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锄禾日当午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21日 编译报道)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小时候,锄禾日当午 (博讯 boxun.com)

    母亲是公社田里最美丽的农妇
    我是小小的泥娃子社员
    与小伙伴放着牛儿在河滩反刍
    老祠堂的大锅儿还迟迟未开伙
    只好回家蒸山芋南瓜填肚肚
    
    长大后,锄禾日当午
    母亲的白发在责任田里招呼
    大学放假回来照例先找地头
    母亲却说城里人了经不起酷暑
    我抢过锄头扶憔悴的母亲回家
    美丽贫瘠的田园熟悉又生疏
    
    后来啊,锄禾日当午
    妈妈在山坡青草堆里睡熟
    嫂子干活的样子正像她的过去
    做村医的父亲便去做伴怕她孤独
    只是我做了自家老屋的客人了
    乡音难改侄女不喊二爷称二叔
    
    而现在,锄禾日当午
    嫂子耕作在老田已有长城围住
    康伯度刚占领了这几个村庄
    儿子呀莫忘你的根深扎在这片汗土
    最后一代农民也要进洋工厂了
    我拿过嫂子的锄头带孩子怀古
    
    2007-8-2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编译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你是天上的哪颗星
  • 槟郎:神奇宝贝
  • 槟郎:情人的忏悔
  • 槟郎:圣火传递
  • 槟郎 :捡垃圾的老妇人
  • 槟郎:我们都是黑窑工
  • 槟郎: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 槟郎:中国黑窑汉
  • 槟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 槟郎:零七春节答杜兄
  • 槟郎:悼廖梦君同学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槟郎:感台湾罢扁
  • 槟郎:私人写作二题
  • 槟郎: 读史——纪念文革40周年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槟郎: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槟郎:生与死之间有多远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