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占阳:北京奥运会的文化困境及其出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9日 转载)
    
    “苦难的中国”
     (博讯 boxun.com)

    
    奥运会的文化问题,历来是各主办国的重大课题。北京奥运会也在这方面面临着重大挑战。北京奥运会要实现世界文化与中华文化的有机融合,这是大家的普遍共识。但问题是:我们能够较好地实现这种共识吗?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种融合主要地是一种业务性、技术性的问题。但在我看来,这种融合却首先地是一个大的文化背景问题。北京奥运会的文化困境,实际就是出现在这里。
    
    问题在于,如果一个国家在主办奥运会之前,它的古代传统文化即已与世界现代文化基本上融为一体,它在主办奥运会时继续推进这种融合就会容易得多。反之,如果一个国家在主办奥运会之前,它的古代传统文化与世界现代文化的融合还很不到位,它在主办奥运会时实现这种融合则会困难得多。发达国家主办奥运会,属于前一种情况。中国主办奥运会,则属于后一种情况。我们始终不应忘记,我们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古代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融合还是很初步的,因而我们在主办奥运会时也就必然会面临特殊的文化困境。
    
    进一步看,主办奥运会之前即已基本实现这种文化融合,意味着已经形成了本民族的现代民族文化。反之,则意味着本民族的现代民族文化仍未形成。从文化角度看,现代奥运会在现代民族文化的环境中较易办好,而在缺乏现代民族文化的环境中则较难办好,甚至是根本就不可能办好。试想,如果是在晚清文化、民国文化或者是“左”倾红色文化的环境中,我们是否有可能办好一届奥运文化盛会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应当看到,我国的现代民族文化的形成过程,实际只是在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在某种程度上步入正轨。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又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们的文化现状,也是很不能令人满意的。诚然,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已取得了某些重要成就,但我们距离真正形成中国的现代民族文化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也无可争辩的。而在这种不尽人意的文化背景下主办奥运会,我们也就必然会面临着一种特殊的文化困境。
    
    具体说来,我们在主办北京奥运会时所面临的文化困境,实际就在于我们仍然严重地缺乏作为现代文化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融合体的中国现代民族文化传统可资利用。这种情况在建筑艺术、服饰文化、音乐、歌曲、舞蹈等等方面,以至于在贯穿其中的高级精神文化方面,实际都是普遍存在的。我们确实是拥有着博大精深的古代传统文化,但我们却绝不能把北京奥运会弄得古色古香,让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扑天盖地地压过来,以至于中国似乎仍然是处于古代文化的发展阶段。张艺谋的国际获奖电影使得许多外国人误以为现代中国仍然是那个老样子,实在是得不偿失;这个外宣方面的深刻教训,值得认真汲取。可以预言,如果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和闭幕式只是尽显中国古代传统文化,那就将是绝大的败笔!另一方面,虽然我们也能把博大精深的西方现代文化照搬过来,但全盘西化的北京奥运会,显然也没有什么意思的,因而也并不是我们的合理选项。那么,我们究竟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向世界展现出怎样的优秀文化呢?坦率地说,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难以感到乐观的事情。全盘中化和全盘西化,都不是我们的合理选项,而我们在通过文化融合塑造中国现代民族文化方面的所实现的积累又是那样的薄弱,短期内充实这种积累和基础也是不可能的,而这也就正是我们的文化困境之所在。我们在奥运文化方面的一系列激烈争论,实际就是这种文化困境的一种集中表现。严重地缺乏作为现代文化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融合体的中国现代民族文化传统,这本身就意味着全盘中化和全盘西化这两种倾向都仍有着相当大的力量,因而双方在奥运文化方面的激烈争论,显然是不可避免的。既要在短期内搞好奥运文化融合,又缺乏作为中外文化融合结果的中国现代民族文化成果可资借鉴和利用,在这种情况下,也必然会在如何把握融合分寸和如何实现良好融合方面,发生许多激烈的争论。缺乏博大精深的现代民族文化问题,同时也正是一个文化品位的问题。我们在雅典奥运会上表演的“超短裙旗袍文化”,实际不仅是反映了主创者的文化浅薄,而且更反映了我们整个社会在文化方面的浅薄和混乱。在所有这些大的文化背景之下,前车之覆,未必就会成为后车之鉴。也许是这种失误纠正了,另一种失误又在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上出现了。而到那时,再想纠正这个失误,也就来不及了。北京奥运会所面临的这种文化困境,当然也在激发着有关人员突破这种困境的积极努力。但我们所面临的困难之大,也实在是让我们不能过于乐观。
    
    特别是,事实已经证明,我们的这种忧虑,并不是忋人忧天。以建筑文化为例,北京奥运场馆严重缺乏中国文化元素,这已是显而易见的了。作为主会场的“鸟巢”明明是西方先锋派作品,却硬是说其中含有中国文化元素,实在是不能服人。仅仅根据瑞士设计师的屋子里摆放了一些中国瓷器,就说“鸟巢”的设计中含有中国文化元素,也真不知是哪家的逻辑?如果不是过度解读,我相信绝不会有哪个中国人能够从“鸟巢”中看出一丝一毫的中国文化元素来。而那种过度解读的实质,就是以世界文化中的某些共性元素冒充中国文化元素。说是“鸟巢”超前,领先10年,谁又能够知道它究竟能 “领先”到哪里去?墨尔本为了赶超悉尼歌剧院,也曾搞了一个“超前”的建筑,结果却是一败涂地。先锋派建筑已在西方开始退潮,真不知道“鸟巢”10年后还何以领先?作为国家体育馆和奥运主会场的体育场馆本应多少包含一些中国文化元素,但却弄了个“全盘西化”,成为了人家先锋建筑文化的试验品,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不仅如此,“鸟巢”既与国人的审美文化相距甚远,也与仍然作为世界主流的现代主义的审美文化相距甚远,因而许多人都对它的形象很不欣赏。再者,“鸟巢”这个形象和名字,也与中国文化中的褒贬相矛盾。中国人推崇的是凤凰和孔雀,而不是叽叽喳喳的小鸟。回归自然,也并不是什么动物都能登上大雅之堂的。“凤凰电视台”这个名字很好听,如果改成了“鸟电视台”,那就几乎是带有骂人的意味了。“鸟”字在中国文化中带有贬义,这是人所共知的。昨天有位出租车司机在谈到这一点时还讲到了“鸟人”等贬义,并对“鸟巢”这个名字很不满意。“鸟巢”这个建筑本身是不能改了,但“鸟巢”这个名字是不是可以改一改,比如叫做“凤凰城”、“凤凰营”、“凤凰巢”、“凤凰体育馆”等等?建议奥组委认真考虑,集思广益。再有,把“鸟巢”与“水晶方”合在一起解释成什么“天圆地方”,也实在是牵强附会,莫名其妙。如果建筑中既有圆、又有方就是“天圆地方”的话,那岂不是等于说美国白宫也是“天圆地方”了吗?!奥运场馆设计搞了个全盘西化,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再辩解也沒有用!而这种情况的出现,从较小的范围来看,无疑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国内建筑领域某些人士一窝蜂地追逐国外先锋派建筑理念的产物,而从大的文化环境来看,则更是崇洋媚外和民族虚无主义盛行的产物,也是弥漫于整个社会之中浮躁风气的一种产物。那么,在这种文化氛围中,奥运场馆设计中出现全盘西化的问题就不奇怪了,我们在雅典奥运会上表演“超短裙旗袍文化”也不奇怪了,而我们在文化方面对于明年奥运会的持续担心,自然也不奇怪了。
    
    我们对于北京奥运会的文化问题的担心还在于,虽然北京奥组委在文化方面所确定的原则很好,但我们是否有能力把这个原则贯彻好,却还是一个值得关注大问题。想不想搞文化融合是一回事,是否善于搞文化融合则是另一回事。而我们在这两个方面的困境,又都是在于我们未能在主办奥运会前形成比较成熟的现代民族文化。如果我们形成了这种民族文化,那就意味着我们也已善于实行这种文化融合了。一个主张和实现了这种文化融合的民族,必定是善于这种文化融合的民族,因而也必然是善于在主办奥运会时继续推进这种文化融合的民族。而我们在这方面的能力,却仍然是在初步的成长过程中。而且,我们的这种能力的局限性,现在也已在奥运前期工作中暴露出来了。比如,我们设计的奥运火炬,就比较令人失望。奥运火炬中体现中华文化的下半部分,在整个火炬的长度中所占比重过大,这就使整个火炬显得相当笨拙,不仅未能在历届奥运火炬中显得出类拔萃,而且看起来只能是居于中下等的水平上。这就使我们不能不想到,全球瞩目的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究竟又会怎么样?
    
    当然,从另一方面看,既然我国的现代民族文化已经是在形成过程中,那就意味着我们不仅存在着上述种种问题,而且同时也已取得了并将能够取得新的重要成就。以音乐来说,我们所创造的使用民族乐器的民族交响乐,就是一个重大成就,而且也在世界上赢得了高度赞誉。如果我们能在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上将其卓有成效地“抬出来”,那就完全有可能取得良好的宣传效果。我们的奥运吉祥物“福娃”的设计和奥运奖牌中的嵌玉设计也都非常好,真正实现了世界现代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的完美结合和中国现代民族文化的再创造。由此,我们也就不能不想到:如果北京奥运会的开、闭幕式也能够达到这种理想境界,那就是本届奥运会在文化方面的最大胜利!
    
    综上所述,我们既有理由对北京奥运文化表示担忧,也有理由对北京奥运文化抱以期望,而这又都是出于一个根本原因,这就是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因为发展不足,而必然会面对种种困境,出现种种问题;我们又因为正在有力的发展过程中,而又拥有着愈益增多的有利条件,因而也能够不断地取得新的重要成就。我们不可能在明年奥运会前完成中国现代民族文化的建构,但我们却有可能通过发展北京奥运文化的积极努力,而有效地发展我国的现代民族文化。我们不可能完全摆脱中国现代民族文化的发展不足给北京奥运文化建设所带来的困境和问题,但我们却完全有可能通过各有关方面的通力合作而尽可能地突破这种文化环境的限制,从而在奥运文化建设中取得重大成就。我国现代民族文化发展的先天不足,实际已经注定了本届奥运会在文化方面不可能是圆满的,而且我们也应当对此表示理解和谅解。但从总体上看,北京奥运会在文化方面实际仍然是存在着巨大的成功机会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开幕式和闭幕式能够办得很成功,那就一定能够收到“一俊遮百丑”之功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