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达功:要奥运更要人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2日 转载)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一、奥运普世价值观与人权普世价值观
     (博讯 boxun.com)

    能够争取到举办奥运会的国家,人民是兴高采烈的,国家是光彩照人的,政府是荣光自豪的,这是为什么?
    
    如果仅仅从狭义的角度来说,似乎奥运会就是人类世界的体育大盛会。其实,奥林匹克精神体现了人类一种普世价值观,这样看来,当然就不仅仅是一场体育盛会了。
    
    历史上人类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国家与国家的战争,国家集团与国家集团的战争、宗教战争,侵略与反侵略战争、征服与反征服战争。人类社会存在着巨大的矛盾和利益冲突,文明价值观的不同,通过战争行为解决政治问题,战争总是难免的,但战争却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于是,人类在寻求共同价值观。
    
    奥运会虽然是体育盛会,但她却是把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种族、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宗教信仰者,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聚集在一起,一场体育盛会,把全世界所有角落的人群的目光都吸引在一处。身处这个盛会中,人们忘却了彼此的不同,一切遵循体育比赛规则,在这个规则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强权,没有区别,这就是一种普世价值观所起的作用。
    
    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并不仅仅是奥运会,但我相信一切也许就是从这里开始。多少年来,人类就在制定全世界的贸易规则,贸易的全球化,就是国家与国家之间、企业集团之间,不同经济体之间要遵守一种共同的贸易准则,这就是普世价值观。
    
    体育的普世价值,贸易的普世价值,前者早已被人类社会认可,后者也基本上被认可。
    
    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普世价值观,那就是人权价值观。人权的普世价值,是人类社会文明展现的最崇高的价值观。人权价值观的普遍接受,阻力来自于专制制度,来自于专制保守的意识形态,目前世界上主要表现为共产专制和中东一些伊斯兰王朝专制。苏东的变革,已经大部摧毁了共产专制制度,人权价值观被普遍承认,中国、朝鲜、越南、古巴等残余的共产专制国家负隅顽抗,但其发展趋势也难免沦陷,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体育和贸易的普世价值无不浸透着人权普世价值观。奥运会的宗旨并不仅仅是要促进体育项目的发展,正如奥林匹克宪章所指出: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 总部设在法国首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发言人杰夫。朱里亚(Jef Julliard)指出,奥运会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促进国际间体育运动的发展,促进各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无疑是奥运会从古到今的一个主要宗旨。
    
    二、奥运会前中共当局的人权秀
    
    奥运会历史上最耻辱的一次就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这次奥运会,希特勒在全世界面前做秀,将其美化成一个和平天使,之后不久就发动了世界大战。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联入侵阿富汗,遭到了美国和西欧国家的抵制;作为报复,苏联和东欧集团抵制了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谁说奥运会不涉及政治呢,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于中共当局,其政治意义在于宣传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宣传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繁荣昌盛”;对于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来说,北京奥运会是传播奥运精神,传播人权价值观的大好时机。
    
    中共当局曾经向国家社会承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中共当局不得不在2004年将一直避讳的尊重“人权”话题写入宪法。去年11月17日,中共办了掌权五十七年来的第一次大型人权展,去年12月1日颁布开放外国媒体在中国采访的国务院令,前不久中共多家喉舌发表了胡锦涛的智囊俞可平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人权秀”、“新闻自由秀”、“民主秀”接踵而来。尽管做秀毕竟是做秀,事实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还是让人眼花缭乱。不管怎样,外国人看中国感觉那是大有“进步”。正如鲍彤先生接受了路透社记者的采访,这可是破天荒第一遭,如果没有胡温政府做秀,鲍彤哪能接受外国记者的面对面采访?鲍彤对记者说,能够直接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是中国的一项进步。他认为,即使是北京为了奥运会而采取的短暂改善也应该算是好事,并希望将来外国记者可以在中国进行自由采访。
    
    胡温政府的做秀来源于奥运会——这个世界大盛会的压力。事实上,既然在体育运动世界中,人类有共同的体育准则和价值观,那么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活动的和谐,也同样应该建立在共同的准则和价值观上。经济交往中,中国已经加入WTO,承认市场经济和国际市场一体化;政治上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也是普世性的人类价值观。在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历史潮流面前,胡温政权也不得作做秀了。
    
    三、奥运会前中共当局却加紧镇压异议人士和维权者
    
    2001年7月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全国一片欢呼。当时我们也幻想借助奥运会促进当局改善人权状况,促进民主政治改革。但许多年过去了,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没有得到真正改善,当局除了做秀之外,侵犯人权的事件屡屡发生,更多的记者、作家和维权者被投入监狱。1984年,我与张裕合写的《中国关押作家世界之冠》一文刊登在香港《开放》杂志上,并获得第十届人权新闻奖,文中曾列出的因言治罪者名单有60多位,并且还在陆续增加中。如师涛、郑贻春、杨天水、张林、严正学等,而因上访维权、土地维权、反污染维权、反强迫拆迁维权、宗教维权等等被捕入狱者数不胜数。
    
    许多异议作家、学者和维权者人权状况很糟糕,他们遭到当局的不断骚扰和拘押。窃听、跟踪、传讯、恐吓、限制人身自由,其手段极其恶劣。如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长期被软禁在家里;如居住在上海的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小乔(李剑虹)经常被公安人员传讯和拘押,反强迫拆迁的马亚莲女士更是被劳教;居住在山东青岛的李建强(刘路)律师因为异议人士做辩护律师,现在已经中止了律师资格;从海外回国开会、探亲、访友的陈迈平、康正果、孟浪、巫一毛等作家、学者,分别被中共的国安、公安人员约谈、盯梢、骚扰甚至恐吓。
    
    2007年1月,上海访民段惠民被警察殴打致死;2007年7月1日,上海上访维权人士陈小明由于被长期关押,疾病得不到及时治疗而去世……。最近披露的山西黑砖窑事件,更暴露了中国长期存在的奴工、童工普遍现象。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仅很糟,而且是血淋淋的。
    
    中国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清楚,中国当局清楚,国际人权组织也清楚。记者无国界、大赦国际、保护记者协会、国际人权联盟和世界反酷刑等组织都在积极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记者无国界(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六月二十八日启动了“北京2008”手铐奥运行动,将在未来一年内在全世界展示由五个手铐形成的象征奥运会徽的图像。该组织同时致函奥会主席罗格(Jacques Rogge)吁请世界奥会要求北京尊重奥运会的基本精神,并履行在争取主办2008年奥运时改进人权的承诺。记者无国界强调,他们的行动不是为了干扰奥林匹克比赛,相反地他们是要提醒人们特别是世界奥会,奥林匹克宪章中说的:“(运动)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任何一个运动员及体育爱好者都有权力及义务维护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创会精神。
    
    中国的人权状况需要全世界注目,促使中国改善人权。对于国际社会的关注,中共当局是否有所反应,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四、要奥运更要人权
    
    最近,上海访民和黑龙江维权农民发起“要人权不要奥运”。我的理解是,维权者是要人们关注他们的人权状况,谴责当局的侵权行为,促使当局解决实际问题。如果人权与奥运是对立的,让我选择,当然选择人权。人权高于一切,当然高于奥运。
    
    中国闭关锁国数千年,中华民族被专制者圈在一个圈内,与世隔绝,历代皇帝甚至限制渔民出海,更不用说远航了,即便历史上少有的郑和下西洋,那也不过是宣扬中华皇帝威权。毛泽东时代依然与世隔绝,奥运会在中国举办想都不敢想。如今,奥运会来了,这是中华民族的荣耀,也是中外交流的大好机会。让隔绝一去不返,让中国融于世界,最终成为文明、民主、自由的国度。
    
    我的观点是,奥运与人权不是对立的,要奥运更要人权。如果奥运没有在中国举行,难道我们就不要争取人权了吗?人权的普世价值观是专制制度下的中国人民始终追求的目标,奥运会是世界人民的盛会,更是人权普世价值观传播的大好机会。中共当局镇压异议人士和维权者的行径,已经暴露在全世界面前,而且还将在明年的奥运会期间继续暴露。各国的运动员、记者和观众必将大批涌入奥运会赛场,但同时也会涌入北京等城市,这必然给中共当局带来压力。尤其是,群体事件在奥运会期间不会停止,当局的镇压和迫害也不会在奥运会期间停止。
    
    有许多人担心北京奥运会之后,当局会“秋后算账”,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行更严厉镇压,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这也说明,奥运会迫使当局必须做秀,在人权迫害上多少也会有所收敛。我所期待的是,奥运会能否教育中共,能否通过奥运会契机启动政治改革。1987年,韩国600万民众利用汉城奥运会的契机,走上街头,要求政治改革,他们成功了。韩国政府不得不与反对派合作,进行修宪等政治改革,加快和实现了民主化。中国的奥运会也是一个契机,虽然不能幻想发生与韩国同样的政治变革,但至少对中共当局实行的专制制度是一个打击,也许会真的促使当局发生政治变化。
    
    2007年7月25日
    
    (原载《人与人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宁:新西兰重拳打击中共恶劣人权进口(图)
  • 王宁:新西兰惠灵顿7月19日重大抗击反人权恶行出口(图)
  • 退出人权论坛的声明/陶君
  • 上海人民急切呼吁:要人权不要奥运!!!
  •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谈起
  • 陈维健:“不要奥运要人权”农民的心声
  • 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中共借计划生育为名,普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行! /安均
  •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 孙文广: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
  • 致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监督委员会/洪玲玲
  • 上海市杨浦区监视、跟踪、控制91号地块(小木桥南块)被非法行政强迁居民!侵犯公民的人权
  • 中国为何对美国人权报告如此过敏/杨柳
  • 孙文广: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
  • 贵州陈世杰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中共领导人权威缘何一代不如一代?
  • 我对日本的期望:以人权外交推进亚洲的民主与和平
  • 刘晓竹:在人权与物权之间
  •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贺伟华
  • 民权与人权、民间群体抗争与民主之辩证/贺伟华
  • 贵阳众被强拆户进京上访遭关押 今寻联合国人权官员(图)
  • 人权组织称奥运前中国人权未改善
  • 屠城杀戮促进落实人权保障 “八九、六四又要重演”
  • 自由亚洲:中国民众支持人权圣火
  • 中国拒绝蒋彦永赴美领取人权奖
  • 全国维权抗暴连线: 将全程参加人权圣火的传递
  • 贺伟华:2007年6月份中国民权、人权相关群体事件回顾
  • 北京12名人权活动人士被非法软禁/中国人权论坛快讯
  • 国际人权行动简讯 2007年5 月、 6月合刊
  • 获两项国际人权奖,高智晟:中国必须和平改变
  • 胡锦涛愿意听他国家有关中国人权的对话
  • 曾金燕姚立法被截 无法赴欧洲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
  • 人权观察批中国政府强行迁移牧民(图)
  • 黑龙江失地农民打出“不要奥运要人权”的口号数千人真实签名(图)
  • 人权观察批中国食言仍限记者采访
  • 北京市党代会正在召开 又有访民要求人权被抓(图)
  • “维权网”关于中国政府06年落实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情况的民间报告
  • 中国正告加拿大:玉山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反恐问题(图)
  • “公民维权网”报告指责中国人权状况恶化
  • 严惩凶手,还我人权、产权——秀进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黄秀进
  •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 纪检干部丁怀书再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残疾人付继修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书
  • 毕节市聂光华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呼吁书
  • 呈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呼吁中国的司法部门切实履行职责/罗明理
  •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千古奇闻,自己的财产不自主,人权在哪里?法治在哪里?/刘桐林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 加拿大安省人权委员会:判渥太华“老年会”歧视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强烈抗议黑社会化暴力迫害人权卫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人权灾难中的师涛、姚福信和肖云良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拥着海的岸:九天九夜 (在人权最好时期被收容侮辱的经历)
  • 老笨牛:打一场维护普通中国人基本人权的人民战争!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 人权被践踏:最後的诀别 -- 悼念父亲
  • 从洛阳轴承厂女工的待遇,看中国的人权现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