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错误社会理论导致贪污腐败产生的必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最近中国共产党中央正式宣布,因确凿的贪污腐败事实,决定开除原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并移交司法部门追究刑责。事后的舆论普遍认为,这是显示了党中央“要将反腐行动进行到底”的苦心和决心,理应予以肯定和支持。不过因此也可以推论今天中国社会的腐败,已经到了何等普遍和严重的程度,迫使中央不得不考虑“出重拳”了! (博讯 boxun.com)

    
    按照中医理论,一个人要是生了病,一定是有其主、客观上的致病原因的。所以要想彻底治好病,首先就要设法找到致病的原因(如食物、气候、传染病流行和环境污染等),再予以“对症下药”,并进行综合治疗,才能获得稳定可靠的疗效而不再复发,这就是所谓的“根治”。而一般急功近利的庸医或江湖郎中,就只能采用“治标”之法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靠一些消炎止痛药、退烧针来取得暂时的效果,把病人打发掉了事。结果往往把小病治成大病,大病治成绝症,造成许多不应有的遗憾或悲伤。
    
    其实按照《新人类社会学》理论,可以将社会也等同于一个由社会人的个体为细胞,组成的巨“人”,而巨人也是要“生病”、甚至死亡(改朝换代)的。那么,贪污腐败就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社会“病”,而且“死亡率”很高。因为从历史上来看,几乎大多数朝代,都亡在这种“病”上,以至于被一些“庸医、江湖郎中”般的社会学者、专家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编造出一个所谓“历史周期率”的概念,把毛泽东都唬得一愣一愣的,只好推出一个所谓“新民主主义”来抵挡。结果又把黄炎培等著名读书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以为从此找到了破解“周期率”的良方,而调转过头来支持共产党打败国民党,赢得了政权。却没想到他们自己后来在“反右”中,又成了毛实践这个主义的右派“牺牲品”,摆上了历史的祭坛。直到今天这种“周期率”都还像梦魇般,在困扰着社会学者和上层领导,面对自己祖宗八代之前的社会、就不断染上过的致命“沉疴”,却仍然想把希望寄托在那几张无非是“退烧药、止痛针”之类、不见效的治标“老方子”上,预后可想而知,令人徒呼奈何!
    
    但是,如果以科学《认识论》和《新人类社会学》提供的立场、观点、方法,来认识、解释这个问题,那一切就都会迎刃而解了。因为这种“社会病”的病因,就是没有能够正确解压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从而能够用来正确认识和解释所有社会现象的本质,然后“对症下药”。也就是调动唯一可以约束、限制天性的人性。利用人性独有的羞耻心和自我控制能力,来规范、指导所有社会人的行为,尽可能达到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境界,从而保证社会进步过程中的稳定和和谐。却反而被会读书而不会用的读书人,出于自私的天性,以实用主义的态度来断章取义、各取所需,去为只代表少数精英统治集团的利益服务。长期胡批乱解下来,将其糟踏成一部集权谋、诡计、欺诈、狠毒之大成的“教唆全书”,在这样的“教科书”影响下,作为细胞存在的社会人,人人都会埋下诱发贪污腐败(贪婪天性的社会表现)的“潜伏基因”,一旦外部条件合适(当官或掌握某种可利用的权力),随时都可能迅速繁殖成“恶性肿瘤”,而历代所采用的反贪手段,就好比化学抗癌药物或者是外科手术,虽然可以暂时抑制癌细胞的发展,甚至拿掉已经长成的“肿瘤”(如枪毙郑筱萸、开除陈良宇之类)。但是却不能杀死或取走潜伏在每一个人头脑中的腐败“基因”。形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之势态,最后恶化、扩散到全身,导致不是被抗癌药(不当的反贪手段)杀死、就是被癌症杀死的结局,代之以另外一个新生、却已经带有遗传“(腐败)基因”的机体(就像国民党取代腐败的满清政府,或共产党取代腐败的国民党政府那样)。让“历史周期率”,反而成了一项可以忽悠“大众皇帝”、并为自己沽名钓誉的“知识产权”!
    
    可惜的是,当代中国人在面对这个社会“老毛病”时,重犯了一个“病急乱投医”似的错误,再一次上了“医托”的当,又请来了挂着“科学、民主”招牌、却在“挂羊头卖狗肉”的神汉、巫婆般江湖郎中。跟着他们绕着社会“病人”,念起了“科学”“民主”“法制”之类的“咒语”折腾了一气,最后非但不见好转,反而眼看着要“病入膏肓”。于是又有人像“义和团”般,开始迁怒起“科学”“民主”“法制”的本身来,把罪过推到无辜的名词概念身上,想重陷民族于历史不幸的轮回!
    
    其实真正的问题,不是“科学”“民主”“法制”之类的概念本身有错,而是我们(包括江湖郎中在内)非但至今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民主和民主社会”,更把建立在错误的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的西方社会理论——典型的“伪科学”,当成“科学”来迷信、盲从所导致的结果。
    
    要从逻辑上证明这一点并不困难:第一,事实已经证明,西方那套社会理论,就从来没有帮助中国社会真正有效地解决过、而又不产生“得不偿失”的任何问题(欢迎举例反驳);第二,迄今为止的西方社会自己,非但从来没有消除过贪污腐败现象,现在反而有日趋增加、严重的趋势,证明这种理论对解决这个贪污腐败的天性问题,就等同于要“以天性来反天性”,当然是完全无能为力的。甚至可以根据他们至今还在推崇的丛林法则,作一点科学的逻辑推论。那就是作为以“高等动物”自诩的他们,在能力的绝对值上,不可能具备中国人的水平。所以从负面的表现(如西方社会发生贪污腐败现象的质和量的严重性上),也只有在后面当“跟屁虫”的份,除非有人能证明猴子从事贪污腐败的能力,能让中国人都感到“自愧不如”!
    
    所以可以认为,中国社会的贪污腐败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甚至有日益泛滥、严重的趋势。完全是一种天性使然所导致。而历代统治者都因为没有找到这种“社会病”的病因,始终只能采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方案,用一些类似“消炎药、退烧针”之类的手段来收一时之效,而留下随时可能发作的病根。到了今天,我们居然还要跟西方错误的社会理论和价值观“接轨”,把自己也当成可以抛弃道德观和羞耻心约束,再按丛林法则、以中国文化所赋予的能力来竞争的“高等猴子”。根据“堕落”的自由落体般科学原理,要是中国人不让贪污腐败之类的“社会癌症”加速恶化,岂不反而有理由质疑中国文化是否真的“优秀”吗?
    
    现在病因找到了,“治疗方案”当然应该从解压缩后的中国文化中去探索(而且一定会找到),就看我们是不是要“讳疾忌医”、和敢不敢下决心彻底否定和摒弃西方绝对错误的社会理论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 潘一丁:大白兔奶糖之殇
  • 潘一丁:警惕,台湾将成为可以反复敲诈中国的“人质”!
  • 潘一丁:事实胜于雄辩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让国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的“特色”是什么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是重蹈毛时代的覆辙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使中国人由龙变虫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就是在忽悠民主
  • 潘一丁:敦请胡主席、温总理过问、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
  • 潘一丁:三月烟花凤凰游有感(图)
  • 潘一丁: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建造航母之争
  • 潘一丁:叶利钦的千秋功罪
  • 潘一丁: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 潘一丁: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 潘一丁:确保打工者的收入是最大的“物权”
  •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