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要人权奥运,不要政治奥运—与刘晓波先生商榷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8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晓波先生发表于《开放》杂志9月份的文章《政治奥运,腐败奥运》,被某些人解读为对我《不要做国家的敌人》一文的反对,对这种论调只要察看一下两文写作的时间之差就可以明了(晓波的是8月20日,我的是9月2日)。写作在前的文章不可能构成对在后的文章的针对性反驳,这是起码的逻辑常识。晓波的文章也没有表明他支持抵制奥运,相反,他曾经领衔发表关于奥运的公开信,呼吁利用奥运改善人权,从公开信的逻辑上看晓波应当是支持奥运而不是抵制奥运,因为这封公开信立场是要奥运,更要人权。如此说来,晓波此文的基本立场并不构成对我反对抵制奥运观点的彻底否定。 (博讯 boxun.com)

    但是,我也毫不讳言,晓波的文章内容确实跟我有巨大分歧,并且我对这些分歧保留自己的观点。
    
    分歧之一:关于民族主义狂热
    
    刘晓波是十分警惕、十分反感民族主义情绪的学者,他在海外出版的著作中直接把民族主义思潮称作“单刃毒剑”。他的“民族虚无主义”也被中共当作煽动“89动乱的三大反动指导思想”之一。对奥运引起的爱国狂热,他描述说:“北京市就有一百多万人上街欢庆,全国主要大城市也是彻夜狂欢;拥挤的人群伴着激动的泪水,挥舞的国旗伴着几乎把嗓子喊劈了的欢呼,中国似乎变成了沸腾的民族主义大锅,一时间,‘实现百年梦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西方反华势力的破产’……等口号铺天盖地。而支撑着这种狂热情绪的,正是‘百年耻辱’和‘东亚病夫’的历史所固化的雪耻情结和自卑心理,更是大国崛起的称霸野心。”
    晓波的描述是准确的,但是结论却因为固有的价值立场而显得偏狭和极端。中国有一百年外强欺凌蒙受屈辱的历史,这段历史遗产造成国人走出国门自报姓名时仍然要忍受不同程度的歧视和轻蔑,一个强大、繁荣、自由、富裕、受人尊重的国家归属依然是很多中国人的一个心结。因为这个原因,许多中国人需要一个崛起的富强的国家形象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撑,这有什么过错?怎么就是“大国崛起的称霸野心?”难道中国人就应该永远做谦卑的“第三世界”国民?
    被专制政权利用的爱国激情应该警惕,彻底否定国人的爱国情感却甚为不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需要一种奋发的精神,一种向心力、凝聚力,一个主流意识形态已经破产、严重缺乏团队文化遗传的中国,如果我们再驱除了爱国情感,中国人的精神世界还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存在?一旦国家有事,外族入侵,我们凭什么挽救民族于危亡之中?
    其实,即使在自由主义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美国,民众的爱国主义情绪也是很浓重的。我去年在美国访问期间,到处都能看到普通人家悬挂着星条旗。而在我们国家,除了国家机关,很少看到普通人家悬挂国旗。我认为,晓波对民族主义的警惕与批判言过其实,矫枉过正。民众在奥运期间表现出爱国情怀值得肯定。
    
    分歧之二:政治腐败,还是奥运腐败
    
    晓波认为,专制国家搞奥运实质上都是搞政治奥运,中共反对把政治跟奥运挂钩是胡扯。对这个观点我基本认同。但是我不认同他“独裁国家办奥运,主要基于政权利益和独裁者形象的考虑,非但与举办国的百姓无关,反而是劳民伤财、扰民害民的政绩工程”的观点。
    首先,这不是历史事实,南韩、南非在搞奥运之前都是独裁政权,他们通过搞奥运,不但发了财,促进了经济发展,而且还启动了民主化进程,国民不但富裕了,而且自由了,民主了,奥运对此功莫大焉,怎么就成了劳民伤财、扰民害民的政绩工程?
    其次,即使专制政权,要实现对国民的长期有效统辖,它也必须履行公共管理职能,而不能一味地为了自己的特权集团利益对全国人民巧取豪夺,这就使得它在进行大的举动的时候都要考虑自己利益和广大人民利益的最大重合量。如果不是这样,它一定是个像秦朝那样的短命王朝。晓波认为中共举办奥运将“必然变成劳民伤财的腐败奥运,变成扰民坑民的害人奥运”,结论下得太过绝对。
    中国的问题是政治体制腐败,而不是奥运腐败。奥运中出现的腐败现象是这个腐败的政体带来后果。因此,我们只能通过奥运提供的历史机遇,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而不是简单的谴责奥运。否则就是倒因为果了。
    分歧之三:人权恶化应该抵制奥运还是利用奥运
    晓波文章中列举了很多因为举办奥运导致人权状况恶化的实例,很有说服力。尤其是当局严控舆论,封锁网络,乃至以言治罪的案例,很多我都知道,而且承办过其中一些异议人士的案件。但是我认为,举办奥运只是诱发这些案件的契机,而不是原因。导致人权恶化的原因仍然是独裁专制的政治体制。很多人因为准备奥运造成人权恶化而谴责奥运,甚至鼓吹抵制奥运,实际上等于说一个人因为建房子而杀人,我们不去谴责凶手而去谴责建房,一样的荒唐。晓波在文章中指出:“中国政府在申奥时作出最明确的改善人权的承诺,就是在言论新闻自由方面,但七年过去了,中国的新闻自由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进一步恶化。”这是基本事实,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是呼吁国际社会收回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即抵制奥运)还是要求北京当局兑现承诺更有力?更有可能实现?
    晓波是个学者,一个社会批评家,他的言论和观点可以有一些随意性,但是他却没有明确表示抵制奥运。可作为政治家的海外某些民运领袖,却基于这些理由大搞什么抵制奥运,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笔者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魏京生先生在海外发起抵制奥运的活动。我对此困惑不解。因为我们知道,政治活动是要评估其投入与收益的,抵制奥运投入的是民运的信誉和影响力,收获的是奥运岿然不动,国际社会(政府、国际组织和主流媒体)不予理睬,国内民意不予理解。民运更加边缘化。这样赔本的买卖魏先生为什么要干?据说魏先生除了鼓噪抵制奥运还到处游说西方政要说中共即将发动一场战争,把全世界都拖入灾难!难道魏先生真是低估了西方政府的智商?还是他老人家的智商出了问题?
    综上,我认为,晓波文章的主旨是要人权奥运,不要政治奥运,对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我不赞同的是,我们不能像共产党一样,把奥运政治化。当我们选择对奥运的态度的时候,我们要像做生意一样,仔细评估怎样做才更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2007年9月8日于虎山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国涛: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评刘路疯狂“批高”/任大姑
  • 刘路:炮打刘晓波--我的一张大字报.
  • 刘路:“网通公司”不要太嚣张了
  • 刘路:献给“六四”的成人礼-解决“六四”问题的法律思考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刘路:为赋新词强说愁—评刘晓波《物权法争论者背后的政治较量》
  • 刘路:再谈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把F认定为邪教组织
  • 刘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抗议北京市公安局对高智晟案件的违法操作
  • 刘路:罪名不是秘密,执法不能违法
  • 刘路:铁窗民运的忧虑与光荣--拜见朱虞夫先生有感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刘路:关于郭飞雄被打的声明:给中国留点脸面,给人民留点希望
  • 刘路:在上海见证传唤小乔
  • 刘路: 解决台海危机的曙光
  • 从刘路沧州受辱看法律维权的困境
  • 夜郎国里的“夜狼”—李元龙的故事/刘路
  • 少一些英雄,多一份成功 ——我看刘路袁红冰之争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 刘路:陈树庆案简要通报
  • 刘路谈力虹、陈树庆案(节选)/ 李晓蓓
  • 刘路因高智晟一案向联合国反对任意拘禁工作小组控告北京公安局
  • 刘路:最后的英雄——郭飞雄二三事(图)
  • 刘路:关于李劲松律师答刘路的三点意见
  • 刘路:郭起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 大律师刘路(李建强)将为崔英杰辩护(图)
  •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图)
  • 刘路:给流浪街头的格格(图)
  • 刘路:由赵岩案判决所想到的-为赵岩泄密罪名被判不成立向莫少平律师祝贺
  • 致小乔、小戎的慰问函/刘路
  • 刘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读《江泽民文选》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