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国涛: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异端日记》 2007年9月6日 周四 阴转晴
    
    
    如果说,前几天刘路(李建强)先生歇斯底里“批高”的言论,仅仅是一时糊涂脑筋“搭错”,因而尚有药可救的话,那么,今天,刘路先生罔顾事实刻意诋毁、贬辱“抵制奥运”的民众、民运及法轮功的做法,则足以说明他已经是癌症二期、病入膏肓,若再不医治,以后即使华佗再世,恐难以有药可救了。
    
    刘路先生今天发表在博讯新闻网上的《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以下简称“答记者问”),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以自以为是的傲慢语气所表达的,其实不过是一堆臭气熏天的党文化垃圾。
    
    纵观“答记者问”,谬误泛滥,问题多多,举不胜举,不宵一驳。兹择要列举并简评如下:
    
    
    ● 刘路:“我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反对我。还有不少是我以前的朋友和支持者。这种现象发人深省。”
    
    【简评】这种现象确实发人深省。刘路先生因“批高”而近日广受质疑批评甚至批判,而耿耿于怀想不通的,其实十分简单,一目了然:无论无意还是有意,抑或是刻意,当下中国,无论体制内外,无可争辩的事实和潮流是,谁效命极权专制,谁就必定众叛亲离、引起公愤。由于“批高”的实质是“拥极权、批自由”,因此,刘路先生其实理应心中明白,其自己这种“屁股”决定“脑袋”的倒行逆施行为,必定、也只能引起天下公愤。刘路确实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了,必须悬崖勒马了。
    
    
    ● 刘路:“我纠正一下,我没有说高律师现在就是‘国家敌人’,我只是说他用谎言抵制奥运的言行将会沦为‘国家敌人’,我实际上是在提出一个警告而不是在下一个判断。”
    
    【简评】刘路先生很健忘,他9月2日杀气腾腾“批高”的墨迹还没有干,他原文“不要做国家的敌人”“他们都在一步一步沦为国家和人民的敌人”这一十分明确的含义,今天已经“忘记了”、或不经道歉认错,便自作主张偷偷摸摸“修正为”不含有“人民的敌人”这一主要含义了!
    
    朋友们请注意,问题的实质不仅仅在于刘路所辩解的“现在就是”或“将会沦为”——白纸黑字都在网路上摆着,谁也不是傻瓜会被如此愚弄,因此,玩文字游戏或是狡辩都是没有用的——更在于刘路先生借“批高”为名、行“保极权专制”之实的倒行逆施上。并且,我们在这里再次领教了刘路先生红口白牙睁眼说瞎话不觉得害臊的厚脸皮本领。大家知道,高智晟律师是在以铁的事实讲真话、讲实话抵制奥运,如此抵制的目的,当然是为了促进政府改善人权、保障人权,停止迫害。然而,竟然一再被刘路诬蔑为是在“用谎言抵制奥运”。今天,他借“纠正”为名,继续在这里胡说八道,强化这一诬蔑,实在令人忍无可忍!
    
    
    ● 刘路:“用谎言抵制奥运的言行将会沦为‘国家敌人’”
    
    【简评】从刘路9月2日的“批高”文之含义,易知,刘路实际想表达的意思是:“用人权抵制奥运的言论(人)正在沦为‘国家敌人’”!但由于这样实在太露骨,太荒诞,他便先是诬蔑高律师讲真话为“谎言”,以此做好“铺垫”——用以“说明”他随之捏造的“谎言抵奥”现象之“存在”——然后将高律师“若没有人权,宁可不要奥运”的“以人权抵制奥运”的事实加以篡改,在故意回避众所周知的“抵奥”目的——保障人权、停止迫害——的情况下,话题一转,便得意洋洋、自以为得计般地将前述荒谬的命题改为“用谎言抵制奥运的言行将会沦为‘国家敌人’”——建议大家逐字对照、特别注意其中发生的3个重要“调包”,即原来的“言论”被偷换成了“言行”;原来的“正在沦为”被偷换成了“将会沦为”;原来的“用人权”被偷换成了“用谎言”——然而,很遗憾,即便如此偷换篡改包装伪造,依然无济于事,因为如此调包后的内容,依然是“拉大旗作虎皮”危言耸听的荒诞命题,非但依然无法成立,而且依然是在胡说八道!
    
    
    ● 刘路:“在西方,抵制奥运会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公民表达言论自由的方式,有些公民或者组织,它并不是真的反对奥运,但是它就喜欢游行,喜欢给政府决策增添一些异议的气氛。”
    
    【简评】实在令人觉得奇怪,作为律师,刘路先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为何如此之差?其所谓“西方抵制奥运……有些公民或者组织,它并不是真的反对奥运”,岂不是废话!因为这句话连大部分情况都没有囊括,其“补集”,当然也包含“西方抵制奥运……有些公民或者组织,是真的反对奥运”。因此,运用一下“证伪法”,就可以发现刘路的这句话,对于证明其所谓“西方……与中国……不同”之论点,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 刘路:“目前的抵制奥运会是被海外某些势力严重操纵的结果,是政治行为。这种行为一旦形成气候,真的能够产生及其恶劣影响。”
    
    【简评】刘路又在不顾事实乱泼污水、胡说八道了。客观事实是,目前国内规模不大的抵制奥运,是穷苦百姓(失地农民、强制拆迁受害人员、失业或下岗工人、上访人员,等等)在走投无路、忍无可忍情况下的求生存、争民权、要人权、求公正的自发运动,虽然口号各异,实质可归结为“人权高于奥运”,本质上属于公民维权运动范畴。种种信息表明:胜于雄辩的客观事实是,由于国内穷苦百姓上告无门、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在此万般无奈情况下,才主动舍命向海外呼救请求海外关注和支持的。而刘路却颠倒了这一客观事实的前后因果关系,胡扯什么“严重操纵”之类。此不但是对当事人的诬蔑,而且是赤裸裸的害人行为。无论无意还是有意,如此岂不是将国内为了人权而抵奥的穷苦百姓中涌现出的勇士或领头人、扣上了提供给中共顽固派迫害之便的“勾结海外势力”“操纵抵奥”的大帽子?
    
    这种“人权高于奥运”诉求下的“抵奥”,一旦形成气候,当然是必定引起政府重视,从而达到改善人权、减轻甚至可能停止迫害的目的。刘路再次危言耸听,胡扯什么“真的能够产生及其恶劣影响”,请问是什么样的“极其恶劣影响”?如此诋毁百姓维权,居心何在?
    
    
    ● 刘路:“共产党的‘国家’把我们当成敌人,但是我们不能成为我们认同的‘国家’的敌人啊”
    
    【简评】刘路先生在这里,以及后面长篇大论的论述中,都故意混淆了“祖国”与“国家”概念的区别,将“国家”偷换成“祖国”,或混淆等同于“祖国”,以此浑水摸鱼,偷偷塞入党文化垃圾。
    
    为了准确评述刘路的这一观点,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何谓国家,何谓祖国。经搜索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可知,概而括之,国家是政府机构及其统治行为的总和,细而言之,国家是治理社会的权力机构的总和,包括政府机构、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等。[1] 祖国的内容是丰富而广泛的,概而括之包括民族、自然环境和社会条件三大部分。简而言之,祖国是一定的民族及其生存和发展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条件的总和。[2]
    
    对照可知,刘路所论述的“我们共同生活其中的共同体,主要有国土、人民、历史、文化、政府组成的政治实体,有其特定的利益,这个利益不属于任何个别党派,任何个别阶级,而属于全体人民”,云云,其实是“祖国”和“国家”两个概念的混合体。如果去除其中属于国家概念的政府、政治之类内容,那么刘路所论述的,其实是祖国,而不是国家。
    
    由此可知,刘路的所谓“共产党的‘国家’把我们当成敌人,但是我们不能成为我们认同的‘国家’的敌人啊”,是一个表述及论述均概念错误的伪命题。
    
    按照祖国与国家的准确定义立论,事实上,我们当然不可能成为我们所热爱的祖国的敌人。“抵制奥运”的人们也不可能因此会成为祖国的敌人。
    
    
    ● 刘路:“我之所以要这样严厉的警告他,就是要当头棒喝,让他赶紧收口,不要头脑简单被人害了!”
    
    【简评】高智晟律师当然可以被批评,任何人都可以被批评,问题是如何进行。方式的不同,往往凸现了不同的目的。刘路先生在这里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似乎忘了羞愧二字怎么写,竟然如此狂妄地班门弄斧、如此羞辱“教训”高律师,实在出人意料,令人愤慨。
    
    常言道,“手段的卑鄙,证明了目的的卑鄙”。如果说,刘路先生真的身怀“好心”,那么何必采用这种既不雅观、又十分有害、且只能是给“好心”帮倒忙的网路公开喧哗并诬蔑有加的方式呢,为什么不采用与高律师私下探讨个别交换意见、从而效果远远好过百倍千倍的做法呢?如此公开喧哗、尤其是诬蔑高律师的真话为“谎言”的方式,其实际效果难道不是恰好在为中共顽固派的下手预作舆论准备吗?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3年前,中共欲下手南京独立作家杨天水先生之前,就曾经冒出一个事后证明只能是共党线人或网特的笔名为“大势天下”的家伙,在网路上无中生有造谣诬蔑杨天水先生“账目不清”“具贪污善款嫌疑”等等。细心的人们不难发现,这是中共迫害异议人士的惯用手法:先通过线人公开制造矛盾或甚至内讧,通过互联网等舆论导向,从名誉上搞臭之,然后狠狠下手长期囚禁关押迫害对象。因此,你刘路先生如此阴险下贱不齿于正派人士的恶劣做法,若不是有意配合、至少其恶劣结果也会被中共利用。幸亏正义人士们的群起对你反击,否则高律师处境堪忧。在此我倒要善意提醒你——或改用你的语系,严厉警告你!当头棒喝你!——让你赶紧收口,向高律师道歉认错,并在网络上消除恶劣影响,挽回对高律师造成的伤害。不要再头脑简单,以免被中共顽固派利用加害于高律师。千万不要象今天这样一错再错了。否则,万一高律师再遭迫害,你是脱不了干系的。
    
    
    ● 刘路:“如果举办奥运有利于国家和老百姓的整体利益,即使共产党也受益,我们也不应该抵制,否则就是为了反共而反共了。”
    
    【简评】就举办奥运本身来说——在起码不加剧迫害人权的前提下——一般说来,当然是有利于国家和老百姓的当前乃至长远整体利益的,这是不言而喻的。现在民间与官方的分歧,其实并不在这方面。而是在于,不能因为或借口举办奥运,而侵害百姓的权益和人权,尤其是必须立即停止迫害、立即停止延续至今甚至日益加剧的人权灾难、保障人权、改善人权,因为这不但是当初申奥时我国政府代表国家所作出的举世承诺,也是奥运精神所内在要求的、任何一个奥运承办国必须达到的起码条件,更是我中华民族必须与时俱进文明进步的内在要求。
    
    刘路在这里又一次自以为高明,十分缺德地偷换概念,在故意屏蔽人权、闭口不谈人权的卑劣伎俩下,把“争人权、抵奥运”这一众所周知的事实,偷换成了迄今国内并不存在的“为反共、抵奥运”了!
    
    
    ● 刘路:“抵制奥运是民运自我孤立、自取其辱的弱智表现。首先,国内的绝大多数老百姓是支持国家举办这届奥运会的。”
    
    【简评】刘路自己才是弱智。极权国家高压下内部表面上的“绝大多数”,难道一定是正确的吗?难道就一定代表了真正的民意了吗?难道预后效果一定是良性的吗?看看1936年由德国纳粹把持的柏林奥运吧!看看1980年由前苏共操办的莫斯科第22届奥运吧!前者借此“东风”变本加厉残酷迫害犹太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以及政治异己,热衷于领土扩张和种族灭绝,最终发动世界大战并屠杀了数百万犹太人。后者挟奥运之势延续一年前发动的入侵阿富汗战争,继续倒行逆施迫害人权。然而前者与后者,当年难道不也是“绝大多数老百姓是支持国家举办该届奥运会的吗”?
    
    民运抵制奥运的目的,是“人权至上”的必然要求,是敦促中国政府兑现当初申奥时的诺言,改善人权、保障人权,停止迫害的必然作为,是促进中国社会文明进步的意义巨大的必然举措,也是壮大自身力量的一项有效行动。在刘路眼里,怎么成了“自我孤立”“自取其辱”“弱智”了呢?刘路如此公然贬辱民运,立场何在?
    
    
    ● 刘路:“六四之后,特别是99年法轮功事件之后,共产党一直在宣传这样一种论调,就是民运分子和法轮功邪教组织都是国家的敌人,他们逢华必反,处处给政府制造麻烦,跟国家作对。本来对这种宣传老百姓是半信半疑的,但是,出了抵制奥运这样的事,你让老百姓如何不信?”
    
    【简评】刘路这个家伙,看来或许真象某些朋友指出的那样,不是糊涂,不是不懂,也不是为了标新立异吸引眼球,而是确确实实出了大问题?!借中共之口,如今,竟然将“逢华必反”的帽子,公然诬陷到了民运和法轮功群体上。
    
    事实上,无论是民运,抑或是法轮功信仰团体,非但“逢华必反”不存在,连反华也是不存在的。“逢共必反”,也只是并无代表性意义的极个别现象。中共顽固派为了欺骗舆论,才如此无中生有“逢华必反”,刘路跟在中共后面如此瞎起哄,将“争人权、抵奥运”等同于“逢华必反”,居心叵测误导舆论曰“你让老百姓如何不信”,其险恶用意由此昭然若揭!
    
    
    ● 刘路:“海外的李洪宽先生早就用马甲这样攻击我,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蒙面人也气急败坏进行人格攻击。对这些闲话我不会理睬。因为他们不是在讨论,而是在诛心,甚至诽谤。”
    
    【简评】刘路先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仅仅从他近几天的这两篇小文章,就不下合计近十处堪称真正的或诽谤高律师,或诽谤抵奥人员,或诽谤民运,或诽谤法轮功。由此可见一般,他可不是省油的灯。然而他却反对他人反驳,而且“猪八戒倒打一耙”。这不仅仅说明他的智商、学养和个人品质都有问题,而且必定另有背景!否则,送他十个胆,也不至于如此这般胆大妄为吧。
    
    在此提醒刘路先生,你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用马甲或“蒙面”攻击你,因为你的本名是李建强,刘路只是李建强的马甲或“蒙面”。李建强先生自己在用刘路这一马甲“蒙面”恶意诋毁攻击高律师的同时,却竟然指责别人用马甲或“蒙面”“攻击”他,岂不滑稽?同时,细心的朋友必定已经注意到了,李建强用刘路这个马甲“蒙面”,借答记者问的方式,在今天我们见到的这篇《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文章中,明显采用了只谈“抵奥”不谈人权的故意回避事实、混淆是非的手法。以此手法为掩护,他对民运及法轮功的建立在“停止迫害、保障人权”前提上的抵制奥运行为大肆攻击了一番。从而,他今天这篇文章非但没有纠正9月2日文章中对高律师恶意诋毁攻击的错误,反而把这种恶意诋毁攻击做法与其所谓的“国家敌人”结论一起,扩展并强加到了民运及法轮功身上!我们不禁要问:李建强(刘路)先生,你难道真的打算“不撞南墙不回头”,或甚至“撞了南墙不回头”,一条黑道走到底吗?
    
    刘路先生请记住:在我中华民族艰难转型的重要历史关头,谁“屁股”决定“脑袋”、死心塌地顽固不化效命极权专制者,用你的语言来说,谁就是中国的敌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敌人!当然你目前应该还不够“格”,然而已经很危险了。但愿你谨慎小心,永远不要够这个“格”。我,我们很多朋友都很痛心、也很关注你的行为,同时为你祈祷,愿你醒悟过来,回归到蜕变以前的你。何去何从?务请自重!三思而后行!
    
    
    [后记] 注意到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中的记者,使用的是“宁翎”这一笔名,忽发奇想:“宁翎”是否也是李建强先生的马甲?或,这篇采访“答记者问”,是否李建强在用两个马甲进行自拉自唱?可惜此“哥德巴赫猜想”,一时难以证明。
    
    

注释:
    【1】 祖国就是一定的民族及其生存和发展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条件。祖国的内容是丰富而广泛的,概括起来包括三大部分。
    
    第一,一定的民族。一定的民族包括民族的构成、民族的历史、民族的语言文字、民族的文化、民族的传统等等。祖国是一些人的祖国,构成祖国的首要内容是一定的民族。没有一定的民族,就无所谓谁的祖国。所以,一定的民族是祖国的最主要的内容。中国是中华民族的祖国,中华民族包括56个民族。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字、璀璨的文化和优秀的传统。
    
    第二,自然环境。自然环境包括国土疆域、河流湖泊、山川平原、矿藏资源、生态气候等等。自然环境是一定的民族存在和发展的前提条件。没有一定的自然环境,人们就无法生存和发展,也就没有祖国的存在。所以,自然环境是祖国的重要内容。
    
    第三,社会条件。社会条件包括一定民族的社会制度、物质财富、精神财富。
    
    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机器。国家包括:政府机构、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等。
    
    ——引自百度百科。
    
    【2】 国家是一种拥有治理一个社会的权力的机构,在一定的领土内拥有外部和内部的主权。依据马克斯·韦伯的定义,国家拥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垄断权。因此国家包括了一些机构如武装部队、公务人员或是国家官僚、法院、和警察。在国际关系的理论上,只要一个国家的独立地位被其他国家所承认,这个国家便能踏入国际的领域,而这也是证明其自身主权的重要关键。
    
    虽然国家一词通常广泛用以称呼所有政府机构或统治行为—古代或现代皆然,但现代国家制度的许多特色要直到15世纪的西欧才开始出现。
    
    在20世纪后期,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人民和资本的流动性、以及许多国际机构的崛起使得国家的行动能力受到一定限制,不过,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依然拥有着基础的政治层次。也因此,国家是政治学研究里最主要的领域,而对于国家的定义也经常是学者们争论的焦点。
    
    在政治社会学里,卡尔·马克思和马克斯·韦伯的理论通常倾向于放宽国家的定义,以增加对于拥有强迫力量的机构的重视。
    
    自从19世纪后期以后,全世界所有可居住的土地都已经被各国划分了;但在这之前,大量面积的土地要不是无人居住,便是尚未有国家宣称其主权,又或者只有游牧民族居住。到了现在,全世界已经有超过200个国家存在,其中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联合国的成员国。
    
    ——引自维基百科
    
    

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路先生最近发表于本站的文章《不要沦为国家的敌人》,严厉批评高智晟律师,反对抵制奥运,在网络上引起广泛争议,本站记者宁翎小姐就此问题采访了他。
    
    
     关于国家敌人
    
     记者:刘路先生,您的文章不出所料引起巨大争议,您对此有什么感想?
     刘路:引起争议是好事,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反对我。还有不少是我以前的朋友和支持者。这种现象发人深省。
    
     记者:我们注意到批评者主要因为你认为高律师是“国家敌人”,这个指控过于严厉了。
     刘路:我纠正一下,我没有说高律师现在就是“国家敌人”,我只是说他用谎言抵制奥运的言行将会沦为“国家敌人”,我实际上是在提出一个警告而不是在下一个判断。
    
     记者:抵制奥运为什么就能沦为国家敌人?在民主社会,公民对国家搞的活动表示反对的现象比比皆是,没有哪个国家把它当回事,更不应说以“敌人”视之了。
     刘路:这两者没有可比性。在西方,抵制奥运会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公民表达言论自由的方式,有些公民或者组织,它并不是真的反对奥运,但是它就喜欢游行,喜欢给政府决策增添一些异议的气氛。在中国完全不是这样。实际上,目前的抵制奥运会是被海外某些势力严重操纵的结果,是政治行为。这种行为一旦形成气候,真的能够产生及其恶劣影响。
    
     记者:那也犯不着把这种抵制说的那么严重啊,国家敌人是个严厉的指控啊。
     刘路:其实,所有的政治案件的当事人,“国家”都视为敌人。有一次刘晓波先生抗议警察对他的骚扰和监控,要求保障公民权利,那位警察为难的说,刘老师,您是国家的敌人,您要的这些权利我们不能给。这个“国家”,当然是共产党的政权,而我们认同的“国家”,则是我们共同生活其中的这个共同体。共产党的“国家”把我们当成敌人,但是我们不能成为我们认同的“国家”的敌人啊。
    
     记者:“我们不能成为我们认同的‘国家’的敌人”,这句话您能进一步解释一下么?
     刘路:我们共同生活其中的共同体,主要有国土、人民、历史、文化、政府组成的政治实体,有其特定的利益,这个利益不属于任何个别党派,任何个别阶级,而属于全体人民。对于这样的一个国家利益,实际上就是全体人民的共同利益,作为共同体的成员,作为公民,我们没有理由损害它,侵犯它,如果我们去损害,造成严重后果,那就是与这个共同体为敌,就是国家敌人。
    
     记者:我还是觉得过于严厉了,尤其是对高智晟这样名满天下的人权律师这样指控,实在太过分了。这也是很多人的看法。
     刘路:我理解你,也理解舆论。但是你们想过没有,高律师现在还在缓刑期、剥权期,根据法律规定,他根本没有言论权,他却在海外媒体上发表这样过分的谈话,后果是什么?我之所以要这样严厉的警告他,就是要当头棒喝,让他赶紧收口,不要头脑简单被人害了!
     在这里,我也要警告海外利用高律师的炒作自己的人和组织,做人要厚道,要讲起码的良心,高律师已经被你们害得够苦了,不要再拿这一家人的苦难做你们炒作的猛料了。
    
    
     国家利益无关论
    
     记者:这次争论还有一个焦点问题,就是:有些人认为,国家利益与自己无关,他们不愿意爱这个不爱自己的国家,甚至有人认为反对这样的国家也无所谓,你怎么看?
     刘路:这些人都是受过委屈的,他们对国家不满甚至痛恨可以理解,他们的错误在于全面接受了共产党的国家概念,把共产党和国家捆绑在了一起。所以,他们的表达都是情绪化的。
     也有一些理性的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认为,国家、人民都是些大词,大而无当,不值得讨论,只有个人利益才是实在的,至高无上的。这种论调的核心价值就是漠视人民的声音,漠视人民的价值诉求。就是这是多少年来精英思想的一种宣泄,这些知识分子如果不改变他们高高在上、狂妄傲慢的心态,他们永远别指望获得广大人民的认同。这些人写写文章,发发牢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们也只能停留在这个领域,一旦溢出边界,想影响未来的中国政治格局,只能是一场迷梦。
    
     记者:共产党打着人民的旗号,国家的旗号,干了很多坑害老百姓的坏事,所以有些人一听到这样的大词就反感。
     刘路:你说的没错。确实有这个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共产党使用了这个词,我们就拒绝使用,甚至连它的存在都不承认吧?共产党也不是没有办过一点好事,说过一点正确的话,共产党还使用汉语呢,我们能够因为共产党使用汉语,就废除了汉语都说英语么?
    
    
     举办奥运是否有利于国家利益
    
     记者:可是也有一些人认为,举办奥运未必就真的有利于国家和老百姓。
     刘路:是否有利于国家和老百姓,这是个基本的事实判断,相信做负面评价的人内心深处也未必真的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们担心的不过是增加了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罢了,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实际上,反共也不能无原则,如果举办奥运有利于国家和老百姓的整体利益,即使共产党也受益,我们也不应该抵制,否则就是为了反共而反共了。
    
     记者:举办奥运有利于国家利益,这个判断好像需要一些论证。
     刘路:对,我会给你一些论证。那是下一篇文章的事。
    
     记者:抵制奥运对民运来说有利还是有敝呢?
     刘路:抵制奥运是民运自我孤立、自取其辱的弱智表现。首先,国内的绝大多数老百姓是支持国家举办这届奥运会的,因为举办奥运可以拉动经济发展,促进消费,提升国力;举办奥运还可以提升国家的国际声望,加快中国和国家社会的接轨,让中国更大程度的融入国际社会。举办奥运可以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促进人权改善和法制环境的改善。这对国家、对老百姓都是好事。抵制奥运首先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其次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是自我孤立的举措。最后,中国举办奥运,民运也好,法轮功也好,根本抵制不了,所谓抵制奥运,说句实话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除了让老百姓反感,让国际社会鄙视,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六四之后,特别是99年法轮功事件之后,共产党一直在宣传这样一种论调,就是民运分子和法轮功邪教组织都是国家的敌人,他们逢华必反,处处给政府制造麻烦,跟国家作对。本来对这种宣传老百姓是半信半疑的,但是,出了抵制奥运这样的事,你让老百姓如何不信?民主政治主要是靠选票,靠老百姓的支持,民运人士一边大骂共产党不给人权,一边又蔑视老百姓的意志,干出抵制奥运会这样的蠢事,想要得到老百姓的支持,不是痴人说梦么?
    
     记者:有网友说你不代表老百姓,不能代替老百姓做判断。
     刘路:我确实不能代表老百姓,但是老百姓的民意是什么我还是能作出自己的判断的。绝大多数的老百姓是否支持奥运,这个问题并不难作出判断。而且即使反对我的民运人士也并不否认老百姓支持奥运,他们把这个归结为受了蒙骗或者是些白痴。这也反映了这些民运分子自视甚高精英心态。
    
     记者:有些人认为您是在向当局讨好,甚至怀疑您有某种特殊身份,您怎么看?
     刘路:海外的李洪宽先生早就用马甲这样攻击我,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蒙面人也气急败坏进行人格攻击。对这些闲话我不会理睬。因为他们不是在讨论,而是在诛心,甚至诽谤。这反映了他们缺乏对辩论规则的尊重,也说明这些人智商、学养和个人品质都有问题。
    
     记者:我觉得您已经把自己的观点说的差不多了,谢谢您接受采访。
     刘路:也谢谢你提供机会让我把观点完整的表达清楚。
    
    
     博讯记者: 宁翎9月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