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晓:以12年强制义务教育和家庭计划取代强制计划生育统筹解决人口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9日 来稿)
    看了7月10日中国政府网的在线访谈节目――国家人口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政策法规司司长于学军就"稳定生育政策,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与网民进行在线交流的全部内容,觉得于司长的一些观点值得商榷,但念及这个问题的重大性、敏感性以及自己的才疏学浅和人微言轻,迟疑不敢下笔。过两天再看新华网的焦点新闻《政策解读:计划生育是我国长期坚持的基本国策》,又觉得对 "兹事体大"且严重关乎咱们农村和农民发展问题的人口政策之施行,作为一个爱国公民和农民的儿子,袖手旁观、麻木不仁也是不对的。位卑未敢忘忧国,音弱岂能甘噤声?
    
     笔者生长在农村、根脉在农村、工作在基层,曾从事近五年的县、乡计划生育专职工作,因此对农村人口计生现状和基层计生工作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对现行计生政策给农村和农民发展带来的诸多负面影响感触颇深、思虑已久。同时,笔者在对"初级阶段"诸多待解难题的困惑中,逐渐养成了主动学习、独立思考的习惯,又承蒙互联网为我们这些草根平民提供了知识宝库和思辨环境,因此在感性认识的基础上还累积了一些理性认识,对人口问题获得的启迪和形成的看法日渐明晰而浓烈。 (博讯 boxun.com)

    
    之所以说这些,是为了申明:本文完全是一个普通公民良知、责任和理性迸发出来的声音,行文过程中力求客观而贴近现实,不是头脑发热逞口舌快之言,绝无添油加醋哗众取宠之语,更没有搅乱视听、破坏基本国策的不良居心。一腔赤诚,一片苦心,一番祈愿,只为决策更科学、农民更解放、农村更发展、社会更和谐、国家更清明。文中观点和所列现象对事对理不对人,也不针对任何特定地方,拒绝任何目的、任何形式的对号入座尤其是据此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的行为。
    
    言归正传。个人认为,我国的现行人口政策伤痕累累,再不治愈必将严重影响社会的发展与和谐。在人口发展这样特别重大的决策中,仅凭利益攸关的职能部门一家之言和高高在上的"主流精英"坐而论道是不行的,需多多掌握分析基层的真实情况,多多听取原汁原味的"非主流"声音,"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嘛。笔者深信决策者素有体恤民情、广纳民意、集中民智的胸怀,也坚信这块领域被封冻的"异见"话渠之坚冰终将化为活水,故以一个保持质朴本色的农民儿子、保持清醒良知的基层干部和保持理性思维的普通网民的身份,将自己的一些切身体会与深切忧思和盘托出,望能抛砖引玉。
    
    超负荷的"一票否决"计生高压政策积弊太深
    
    ――《草根试诊我国人口政策之伤》系列篇之一:外伤篇
    
    计划生育"一票否决"的紧箍咒是让各级地方政府尤其是基层政府完成人口计划控制目标的"法宝",但远远超过实际工作水平和承受能力的高压政策所产生的重重弊端早已积重难返。
    
    一、"一票否决"超负荷指标压没了决策依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压抑了基层计生工作者的人格和良知
    
    不切实际的"计划生育率"超负荷指标和"一票否决"的强大压力,使人口和计划生育统计数据造假在一些农村地区十分普遍,拼命也难以"达标"的基层计生工作逐渐演化成了围绕上级下达的"计划生育率"指标编造上报数据,又围绕编造的数据做功夫以应付频繁检查的上压下欺游戏。
    
    同时,由于计生的压力和户籍管理制度本身的漏洞,公安户籍人口统计也非常不准确。超生子女上户难或不敢去上户口,致使大量的"黑户"人口存在,有些地方为了应付计生检查,连最基础的户籍资料也改得面目全非。由于计生考核的重点是"计划生育率",对人口死亡没有过多关注,因此,在瞒报、"错报"出生人口的同时,死亡漏报的现象也比较严重,公安户籍因死亡销户手续繁杂就更不用说了。
    
    某县2007年统计年鉴取自公安统计年报的数据显示:一个7000人口的山区乡镇2003年只死了1个人,2003年至2006年4年时间只死了 22人,年均死亡率不足1‰,全县的人口死亡率也连续6年徘徊在4‰左右。湖北原基层民警吴幼明2006年8月在《死人不销户,活人难上户》一文中提到,据其工作中亲手掌握的不完全数据,他的责任区某村有 49人死亡后未销户,新生儿有34人未上户(绝大多数都是超生的)。他指出,这种现象在农村带有普遍性。当然,这只能说明公安户籍统计方面的漏洞和差错,但也表明:我国的人口统计渠道虽多,却没有一个渠道是可靠的。
    
    其实,"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计生网络系统对获取真实的人口数据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早在十几年前,我们这欠发达地区就已将计生工作网络延伸到组,配备了"组保健员",村级计生专干更是村"四大头"之一,每个月底都要去乡镇参加例会,送交人口出生、死亡、迁移、流动、新婚、怀孕、节育等报告单。随后乡镇计生专干又要到县里参加每月例会,送交人口计生统计报表。乡镇计生办(站)还建有完整的人口计生台帐,每个家庭每个人的出生、婚育、节育、死亡、迁移、流动等情况都有记录而且进行动态管理。因此,要掌握真实的人口数据并不是太难的事,关键是上级主管部门的考核评价导向和人口统计环境问题。
    
    早在10多年前,上级计生部门就意识到有些农村地区的人口出生率数据低得不合情理,也知道这是基层只报"计划内"而瞒报"计划外"出生的结果。有一次上面突然要求补报上年度"漏报"的出生,并承诺只要补报了就不追究领导责任,结果一两天内每个乡镇都保守地补报了几十甚至上百的上年度出生人口(当然绝大部分是"计划外"出生)。与此同时,根据"宁愿错报也不要漏报"的指导思想("钻研"上级政策之后形成的对策),乡镇对考核年度的"计划外"出生也由过去的以瞒报为主改为以"错报"为主,通过更改胎次、父母年龄、上胎性别及相关资料等手段将"计划外"报成"计划内"。这样,在"计划生育率"数字上"达标"的情况下,"出生率"过低的问题也得到了缓解。
    
    但极为矛盾和令人费解的是,计生部门明明早就知道这些农村地区必须加上"超生"的人口出生率才能达到合理水平,而自欺欺人的"计划生育率"高指标(一般都在90%以上)和以此为核心的"一票否决"压力却从来没有放宽过,统计数据也总是紧傍下达的高指标而行。
    
    于是,虚高的计划生育率早就成了"皇帝的新衣",只是计生部门和基层政府各有心思,彼此心照不宣而已。如果全按真实数据上报,我估计从10多年前起,很多欠发达地区农业人口的"计划生育率"都难以超过70%,仅凭这项核心指标,就会有大多数县、乡因远不能"达标"而被"否决"。之所以没有出现大面积"否决" 的现象,是因为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玩着"猫鼠游戏"和"走钢丝表演",并在高频实战中炼就过硬功夫;最为关键的是,"猫"的自保顾虑太重,为了游戏的"可持续发展",不得不"手下留情"。因此"牺牲"的"鼠"永远只是游戏技术不精或运气不好的少数。
    
    是故,在欠发达农村,由于"超生"现象的普遍存在与计生高指标高压力的矛盾特别突出而不可调和,对于一个保持清醒良知的人来说,从事乡镇计生专职工作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这是笔者非常强烈的亲身体会。
    
    一方面,不得不"加大力度"催逼"计生对象"上环、结扎、引流产和接受一年4次的"孕情环情监测",从大量本就贫困的"违反计生政策"(包括土政策)家庭中征缴处罚款(除"超生"家庭外,还要对"计划外怀孕"和大量外出未按时参加查环查孕、未按规定节育的对象"做思想工作"或进行处罚)。这还不是计生专职人员的主要差事,因为乡镇政府都要安排驻村干部和强有力的专门队伍甚至"倾巢出动"来抓这些工作。
    
    另一方面,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放在编造上报数据、篡改台帐资料和其他应付检查的一系列棘手工作上。因为计生台帐和原始证件、资料繁多且互相关联,牵一发而动全身,瞒报或"错报" 一个出生人口就要做一大堆手脚,每年几十上百甚至几百的"计划外"出生要处理,其工作量可谓浩繁,要做到天衣无缝更是难事,但上级检查时出了纰漏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常听说检查组通过撬抽屉等非常手段获得"绝密黑名单"、"失手"当事人因此被罚的新闻。频频临检,还要做好更为艰巨的应付检查"现场准备"。
    
    与此同时,上级计生部门还经常脱离基层实际来个"东进战略"之类的东施效颦,照搬东部发达地区的做法,甚至闭门造车出"创意",做足形式主义表面文章,因迎合了某些上级官员的胃口,提高了"水平""名声",故时而变本加厉、总是乐此不疲。苦只苦了基层,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笔者在10多年前做乡镇计生工作的时候,就被逼花很大功夫去做那些给绝育妇女照相颁发"免检证",为育龄妇女制作"月经卡",为村计生室购置产床(由于经费紧张,不得不把一台产床从这个村拉到那个村应付检查)之类的大堆滑稽荒唐事,至于花大代价布置只用来给检查人员观赏的高标准村级计生活动室并挂满精制版面、每年粉刷大量固定标语等"硬件 "建设,更是必不可少的"基础"工作。
    
    只要舍得花钱费力,让检查组赏心悦目了,计划生育"村为主"、"优质服务"的要求就达到了。其实,在欠发达农村,一个村干部一年的薪酬还抵不上" 有关部门"一桌寻常招待晏、靠盖个公章收5块钱来买几刀办公纸的村级组织是"难为主" 的,还得靠乡镇出钱(当然全部是"计生对象"的钱)出力、一手操办。大部分劳民伤财的"新举措"、"看起来很美"的花架子与"优质服务"基本无关,除了应付检查之外毫无实际意义。
    
    成天忙着这些事,能不痛苦吗?可要是完全坚持原则,那就一天也干不下去。
    
    二、频繁检查虚耗高额行政成本,滋长腐败,损害政府形象
    
    每年省、市、县层层进行半年、全年甚至季度计划生育检查或抽查,使基层政府焦头烂额、疲于应付。这些高调出场、兴师动众的检查与反检查将"猫鼠游戏"、"实战游戏"演绎到了极致,其"精彩"程度超乎旁人想象。一方面,检查组人马众多(施检的计生部门挂帅指挥,从各地抽调"精兵强将"交叉"揭短 ")、粮草丰裕、高深莫测、声东击西、乔装打扮、掘地三尺、哄叟诱童、套取"实情"。另一方面,应付检查者如临大敌、风声鹤唳、全民动员、部署缜密:检查前以"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深入群众"做"过细工作",要求该回避的回避、该闭嘴的闭嘴、该演戏的演戏;检查中刺探"敌情"、布哨望风、乔装跟踪、筛查反馈;检查后对检查组畏若钦差、"敬"过父母,尽心陪奉吃喝玩乐不用说,出了问题往往还要扔出"糖衣炮弹"(少数检查者甚至故意找些问题出来作交易),能摆平的摆平,摆不平的大事化小也好。某县计生部门一年的"招待费"就是100多万元,各乡镇应付检查的开销总额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某乡镇领导为了过关,竟然做出了给检查组下跪的惊人之举!
    
    这种长期以来乐此不疲的"猫鼠游戏"使得政府形象和威信大扫:一方面,群众对基层政府要求配合作假的做法非常反感和鄙视,笔者工作过的乡镇还因此引发恶性案件;另一方面,兴师动众的检查和应付检查虚耗了惊人的行政成本,滋长了大量的腐败现象,基层政府对计生检查的频率之高和腐败之盛深恶痛绝,对评估排队的机会主义意见纷纷,但几乎谁也逃不出这个有"一票否决"尚方宝剑作后盾的怪圈。
    
    其实,一直以来,各级计生部门平时的每次不定期暗查私访都掌握了大量的真实情况,对欠发达农村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严重超生"情况心里是有本帐的,对每次大动干戈的例行检查效果也是心知肚明的,对上报和抽查检查数据的汇总结果都是会根据其掌握的"漏报率"加工处理的(这又难免"矫枉过正"),但 "猫鼠游戏" 玩起来却没有尽头,除了"评估排队""一票否决"的需要外,其背后的隐情有谁去探究呢?
    
    三、高压政策客观上逼生或助长了基层违法行政行为
    
    上面对计划生育考评和群众工作三令五申"七不准"、"八条纪律",但在农村地区若真正严格执行就难以完成上级下达的过高硬指标。因此,这些"禁令 "往往只能在内部传达,连向群众宣传都不敢,执行效果就可想而知了。迫于"一票否决"的强大压力,不少地方如今还在下达并强化落实上环结扎引流产的指标,一些基层政府在做思想工作无效的情况下,"不得不"违法强制甚至冒险采取过激手段,只求"不出大事"(即不引发群体恶性事件、不惊动媒体、不惊动高层)。
    
    客观地说,基层政府确实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讨好"的出路找不到,"两头受气"的命运逃不掉,有些问题把板子全打在基层的屁股上是非常不公平的,最该检讨的还是不切实际、自欺欺人的"计划生育率"指标和"一票否决"的高压政策。
    
    现行计生政策的诸多不和谐因素切勿小视
    
    ――《草根试诊我国人口政策之伤》系列篇之二:内伤篇
    
    一、对生育权利享有者的不合理限制有违法治理念
    
    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张维庆去年在批驳"人口素质逆淘汰"观点时曾说:"人人生而平等,天资并没有根本差别"。我为张主任"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叫好,但又觉得他用错了地方:"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原本是指"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生育权正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怎么最该用的地方反而不用呢?
    
    人口计生委的领导反复强调我国的计生政策不是"一胎化",张主任甚至说"这是美国少数反华势力给我们戴上的帽子",并不厌其烦地列举哪些地方哪些人允许生2胎和多胎。我认为这种埋头露腚的做法很不高明:既然对"一胎"政策说法那么敏感而急于澄清,说明他们自己也认为以"一胎"为核心的生育政策不合情理,可为什么还要苍白辩护死守不改呢?再说,这种对天生平等的生育权作过度而又不平等限制的"典型二元性"政策谈得上"公平合理"吗?如果说过去基于特定历史条件而出台这种过度控制政策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生育水平已大幅下降、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我们国家正致力于建设和谐社会、法治社会的新形势下,仍然"理直气壮"地抱残守缺就显得不可理喻了。
    
    "[主持人]网友laomi7190问:计划生育让老百姓吃亏了还是受益了?"
    "[于学军]坦率地讲,计划生育确实使一部分家庭的利益受到了影响,特别是农村的老百姓实行计划生育要克服更多的困难。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对国家和百姓来说是受益了。[2007-07-10 15:43:22]"
    
    "[于学军]生育一孩的家庭确实有很多的风险。我们提倡一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但不是让所有的家庭都只生一个孩子。[2007-07-10 16:21:32]"
    
    时代前进了,我们不可能老是心安理得地用法律政策来强制大部分家庭(63.6%)承担生育一孩的风险、强令"一部分家庭""舍小家为大家"吧?更何况,"利益受到了影响"的这"一部分家庭"也并非少数,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全部,理由如下:第一,公民的生育权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人/权,以"一胎"为核心的现行计生政策却对其进行强制干预和过度控制,所有的公民都受到影响。第二,由于政策过于严苛,其打击面可谓世界之最,对欠发达的农村地区更是几近"全民打击"。实行严格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一些乡村有婚育行为的几乎所有家庭甚至未婚青年都受到过计生控制和处罚(包括强制孕检、节育、堕胎,征收" 非法同居罚款"、"计划外生育费"、"社会抚养费"、计划外怀孕罚款、无证生育罚款、不按时参加每年4次查环查孕的"违约金"、无流动人口计划生育证明罚款等)。第三,响应并完全执行计生政策的家庭现实利益也受到了影响,独生子女风险是一方面,贫困弱势群体的养老问题是另一方面。
    
    "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和百姓"是由一个个家庭和公民个体组成的,大部分多家庭被强制承担独生子女风险,所有公民的现实权利和利益因计生政策受到侵害,虚拟的"国家和百姓"利益从何谈起?更何况,"未富先老"问题远非人口计生委领导轻描淡写的那么轻巧,更非李小平"专家"所说"是一件大好事";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调带来的"3000万光棍"问题潜藏危机;农村和城镇贫困群体大量"超生"家庭的生存和发展能力遭计生处罚雪上加霜严重削弱,怎么能断言"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对国家和百姓是受益了"呢?
    
    "[于学军]现在我们国家除了河南省以外,其他省区市的条例都规定: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两个孩子。所以,只要现在你的户籍不是河南的,双方又都是独生子女,你现在就可以生育二胎。[2007-07-10 15:15:10]"
    
    按照这样的政策,一个有生育2胎意向的独生子女青年找对象可要擦亮眼睛了:一是绝对不能找河南人,二是最好不要找农村出生的人(大部分不是独生子女)。同在祖国蓝天下,找对象还得查身份,这样的政策是不是有助长群体歧视、妨碍社会和谐的嫌疑呢?
    
    二、对生育责任承担者的不合理对待有背道义原则
    
    生育不但是一项基本权利,更是一种沉重的责任,是对家庭、对国家和民族乃至人类延续发展的责任。只有每个家庭承担起平均生育至少2个孩子的责任,使总和生育率(相当于平均每对夫妇一生可能生育的孩子个数)达到世代更替水平2.1以上,人口才能长期生存和发展下去。
    
    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我国城镇人口的生育愿望早就降到了远低于2.1的水平,越来越多的家庭不愿承担生育2个孩子的基本责任。与此同时,由于我国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仍然较低,家庭劳动力和养老等方面的现实需求加上农民吃苦耐劳的秉性,使农民这个群体的的生育愿望相对要高(但总体上也比过去有大幅度下降,与城镇人口差距并不悬殊)。因此,要达到世代更替水平2.1的生育率,只能由农民来弥补城市人口的生育空缺。换句话说,要维持我国人口正常的生存和发展,贫困的农民比富足的城市人口反而要承担更多的生育责任。
    
    在我国目前1.39的政策生育率(政策允许每对夫妇生育孩子的平均个数,下文有具体数据测算)和1.25以下的现实政策生育率(至少10%的不孕不育、丁克、单身人口因素影响)下,以农民和城镇下岗失业人员等弱势群体为主的公民克服重重困难、付出巨大代价大量"超生"才达到当前1.7左右的低生育水平(于学军司长7月10日在线访谈提供的数据,只会高估而不会低估,需要全国45%以上的家庭平均"超生"1个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因此,"超生"的概念只是相对现行计生政策的过度不合理限制而言,对国家人口计生委和人口"专家"们自己确定的要"稳定而不是降低"的未来30年目标生育水平1.8来说,"超生"还远远不够,至少要增加 10%的"超生"才能填补这0.1以上的生育率空缺。既然是他们的"超生"使全国总和生育率接近了(还没有达到)"最佳"高度,那说明过去所有的所谓"超生"不但是合理的,对人口可持续发展还是有功的。然而,现行计生政策却对这些合理有功的生育行为作出了不堪承受的重罚(按2006年全国农民人平纯收入 3587元推算,今年农民超生一个孩子平均要征收至少14348元的"社会抚养费")。早在10年前,笔者工作所在的1.6万人口的偏僻贫困乡镇,一年的计生处罚款(远不止是"计划外生育费"那么简单)就可达40余万元,而"计划外生育费"(即现"社会抚养费")的实际征收额还不到政策应征额的一半(法院强制执行也无能为力,因为农民家庭着实压榨不出这么多钱来)。取消农业税后,计划生育处罚款更成了一些基层政府和计生部门工作经费的一大重要来源。今年人口计生委借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之机发动全国各地掀起的计划生育"新高潮",更使大批贫困"超生 "家庭欲哭无泪,广西/博/白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也许有人会辩解:如果政策生育率不极端过限,没有大量"超生"家庭作出难以承受的"牺牲",现在的实际生育水平就不会有这么低,人口就会无法控制。放弃过度控制后人口并不会"爆炸"的道理放后面分析,先说这种借公共利益名义滥用公权畸形设限,导致公众大面积合理正常行为被判"违法违规"而受到处罚的做法,与近来媒体争先曝光、群众切齿痛恨的交警不当限速滥罚款现象何其相似乃尔:
    
    "……这条设计时速80公里的高等级公路,一些路段限速从每小时60公里、50公里、40公里甚至30公里、 20公里不等,导致过往司机无所适从。而这条路上的几个交警执法大队,不定期、不定点地上路检测,只要过往司机超过限速标志牌设定的标准,就要被罚款。 ""今年4月4日,李国宾花了3个小时,专门守在被交警部门认定他违法超速的高等级公路176公里处,发现340辆车通过这一路段,没有一辆车不超速。如果按每辆车罚款额500元(偏低水平)计算,此路段交警一上午便可罚款17万元。"(2007-5-17 9:12:31新华社)
    
    还是想借用张维庆主任批驳"逆淘汰"时的"有心栽花、无心插柳"之作。他的第三点"理由"说:"中国农民对革命、建设、改革的贡献巨大,而得到的利益和实惠很少……中国的生育政策不能不考虑农民的实际困难和利益"。他这句话对批驳"逆淘汰"没有丝毫意义,但从另一角度讲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中国农民过去对革命、建设、改革的贡献巨大,得到的利益和实惠很少,幸而还得到了张主任的承认;现在,他们又克服困难、冲破阻力,肩挑起缓解我国人口老龄化危机、促进人口可持续发展的重任。可是,对他们这一贡献,为什么不但不"考虑他们的实际困难和利益"而给予必要的补偿扶助,反而还要从他们那点可怜的家底和他们孩子的牙缝里,压榨出巨额"社会抚养费"来"抚养"庞大的计划生育体系呢?对他们正常合理的生育行为、劳苦功高的责任承担大面积课以重罚,理何以顺、情何以堪?
    
    三、不合理的现行计生政策加剧两极分化
    
    一方面,对城镇和发达农村实行的"一胎化"政策客观上助推人口素质"逆淘汰"。对抚养教育孩子条件好而生育愿望本来就普遍较低的城镇人口和发达农村实行"一胎化"政策,使他们当中部分生育愿望稍高、"有心又有力"的家庭也无法履行更多的生育责任,从而使比农村更能受到良好教育的城镇孩子比例不断减少,客观上助推了人口素质"逆淘汰"。
    
    前面已经提到,张维庆主任去年曾驳称"所谓'逆淘汰'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其实他列举的三点理由才"站不住脚"。第一、二点的中心意思是人的天资平等,"素质的差别是后天形成的"。"后天形成"靠什么?主要靠教育。我们农村与城市的教育水平、农民子女与城里人子女的实际受教育程度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因此,农民总体上的"后天素质"肯定比不上城市人口。这不是歧视(我当然不会自己歧视自己),而是现实。至于第三点,他说的是制定政策的主观出发点,与客观"逆淘汰"根本无关。
    
    另一方面,对弱势群体普遍存在的所谓"超生"和借机扩面的计生处罚扩大城乡差别、加剧贫富分化。在现行生育政策下"超生"的大多是"不得不依靠传统的家庭养老"的弱势群体,以前主要是农民,近几年来城镇下岗失业人员也越来越多地加入到这个行列。因为这些群体"弱势不弱智",都清醒地认识到:在自己的生存状态下,过度的"少生"(独生子女和纯2女)不但不能"快富",还会使自己更容易陷入"晚景凄凉"的窘境;适当的"多生"(无节制滥生的只是极少数)才是对家庭、对自己(客观上也是对国家、对民族,只是他们主观上可能没有意识到)真正负责的选择。事实也确实如此:欠发达农村的独生子女家庭和纯2女户,不但鲜有因"少生"而"快富"者,而且其晚年比适当"超生"家庭更仰仗政府的关照和投入。
    
    因此,据我所知,不管政策如何,欠发达农村地区的大多数农民都会"夹缝突围"生育2胎,以纯女户为主的少数农民还会生育多胎。可怜这些"弱势群体 ",为了生存发展需要而适当"多生"一两个孩子(绝大多数家庭不会"超生"2个以上),不但增加了沉重的养育负担,还得承受"社会抚养费"之重压。雪上加霜的压力使他们挣扎更苦、翻身更难。从这些家庭"掠夺"的巨额计生处罚款使多少农民和下岗失业人员陷入更大的生存和发展困境,使多少"超生"家庭孩子改善生活和受必要教育的机会变得更为渺茫?
    
    占有更多公共资源相对富裕的城市人口承受更少的生育负担,在改革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利益亏欠的贫苦农民、下岗工人承受更多生育负担还要被重罚,富者越富,贫者更贫,这些"弱势群体"的生活水平、教育水平、发展水平如何去提高?城乡差别和两级分化如何不加剧?党中央、国务院为减轻农民负担、关照弱势群体所作的巨大努力和近年来英明推出的一系列惠农、惠民政策,在反其道而行之的强大计划生育攻势下显得黯然失色!
    
    难怪张维庆主任也不得不说:"其他政策都是惠民的,我们要千方百计做老百姓的工作,得到理解和支持……"其实将这句话引申表述得更完整更准确一点就是:"其他政策都是惠民的,唯有死守不改的过度计生政策是损民的。"
    
    四、对老龄化问题不能自欺欺人并陶醉于海市蜃楼
    
    "[于学军]应该说人口老龄化和计划生育有着某种关系,但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的产生又有着深刻的社会、经济、文化多方面复杂的背景和原因,不能完全用人口政策的调整来解决这个问题……[2007-07-10 16:29:38]"
    
    "[于学军]另外,对一个国家来说可能制度的设计是更重要的。比如同样数量的老年人,不同的方法,养老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制度的设计要尽早……[2007-07-10 16:31:01]"
    
    于司长先是以"有着某种关系"来淡化过度的计划生育控制对过早到来的人口老龄化的主要责任,又不动声色地把"人口老龄化问题"置换成"养老问题",以模糊其产生原因和解决办法,并以"不能完全用人口政策的调整来解决"作为人口政策不调整的托辞,其"障眼法"使得并不高明。
    
    养老问题的产生诚如于司长所说"有着深刻的社会、经济、文化多方面复杂的背景和原因",但它只是老龄化社会中的重大社会问题之一,并不能等同于老龄化问题。人口老龄化问题产生的原因则非常简单,莫非就是生育水平下降和人口寿命延长。生育水平下降主要是经济社会发展使生育愿望下降的结果,但违背人口发展规律的急剧下降则是外力控制的结果,具体到我国来说,则以是"一胎化"为核心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结果。因此,按照"对症下药"的原则,要解决老龄化社会的养老问题,就要从加快发展积累社会财富、完善养老制度和保障体系、倡导健康的家庭伦理等多方面下功夫;而要缓解人口老龄化问题,就必须设法提高生育水平,发达国家普遍实行鼓励生育政策,不过收效甚微,我们国家目前当然就靠改革计划生育政策,放宽直至解除强权外力控制。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去年出版的《人口与劳动力绿皮书》指出:一边是"先老"导致的劳动力下降,一边是"未富"带来的大量劳动力需求,老龄化将使中国经济失去现有优势。发达国家进入老龄社会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一般都在5000-10000美元以上,而中国目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才刚刚超过 1000美元,仍属于中等偏低收入国家行列,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实力还比较薄弱。也就是说,计划生育政策在成功控制了人口数量的同时,也催生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未富先老"的国家。(2006年8月21日《中国青年报》)
    
    未富先老可不是一个等闲小事。一方面,劳动力年龄结构老化将使我国的庞大劳动力队伍逐渐失去原有的生机和活力,导致经济快速发展逐渐变得动力不足、后劲乏力;另一方面,我国还没有来得及积累足够的社会财富和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即于司长所说的制度设计)来支撑解决老龄化社会的养老问题。
    
    经济实力强大、社会财富充裕、保障体系健全的发达国家都无不对老龄化问题忧心忡忡、如临大敌。英国估算养老金缺口2050年将达到约1万亿人民币(折算数,下同)。日本不但出台"天使计划"、"大家庭税务优待政策"鼓励国民多生小孩,甚至已经开始推迟退休年龄,将60岁逐步推迟到65岁。连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至今仍保持2.0以上较高生育率(比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还高得多)的发达国家,也面临社保缺口危机。社会保障资金的主要来源,是从工作人口的工资里扣除的。美国的社保制度创建于70 多年前,由于生育率一直比较高,社会保障资金的数额逐年增加,从来没有人想到会有危机。然而,随着出生率的降低和老年人口的膨胀,这一系统正在走向破产。 1983年,美国国会为了延长社会保障制度的寿命,做了一些调整,一方面提高退休的年龄,另一方面则增加了扣除工资的百分比。虽然如此,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说:"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的话,后果只有两种:一是宣布破产,谁都拿不到钱;二是如果(改革)动作太慢,我们这一代人为承担社会保障义务而承受的压力,就会减少你的收入,或是降低你照顾孩子的能力。"2005年美国总统布什也说:"2018年,社保将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自那以后,社保缺口将逐年递增。到了2042年,整个社保系统将被消耗殆尽,全面破产。"
    
    《美国兰德公司报告》指出:"到2020年,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工作人口与不工作人口的比率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比日本更甚。如果没有特效的新政策的话,中国的经济在那个时期就会狠狠地撞墙。"
    
    与发达国家对老龄化问题如临深渊、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国家人口计生委和一些"人口专家"却不负责任地创造出"边富边老"、 "又富又老 "、"制度养老"、"劳动力长期过剩"等"老龄化不足惧"甚至说"老龄化是一件大好事"的呓语奇谈,以转移视线、鸵鸟埋沙甚至指鹿为马的手段掩盖问题实质,以画饼充饥、海市蜃楼的幻象误导决策者和民众。
    
    西方开始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的时候都是处于高生育率而人均寿命不高的状态,我国却在老龄化来临之后还没有开始全面建立养老制度。低生育率的老龄化状态下是难以建立起合理的社保制度的,而由于计划生育破坏了家庭结构,传统的家庭养老系统也遭到破坏。这种空中楼阁、海市蜃楼般的"养老制度设计"靠得住吗?莫非养老制度也成了第一生产力?
    
    五、过度的生育控制政策对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调责不可卸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指出:"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升高。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为117,2003年抽样调查为119,个别省份超过130。 2005年 1%抽样调查为118.58。城乡均出现异常,农村失调程度更为严重。(《报告》发布后公布的《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更是触目惊心:1996年至2005年出生婴儿的性别比达127!)到2020年,20-45岁男性将比女性多3000万人左右。2005年以后,新进入婚育年龄人口男性明显多于女性,婚姻挤压问题凸现,低收入及低素质者结婚难,所导致的社会秩序混乱将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严重隐患。"
    
    于司长说,计划生育和出生人口性别比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根本性的原因,这明显是敷衍塞责的说法。客观地说,性别比高不完全是计划生育造成的,但性别比异常升高、严重失调则主要是过于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所致。对生育过度严控和依胎次累进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政策大大增加了性别选择性中止妊娠的动因,是性别比严重失调的幕后强力推手。由于农村现实需要和传统观念影响,为了在计划生育高压政策控制下的1至2胎内生个男孩或在尽可能少的胎次内多生男孩,节约机会成本,在鉴定胎儿性别轻而易举、引流产现象司空见惯(也与计划生育强制堕胎有很大关系)的大环境中,选择胎儿性别的人数必然增多。严厉打击"两非"(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的努力由于治标不治本,收效甚微。
    
    六、大面积独生子女家庭风险累加使社会和谐程度递减
    
    独生子女家庭是高风险的家庭。一是成长风险,主要是夭折、重病、伤残等风险。据统计,每1000个出生人口中约有5.4人在25岁之前死亡, 12.1人在 55岁之前死亡。根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国农村地区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现在无后的家庭有57万之多。黑龙江宁安县沙兰镇中心小学在一场罕见的洪灾中,有105名小学生被夺去生命,其中独生子女占了56%。山西沁源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的20名遇难中学生之中,有一多半独生子女。大龄独生子女夭折或者发生严重伤病残事件,对家庭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这些家庭从此沦为"残破家庭"甚至"困难家庭"。二是国防风险。基于独生子女的成长风险,国家一旦遭受战争,如果独生子女比例过高,对兵源和士气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三是成才风险和家庭养老风险。
    
    "[于学军]…… 多生孩子就真的能解决养老问题吗?对一个家庭来说,孩子有能力养老才是最关键的,如果一个家庭有好几个孩子,但如果没有能力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老?所以不管是一个孩子也好,两个孩子也好,关键是培养成人,使他们能够自立,同时又能够养老。[2007-07-10 16:29:38]"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天下哪个父母不想将孩子"培养成人"?但愿望与现实是两回事,生存状态迥异,成长环境不同,天资禀赋有别,这些客观现实条件才是决定孩子能否成才的关键,并不是只生1个就一定"能自立又能养老",生2个或几个就"没有能力自己都养不活"。独生子女不成器的很多,多子女成才的也不少(笔者的农村大姨8个子女全部在城市工作,《我的事业是父亲》作者蔡笑晚将6个子女培养成了5个博士1个硕士)。 "独柴难烧、独子难教",独生子女家庭全家重心和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更容易使其畸形成长。即使没有娇生惯养,独生子女也容易形成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而且他们缺乏同辈亲情和家庭成长伙伴,普遍感到孤独空虚。因此,独生子女在性格、伦理、独立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等方面的客观缺陷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更何况,养老不光是经济问题(在农村和城市下岗失业人员中,经济能力是首要问题),还有亲情关怀的时间精力等问题,不管哪个方面,独生子女之间组成的家庭独肩挑双重担(男女双方上辈老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年前我母亲手术住院,在我身心俱疲的时候,姐妹的分担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慰籍。7月底看了新华网视频《不甘孤寂老夫妇招聘"女儿"满足亲情》,里面有这样一些内容:老夫妇高价征召"女儿",相处3年可获得市值40万人民币房产;群起效仿,空巢老人集体寻找"非亲儿女",武汉举办"空巢老人认亲会",121位老人1天认下28个儿女。大面积的独生子女家庭养老经济上不堪重负和亲情上严重缺位的问题,累加起来便成为重大的社会问题。
    
    现实中已经出现独生子女父母因担心自己的儿女将来面临严峻的养老困境而反对其找独生子女对象恋爱结婚的活标本。如此看来,独生子女找对象也成了个大难题:想生二胎就必须找独生子女,怕承担不了养老重负又不能找独生子女。
    
    七、"超生子女"合法权益岂能随意侵害
    
    因计划生育是以"一票否决"保证落实的政府行为,因此"不光是计生部门的事",实行各部门"综合治理"。于是,一些地方布下了"天罗地网",在各部门把持的重要关口"设卡"是最常用的手段。在强调"依法行政",抄家倒房等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的今天,这种手段更是普遍成为各地计划生育的"杀手锏"。没有完成处罚的"超生"子女就不能上户口、入托、入学,致使"超生"的学龄前儿童"黑户"人口大增,其接受教育的权利也受到诸多限制,不能分责任田土、不能平等享受公共福利待遇等现象就更加普遍了。这些歧视性政策对无辜的孩子十分不公平。
    
    (未完)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子论拆迁和计划生育/王鑫海
  •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万生
  •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一点感想/万沐
  • 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中共借计划生育为名,普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 /安均
  • 谢楚廷:计划生育是中华民族的自杀!
  • 计划生育官员给我家造成的悲剧
  • 鲁扬:计划生育——母亲的屈辱,人类的暴行!
  • 联合国权威数据显示中国计划生育是错误的/易富贤
  • 无耻的“国策”──评中共的“宪法”和“计划生育”
  • 王金波:“计划生育”政策的罪恶
  • 张维庆:建立计划生育工作新机制
  • 朱学渊: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 山东沂水爆野蛮计划生育致人精神失常案/刘飞跃
  • 大陆计划生育标语:舍血腥改温情
  • 黑砖奴及暴力计划生育事件引起海内外媒体高度关注
  • 广西博白民变规模很大 因计划生育沦为贪腐工具
  • 江西泰和县南溪乡强迫计划生育打死无辜群众
  • 加广新闻:中国计划生育
  • 中国将为计划生育政策增加人情味
  • 计划生育家破人亡:莆田一个老汉吴国兴的哭诉
  • 万延海: 计划生育、人权和艾滋病
  • 以侵犯人权的方式推行计划生育贻害无穷
  • 中国人口老龄化加速 计划生育政策不会改变
  • ‘计划生育’是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 搞计划生育总要让她穿个裤头吧?
  • 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就山东临沂计划生育发表谈话
  • 滕彪: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1-10)
  • 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1-5)
  • 百姓杂志:藁城大发计划生育财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短期内不会改变(图)
  • 计划生育: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 (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