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自由的最高境界--七十感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2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中国古代伟大的学者孔子,对一个人成长经历的过程,有一个阶段性概括,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 ,不逾矩』。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个非常高明而准确、并有普遍代表性(特殊的天才类人物当然例外)、更被科学地压缩了的概括。虽然因为社会随着时代的演进,整体全面知识的不断丰富、更新,并积累、增加,价值观也在不断变化。再加上医学科学的进步和物质生活条件的改善,人类的发育、成熟年龄提前,而寿命更会延长。所以年龄段的坐标可能要向前、后两个方向扩展、延伸。但是每个时段代表的内涵和阶段变化特征的整体规律,还是和孔子所总结归纳的结论,保持大致相似的一致,完全可以作为规划、设计、普及社会教育时的参考准则。他本人也理应当之无愧地、成为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杰出代表之一!
    
    可惜这个概括,被后来中国那些“会读书而不会用”的读书人,不求甚解地、以实用主义方式来断章取义,各取所需。完全失去“提纲挈领”的作用,最后被糟踏成“插科打诨”的佐料,或者用作讥笑文化保守落后的把柄。其实这句话解压缩后,可以解释为:
    
    一个人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属于学习、体验各种必要(包括道德修养等)的基础社会生活知识、和掌握基本社会生存能力的实习阶段。在经过这段培训后,就能正式进入社会,开始自主参加各种财富的创造,成为可以对社会有所贡献(大小不论),或者起码对社会无害的合格社会人(而不会像文革年代那样,被利用来“打砸抢”,当破坏社会的急先锋);
    
    一般在四十岁的年龄段,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社会经验或阅历,具备了独立认识、判断和处理周遭相关各种问题、现象的能力,应该不会再有太多的迷惘、困惑,处于自己人生最佳(出成果)的黄金时段;
    
    到了五十岁后,在对自己前一阶段具体的人生过程,或成功经验或失败教训的检讨、总结的基础上,结合主客观的需要和可能,对自己未来的走向、目标,会加以重新检讨、规划、修改和最后确定。说通俗一点,就是已经真正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可以干什么样的活?”,不会再轻易“这山望那山高”地见异思迁了;
    
    进入六十岁以后,在自己的生活半径之内,已经算得上“见多识广”,当初那种“初生牛犊”般的棱角,也磨得差不多圆滑了。再通过过去大量“吃一堑长一智”的社会生活实践,练成了“处变不惊”的功力。所以除了少数有特权(大到国家、政府、黑社会,小到家庭内部)者外,一般都能接受或容忍哪怕是自己不以为然的意见或言论(所谓的“世故”或“老奸巨滑”是也);
    
    过了七十岁,人生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官 (围棋术语,指人生开始走向结束)”阶段。由于一生都在社会中实践、磨炼下来,理应具备正确的法制观和是非道德的判断水平,可以靠“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自我控制能力,来便宜行事了。
    
    当笔者已经经历了七十年春秋,即将进入另外一个标志性的年龄段时。再回过头来审视这一辈子已经走过的道路,发现自己全部生命轨迹,竟然完全符合孔子对一个普通人成长所作的描述:从一个浑浑噩噩、狗屁不通的小儿,先过着任家庭和学校教育(包括同学集体和课外读物)影响、摆布的快乐日子,在朦胧而似懂非懂的状态下逐步成长,完成了全部必要的基础知识和生活技能的实习。甚至连大学都没有考取,就直接进入社会,踏上工作岗位。结果就凭这点“能耐”,毫无遗憾、甚至倍感自豪地渡过包括“大跃进”和“文革”年代在内的“而立”和“不惑”之年。更在五十岁以后,对自己前半生的全部所作所为,进行了总结和检讨。根据“知己知彼”和“扬长避短”策略的考量,毅然决定改行。从此放弃自小爱好、却受限于专业理论基础水平不高的无线电电子技术。开始将全部精力转到社会科学领域,以自己数十年广泛基层实践经验中、所积累的“第一桶金”为资本,只身去到一个陌生的西方社会中,亲身实践、尝试,体验。感受到另外一种人生体味,同时以实践中逐步形成的科学《认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开始从事人和人类社会的理论研究和探讨。终于提出了确信必将取代西方错误社会理论的《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取得可以被认为“没有辜负天命”的一点结果。
    
    但是,如果说跟孔子归纳的这个“规律”,有什么明显偏离或例外的话 。那就是“耳顺之年偏不(耳)顺”,甚至是越听耳越不顺,跟老夫子的叙述相对照,整个一“背道而驰”!
    
    不过这不能归咎于孔子的偏差(不能要求已经去世两千五百多年的他,也要“与时俱进”)。因为作为绝对由中国文化加工出来的笔者,明明看到人类早已经走出丛林、脱离了“动物世界”,又进入人造的“社会”生活的事实。所以对那些受西方社会理论影响,而认为自己是“高等动物”、更坚持嚷嚷要在人类社会,奉行“丛林法则”的言论(包括要求绝对的“自由”)当然完全不以为然。听在耳里,简直就像是“狼言猴语”,根本就“顺”不起来。以至于在那一阶段,当时已经通过平面媒体和网路论坛上,公开发表过数百篇批评文字,企图用“以理服人(但不能以理服猴、以理服狼)”的方式,来唤醒人类社会的良知,起来勇敢地正视现实,一起面对被“高等动物”糟蹋到惨不忍睹的东、西方社会现状,设法找到“病根”,并呼吁通过只有人才能进行的“精神战争”,来区别出靠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指导行事的“高等动物”,并争取他们的反戈一击。最后一起来“拨乱反正”,补上被达尔文因无知而忽略掉的、一个最不能忽略的阶段--从高等动物进化到人的阶段。全面完成全体人类脱离“高等动物”的阶段性进化 (天下大同是也),开始向真正人类(绝不是高等动物)“文明”进军的征程,最后迈向“天人合一”的终极目标。
    
    如果不是因为“当局者迷”的话,我们完全应该知道,这不仅不是什么诗情画意般、美好的臆想或乌托邦式叙述,而是绝对经得起推敲质疑的、只有以解压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为基础,才能作得出的真正科学而理性的描述(否则只能利用高科技的“物质文明”和金钱,去拍一些诸如“变形金刚”、“星球大战”、“哈利波特”、或“明天”之类、似是而非的无厘头电影,来自己忽悠自己了),绝对符合对人类未来,在“正确和错误、希望和末日”之间,进行“非此即彼”选择时,要做的逻辑判断!
    
    为了证明“所言不虚”,就被错误到连什么是“人权”都不知道的西方社会理论 ,要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人权”,更被西方著名诗人故作矫情地,说成是比生命或爱情还要“值钱(没有亵渎爱情的意思,因为原诗中就有“爱情价更高”之说)”似的“自由”为例,来证明他们还压根儿不懂人类“自由”的本质真谛,反而追求起动物世界中,天性“自由”的表象来。不信请看:
    
    首先,认真看一下中国人正在嚷嚷着要争取、更被西方社会一向引以自豪的所谓“言论自由”的具体表现(比如色情杂志“花花公子”在美国打的那场著名言论官司,以及台湾、大陆的性教授们鼓吹的“性革命”言论)。不难发现,其实本质上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并无区别,都只不过是追求“想说什么说什么”的、以“口”而不是以“言”为偏旁的绝对自由,目的更是赤裸裸地要向动物世界的行为靠拢。证明他们从祖师爷达尔文开始,就不知道人类当年,之所以能够靠集体分工合作,才得以走出丛林,建成并进入自己绝对人造的社会生活,才能开始有了物质文明的享受。其原因就是接受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以主动放弃、牺牲一部分动物般的“自由”(比如对不是自己配偶的异性,像发情的公鸡或老母猪那样,随便咕噜说“我想跟你做爱”的自由)为条件的和谐前提下,才能一起靠合作(而不是靠竞争)来完成的。而现在这样重新追求起祖先早已经有条件自愿放弃的“自由”,就是一种对大自然“过河拆桥”式的“违约”,而一定会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现在已经开始了)。除非人类已经决定像童话 《金手指》中的“迈得斯王”『愿意为了恢复爱女的生命,放弃点石成金的能力 』那样。重新回到动物世界中去生活,否则结果只有一个事与愿违!
    
    
    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实行过西方社会中的那种“言论自由”的深层原因。因为不仅那种文化一向就没有把“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的“想说什么说什么”当成“言论”,反而立下一些“非礼勿…”之类的规矩,来约束社会人的言行(虽然具体内容,有矫枉过正的可能)。而且那些后来可能成为领袖之类的人,除了将西方式“言论自由”临时拿过来充当破坏、打击对手的“一次性武器”(如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大字报、大批判、大辩论,或后来出现的所谓“西单民主墙”)外,就从来没有打算坚持到底过。足以证明迄今为止,人类中的绝大多数,还根本不懂“民主”的真谛,更不知道那种真正、绝对的“言论自由”,乃是建构真正(不是假冒伪劣)民主社会的两个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详细阐述,请浏览拙文《构建真正民主社会的两要素》http://www.newmilestone.org/06/czl61224.html)!
    
    其实,只要略有一点头脑和思维能力的人,就应该明白,法制的本质和法律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行为上绝对“自由”的否定和反动,道理也是再清楚明白不过的了。因为人类在客观上,已经从无限的自然生态环境系统中,进入了有限的人造“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每一个人的行为举动,都必然地要影响到周边的人。所以即使在真正的民主社会里,理论上每一个社会人能够拥有的“自由”,最多只不过是全部动物般自由的“最大公约数”而已。任何想扩大个人自由的企图,都是对其他人自由的侵犯。所以除了在当前所有这些形形色色、假冒伪劣的“民主社会”中,还有可能通过钱、权、势之类不公平的卑劣手段,来换取可以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外,在真正的“民主社会”中,这个“最大公约数”,应该就是设身处地的“非礼(不符合法律或道德规范的)勿行”以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般的自我设限,而没有例外。任何想追求更多行为自由的企图,都只不过是天性导致的“返祖现象”而已。结果只能事与愿违地,产生对世界和平和社会和谐的破坏(就像当前的世界那样)。所以可以断言,在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中,一味鼓吹对无限“自由”的追求、向往,才是不折不扣的典型“乌托邦”。人类自我忽悠、折腾了上千年,最后一定会发现,我们能够争取达到的自由“最高境界”,原来就是孔子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也就是说只能在道德和法律(规矩)许可的范围之内,尽情来享受那份属于自己的自由 。而把永不满足的欲望或野心,用来去开发那只属于人类的“精神处女地”。在精神丛林中,按照丛林法则,去打一场只有人类才有资格和能力打的“精神战争”,在先搞清楚“什么是人”以及“人和高等动物的区别”的基础上“修成正果”。最终才能得到那只包括“尊严、平等和精神自由”在内的、真正神圣和无比崇高的人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面说自己是“高等动物”的同时,却嚷嚷着要去争取什么莫名其妙的“人”权。从客观本质上看,其实不过是一付“猴子抢帽戴”的滑稽嘴脸和行为而已!
    
    这正是无意中按照孔子揭示的规律生活了一辈子、并已经即将过七十大寿的自己,还是以愉悦、期盼的心情,跃跃欲试地要去迎接、并准备身体力行地享受真正“自由新生活”的原因和动力。故以此文自贺,并自勉之! 潘一丁 2007年8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大白兔奶糖之殇
  • 潘一丁:警惕,台湾将成为可以反复敲诈中国的“人质”!
  • 潘一丁:事实胜于雄辩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让国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的“特色”是什么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是重蹈毛时代的覆辙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使中国人由龙变虫
  • 潘一丁:屏蔽真正的言论就是在忽悠民主
  • 潘一丁:敦请胡主席、温总理过问、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
  • 潘一丁:三月烟花凤凰游有感(图)
  • 潘一丁: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建造航母之争
  • 潘一丁:叶利钦的千秋功罪
  • 潘一丁: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 潘一丁: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 潘一丁:确保打工者的收入是最大的“物权”
  •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 潘一丁: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