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撕掉土地私有化的政治标签/李星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7日 转载)
    作者:李星辰
    
     两个农民的两种心态 (博讯 boxun.com)

    
    正如每个人的眼中,有一个不同的哈姆雷特一样,面对城乡统筹试验区即将把重庆2000多万农民变成市民的伟大历史变革,一万个人回有一万种心态。
    
    彭水县鞍子乡农民谢顺秀一看到重庆成为城乡统筹试验区的消息,变十分关心这一试验区将带给她的影响。“我们会不会变成也变成市民呢?”做了一辈子农民,已经60岁的谢顺秀问记者,什么时候她也能过上城市人的生活,享受城市带给人们的便利。
    
    谢顺秀所在的乡村离乡政府所在的集镇大约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是没有通公路,村里所有的人都希望能够尽快将公路修通了,这样卖点农产品也方便。
    
    “城乡统筹是不是把城市和农村统到一起呢,”谢顺秀对重庆的未来充满了好奇。她尽管60岁了,她还是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城里去开个小商店,做点什么生意。她甚至想把自己责任地里的矿石开采出来,完成做生意的资本积累。
    
    在谢顺秀的周围,都是和她一样对进城充满了期待的村民。记者随即走访了部分边远区县的农民,说起由农民变成市民的话题,他们都异常的兴奋。
    
    7月1日,记者前往南岸区南山街道办事处,遇到一个叫郑开智的50岁妇女。这个曾经的近郊农民却对城市化充满了仇恨。
    
    郑开智是原黄桷桠镇的一个农民,她14岁开始学裁缝维持一家来小的生活,后来又相应政府的号召搞起了农家乐,一家6口生活过得幸福快乐。但是,她却让城市化陷阱完全改变。随着城市化的进程,郑开智所在的村社的土地也被政府征用,卖给了开发商。
    
    2006年夏季的某一天,开发商对她的500多平方米的农家乐进行了强拆,年已八旬的父亲被赶出了家门,沦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刚满一岁的外孙也被推出了家门,最后被亲戚抱走,而他们们夫妇二人,及女儿、女婿则被采取了强制措施。郑开智的右手到现在还不能恢复正常。而他们一家6口的安置费,加上500多平方米的房子总共才获得52万的补偿,完全不能让郑开智接受。他们一家被赶出家门之后,家里两万多元现金不翼而飞。而一家六口,连换的衣服都没有,靠亲戚朋友接济度日。事实上,郑开智并不是“钉子户”,有关方面在对其进行强拆的时候甚至缺乏起码的沟通,他们甚至不知道郑开智是男是女,在发给郑开智的一个政府文件中,甚至写道郑开智,男。
    
    失去幸福生活的郑开智对城市化充满了仇恨和恐惧。在黄桷桠镇,很容易找到因为城市化而丧失土地或者农家乐等生产资料的进城农民,他们的生活质量较过去相比有不同程度的倒退,有的甚至依靠低保维持简单的生活。
    
    土地私有化可解决三农问题
    
    6月26日,在重庆城乡统筹试验区政策猜想论坛上,重庆大学房地产学院院长任宏及重庆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蒲勇健教授同时提出,重庆作为全国城乡统筹试验区,其土地私有化步伐可以迈得更快些。
    
    任宏院长发言指出,中国经济发展几十年来都是以城市经济为主,特别是少数人为主。中央政府要让大家都富起来的一个关键是农村问题。农民最高的兴奋点就是土地,中国革命的胜利也是土地革命起了关键的作用。如果将农民的土地私有化,承认他们的土地价值和属性则重庆和成都的三农问题将迎刃而解。
    
    在任宏看来,重庆最有可能的突破是在土地私有化方面,农村土地私有化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基本方向。他认为,解决土地产权的问题是迟早的事情,,建议对其分步实施,避免社会后遗症。目前的农村土地流转试点,土地经营权的入股即是明确农村土地经营权的一种重要的表现。
    
    他举例说,目前重庆一般一个家庭有四五亩土地,如果市场化一般价格都这20万左右,一个家庭变卖土地可获得100多万。这样无论在什么地方,这些失去土地的农民都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土地集约化经营是方向
    
    记者调查发现,在发达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中,农业发展模式各具特色,但是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即通过土地的兼并首先实现土地资源的规模化生产,然后在这样规模化生产的基础上应用现代农业技术完成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生产的组织也从单家独户的小农经济组织形式向着现代农业企业制度转变;接着是农村人口从分散的居住向着集中式的农村社区转变。
    
    蒲勇健教授则认为,土地的集约化经营是中国农业的未来方向,因为只有集约化经营才有效率和效益。但是实现土地集约化的道路却有多种选择。发达国家根据制度选择、非制度因素以及各国自然资源和生产要素的不同禀赋主要采取不同路径使农业生产结构和生产组织形式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化。
    
    蒲勇健称,土地集约化有三种方式,一是自然集约,依靠社会豪强的势力完成对土地资源的整合;二是国家集约,利用国家的强制力量上土地集约化经营;三是通过市场的方式进行集约。在中国古代社会,没有法治、没有人权的保护,所以土地的集约化经营只能通过暴力来完成,因此封建社会的改朝换代一般都伴随着土地的集中和土地的再分配过程。
    
    他认为,城乡统筹首先应该解决土地流转问题。国家开发银行也已经在重庆做过一些试点,开展一些半私有化的手段来解决土地的集约化经营的问题。但是还不彻底,作为中国城乡统筹试验区,重庆大可把土地私有化的步伐迈得更大。
    
    蒲勇健认为,私有化是工业革命的伟大创造,工业革命的一个发动机就是财产的私有化。私有(从产权意义)上讲,是近代文明的关键,是市场经济的根本。中国要真正走向成熟、完善的市场经济,土地的产权界定和私有是一个必然的历程。
    
    但是,在中国私有化一直都被贴上政治标签,不少政治人物也把土地作为政权的基础,因此土地制度往往被当做实现政治目的的手段。而政治家为了政治的目的又常常以牺牲社会经济为代价。
    
    所以中国的土地私有化成为相当敏感的话题。
    
    事实上,即使土地私有化,土地价格也未必就会大幅度上涨,房地产的开发成本也未必会提高。因为,一方面土地垄断被打破,开发商或者其他民营企业将有更多的获得土地的渠道;另一方面,土地私有化之后,土地供给量将会大大增加。
    
    “苦难的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土地私有化是中国根治“三农”问题的必由之路
  • 农办主任陈锡文:不会实行土地私有化
  • 中国土地私有化可否借鉴台湾经验
  • 长远看,中国土地私有化不可避免(图)
  • 学者:中国应考虑土地私有化
  • 安徽一份调查表明:多数农民不赞成土地私有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