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谈汉字的简化之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兼与彭小明先生商榷
     (博讯 boxun.com)

    香港《前哨》杂志2007年7月号在〈前哨论坛〉专栏刊登了彭小明先生的文章《中共搞‘一国两字’实属民族罪人 汉字简化摧残中华文化》(以下简称“彭文”),我不同意彭文中的许多观点,现提出来与彭先生和其他与他持有相同观点的人士商榷。
    
    汉字的简繁体之争不时在海外引起激烈的争论,彭文是繁体字维护者的代表作。本来学术争论是件好事,因为“真理总是越辩越明”的,争辩的双方不论输赢,都可以从争论中学到许多东西。问题是简繁之争的“始作俑者”们在争论时往往不够理性,他们最惯用三步“杀手锏”:将简繁体字之争泛政治化,打上“国”、“共”政争的标签;继而把推广简体字扣上“民族罪人,摧残中华文化”(彭先生语)之类大得吓人的大帽子;最后把推广简体字不由分说地与“中共的独裁、暴政” 挂上钩。这种“革命大批判”式的手法倒是颇得毛太祖时代的真传,可惜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
    
    当然,对彭文所指的在五十年代将反对简化汉字的学者和知识分子纷纷打成右派这种典型的毛式整人手法,我们应该严厉批判;但现在的论者如彭小明先生,也不能借批判这种毛式整人手法否定汉字简化的历史作用。政治与学术是两码事,不能随便、轻易地混为一谈,特别是在简体字已推行了整整五十年后的今天。从当初的六亿人到如今的十三亿人,简体字在大陆的推广使用早已不可逆转,并为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所接受。“存在就是合理”,历史早已证明了推广简体字的成功,再提倡“弃简就繁”就如同螳臂挡车一样没有自知之明。
    
    电脑汉字输入的成功并不能否定简体字书写的优点
    
    彭文在开篇的“电脑使简化汉字多此一举”一节中认为:“随著电脑汉字输入的成功,简化字和正体字输入电脑的速度一样快,所有的输入方法跟笔画的多少完全无关”,但彭先生却只字不提当十三亿人需要手写汉字时,简体字又可以节省多少笔画,节省多少时间,造福多少亿的中国人。电脑应用得再广泛,仍旧有许多需要手写汉字的场合,总不至于人们信手写几个汉字的便条、写张汉字明信片都要在电脑中“涮一涮”吧?这样繁琐的书写过程,还不如古人随手用刀在竹简上刻字方便,有电脑不如无电脑。只有成天呆在象牙塔里、已沦为高科技奴隶的书呆子才会有如此可笑的想法。
    
    而且,彭文是在汉字简化方案实施整整五十年后,用源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近年来才广泛使用的电脑汉字输入的成功,大谈“电脑使简化汉字多此一举”以否定简体字的使用。这种论点,说得文雅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得刻薄点,彭先生就像那位大谈“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一样荒唐。试问,在“电脑汉字输入法成功”之前的整整四十年间,几亿、十几亿没有电脑可用的中国人就不需要天天书写汉字了吗?晋惠帝因这句“名言”得以“流传千古”,彭先生难道要望其项背?
    
    有意思的是,彭文一方面承认:“简化字并非共产党所发明,历史上国共两党都曾主张汉字简化”、“国民党的简化动机……仅仅关注能够方便书写,提高汉字效率而已”,另一方面彭文却连篇累牍地攻击“中国大陆的汉字简化运动是中国共产党权力意志造成的恶果”,是不是由国民党来完成汉字简化就没有彭文揭橥的诸多弊端了?彭先生把汉字简化彻底泛政治化了。他反对的其实是共产党,而不是汉字简化本身。因为彭文自己也承认:“(汉字简化)能够方便书写,提高汉字效率”,这样一来他这篇宏文中至少有一多半算是白写了。
    
    我觉得,繁(正)体字的维护者大多有某种不太正常的心态:有的是“为反对而反对”,即凡是中共拥护或实施的,他们不问青红皂白统统反对;有的纯粹是“为看不懂简体字而反对”。但是你看不懂,不等于别人看不懂。你无法分辨“前后”(繁体字写作“後”)和“皇后”之别,不等于自幼学习简体字的人无法分辨,无需你为别人瞎操心。从六亿人时代到十三亿人时代的中国人,没听说有几个因为不辨“前后”和“皇后”而闹笑话的。相反,成千上万从大陆远赴海外的华人,在海外遇到的绝大多数是以繁体字印刷的中文媒体。不论其文化程度如何,从没见他们中有几个人声嘶力竭地反对繁体字,更没几个不辨“前後”、“皇后”的。他们入乡随俗,学起了繁体字。他们或许不会写多少个繁体字,但至少看得懂繁体字,这说明汉字的简繁之别根本不会形成什么深不可测的“代沟”,简繁之争真的没那么重要。
    
    简体字其实就像一块世所罕见的“卞和玉”,偏偏它“生不逢时”,外表被包裹了太多的“国”“共”标签、意识形态的尘垢和反对它的右派们的血泪,以致论者在争论时往往只着眼于自己所站的“国”、“共”立场,为右派们鸣不平进而恨屋及乌地反对汉字简化,恰恰忘记了心平气和地讨论“卞和玉”内核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价值。
    
    汉字简化的必要性
    
    文字的根本功能是表达,只要表达得准确清楚即可,为此文字的结构和笔画当然是越简单越好,读、写都方便。新加坡多年前就采用了大陆使用的简体字,你能说以精明和周旋于诸大国间游刃有余著称、一向反共的新加坡人脑子有问题吗?
    
    彭小明先生在文首用了大量的篇幅,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明一个人辨认简体字和繁体字所用的时间和精力是相差无几的。就算他的论证都是正确的,也只适用于那些从小接触汉字的人,不适用于初学汉字的外国人。再说,辨认和书写汉字又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如果请一个不带任何国共情结和政治有色眼镜的外国人,书写繁体的“憂鬱”和简体的“忧郁”这两个意思相同但书写的繁复截然不同的词,他会更喜欢哪个?不言而喻是后者,因为那个繁体的“鬱”字要劳神这位老外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笔画,更别说让他一笔一划地书写了。
    
    我们不妨看看其它国家使用的文字。英文只有二十六个字母,日文只有五十个名/片甲名,而汉字仅常用的就有三千个之多,所以汉字是非简化不可的。汉字的简化大大有利于在中国的十三亿人口中普及基础教育,使中国人学习现代科技知识、西方语言文化的时间大大增加。另一方面,将汉字用英文字母加以拼音(注音)化,在五四时期就被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们大力提倡(其中许多人如胡适等恰恰是后来反对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主力军),这种注音方法极大地便利了外国人学习汉语,使汉语更容易被世界接受。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二百年后,当中国的历史学家得以更全面地审视、更心平气和地评价二十世纪中叶以后的毛泽东时代时,汉字简化和拼音化将和“两弹一星”一样,是“太祖朝”时“最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政绩,与秦始皇统一文字、货币和度量衡一样重要,造福中华民族,功德无量。
    
    文字绝不是一成不变的信息载体
    
    文字本来就是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演化的,世界上没有一种从不演化、一成不变的文字。以汉字为例,继象形文字之后有甲骨文;之后根据不同时代的不同需要,又有篆书、隶书、行书、楷书、草书等不同的书写体相继问世,它们都不同程度地颠覆或曰改变了各自所继承的文字形态。简体字的问世与篆书、隶书等等的问世没有本质上的不同,都是时代的需要,不明白为什么要劳动彭小明先生和其他的前朝遗老遗少们大动干戈?退一步说,即使是彭先生等现在大力维护的繁(正)体字,也已与老祖宗仓颉造的字有千差万别。如果仓老前辈在天有灵,彭先生又如何答复仓老前辈的疑虑和质询?
    
    再比如“电”字。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古人只知“電”产生于雷雨之时,所以“電”自然就是“雨”字当头。如今科学发达了,人们都知道“電”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产生,所以将“電”简化为“电”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相信仓颉他老人家也会举双手赞成的,彭先生又有什么理由反对汉字简化呢?
    
    至于彭先生担忧的学简体字的读者看不懂古代的文学作品和历史文献,那更是杞人忧天,或曰不识国情。君不见大陆早就将以“四大名著”和“二十四史”为首的古代文学、历史作品以简体字出版,没见几个大陆的读者读后歪曲了老祖宗的原意,或抱怨读不出中国历史的悠久与博大精深。
    
    彭先生最后担忧的是学简体字的人无法象学繁体字的人那样顺利地研究古代的文学作品和历史文献,那同样是杞人忧天。繁体字又不是西夏文、回纥文,它与简体字是一脉相承的同宗兄弟。以我为例。我自幼学的是简体字,但现在我会看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繁体字,会写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繁体字。再说,如果说学简体字的人研究甲骨文要走一百步,学繁体字的人至少也要走九十步,后者根本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最后我要说的是:只有当一个论者抛弃了偏激和偏见时,他才能写出公允、有独到见解和以理服人的论述。同样,只有当一个论者心平气和地倾听他人的不同意见时,他才能兼收并蓄,从他人处得到修正或改变自己观点的有益启迪。 _(博讯记者:周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