于毛泽东本人所受文化教育和大环境的熏陶,帝王思想本来就
      很浓厚,这便造就毛泽东本人在骨子里都要称王称霸的。
    3、作为人,也许在青年时代时都比较开明向上,当一旦上了年岁,
      便会不由自主地趋于保守和顽固,这正是毛泽东在独裁道路上越
      走越远的病根所在。按照中共解释,毛泽东的错误全部在晚年。
    
    后来,当邓小平成为核心时,实际上,当时已经高寿,明知自己活不
    了多日的邓,就极为保守顽固,只想在自己活着时,在稳定中看到一
    点希望或曙光就心满意足了。因此,他当时根本就不想看到中国在他
    活着时就有所大变,所以他才下决心血洗天安门了。
    
    这就正如中国人常说的,尤其在毛泽东主宰天下时,有人就担心说,
    离开毛泽东,中国一定会大乱。这是由于毛泽东把全中国人民的思想
    完全统一成他一人的思想了。人人在心中都这样想,中国一旦没了
    他,也许确实会大乱的,无人控制得了这个乱局面的。当然,这还依
    然是专制统治下长期搞个人崇拜所熏陶的恶果。
    
    实际上,当中国真正离开毛泽东之后,尤其还彻底撇开毛泽东手把手
    交代的“你办事我放心”的真正接班人华国锋之后,中国社会才真正
    有所好转。
    
    可是,作为这些独裁者,无论毛泽东、邓小平,只要他们一日不死,
    口里还游动着一丝气息,他们就总是都会把自己当人物,觉得自己才
    是最金贵的,不可一世,老子天下第一,谁都没有他们本事大,或者
    还能象他们一样左右得了中国的乾坤。就仿佛这天下只要一旦离开他
    们,地球都会不转。当然,这晚年时候的邓小平,虽然远没有毛泽东
    独裁,但用血洗的办法镇压“6.4”,这便把他本人彻底毁灭了。
    
    也就是说,在当时,他就根本没有想到,他身边还有赵紫阳这么优秀
    开明的领袖存在的。但由于老赵轻微违背他的旨意,在广场上只说了
    几句同情学生的话,他就把老赵这么一个大好人彻底拉下了马,并长
    期软禁起来。这当然还依然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独裁者所固有的邪恶本
    性所决定的。
    
    直到现在,虽然在中共体制内已经没有那种绝对至高无上的权威了,
    但由于这种体制的惯性作用,凡是奋斗或爬升到这么一种位置的权贵
    们,谁又不会明白,这些人又会有多少全心全意为国家和老百姓干实
    事的良好心态哩?或者即便有,也由于专制制度本身的因素,即官与
    官之间生生不息的斗才是核心内容和根本前提,已全部把这些人的所
    有时间、心思、精力和能耐消磨干净了。也就是说,在这样一种正如
    柏杨先生所痛骂的酱缸生涯的长期煎熬中,他们哪里还有这份心思与
    闲情确实为国家和百姓干实事呢? 
    
    这就正如朱健国最近所发表一篇文章指出的,温家宝四年前就得知
    “黑砖窑张徐勃被迫害断掉双腿案例”,但没有一查到底。
    
    为什么在当时就没有一查到底呢?朱先生在文章中未做解释。但据笔
    者看,主要原因有:
    
    1、在专制制度下,一切都要上级领导点头,这上级领导管的事情太
      宽太泛了,也不可能很具体,比如确实就把一切事态全部一查到
      底的;
    2、这些头头脑脑们,主要把心思和精力放在怎样继续向上爬,稳固
      自身权力,以及与作为政敌的同僚竞争和周旋的事情上去了,所
      以就根本无暇顾及。
    3、只要是专制制度,毕竟权力均来源于上级,凡是下级,只要应付
      好最能决定自己命运的主子即可。当然,一定就是应付了。比如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凡是下级,他们也
      有他们自己的一大摊子烂事情等着要紧急处理的,哪里还顾得上
      这等事不关己完全可以高高挂起的国计民生的大事情?甚至有可
      能,正是由于这种原因,他们正在其中牟取暴利哩。 
    
    因此,可以这么说,凡是进入这种体制,并在这个体制里混得开,吃
    得香的人,严格说都是非常邪恶的人,应该彻底消灭,也许才能真正
    把为国家和百姓干实事的人换上去。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改变体
    制,还依然以这种陈腐模式运行,这新上去的一拨人又很快变坏了怎
    么办?这便引导我们应该彻底认清,只有首先结束这种万恶制度本
    身,才是真正大快人心的。否则,说什么都是徒劳无益的。
    
    因为,在这种大环境的制约下,凡是官,必须只有在上面有其背景、
    后台或关系网,否则便无门。当然,背景越雄厚,后台越过硬,关系
    网越深入,这种人在官场就一定越吃得香,混得开,官运才最亨通。
    
    而凡是这样爬上去的人,无论让谁去想,如果让这些人果真为国家和
    老百姓做点实事,那便绝对不可能。譬如时下最具中国特色的上访,
    由于日积月累,果真就形成极其恢宏浩大的上访大军。作为这些人,
    他们原本都很质朴清纯,但由于共产党所创新的这种根本不可能解决
    问题的信访接待招术,就把这种队伍自然而然培养成熟了,拉得也越
    来越大了,并且还非常精明强干。
    
    当然,对于本身就很虚弱,仅仅依靠愚昧百姓,靠武力统治天下的中
    共,他们眼下最怕的不是普通老百姓的上访与结盟,而是退伍军人和
    军转干部的大联合。所以,前一段时间,当烟台2,000多,广州1,000
    多军转干部不断上访,闹得很厉害时,胡锦涛便针对这种情况专门讲
    话说,要怎样善待这类军人,怎样安抚好他们。
    
    但是,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由于事情是日积月累下来的,甚至有的
    已经积压十多年,原来造孽的体制内干部眼下退休的退休,转业的转
    业,甚至有很多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可这类冤假错案还存在,新上任
    的领导,当然就感到很棘手,极难处理。毕竟,前任所遗留问题,那
    是前任的错误,是前人因贪污渎职造成的,这又管他们什么事?并且
    在本部门,还根本没有这项开支,所以还依然久拖着。那么,这军转
    们也便只能继续上访下去了。
    
    不过也好,通过这种明显的不公与不平,把这些退伍军人和军转们的
    眼睛擦得越来越明亮,使他们越来越认清现有制度本身的邪恶所在。
    当然,这便无形中给民主化的队伍增加了一批新生的而且还是极其雄
    厚的力量。
    
    作为当局,如果要真正彻底解决这类问题,只有顺应民意,实行民主
    制度,才是唯一最佳选择。但是,中共权贵们却绝不会这么想,实际
    他们时刻都有种种理由和借口,比如眼下就说,中国立即实现民主还
    根本不是时候,比如说马上又要搞奥运了,没时间,必须无论如何先
    把奥运办下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结果为此就抓捕了黑龙江很多维
    权的农民代表。由于这些人向境外发表了一篇《要奥运不要人权》的
    呼吁书。当然,他们的这种抓捕,完全不问青红皂白。也无论你有理
    没理,就是要先把你抓起来彻底封口了再说,让奥运在虚幻与假象的
    太平盛世和歌舞升平中顺利完成。所以在此时,奥运就成了中共排除
    异己,打压异端的最佳借口了。眼下在中国,确实就成了谈奥运色变
    的时候。 
    
    最近,中共马上要召开十七大了,为了在十七大之前营造良好的氛
    围,在十七大召开的地方北京,立刻进行了提前的肃清与戒严,以及
    对危险分子的搜捕,尤其是对臭名昭著的上访村所有访民的驱赶和打
    压。还有对地下教会所有成员搜查和逮捕等等。整个北京城仿佛要进
    入战备状态了。
    
    当然,这都是专制制度本身惹的祸,否则,如果在民主国家,哪里会
    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固然,作为维护这种邪恶制度本身的专制当局,
    由于他们自己也感觉政权的邪恶与不正常,这就犹如长期盗窃的人,
    内心深处是极度空虚万分恐慌的。所以,他们便如惊弓之鸟,看什么
    都象他们的敌人,要真正致他们于死地的,而日夜不宁,惊恐难安,
    恐惧心理有加。
    
    但是,他们自己又根本没有时间、心思和精力引导社会和民众向着良
    性化方向发展与转化。因此,笔者便以为,对于这些当权者,还是毛
    泽东当年掀起文革的办法,也许只有依靠群众力量,先革掉一批极其
    顽固保守势力的命,中国社会才真正有所进步。当然,关于这类人,
    一定是极个别极少数人,绝对不是全部,否则就会形成声势浩大、风
    起云涌,波及到全国的浩浩荡荡的暴民运动了。如果一旦导致成这种
    结局,最终还是祸国殃民的。
    
    实际上,我们目前所推进的民主进程,本身就是在遏制邪恶,消灭
    “反动”中艰难前进的。否则,中国民主化进程绝不会这么步履维
    艰。
    
    而邪恶也好,反动也罢,都是由中共体制内的顽固保守势力所把持或
    直接作用的。而这些人都是中国的官。所以,消灭这些人,实际也是
    在消灭中共官场上所严重存在的官老爷、父母官、青天大老爷的陈腐
    观念与恶习。在眼下,只要是中共的官,上至总书记,下至村干部,
    又有哪一个官不是这种根深蒂固的高高在上与老子天下第一的愚腐
    “官”念哩?本来,公仆者,就是因事设职,因职用人,是工作需
    要,是真正干工作,服务在公共平台上为国家和百姓谋福利。但是,
    中共官员,却全部一律“官”念很重,“官”气十足,“官”瘾很
    重,在这种制度下,肯定改变不了这类现状的。当然,还依然必须只
    有彻底结束这种邪恶制度本身才会有出路。但要真正结束这种“万恶
    旧世界”的制度,首先消灭部分“官”才是上上策。 
    (2007-09-04)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