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为什么要人权就不能要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从来没有为中国得到体育的金牌而兴奋过,从小时候的乒乓球到后来的女排,我对全国的狂热心态一直反感。当时有一个提法:"球运昌,国运昌。"但如果球输了呢?
     (博讯 boxun.com)

    我不是不希望中国在体育上拿到金牌,但我实在不能容忍当时的狂热民族主义的情绪。
    
    我并不主张,奥运脱离政治,因为事实上奥运不可能完全的脱离政治。
    
    但是,我反对:"要人权,不要奥运"这个口号。
    
    要人权,不要压迫;要人权,不要专制,要人权,不要封锁舆论等;我都可以同意。因为压迫,专制,封锁自由舆论,本身就是违反人权。但奥运和这些负面的提法属于同一范畴?
    
    农民失去了土地,维权也好,抗暴也行,和奥运有什么关系?
    就是因为在北京举办奥运,直接的影响了一些人的利益,毛病也不在奥运,而在中共本身。
    
    举办奥运和把人关进监狱,封杀网站和书籍是两回事。后者是坏事,而举办奥运应该算作是正面的好事。
    
    说白了,就是因为举办奥运是好事,所以不能让共产党办。
    
    难道只能允许中共办坏事?
    
    拿当年希特勒来比喻,难道奥运有这么大的作用?如果希特勒不能举办奥运,或当年世界抵制德国举办奥运成功,希特勒就不会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认为奥运会增加中共的欺骗性,合法性?为什么就不能是通过奥运能够增加揭露中共的欺骗性?能够动摇中共的合法性?
    
    如果中国目前,是如你们所说的最黑暗,最残暴,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你们应该欢迎有成千上万的外国记者去中国。如果中国目前的状况和60年代一样,和今天的朝鲜一样,你认为中共能够举办奥运,敢让记者到中国?
    
    58年的徐水,作为样板,的确是请了几个外国记者,但就是完全是人为的作假,那里的老人院还是吓坏了外国的记者。
    
    
    
    我觉得,奥运是中共倍受压力的敏感时期。是有可能让中共在诸多方面不得不让步的时机。至于民主力量能够取得多大的进展和能够保持多少战果;这要看博弈的双方的棋艺和多方面的外在因素,如国际形势等。
    所以我认为抵制奥运,实质是放弃了博弈这个难道的机会。更何况,抵制奥运,不论在中国国内,还是在世界上,不论是在各国政府,还是体育界,都得不到什么响应。
    
    这里的分歧,不单单是操作的手法的分歧,这是对中国应该如何变化的根本分歧。
    
    一种看法是在市场化,国际化的前提下,中共的统治必然会弱化。民主化必然会到来。这条路当然并不排斥体制内的改革,并不排斥和平演变。但也并不一定就必然排斥暴力革命。只是暴力作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中共的集权统治是被民主力量逐步蚕食,公民社会逐步建立的前提下,社会的变化,不论是和平还是暴力的,都会产生新的,非集权的民主社会,才能够走出中国历史上王朝更替的怪圈。
    
    而另一种看法,是希望社会矛盾越尖锐,越动荡越好,希望中国的现实是民不聊生,官逼民反;再来一次革命。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国的现状到底是如何。这个问题我今天不准备谈。如果真的是民不聊生,遍地的陈胜,吴广;即使你不喜欢换汤不换药的改朝换代的革命,你也无能为力去阻拦。
    
    但现状不是你希望或喜欢什么,就会是什么的。
    
    我不是说中国现在没有危机,没有问题。但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你们这些职业革命家所描述或所希望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当然是制度的问题,是中共集权统治的问题,是一个反民主政权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政治,经济诸方面的爆发,主要是高增长的经济是否能够持续的问题;其次是经济增长的环境代价的问题。而贪污腐化,分配不公的两极分化等社会矛盾,应该是在经济,环境等出了大问题以后,才可能引发动乱。
    
    张鹤慈 6、9。7 堪培拉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政治目的的宣传总是会歪曲事实/张鹤慈
  • 对中国制造说不!/张鹤慈
  • 自信的支持或反对-从陈良宇案说起/张鹤慈
  • 当今世界仍然是没有正义的强权政治/张鹤慈
  • 从十七个老部长的公开信,谈我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张鹤慈
  • 张鹤慈:牛二卖刀,张文远断案,高俅宣判。
  • “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张鹤慈
  • 再谈和平演变和暴力革命/张鹤慈
  • 请为和平演变正名/张鹤慈
  • 公民社会的通俗化解释/张鹤慈
  • 谁种的苦果?/张鹤慈
  • 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张鹤慈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 悼念郭世英/张鹤慈
  • 6.4北京第一批被枪毙的祖建军/张鹤慈
  • 围堵马英九--国民党内的反马势力,民进党,和中共的一次统一行动/张鹤慈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