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的出路和前途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异端日记》 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阴有时有雨
     (博讯 boxun.com)

    
    近160年前,《共产党宣言》的诞生,标志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16年前,前苏联的轰然崩塌以及东欧各国的先后转型,宣告了曾显赫一时、历时140多年的共产主义运动的破产。
    
    邓小平先生是个三起三落历经磨难,深知共产主义制度的乌托邦性质,深知共产党组织的纳粹化性质的明白人,是个年轻时勤工俭学法国留学见识过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活力的人,还是个信奉实用主义哲学、讲究客观实际和实践效果的人,也是个有一定洞察和远见能力的人,因此,前苏联的轰然崩塌,必定使他认识到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已经失败和即将寿终正寝,或许还使他心中暗暗后悔1989年的六四屠城——为维护行将灭亡的共产主义制度、却几乎是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们……1992年,面对毛派分子尘嚣甚上的开倒车鼓噪,邓毅然南巡回击,并坚定提出了、推行了走市场经济之路的决定。
    
    凭邓的学识、经验和洞察力,邓当然心里明白,今天中国不这样做,不久后的明天中共就会垮台、并被愤怒的饥民们撕得粉碎。因此,前苏联一跨台,他立马就这样做了。同时,邓也清醒意识到了并内部表述了“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改革也不可能成功”的思想。换言之,邓的含义其实也就是,现行毛当年从前苏联搬来的政体,是不可能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是必须抛弃的。
    
    弹指一挥间,中国在市场经济改革之路上,已经度过了15个春秋,并已经初步成功建立起了与全球接轨的市场经济框架体系。然而,在此期间,由于对毛政体的几乎毫无改革,尤其是至今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于是,日夜疯狂膨胀、无穷无尽的政治腐败、经济腐败便如同晚期癌症扩散一样,迅速举国蔓延,举党蔓延,如今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此,今天胡温面临的问题,虽然与1992年邓小平所面临的问题相比较而言,燃眉之急的对象不同,但实质一样,都是生死存亡问题。这就是:除非今日启动政治体制民主改革!否则不久后的明天中共会被愤怒的暴民们赶下台来并撕得粉碎。
    
    如今的难题是,抛弃了旧体制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体制呢?虽然,由于邓的过早去世,邓尚无来得及系统完整地指出并实践这一点,但他生前对此还是有所框架性考虑的。譬如,“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就是他曾一再考虑的主张。
    
    然而,“党政分开”,意味着什么呢?题中应有之义,我认为,至少意味着“以党代政”的终结,意味着现政府体制中的“党政双头鸟二元权力结构”的终结,亦即意味着中共各级组织从各级国家权力机构中、从各级政府机关中的全面撤销或撤出!更进一步,还应该意味着中共各级组织从军队中的全面撤销或撤出!
    
    “政企分开”,意味着什么呢?我觉得,“政企分开”实质就是“党企分开”,题中应有之义,至少意味着“以党代企”的终结,意味着现各级企事业单位中“党企双头鸟二元权力结构”的终结,亦即意味着中共各级组织从各级企事业单位中的全面撤销或撤出!
    
    当今中国的问题,看似千头万绪无法厘清,当今中国的危机,看似排山倒海难以解决,其实并不复杂,只要采用与成功国家或地区加以比较的方法,就能一目了然地发现:我国政体中的“党政双头鸟二元权力结构”其实是其他许许多多使我们陷入焦头烂额问题的总根源,因此,只要把“双头”改为“一头”,就可以了,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以上内容的改革成功并巩固后,接踵而至的难题就是:如何建立真正有效的权力制衡或权力监督机制以防止权力的腐化?最简单省事有成功样板可以模仿的、因而最容易成功的,自然就是以普选、新闻自由及代议制为基础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制衡下的现代多党民主宪政制度。
    
    虽然,邓小平先生身前曾坚决反对实行多党制这一政治模式,但综合邓的改革思想和改革逻辑后其实不难发现,这其实只是邓限于当时毛派力量过于强大,或限于当时时代背景的局限,而不得已采用的权宜之计。退一步言之,即使这是邓当时的真实想法,如果他现在死而复生,相信凭他的智慧和一贯因时制宜因地制宜的决策思路,他也一定会与时俱进、果断超越这一如今更是严重不合时宜的、他当年的这一限定或局限的。
    
    众所周知,人类封建王朝二千年的实践,早已证明了:由于“一家制”统治无法防止权力的腐败和变质,因而其总是处于周期性的暴力倾覆之中。这种以暴力或战乱方式进行的政权更迭,通常周期性地摧毁了原有的文明,使社会发生大幅度的倒退。而当代“威权体制”诞生以来将近90年的在世界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中实践的结果,也已经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一党制”下由于有千千万万个“一家制”——地方上大大小小“拥权自封”的“独立王国”“土皇帝”们,因此,“一党制”统治的无法防止权力的腐败和变质问题,比封建王朝“一家制”更加严重百倍千倍!从而,如同封建王朝“一家制”那样,“一党制”统治下最终全局性社会危机爆发的来临,权力结构周期性暴力倾覆的来临,更是不可避免的,是必然的趋势。
    
    因此,作为“一党制”统治的开明领袖,作为负责任的政治家,必须登高望远,心明眼亮,居安思危,为民族计为社稷计,抛弃一党一己一派一族私利,争时间抢速度,赶在全局性社会危机爆发之前,果断启动实质性的民主政改,一举完成造福千秋的国家政治体制民主转型。台湾蒋经国先生,就是如此而为永载史册的大政治家。我们殷切寄望于中共高层也能出现这样的大政治家、民族大英雄。
    
    如此改革转型后的中共,自然便转型成了国家多党制体制下的现代型政党大家庭中受人敬重之一员,并成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功臣,到时候,无论是继续执政,还是参与在野竞争,都将十分潇洒豁达,再也没有如今这般与一切批评者为敌,与一切异议者为敌,与一切维权者为敌,与几乎一切宗教信仰者为敌,与港澳、与民主台湾、与西藏、与世界民主国家为敌的种种麻烦和劳累了!岂不好过现在百倍千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