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的“爱国”催眠术/吾从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冼岩在《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一文中,一反其貌似平实理性的常态,把“家国”说得神神叨叨,什么“‘家国’存在于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散而外发为‘沛乎塞苍冥’的浩然正气”,让人摸不透他到底要说什么。读到近文章末尾,作者自表心迹,说自己“唯一的预设与执着,是一种温和的爱国主义立场。”说了半天,什么“家国”,什么“信仰”,什么“散而外发为‘沛乎塞苍冥’的浩然正气”,不就是“爱国主义”吗?《家国是中国人的信仰》一文就是要把“爱国主义”捧到近乎宗教的吓人高度。这倒是一个发明创造。
     (博讯 boxun.com)

     不过,首先应该为“爱国主义”正名。“爱国主义”就是爱自己的国家,这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人(不只是中国人),无论贤愚,都普遍怀有的感情。“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就是热爱自己的国土、热爱自己的同胞、热爱自己的传统文化。
    
     “爱国主义”决不是“自己国家的就一切都好”,这是狭隘的沙文主义,“爱国主义”更不能等同于爱某一个政府、某一个政党、某一个领导人,那是愚忠的奴才思想。-- 这些都是常识;可惜数千年的封建皇权和半个多世纪的一党专政的极权统治,使不少中国人不大清楚这些常识。官方教育极力混淆国家与政府这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更加荒唐的是把政党和国家等同起来,甚至把政党的领导人和国家等同起来。因此在中国,反党,就是反政府,反政府就是颠覆国家;外国人对毛泽东不敬,就是反华。这样的错误认识经常发生,只能说明中国目前的政治文化离开现代化差距仍大,中国的现行政治制度还是野蛮落后的。
    
     基于爱国主义的情怀,对政府、政党、领导人的态度只能取决于他们对国土、同胞、传统文化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那些破坏国土环境、残害本国同胞、糟蹋传统文化的政府、政党、领导人必定遭到真正爱国者的唾弃。而且,真正爱国的仁人志士,必须不懈奋斗,以推翻这样的政府,诛杀这样的领导人。这也是天经地义,连两千年五百前的原始孔孟之道,都不反对这个道理。而今天中国的当权者敢于宣扬这些道理吗?我看不敢。因为他们骨子里是封建独裁者,是他们大肆颂扬的“秦始皇帝”、“汉武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的传人 -- 尽管当今穿的是西装,挂的是“共和国”、“共产党”的招牌。
    
     在今天的中国,要高扬“爱国主义”,必定先要把这些道理讲透。舍此而提倡“爱国主义” ,只能是为 “前现代”的政治文化张目,为落后野蛮的政治制度苟延残喘效力。
    
     现在冼岩竟把“爱国主义” 捧成玄虚的形而上的“信仰”,与宗教等同,实在是荒谬之至!正如前述,“爱国主义”是一种人类普遍的感情,但并不是极其崇高的感情,与现代人类社会进步思想(包括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所追求的“平等、自由、博爱”不可同日而语。人类的终极理想是实行大同世界,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马克思主义、孔孟之道都以此为号召。而从“部落主义”(tribalism) 扩大而来的“爱国主义”根本不可能通向大同世界。事实上,人类历史上的伟大思想家都不怎么推崇“爱国主义”。无产阶级革命家鼓吹的是“工人无祖国”,哪有什么“爱国主义”的位置?在二十世纪二十、三十年代世界各国共产党(尤以中共为模范)都以维护苏联的利益为己任,哪怕当卖国贼儿皇帝。
    
     历史上倒是有这么一条铁律:凡是残害人民,以致民怨沸腾的反动政权,必定高唱“爱国主义”。这是因为其统治的道义、法理正当性已丧失殆尽,已毫无理念道理可言,唯有借助 “爱国主义”来煽情,来维系其摇摇欲坠的统治。也正因为此,英国十八世纪的大文豪塞缪尔•约翰逊(1709-1784)就说,“爱国主义是恶棍们最后的庇护所。”想不到此言对今天的中共竟是量体裁衣。
    
     把“爱国主义” 捧成 “信仰”又极其危险,因为盲目狂热的 “爱国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动员民众的基础,德国法西斯、日本军国主义莫不如此,最后又是怎样下场,就不用多说了。今天的中国难道要重蹈覆辙吗?
    
     不过,今天的中国人也不再那么天真好骗了。冼岩的文章里提到20世纪建国之初万千华侨的回归,“ ‘家国’二字,对海外游子具有磁盘吸铁屑一样的巨大引力,尽管当时的祖国既穷且陋。” 重提往事,确实是有教育意义的。可惜冼岩没有再往下讲:这万千华侨投入中共怀抱后,遭受了怎样的折磨?多少人因“历史问题”、“海外关系”,而被歧视侮辱?多少人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多少人在文革中被揪被斗?多少人家破人亡?惨痛的“家国”经历,使多少人仰天长啸,发出“我爱祖国,祖国爱我吗”的质疑?今天在西方国家的几十万中国留学生,有几个还会像铁屑被磁盘吸引那样回国,尽管今天的京沪穗深既富又亮丽?“海龟”们在回国前谁不铢两必究,打不尽的小算盘。众多的中国人从热情的爱国者,到庸碌的市侩,中共真是作孽啊!
    
     时至今日,冼岩竟然还把“爱国主义”提升到宗教信仰的高度,企图对中国人施行“爱国主义”的催眠术 -- 足见其黔驴技穷而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