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劲松:我为什么始终不赞成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言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 来稿)
    
    身为真切爱惜自已的天生唯一的同胞、真切爱惜自已的天生唯一不可更改的祖国、真切爱惜国家民主法治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国人之一,
     (博讯 boxun.com)

    我真切期望2008北京奥运会顺利举办成功;始终不赞成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言行。
    
    我相信,十三亿中国人里至少有90%以上都是和我一样真切期望北京2008奥运会顺利举办成功。
    
    而且,我认为,除非是台海发生战事,否则,在当今世界格局,在当前的国际国内经济政治环境现状下,任何组织、任何人其实无力阻挡住2008北京奥运会的成功进行。
    
    古人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其实“道,即多数人的心愿”。
    
    我认为,任何组织、任何人,若违背90%以上的中国人的心愿,寄望“借助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一工具”来毕其功于一役全面实现自已私心或公心中的理想目标,结局应是会“事与愿违或欲速则不达好心做错事”。
    
    一、我深信,中国民主法治的进程、中国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程度、中国公民法定权益的落实力度,总体而言,应是“不会因2008北京奥运会的顺利成功进行而受到损害,变得比中国申办2008北京奥运会之前更差”。中国民主法治的进程、中国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程度、中国公民法定权益的落实力度,总体而言,已经因2008北京奥运会而有所进步了(哪怕仅是有了开放外国媒体在境内采访这半点进步,客观上也就是进步),肯定不至变得比中国申办2008北京奥运会之前更差。因而,我始终不赞成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言行。 我认为,对政府官员里面“天良已泯、唯利是图、祸国殃民、纠合无良资本将权力私有化用于欺凌坑害弱势群体”的贪官污吏们所做的每一件坏事,我们的确应该只要有机会打击它就绝不留情。
    
    但是,对政府中仍存有坚守至今难能可贵的人性的民族精英所做的利国益民的每一件具体好事,我们也应该旗帜鲜明地及时给予支持和鼓励。
    
    我较习惯于就事论事,我觉得:任何人,不论他或他的祖宗八代一直以来就是专做好事的好人,也不论他或他的祖宗八代原来曾是做过什么坏事的坏人,只要他眼下做了客观上利国利民的好事,就此事而言,都应得到表扬、支持、鼓励。众所周知,浪子回头金不换,但任何一个浪子,其实也都不可能在一瞬间便把自已身上所有的不良习惯全部清除干净。
    
    一个小故事: 我老家有一对很不幸的老爷爷老奶奶,自家儿子一直很不懂事,从不知孝顺家长,在家时是经常醉洒恣意打爹骂娘。老人还有一个孙子,他孙子(至今尚不到十七岁还是未成年人)六年前是同自已的老子一样,很不懂事从不知孝顺老人也经常任性打骂爷爷奶奶。 六年前的有一天,爷爷奶奶突然发现他孙子开始有心向善变得懂事一点了,会为自已刚才打骂爷爷奶奶的行为认错道歉了,当然,他也是一直在老子的暴力阴影下长大的,还从来没有胆量阻止老子做恣意打骂爷爷奶奶错事。
    
    此后至今的六年多来,他儿子是一直恶性不改在家还是经常动不动便打爹骂娘。但他孙子的确其实也没能做到完全懂事,六年来有时也还会有象以前一样打骂爷爷奶奶的不孝顺坏习惯行为,不过爷爷奶奶还是很为他高兴,因为孙子六年来的确是真有心向善,与六年前相比变得孝顺懂事多了。 六年后的一天(距今半年前左右),我到老人家串门,亲眼见到他的坏儿子又在舞枪弄棍打爹骂娘,而且,他孙子当天亦是旧习又现,同老子一起在欺辱谩骂爷爷奶奶。
    
    我看不过眼,冲了上去想制止住老人这坏儿子坏孙子的伤天害理恶行,但当时,我是无枪无棍手无缚鸡之力徒有一腔正气,老人这坏儿子体力至少比我大三倍且枪棍齐全。结局是,这该天打雷辟的龟儿子当日让我也享受到了与老爷爷同等的待遇(说句实在话,至今我确是还无能力惩治这该天打雷辟的龟儿子,一直是想起此事便难受得很)。
    
    前两天,他孙子过来对爷爷说:自已很想去一个运动会,因为这个运动会的参加者都是大家公认的懂事孝顺的好孩子,自已这六年来一直都在悄悄地向这些懂事孝顺的好孩子们学习,自已真想和这些懂事孝顺的好孩子们成为朋友一起参加这个运动会,但这个运动会要求所有运动员来时必须带一份家里最长辈的鉴定书来证明自已是一个“知道对长辈要懂事孝顺的孩子”。
    
    想起半年前我所享受到的与爷爷同等的待遇,我认为这孙子肯定也不是一个“知道对长辈要懂事孝顺的孩子”,正想劝爷爷别给他写,让这孙子也难受一次。 但没想到,老爷爷非常开心地给孙子写了个鉴定,证明他是一个“知道对长辈要懂事孝顺的孩子”。
    
    之后,老爷爷对大家说,你们外人不知道,我们自已才清楚:
    
    1、尽管半年前你是亲眼见到我孙子不懂事对我不孝顺,可他其实六年前即真是已知道对长辈要懂事孝顺。
    2、我这孙子六年来真是一直都在悄悄地向懂事孝顺的好孩子们学习,孙子六年来的确真是有心向善,孙子与六年前相比,可真是懂事孝顺多了。
    3、我要是不帮助支持鼓励他去和好孩子们一起玩,他就只能去和坏孩子们一起玩,天天同坏孩子们交流,他只能是会变得更坏。
    4、我支持鼓励他多去好孩子们一起玩,肯定有助于他进一步变好,天天同好孩子们交流,他肯定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坏。
    5、给一个百病缠身孩子治病,改掉他身上的百种毛病时,如果你真是爱惜他、是真想把他的毛病治好;你就别说,他这百病必须在一天内便全改好,否则他就会永远改不好不该活着,就要请人来打死他;你也别说,他身上最老最大的毛病必须在第一天内首先完全改正永不复发,否则他就不是真心悔改,就要叫人来打死他。给一个百病缠身孩子治病,想改掉他身上的百种毛病时,如果你真是爱惜他、是真想把他的毛病治好,就必须尊重客观规律别欲速不达,应先从他身上最容易治愈的小病处开始给他治,在治病期间让他多感受到真爱宽容关怀温暖,对他的每一个变好的行为进行及时赞赏鼓励。
    6、我孙子今天尊重我来向我请求,他已知道要懂事孝顺老人早已不会动手打我了,我是不用怕他,的确可以不给他写,让他难受。但是,要是今天来的不是有心悔改已知道要懂事孝顺老人再不敢动手打我的孙子,要是今天来的是我儿子,在他的枪棍拳脚待遇之下,我哪能做到敢不给他写?我哪能做到让他难受难受?所以,我也不能欺软怕硬,欺负对我好的孙子、惧怕对我坏的儿子,让有心悔改已知道要懂事孝顺老人再不敢动手打我的孙子难受啊。 咱们中国人有个不太好的传统就是奖恶惩善。即:许多人只会给常恣意伤害自已的恶神们烧香奉献表示尊敬服从、不会给不用自已给它烧香便会主动尽职保护自已的好神们烧香奉献表示尊敬。而且,有时还有人会反过来骑到这些真心尽责爱护自已无论如何都不会报复坑害自已的好神们的头上放肆撒尿。
    
    二、我深知,执政党内和国家机关及政府部门内“背离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酷爱极权人治惧怕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不依法尽职做利国利民好事、常违法乱纪唯利是图做祸国殃民损人利已坏事”的腐败贪官和污吏们,见到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言行是绝不会真正难受伤心得悲痛欲绝的。 因为,腐败贪官和污吏们的心里,在意的只是自已的特权利益;腐败贪官和污吏们的心里,根本不会有“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兴亡荣辱、民族的未来前程”。腐败贪官和污吏们根本不会在意,自已滥用职权违法乱纪的祸国殃民损人利已行径,会使国家形象受到多大损害、使政府形象受到多大损害、使执政党的形象受到多大损害、使执政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的形象受到多大损害、使国家的民主法治进程受到多大损害、使社会的公平正义受到多大损害!会在意自已的言行会否使国家形象受到损害、使政府形象受到损害、使执政党的形象受到损害、使执政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的形象受到损害、使国家的民主法治进程受到损害、使社会的公平正义受到损害的,其实仅是执政党内和国家机关和政府部门内正在坚守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理念、正在坚持践行依法治国之路、正在坚持做到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正义良知犹存的民族精英们。
    
    我始终盼望:体制内所有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与体制外所有同样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间民族精英们能良性互动。体制内所有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与体制外所有同样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间民族精英们,能相互体谅相互维护。
    
    我始终盼望:体制内所有“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的言行,别“让体制外同样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间民族精英们痛、让体制内外祸国殃民的特殊利益集团及贪官污吏快”。体制外所有“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的言行,别“让体制内同样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痛、让体制内外祸国殃民的特殊利益集团及贪官污吏快”。
    
    我觉得:在所有真在用心致力把中国建设成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和谐社会的建设者中,最辛苦最心累的,并不是体制外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间精英,最辛苦最心累的,其实是执政党内和国家机关和政府部门内正在坚守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理念、正在坚持践行依法治国之路、正在坚持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正义良知犹存的民族精英们。
    
    三、我认同罗格主席的下列观点:“奥运会不治病,只是催化剂”。如果说奥运会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么它只能是一个催化剂――促使人们就复杂和敏感的改革问题进行建设性的对话。奥林匹克运动并非存在于真空之中。体育是公民社会的一部分,因此与其存在的大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它也必须与之保持联系。奥运会可能将对中国的演进产生影响;对北京而言,一个最大的问题将是如何应对观察家们对中国演进的期望。在过去六年中,奥运会对中国的诸多领域产生了正面影响,比如教育、有关媒体报道的规章制度以及环境保护的标准等。不可否认,很多方面还有待改进,但我们为这些领域的进步感到鼓舞。任何期望国际奥委会就大会筹备以外的事宜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的想法都是错误的,特别是主权问题,不是国际奥委会应该介入的。国际奥委会授予北京主办权时,在授权协议中不含此项内容,对其它主办城市的授权里也不会有。对中国过早或先入为主地断言都是错误的。过去的先例表明,奥运会举办后的数年里有可能产生社会效益。如果奥运会产生的效益超出体育的范畴,将皆大欢喜。人们对中国和奥林匹克运动寄予厚望,奥运会的成功,不仅属于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它也属于中国人民。
    
    四、尽管,我始终不赞成抵制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言行。但我认为,国家司法执法部门内所有“坚守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从现在起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也都不应放松为国家利益人民利益而切实护法司法执法的本职工作。
    
    不能“纵容放任国家司法执法机关内勾结特殊利益集团的贪官污吏们借确保2008年北京奥运会顺利进行和维护社会稳定之名,无法无天地公然践踏公民合法权益及国家法律尊严”。
    
    不能“非得等待到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专门指示作为尚方宝剑后,才敢出手打击体制内外祸国殃民的特殊利益集团及贪官污吏,替蒙冤受害公民讨还公道”。
    
    应该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所有特殊利益集团及所有贪官污吏的无法无天祸国殃民行径均能及时得到查处,消除“对贪官污吏的祸国殃民行径领导想查我便去用心查,领导想保他我便不去用心查”这一严重伤害全社会对法律的尊重和信仰的选择性执法恶习。 应该尽力做到对任何一个贪官污吏的任何一个违法乱纪祸国殃民行为都严格查处,真正做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让体制内外所有坚守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快,让体制内外所有祸国殃民的特殊利益集团及贪官污吏痛。
    
    如,从现在起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国家立法司法执法行政部门内所有“坚守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理念”的民族精英们,的确应该:
    
    1、尽可能地加快对被国家司法执法部门的贪官污吏枉法裁判蒙冤入狱公民之冤假错案的投诉审查平反昭雪及国家赔偿工作,尽可能争取让全国所有蒙冤受难公民能够及时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得到释放在自由的氛围里享有与家人一起观赏奥运。
    2、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尽可能地采取有效措施帮助海外的中国人实现“回归故土在自己祖国而不是异乡观赏奥运”的心愿。
    3、采取有效措施落实国家有关中外记者自由采访权的规定,及时查纠各地贪官污吏非法限制中外记者合法采访权利的祸国殃民行为。
    4、采取有效措施落实国家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规定,及时查纠各地贪官污吏非法侵犯公民权利的祸国殃民行为,确保所有因奥运工程及其他工程遭受拆迁的居民以公正的补偿。
    5、采取有效措施保障为奥运工程建设付出辛劳的工人和农民工的及全国所有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6、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公民的法定信访权利及人身自由(包括在国内外走亲访友及出境旅游或参加国际会议的自由),及时查纠各地贪官污吏以举办奥运为名强行甚至暴力遣返羁押上访访民、非法关闭民工子弟学校的等违法行为,确保公民人身自由及表达和申诉的权利。
    7、采取有效措施对奥运资金的使用实行完善的制度化监督。 我认为:现代政府的政务人员,制定公共政策时应注重理性科学性。即便境外敌对势力、境外新闻媒体、境内持不同政见者对无权无钱势单力薄的弱势群体维权案的实际关注确实是别有用心;也不能因而便以权代法超越法律行事而仍必须严格按照现行有效的法律规定依法应对。
    
    政府政务人司法执法人员绝不应重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之对待阶级敌人无需严格守法为有效对付阶级敌人而超越或践踏法律也无所谓老错。
    
    其实,最害怕维护中国社会弱势群体的自由人权和国家民主法治的人,对自由人权和民主法治这两个词敏感和反感的人;就是离社会弱势群体最近;最容易并事实已经常侵害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的,各地实权在手无法无天的土皇帝们。 因为,这些无法无天祸国殃民的土皇帝们,其主动或被动获得的权力寻租利益,正是产生于“将人民公仆的执法责任变作执法权力”、“将执法权力变作不受监督的行政司法特权”、“将行政司法特权变做奴隶主横行无忌为所欲为的霸权”。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劲松:中国黑窑奴工和残疾人事件成因的析谈(之一)
  • 陈光诚辩护律师李劲松之《紧急律师函》和我的意见/张鹤慈
  • 李劲松:也从陈光诚案看律师的责任伦理——答刘路
  • 李劲松致胡锦涛、曾庆红、温家宝的一封信
  • 胡佳:6月26日上午李劲松律师进入监区会见光诚
  • 李劲松律师临沂监狱会见陈光诚谈话摘录
  • 胡佳:李劲松临沂监狱会见陈光诚 袁伟静依旧被软禁
  • 律师李劲松和李苏滨探望狱中的陈光诚
  • 李劲松律师半夜再次前往临沂---但愿不再挨打败
  • 李劲松回京,陈光诚不屈!
  • 陈光诚案:12号二审判决,15号李劲松律师前往临沂
  •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 胡佳:圣诞节李劲松律师的公开致歉信
  • 关于李方平律师、李劲松律师被殴致重伤事件的声明
  • 胡佳:陈光诚的律师李方平和李劲松在临沂市遭遇暴力袭击受伤
  • 李劲松律师的两次短信
  • 李劲松律师会见光诚讨论上诉,已安全回到北京
  • 李劲松律师辩护词-今日陈光诚案件一审重审将宣判
  • 李劲松、李方平、滕彪三律师遇粗暴对待后离开村庄
  • 胡佳: 李劲松律师回到北京 李方平律师会见陈光诚(图)
  • 胡佳:陈光诚案重审日有待确定 李劲松律师赴美访问
  •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
  •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特大喜讯(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