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道”要回还/刘军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8日 转载)
    刘军宁更多文章请看刘军宁专栏
    
     来源:南方周末 (博讯 boxun.com)

    刘军宁/常常有朋友问我受过哪些书的影响。西方的书和中国古代的经典我能举出一大堆。惟有当代的著作少之又少。我买书基本上只买原著或译著;评书也主要评译著。我曾经灰心地认为,在我所研究的“险”学领域,当代国内学人没有能力提供我所需要的思想资源。然而,一本书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看法。这就是杨鹏先生的《老子详解》(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这本书之所以对我有独特的价值,是因为该书展现了本土的自由主义思想资源。终于有中国人从中国的本土传统中系统地发掘出了自由主义思想资源。
    
    我个人的思想资源主要来自西方的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但是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如果自由主义在中国扎根离不开本土的自由传统,那么,中国本土资源中有自由的(思想)传统吗?如果有,它在哪里?15年前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我开始把目光转向儒家思想,收获有限。我相信普遍人性,相信追求自由是所有人的共同天性,直觉地意识到中国本土资源中一定潜藏着某种自由的传统,并于十年前在《共和·宪政·民主》一文中意识到老子的思想对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可能具有的潜在的特殊价值,但是我没有去深入挖掘。幸好,有杨鹏。
    
    杨鹏与我的相同之处在于,我们的自由主义信念都是来自世事的体验,生活的教诲。不同之处在于,杨鹏的自由主义思想资源基本上来自《道德经》,而我的则来自域外的思想成果。用他的话说,是《道德经》“让我成为一个有信仰的自由主义者”。他的著作,不仅证明中国没有自由传统的断言是轻率的,而且证明人类自由的大传统在中国的土壤中由来已久、根深蒂固。
    
    杨鹏的贡献之一在于视老子的《道德经》为一部探讨理想政治秩序的政治哲学著作。在同时代的古希腊,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致力于这一尝试。杨鹏的研究告诉我们,老子的《道德经》不是一般的哲学著作,而是一部探索基于超验价值的理想政治秩序的著作;《道德经》所训诫的对象不是一般的民众,而是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我认为杨鹏的这一判断完全符合老子的原意。而老子的原初意图,几乎被后来所有的研究者和注释家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历史上的帝王和注释家,只将老子的思想用于政策领域,不用于制度领域。现在的注释家更是将老子思想适用于管理、商业、医学、兵学、文学、哲学、美学、艺术、励志等领域,独独不向政治哲学与政治制度领域延伸。《道德经》的真实意义与价值被遮蔽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杨鹏还原了《道德经》。不仅如此,杨鹏让我们看到,在埋没了数千年之后,《道德经》中的价值中枢和精神家园复活的希望。
    
    我以为,在今天研究和传播中国古代的经典,其根本的使命,就是在老子、孔子等古代先知所奠定的精神家园之上,重新确立价值中枢,重建现时代的精神家园。所以,衡量一部研究中国传统经典的书是不是一本好书,要看这里面是不是承载着这种精神家园,要看它对上述事业有无重大的贡献。西方先有了《圣经》,后来有了自由主义基督教政治哲学。中国先有《道德经》,后来也应该有天道自由主义政治哲学。《老子详解》无疑是这一尝试的勇敢拓荒者。杨鹏根据权威的文本,用现代的语言,重塑了《道德经》中所隐含的价值中枢,复活了蕴含其中的精神家园,这样的精神家园不仅有三千多年前的源头,而且契合人类的自由大传统和普世价值,呼应今天的社会现实。
    
    老子是“天道”思想的集大成者。天道是中国传统概念系统中的枢纽。我曾提出,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中国的思想传统,那一定是“道”;如果用两个字来概括,那一定是“天道”。天道者,华夏传统之大端也。
    
    在中国,老子开创的“天道”思想是本土传统的一项宝贵遗产,为春秋以降百家思想所共享。最能代表整个中国传统的思想观念,最能为各家各派所认同的思想传统,可能非“天道”莫属!儒家与道家虽然彼此各立门户,但是老子和孔子在对“天道”的信念和求索上何其相通。中国的传统,尤其是儒家与道家,就像早年的基督教一样,不论看上去与普世价值多么悖离、冲突,其中也一定有普世价值的种子。中华文化大传统下不同的分支传统中,关于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的因子有的只是多少之别,而非有无问题。天道自由主义将是中国化的自由主义。数千年来,民间用“天道”思想来争取自由对抗强权的传统,不曾中断。从伟大的经典中寻求永恒的精神价值,将老子所创立的天道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扩展为政治秩序,落实为政治制度,这正是自由主义在当今中国的使命,也是杨鹏的《老子详解》的指向所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军宁:民主是妥协的制度
  • 刘军宁:谁是地之主?土地财产权与村镇共和
  • 刘军宁:没有复活,就没有兴盛
  • 刘军宁:多税多难 为什么再穷不能穷百姓?
  • 刘军宁: 以公民置换人民
  • 刘军宁:财产权:宪政的基石
  • 刘军宁:利息税劫贫济贪
  • 刘军宁:不与民争 为什么执政者必须委曲求全?
  • 刘军宁:凭什么不缴税?-“税”的宪政解读
  • 刘军宁:为什么不能秋后算账?
  • 刘军宁:春节是祝愿的季节
  • 刘军宁:博客共和催生文艺复兴
  • 刘军宁:毋忘“我”
  • 废话一筐:答小国寡民 《考问刘军宁:当今中国何来“文艺复兴”?》
  • 刘晓波: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 博客共和催生文艺复兴/刘军宁
  • 刘军宁:资本带来自由:从资本自由到宪政民主
  • 刘军宁:王朝之船为什么会沉?
  • 刘军宁:政道若水-为什么高高在上的应该是民众?
  • 中国教育“病”在哪里?——刘军宁访谈录
  •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刘军宁发起“文艺复兴”,中国知识界议论纷纷
  • 刘军宁: 电动车与代议士:一个宪政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