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所谓“举毛、用邓、批江、促X”八字方针的质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6日 来稿)
    
    康模兄:你好!
     (博讯 boxun.com)

    来信收到。你说现在北京有些人提出:“举毛、用邓、批江、促X”八个字,似乎是要为反修斗争定个指导方针。你想听听我对这个问题的意见。
    
    这八个字的提出,我并不感到意外。早在十六大召开的前后,有些好心人就已是这样地进行“反修”斗争了。只是没有明确提出这八个字罢了。现在明确提出来了,可能是他们觉得到了需要提出的时机。可惜的是,他们还没有正正堂堂地把“举毛”与“用邓”、“用邓”与“批江”、“批江”与“促X”并举的根据和理由讲清楚。我们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看法说些意见。
    
    首先,是关于“举毛”。主要是要看举什么。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克思科学共产主义者,他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一生。他在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革命时代,在领导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与巩固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的斗争中,在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与无产阶级爱国主义、反对以美帝为首的国际反动派的斗争中,在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理论和具体实践相结合,反对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的斗争中,捍卫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特别是它的核心——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把这个理论发展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形成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当之无愧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三个里程碑。菲律宾、秘鲁、尼泊尔等毛派共产党把它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并称为马列毛主义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是正确的。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不可能胜利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社会主义社会;而不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或进行的不彻底,无产阶级政权就不能巩固,建成了的社会主义社会还要失败,资本主义还会复辟。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正确己为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变修、国变色的惨痛的历史事实所证明了。
    
    这就是历史上的真实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也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要举的毛。
    
    对于这样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资产阶级及其仆从们,恨得要命,怕得要死。党内走资派头子邓小平在毛主席逝世后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重新上台,第一砲就是“拨乱反正”,要把无产阶级专政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全部颠倒过来,翻个个儿。但是由于毛主席在广大无产阶级及其它被剥削劳动群众中有无比崇高的威信,广大群众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有极其深厚的阶级感情,邓小平一伙不敢像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那样,全面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他们害怕那样做会激起广大工农劳动群众的反对,招来“翻船”的危险。邓小平在通过《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后说了一段话,大意是说:刚通过的这个决议,肯定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有些同志是不同意的,但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全面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我承受不了赫鲁晓夫做了秘密报告后“那样大的压力”。这个问题,也许要等二十年以后,才能彻底解决。这就是说,他不是不想全面否定,而是不敢。只好留到二十年以后,同时代的人都老死得差不多了再来解决。在这种情况下,他就采取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方法,一方面割断毛主席的全部历史,肯定他在1957年以前的历史,即他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创建新中国和基本完成生产资料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否定这以后的历史;特别是要“彻底否定”他们最怕最怕的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这个理论的实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就把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变成不但对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无害,而且可以作他们披着共产党外衣,挂着社会主义招牌的幌子,达到他们既可当婊子,又可立牌坊的愿望。现在,有些人把“举毛”和“用邓”并列,所“举”的毛,只能是被邓小平一伙阉割了核心,磨灭了革命锋芒的“毛”。无产阶级革命派必须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坚决捍卫历史上的真实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反对走资派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的修正。
    
    其次,关于“用邓”。邓小平自从重新上台,自封为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之日起,就进行“拨乱反正”,彻底否定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积极推行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变无产阶级专政政权为资产阶级(党内走资派)专政政权,熄灭广大工农群众捍卫自身权益、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阶级斗争;放任高干子女和各级党政机关“下海”经商,使官僚资产阶级迅速扩大;强迫解散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把广大农民抛回小农经济风雨飘摇的深渊;改变全体劳动人民社会主义公有的企业领导制度,摒弃“鞍钢宪法”;公开宣称以“公有制为主体,各种所有制为补充”“不问姓资姓社”的“发展是硬道理”;有意混淆社会主义社会联结两种公有制经济的商品生产同市场经济的区别,提出社会主义社会要搞以市场为资源配置的基础和劳动力商品市场等等,为全面复辟资本主义设计了蓝图,铺平了道路。当然,他的这些复辟资本主义的做法,都是在共产党的外衣下和“特色社会主义”的招牌下,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他在复辟资本主义过程中,不能不说些“好听的话”。但是说的归说的,做的归做的。有的话说了不做,有的事做了不说。言行不一是他复辟资本主义的方法论的特点。他提出“四个坚持”,但是他实际做的都是相反的;他说过,如果按照他的修正主义路线去做,产生了两极分化,出现了资产阶级,那就是“走上邪路了”。可是他自己的子女和其它高干子女因为“官倒”发了财,群众起来要求反“官倒”,他却借口镇压和走资派争夺政权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把群众也镇压下去了。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私有化己经“迅猛发展”,资产阶级一批批出现,他却还在说“不会产生”。其实在他上台伊始,他就在一个讲话提纲上写着“搞一段资本主义”。当时他口头没有说出来,提纲上的字也没有删去。这显然是有意不说,但要各级去做。如果还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那末一个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人,对于这样的邓怎么能够“用”呢?“用”这样的“邓”必然只能举被邓阉割、修正了的“毛”。这样的“举”和“用”究竟对反修斗争会起什么作用?!
    
    再次,关于“批江”。江在中国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罪恶深重,当然必须大力批判。他提出“重新认识资本主义”为在中国公开发展资本主义制造理论依据;他把邓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做补充”,推进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把邓“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发展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时提出“抓大放小”、“国退民进”、“股份制也是公有制”等一系列措施,使资产阶级私有制经济沿着邓小平设计的蓝图和铺平的道路,大幅度地向前发展了,占了GDP的大部份;其余部分中所谓“国有”经济,也早已不是全体劳动人民所有的,而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公有物;他把邓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为“资本家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可以入党”,并把这个观点同邓的阶级斗争熄火论、唯生产力论和富裕论相结合,提出名为“三个代表”的全民党思想,为党的公开变修制造理论根据;他把邓的媚美崇美,背叛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歪曲和平共处外交路线发展为彻头彻尾的对以美帝为首的国际反动势力投降路线,丢尽国格。但是提出八个字的同志们的“批江”,却不批他的“重新认识资本主义”,只着重批他在经济领域里大搞私有化的具体问题,不批他在政治思想领域里的问题;批私有化具体问题,却不但不批反而赞同他的“公有制为主休、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论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把江的复辟资本主义整套路线,分成要批的和赞成的两半。这是不是因为后两条都是直接来源于邓的意见,是属于要‘用”而不是批的范围?!其实,如上所述,江的修正主义思想和实践与邓的修正主义思想和实践又有什么原则的区别呢?
    
    最后,关于“促X”。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X可能和修正主义决裂的迹象,也没有看到有人提出可能促他左转的根据与理由。我只能根据一些公开的情况来推测。第一个可能的根据是江X两个集团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公开在政治问题上显露出来的,只是2005年6月和7月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和上海《解放日报》社的《报刊文摘报》两次同日发表相同的指责X 2月19日在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所作的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报告,这个报告是对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有关构建和谐社会部分的阐释。在第一次指责文章刊出后,中央各大报刊立即公布了X在2月19日报告的全文,作为回答。于是又招来了第二次指责。两次指责,口气很大,用辞尖锐,指责报告在总目标问题上离开了江在十六大报告中所说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个总目标去构建和谐社会”,“颠倒二者的主从关系”;在分配问题上,违背了江的着重效率的政策,“片面强调公平”,“过多地讲了一些会吊高胃口的群众生活问题”,然后结论是“这些都是对计划经济时代以平均主义为特点的社会和谐抱有缕缕思恋”,是“需要警惕和防止的往回看”。这样,到了五中全会,构建和谐社会就压缩成只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一项重要任务”,矛盾暂时以X方的退让而缓和了。其实,“构建和谐社会”的提出,不过是为了缓解当前国内尖锐的阶级斗争形势,稳定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其中讲到群众生活问题,不过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哪里有丝毫“往回看”的“很危险”的影子!?
    
    这些指责都不过是夸大其辞的藉口。真正原因是因为X竟敢挑战江的权威,提出构建和谐社会,挤掉江的“奔小康”,甚至把“构建和谐社会”也和“三个代表”一样说成是“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和江平起平坐。事实上近两年来,在全党大张旗鼓地开展以实践“三个代表”为内容的活动,就足以证明他们的矛盾是官僚资产阶级,修正主义领导集团内部两派争权夺利的矛盾而非政治原则的分岐。矛盾的主导方面在江一方。江认为X非他派系的人,但又是邓生前指定的江的接班人,既不满意,又无可奈何。十六大后,X已上台,江还是不愿让X和自己平起平坐,还要霸住军委主席不让位,不让X称“核心”、“领袖”、“为首”,经常给些为难。X基本是采取忍让态度。但这次关于构建和谐社会的争论,由于事关官僚资产阶级统治巩固的根本利益和十七大时他本人的利益问题,X就采取先退让,后反击,先捧后打,留有余地的策略。先出《文集》,以中央名义召开学习《文集》的动员会,亲自做动员报告,把《文集》特别是“三个代表”吹捧到令人肉麻的地步,还投其所好地发给江数目惊人的巨额稿费;然后抓住陈案,敲山震虎,终于赢得六中全会通过专门决定,把构建和谐社会定为党的“重要战略思想和战略任务”。当然,他们之间的矛盾不会就这样消解。官僚资产阶级头子们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能消解的。在目前情况下,也不可能成为促X左转的根据。国际共运的经验告诉我们,剥削阶级头头们只有在他们的统治面临土崩瓦解的时候,“树倒猢狲散”,在革命派的正确政策下,其中有的人才可能转到革命阵营来。现在中国还远没到这种地步。
    
    第二,有些人以X和某某老同志的关系作为促他的理由。这是很难令人信服的。决定一个人持什么政治态度,走什么政治路线,是他基于根本利害关系所持的基本政治立场和基本政治观点。私人关系可能有一定的影响,但在通常情况下不能起主要的决定作用。从他近三十年来言行来看,实在看不到他和其他修正主义头子(包括江在内)有什么根本性的原则分岐。当年邓所以指定他为江的接班人,不正是根据这一点吗?!
    
    国际共运斗争经验告诉我们,在反动派的统治摇摇欲倒,反动头子们分崩离析,各找生路的时候,要争取其中某些人转入革命阵营,也首先必须严肃公开批判他的罪行,再指出他的出路。在时机不到,就抱着幻想一厢情愿表示好感,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近年来,党内外的专家、学者、老干部及广大群众反私有化的声浪是很高的,前后有郎旋风、刘旋风,还有以郑天翔、李成瑞等数千人对私有经济侵入国家经济命脉的强烈反对,巩献田等学者对违宪的《物权法》的反对,难道这些人没有听见吗?可是他们像对私有化铁了心的置之不理,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所以这些年来一厢情愿的“促”所得到的回应,我们看到的主要是把“三个代表”写进《党章》和《宪法》,并用两年多的时间,在全党开展“实践三个代表思想为内容的活动,使党连基层组织在内进一步彻底全民党化”;把“保护私有财产制度”写进《宪法》;仅2005年一年,就镇压平熄了8.7万多起工人(包括农民工)和留在农村的贫苦农民为捍卫自身正当权益的正义抗争事件;封杀了敢于为工农劳苦群众说话和发表反修文章的“中国工人”、“工农兵论坛’、“主人公论坛”和“共产党人”等网站;提出了与这些行动相配套的自吹为“创新理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的丰富和发展”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公开叛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党的会议上连《国际歌》都不准唱,极力把中国经济同美帝资本挂钩,在国际活动中力图充当美帝小伙计,和美帝为首的国际反动派共建“和谐世界”等等。
    
    这样的回应,大概不会是“促”的同志们所希望的回应吧?!那末,提出这八个字究竟是为什么呢?我现在不愿妄加臆断。历史终究会表明的。
    
    你对这些意见以为如何?请告。祝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股民的两大公敌三大质疑
  • 王维洛:中宣部为什么不许评论质疑国家重大工程?
  • 陳啟文:质疑金庸的“經典”意義
  • 于丹学生出书质疑老师:《孔子很着急》、《庄子很生气》
  • 立委质疑王金平:要生到第几代才不算外省人?
  • 陈宽质疑方舟子假冒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
  • 唐骏的微软终生荣誉总裁头衔质疑
  • 质疑大陆《人大监督法》/冼岩
  • 对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决议的某些质疑/拔剑白云天
  • 我对国民党的质疑和期待/张鹤慈
  • 质疑海洋公园赢香港迪士尼乐园
  • 陈一舟:对义举的质疑是一种“生命的冷漠”
  • 北大教授舌战日本学生 观点遭到日本留学生质疑
  • 质疑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 质疑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是否合法
  • 袁珂:对何新《九歌》十神说质疑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黎阳
  • (同济大学)胡景北:质疑新农村运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数千亩一级蔬菜基地被占 百姓质疑“市委书记疯了吗?”(图)
  • 质疑政府执法:广东怀集百家猪肉商罢市
  • 北京“纸包子事件”有没有可能确有其事?我提出强烈质疑/李华强
  • 一周新闻聚焦:海内外舆论强烈质疑郑筱萸被快速执行死刑
  • 教授揭期刊趁僧多粥少敛财 黑箱独裁助长腐败总署再受质疑
  • 山西省长道歉受质疑:于幼军想放腐败一马?
  • 深夜宣布调整印花税,政府诚信受质疑
  • 北京全球通单向收费引质疑 被指变相套餐糊弄人
  • 保监会回应交强险质疑: “400亿暴利说”无科学依据
  • 四川热线投诉电话难接通被质疑做秀
  • 福建漳州安监副局长打人续:网友提出五大质疑(图)
  • “丽江妈妈”胡曼莉回应质疑,百万捐款何在?(图)
  • 中国计划拨款1000亿建设西藏动机被质疑
  • 最高院质疑特大案 16岁无期少年获重审(图)
  • 质疑温家宝作出的美丽承诺
  • 官员面色骤变:李克强众目睽睽质疑下属数据造假(图)
  • 广州人均GDP逾万美元遭舆论质疑
  • 付先财向最高检察长致公开信 质疑秭归当局的司法公正性
  • 贵州遇害县长文建刚铁腕治煤 巨额财产引发质疑
  • 张维迎的“精英”资格认证质疑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钱玉衡:对钱程一案的质疑
  • 对优先录取抗“非典“医护人员子女的质疑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质疑高考的公平性:为何北京地区录取线那样低?
  • 质疑《焦点访谈》:监督的眼睛为何只向下看?
  • 质疑“割舌”事件一审判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