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无奈与悲哀——研究生复试纪实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3日 转载)
    
    来源:天涯杂谈
     (博讯 boxun.com)

     临出门前,老爹对我说,别太跟人家孩子为难,毕竟都不容易,我点点头。
    
    这几天身体超级不爽,那个Sweet综合症又发了,后脑勺肿了一大块,脸上也乱七八糟的,只能不停的抹氧化锌洗剂,弄得一脸都是白粉,实在没法出门,无奈这研究生复试又不得不去,于是蒙上面纱,戴着帽子出门,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谁也看不清我是谁----心中暗笑一个。
    
    今年分了6个复试小组,我又跟去年的搭档----蔡老师、王老师分到一组,还是由我测试英语口语。
    
    看看手上的复试名单,我摇摇头,基本都是比我们学校差几个档次的学校,唉,说来也郁闷,本校的好学生要么保送,要么去考更好的学校,真正报考本校的很少了,前几年一直鼓励学生报考外校,避免近亲繁殖,结果好学校倒是把我们的学生吸引去了,我们没把好学校的学生吸引来。
    
    既然如此,也就无可如何了,照例摆好阵势,等待复试的学生。
    
    我们这组22个学生复试,一直折腾了一天,闹得筋疲力尽,我因为要考口语,所以说的话比谁都多,最后弄得嗓子冒烟,不过这都算不得什么,关键是心里实在窝火。
    
    我不知道我那幅尊容是不是影响了学生的情绪,其实也不过就一张面纱罢了,按理说,学生看不到我难看的脸色,应该更加放松才是,总之,复试的状况确实令我哭笑不得。
    
    一、口语测试
    
    开始几个学生,都先叫他们用英语做自我介绍,一个个眼睛看着天花板,依里哇啦的背事先准备好的台词,背好以后,问问题就一片茫然,什么也不知道了。
    
    到了后来,干脆也不叫他们做自我介绍了,直接问问题,不过这些学生也很奇怪,无论我说什么,他们就开背,打断他们的背诵,告诉他们“answer my question”,他们一例的冲着我点头,也不知道真听懂还是假听懂,总之有好几位点头以后,又开始背诵工作,我不得不再次打断他们,再次强调 “answer my question”。
    
    其实我问的问题都很简单,问他们学校的名字----这个基本都可以回答出来,再问他们系的名字,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几乎都听不懂 “department”,回答得五花八门,有回答自己专业的,更有甚者,还给我讲起他们寝室有多少人,我猜想,他大概认为“department”的意思是寝室,当然了,牢记老爹教诲的我,还是表现得很有耐心,仔细给他们解释,要他们说系的名字,最后倒是都回答了,不过跟各人简历上面全对不上号,我实在不明白,一个快毕业的学生,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系、学院的名字?
    
    再往后问就更好玩了,叫他们说说学过课程的名称,首先是听不懂“course”----无奈,只好用中文说一遍,听懂了,回答基本都一样, “analog circuit, digital circuit, signal and system”,于是只好再请他们说专业课的名称,大致的问答过程基本都一致:
    
    问:说说你学过什么专业课。
    
    答:signal and system
    
    问:你最喜欢什么专业课
    
    答:signal and system
    
    问:你如果读研,希望从事哪个研究方向?
    
    答:signal and system
    
    ……
    
    我非常怀疑,这些学生是不是只背了“signal and system”这一个词。
    
    一位同学自称自己对移动通信感兴趣,所以问他是否喜欢“wireless communication”,却说什么也不明白啥叫“wireless communication”。
    
    蔡老师心有不甘,也加入口语测试行列,要学生说几个元件的英语,比如电阻啊,电容啊,电感啊,第一个学生是一个也说不出来,问到第二个----估计外面有交流的,回答他知道电容,是“capital”,我茫然的看着蔡老师,蔡老师十分沮丧的告诉那位学生,“capital”的意思是“首都”。
    
    到了下午,一位学生把“engineering”读做“恩那基”(读音如此,照搬),我实在有点憋不住了,问他,“你学过国际音标吗?”回答:“学过”,再问,“你有英汉词典吗?”,回答:“有”,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把读音找准了呢?蒙事啊?”----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
    
    英语测试的描述到次打住,当然了,也许有人会问,英语没啥,只要专业基础好就可以了,那么好,接着往下说,更可笑的还在后面呢。
    
    二、专业知识问答
    
    去年复试的时候,专业知识还问得比较深,今年是不敢问,我只能把我问的几个问题罗列一下。
    
    1、 白噪声的特性----回答,时域上均匀分布
    
    2、 奈奎斯特第一准则描述的什么----答不上来
    
    3、 话音信号的频带是多少----该问题问了3遍,第一个回答:20M,第二个回答:2M,第三个回答200K(实在搞不懂)
    
    4、 话音信号的抽样频率----回答:16K
    
    5、 滚降系数怎么确定----回答:没听说过这个词(这位同学一直声称喜欢通信原理)
    
    问题还只问到通信原理,没有敢再问专业课,没有一个答对的,超级郁闷啊。
    
    三、很牛的聊城大学
    
    这个聊城大学实在是牛,去年就有个聊城大学的女生,实在不怎么样,不过还是录取了,今年倒是不错,来了两个,两个女生。
    
    第一个考分很高,复试笔试居然考了100分,英语就不用说了,反正啥也听不懂,看看成绩单,只有可怜的两门专业课,电视原理和电子测量,问她喜欢哪门,很肯定的说电视原理,于是,很小心的开始问:
    
    问:你知道什么是全电视信号吗?
    
    答:不知道
    
    问:你知道三基色吗?
    
    答:红白蓝(心里说,那不是法国国旗吗?)
    
    着急啊,提示:三基色,R,G,B,R是红,B是蓝,那G呢?
    
    答……
    
    只好换问题
    
    问:你知道我们国家的电视制式是什么吗?
    
    答:不知道
    
    问:你知道有几种制式吗?
    
    答:不知道
    
    于是偃旗息鼓……
    
    第二位考分不如第一位,不过复试笔试考的也不差,80多分吧,看看成绩单,倒是学过很多课程,只是问什么也答不出,实在无奈,发现她是往届生,王老师问,“你毕业设计做的什么啊?”很骄傲的回答:“数据采集器!”
    
    问:“你采集的什么数据啊?”
    
    答:“不知道”
    
    问:“ADC用的什么芯片啊?”
    
    答:“不知道”
    
    问:“ADC多少位的?”
    
    答:“16位”----肯定是蒙的,因为怎么也不会是16位
    
    接着说:“毕业设计都忘记了,很久了嘛。”
    
    蔡老师很生气的说“我毕业设计都做过几十年了,还记得呢!”
    
    聊城大学!唉
    
    除了那个超豪华校门,还有什么呢?
    
    我的感觉,他们的教学目标就是考研,至于其他的课程是完全放手胡来的,以至于学生高分低能,我只想知道,这样的学生,即使读研,又能读出什么来?难道又花三年准备考博,等着导师帮助她写论文吗?
    
    气愤之余,我恨恨的说,应该取消这些学校学生的考研资格!
    
    唉,话是过激了,不过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改变这类学校的教学方式,眼看着大学也变成了应试教育的牺牲品,实在痛心啊,大学本来应该是充满活力,充满创造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有限的几门课程的强化机器,有不少的大学,学生花2年时间准备考研,真正大学的课程一塌糊涂,我只想知道,这样的大学生,合格吗?这样的研究生,谁敢要?
    
    四、结局
    
    22个人,好歹矮子里面拔高,组内成员要了16个,剩下6个,其他组的老师来要走3个,最后剩下3个交给学院了。
    
    一天下来,很累的感觉,而且十分的沮丧,很多事情都已经脱出学校的控制范围,这是一种全国性的疯狂,这种疯狂的结果,就是断送本科教育,培养出来的研究生,还不如过去的本科生有实力,这种疯狂还将持续多久呢?无语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