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魏伯河:连悔过书也抄袭,这样的贪官是在悔过吗?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4日 转载)
    
    
     “苦难的中国”:只有我伟大的中国才出这种怪事。 (博讯 boxun.com)

    
    
    《检察日报》9月4日刊登报道,称《安徽厅级贪官悔过书涉嫌抄袭 法庭忏悔似作秀》,读后令人大开眼界。
    
    这个贪官名叫张绍仓,捕前任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正厅级),兼任皖能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此前曾任安徽省计划委员会商贸处处长、安徽省经济信息中心主任。7月11日,张绍仓涉嫌贪污、受贿案在阜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据检察机关指控,张绍仓利用职务便利,1992年下半年借为某公司解决350万美元外汇额度之机,收受这家公司支付的调剂费人民币700万元。1989年至2006年间,张绍仓单独或伙同其妻、儿子收受他人贿赂,共折合人民币278万余元。庭审中,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一直沉默不语的张绍仓掏出老花镜,含泪念了自己写的长达4页的悔过书,三次说出“后悔”二字,恳求法庭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然而,记者发现,张绍仓的悔过书,和《检察日报·廉政周刊》在2007年5月29日以《“我的错误是在无监督约束下发生的”》为题刊发的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原区委常委、同安镇党委书记朱福忠的悔过书有几处雷同,涉嫌抄袭。
    
    那个朱福忠原是镇党委书记,而张绍仓原在安徽省计划委员会任商贸处处长,后到企业任职。两人的经历是不同的,作案的手段、地点、背景不同,所以两人对自身腐败的悔悟,不可能相同。《检察日报·廉政周刊》刊发朱福忠的悔过书在前,张绍仓法庭忏悔在后。据了解,在不少监管场所,有关部门都订有《检察日报》,一些被羁押人员是可以看到的。所以,存在这样的可能:张绍仓从报纸上看到朱福忠的悔过书,然后结合自身实际照葫芦画瓢炮制了自己的“悔过书”。
    
    可惜这位贪官的抄袭水平也很低劣,不仅大段文字雷同,就连自述的个人感受也是照搬原作的内容。结果被细心的记者一眼看出破绽,再一次大丢其人。
    
    此事乍一听来很是离奇,但仔细一想也不难理解。这位贪官在位那么多年,一切都有秘书代劳,恐怕自己早就没动过笔了(其原来文化水平如何不得而知)。如今时移事异,需要写悔过书了,却没有了秘书,自然是受够了难为。提笔忘字,抓耳挠腮,绞尽脑汁绞不出什么玩意儿来,不抄袭又能怎么办呢?
    
    但话说回来,悔过书讲究的是内容,不是文采。如果真心悔过,无论多么费劲,总该是有感而发、说点真话吧?而抄袭来的“悔过书”,谁又能相信作者是真心悔过呢!
    
    忽然想到:抄袭悔过书得是否只有张绍仓一人呢?还有多少贪官的悔过书是抄袭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