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样“以谣定罪”,我们都可能被抓/黎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7日 转载)
    (博讯编者按:美国911发生时,主流媒体开始报道死亡可能达10万,后来数次调整,最后落实不到3000。佛州台风,当时媒体报道死亡可能达2万,后来不到2000。最近的塌桥,媒体开始报道死亡可能达67人,后来不到30人。按中国的做法,美国记者都该进监狱)
    
     作者:黎明 (博讯 boxun.com)

    
    以散布谣言为罪名抓人,是有低位法规定为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或以其他手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近来警方依据此条规定抓人的事件比较多。7月21日至22日,济南网民“红钻帝国”参与论坛讨论,说某商场水灾后果严重,继而被指为“恶意散布谣言,意图在群众中制造恐慌气氛”遭刑拘。同期,济南一维修工张某,以网名“风间红月”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广场执勤保安打人,也迅速被抓。较前一段时间的“无锡水危机”中,无锡居民丁某因散布“太湖水致癌物超标”的谣言被拘,深圳一网民因散布“抢劫不如去炒股”横幅谣言被拘…..
    
    斟酌起来,以散布谣言的罪名抓人,极易失却法律公正,它实际的效果往往是剥夺国民言论自由权利,阻止社会表达和信息交流。
    
    假话、谎话、错话、片面之辞,和“谣言”并无明显区别。作为个体的人类,其认识、分析和观察,无法完全真实地反映出客观事实或过程全貌,本为“人性”和“本能能力”所决定,即便是“圣人”、“完人”也做不到。尤其在紧急、混乱中,个人的情绪体验和观察效果更是各有不同,评估、认知自会有较大差异。有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事先不告诉,安排一群人目睹一场突发的两人持枪冲突事件,然后要求在场的人分别表述这一简单过程,结果众人对细节和过程的表述样式繁多。这个实验结果说明,群体中反映客观事物各有差异是正常现象。
    
    执法中的一视同仁和“量刑标准”的公平更重要。大的实例就不说了,说说小例子吧。明明有非典,官员却说没非典;明明是松花江水有毒了,官员却说没被污染;明明要上调印花税,权威人士却说没这回事----这就是谣言,还是要钱要命的谣言。“灾区人民带着过年的心情”,这是央视著名主持人说的,可以断定这是彻头彻尾的谣言,且大范围传播,影响极坏。然而,就这,谁见过追究了?更谈不上抓人。我们的党和国家,是允许官员和主流媒体说错话的,执法中对公众的标准太过苛刻,而对公务人员又过于宽松,这是极不正常、非常荒唐的。
    
    在暴力违法犯罪都不能及时出警结案的情况下,一听说谁谁说了什么就紧急出动、迅速破获结案,这种心态和高效强干的表现,其实很具有讽刺意味。
    
    就个人来说,因谣言蒙受损失的人向造谣者提出诉讼,在正常法治条件下就能有效遏制针对个人的谣言,因此可以说谣言止于他人权利。确定谣言侵犯主体与其实际的被损害程度,经过法庭判决而不是由警察以抓捕和拘押方式来定罪,该是最起码的程序,否则,人人都会轻易获罪。
    
    谣言会伴随人类历史存在,苛求所有言论、传播全都如实符形是一种奢望。我们面对这种客观现实,所注重的应该是谣言问题面前的权利平等。如果对一部分人封堵禁言,对另一部分人则用牺牲其他人为代价来严加保护,这就奠定了谣言大兴的社会基础、制度基础。封堵禁言措施越严厉,谣言和被指为谣言的实话就越流行---这早被历史经验所证实。
    
    信息公开透明而不被封锁、堵截,交流传播发布渠道自由通畅加上公正的执法,才是让谣言失去市场的最好办法。说话、不说话、说真话、说错话,都是我们天然的言论自由权利。如果甄别谣言形成垄断,因言定罪则成为常态,不仅谣言和实话、假想、猜测、谎言一起飞扬,更严重的危机是,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因说错话而被抓;说真话、说了前所未有的至理名言也被抓。
    
    “苦难的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黎明:“政务公开”十年怀胎,一日流产
  • 滕彪:黎明前的见证
  • 黎明前的见证/滕彪
  • 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张林
  • 要民主法治不要“民主作风”/黎明
  • 余杰:元帅在黎明前死去
  • 中国心:赵公在黎明前离去
  •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 刘晓波: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 黎明前的黑暗---芳草日记(1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