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环保维权的理性反思/霍滔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26日 转载)
    
    恶政引发的环保危机,民众起来和平理性维护环境。
     (博讯 boxun.com)

    2007年6月5日是第36个世界环境日。本年度世界环境日的主题是“冰川消融,后果堪忧?”中国区的主题是“污染减排与环境友好型社会。”为了迎接世界环境日,中国政府于6月4日公开发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6月7日,八国集团首脑在德国海利根达姆召开的峰会上,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共识,同意“认真地考虑”2050年前减少全球至少5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6月8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议时公开表示:中国坚持贯彻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积极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但大煞风景的是,此时此刻,中国国内正忙于处理由劣政引发的规模空前的环保危机。
    
    
    一、劣政引发的环保危机
    
    2007年5月29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蓝藻污染”,让江苏无锡陷入饮用水源严重污染的危机之中。由于当地政府处理及时,并且紧急调入上亿吨长江水稀释排污,才勉强平息了这场环境灾难以及由此而来的民间怨愤。
    由无锡水危机引发的“环保风暴”,直接导致当地一些企业因为违法排污而遭到查处,无锡市辖下的宜兴市5位政府官员,也因为对相关企业的违法排污“监管失责”,分别受到行政记过、行政记大过、行政撤职等处分。直接掌握决策权的更高级别的劣政官员却毫发未损。在此之前,一直致力于太湖环保的宜兴市周铁镇癌症患者吴立红,由于公开举报当地化工厂肆意将污水排入太湖,造成周铁镇8万居民的饮用水无法饮用,并且导致生活在漕桥河边的许多村民死于癌症,于2007年4月被宜兴当局以涉嫌敲诈企业钱财的罪名强行关押。污染严重的宜兴市,竟然被国家环保总局评定为全国68个环保模范城市之一。
    比起江苏无锡,福建厦门的劣政官员的诸多表现,就显得更加蛮横无理。
    2007年3月19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屈丽丽发表署名文章《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公开披露了由105个政协委员联名签署的政协头号重点议案即“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议案”,以及该议案的牵头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赵玉芬的相关言论:“PX就是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对胎儿有极高的致畸率。而PX项目就位于人群密集的厦门海沧区。”
    在这篇文章中,屈丽丽还报道了国家环保总局环评司的相关表态:项目投产是国家发改委批的,国家环保总局在项目“迁址”问题上根本没有权力。
    面对政协委员的质疑、舆论阳光的照亮以及网络舆论的民意反弹,习惯于强制性地代表本国本土的广大民众从事暗箱操作的厦门市最高决策者、福建省委常委、厦门市委书记何立峰,依然坚持与民为敌的劣政作风。5月24日,新华社旗下的《瞭望东方周刊》刊发文章《百名政协委员难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披露了何立峰在一个小型会议上的强硬表态:“统一思想认识,委员提他们的,我们不理睬,要抓紧速度干。”
    正是在何立峰等人的授意下,5月28日,《厦门晚报》刊登该市环保局负责人就“海沧PX项目”答记者问的万字长文,标题为《海沧PX项目已按国家法定程序批准在建》。5月29日上午,厦门市政府在要求各部门做好近阶段的安定团结工作时,明确表示要保证PX项目顺利进行。到了5月30日上午,厦门市常务副市长丁国炎在新闻发布会上却一反常态,公开宣布缓建海沧PX项目。一触即发的环保危机至此才出现了一线转机。
    
    二、环保维权的理性诉求
    
    据《南方周末》报道,厦门市党政当局之所以表现出峰回路转的妥协态度,主要是由于此前的劣政极大地刺激了民意的反弹:“5月27日的厦门时有阴霾,阵雨连连,在开往鼓浪屿的游船、在繁华的厦禾路茶餐厅,甚至在海沧区偏僻的乡村,关于海沧PX项目的议论不绝于耳。‘有没有收到短信?’这已经成为厦门市民近段时间见面的寒暄语。……此前,网络已成为民众表达呼声的场所。在厦门著名的网络社区小鱼社区、厦门大学的公共BBS上,关乎PX项目的帖子,总会吸引数以万计的点击率,‘保卫厦门’、‘还我蓝天’的字眼屡现网文标题。”
    在所有的民意表达中,最为理性、最为经典也最具动员效能的,是一条广泛传播的手机短信。即使是事过境迁,笔者依然被这条充满人性关怀的短信所感动:“厦门人应该这么做:1、首先,你不要怕,议论全国政协的头号提案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2、如果你有BLOG,上论坛,请转载这篇新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转载国内合法发行的报纸上的新闻也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3、如果还是害怕,就在近期之内多跟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议论这件事--他们说不定全不知情。4、如果你还是怕,那就告诉最好的朋友及家人。5、如果你不怕,还应该告诉漳州、泉州的朋友,他们一样处于危险之中。6、说清楚下面几句话就可以了:7、这是105位全国政协委员反对的化工项目,他们中包括了最权威的专家。8、PX项目至少应该离城市一百公里才安全。9、厦门人至今被剥夺了PX项目的知情权,这反证了它是违反民意的。10、它将使厦门经济倒退,物业贬值、游客减少;而且厦门人还将由此落下软弱与愚蠢的名声。11、你得癌症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12、不需要你有太勇敢的举动,只要你让你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正是这样一条入情入理、扣人心弦的手机短机,在结束语中发出了动员信号:“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行动吧!参加万人游行,时间六月一日上午八点起,有[由]所在地向市政府进发!手绑黄色丝带!见短信群发给厦门所有朋友!”
    6月1日是儿童节,上万名手绑黄色丝带的厦门市民带着孩子、拿着标语走上街头,既勇敢又理性地表达民意。这是继八九运动之后的第一次,同时又比八九运动表现得更加理性、更加节制也更有成效。换言之,在专制强权的恐怖高压之下,民意动员的启动者能够充分理解和尊重普通民众的自利自保权利和承当风险的限度,这是文明意识和理性智慧的长足进步。相比之下,新华网报道的无锡市某居民,以手机短信传播“太湖水致癌物超标200倍”的所谓“谣言”,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行政拘留10天,就显得有些冤枉。
    话又说回来,在专制强权恐怖高压之下的所谓“谣言”,在现代欧美国家的文明社会里,其实是可以称之为“说错话的权利”的基本人权。实施拘留的无锡警方,所行使的分明是更加低级野蛮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政暴力。截至2005年,太湖一期治理工程已经投入100亿元的巨资,太湖的生态环境依然久治不愈,从而导致无锡发生用水危机,当地的党政官员首先应该做的是向公众道歉并且拿出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而不是非理性地诉诸行政暴力,去吹毛求疵地处罚一介平民的所谓“谣言”。
    
    三、尘埃落定的理性反思
    
    2007年6月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厦门市已经暂时停止建设海沧PX(对二甲苯)化工项目,将进一步听取广大群众和各方面专家的意见。6月8日上午,央视新闻频道在整点新闻中报道说:6月7号上午,国家环保总局向媒体通报,即将由国家环保总局组织各方专家就海沧PX项目,对厦门市进行全区规划环评。厦门市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副秘书长沈灿煌7号下午在厦门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厦门市政府将积极配合和推动这项全区域的规划环评工作。
    事情至此已经尘埃落定,值得维权人士继续给予充分关注和理性反思的,是厦门当局在整个过程中公然与民意为敌的劣政恐怖。
    厦门市民的民意诉求是反对将会危害他们的环境安全和生命安全的PX项目,保护自己绿色、清洁、美丽的共同家园,而不是彻底解决党政当局的强权劣政。无论是街头涂鸦还是论坛跟贴,无论是QQ互动还是短信群发,都嗅不到半点政治鼓动和暴力气息,更没有把环保话题扩大升级的趋势。厦门党政当局的应对措施,反而是见不得阳光的高度政治化的暗箱操作:网络上无数与PX相关的网页被删除,反PX的涂鸦宣传画被覆盖,刊载反PX文章的《凤凰周刊》被禁卖,讨论PX项目危害的公共言论在本地媒体难以发表……
    6月2日15时35分,厦门网发布预告《厦门大学赵玉芬教授委托厦大新闻发言人发表声明》,其中包括两项内容:“1、近日来,赵院士本人从未接受过媒体记者的采访,也未授权媒体发表有关厦门PX项目的意见。2、赵院士认为,厦门市政府作出缓建PX项目并进行区域规划环评的决定是实事求是的,充分表明了市委、市政府尊重科学、尊重民意,重视环保。”
    6月4日,《厦门日报》推出署名夏仲平的文章《漫议暂缓建设海沧PX项目(5):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其中写道:“凡一切魑魅魍魉者,最怕阳光。在阳光下,他们就原形毕露。前天,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教授赵玉芬委托厦大发言人发表声明,指出:‘近日来,赵院士从未接受过记者的采访,也未授权媒体发表有关厦门PX项目的意见。’不少新闻网站也发表声明说,有的媒体假借他们的名义发表有关厦门PX项目的‘消息’,包括短信、照片的‘移花接木’,他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这些都说明,那些所谓的‘权威消息’,原来都有双无形的、肮脏的手在操纵!……值得警惕的是,个别媒体也失去良知,不惜捕风捉影,甚至无中生有。……对此,我们予以强烈谴责,并奉劝广大市民相信政府,相信主流媒体,不要被一些外来的、非主流媒体牵着鼻子走。”
    上海记者红茶发表在豆瓣网的文章“在十年砍柴博上关于赵玉芬院士声明和厦门五毛的争论”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676634/),以确凿事实揭穿了夏仲平和他的主子们“最怕阳光”的贼喊捉贼:“当天厦门网发预告,说赵玉芬将发表声明。时间在3点左右,我大惊,因为之前在凯迪网络上已经见到转出来厦门网的声明全文,但到厦门网上,这个早发出来的声明不见踪影。……事实上,除了《金融时报》在5月底电话采访过赵之外。我还和某报记者在5月31日去拜访了赵玉芬。而这个时候,厦门有关方面已经把我和其他的一些媒体告到了中X部(应为中宣部——引者注)。好在我的采访都有记录,否则,不就成了他们的幕后黑手?”
    在此之前,《厦门日报》于6月3日刊登标题新闻“市民批评非法游行者不理智行为,呼吁还考生宁静的环境”,其中写道:“据一家商店的老板说,有些人连PX是什么东西都不懂,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瞎掺和。‘做事之前要先想一想,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在当天的《厦门晚报》中,另有署名苏木的文章《令在必信,法在必行》,其中写道:“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正是利用这点,打着‘保护家园’的旗号,采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法,蛊惑诱骗他们参与集会游行。……我相信司法机关一定会严格依法给予惩处,绝不姑息。多行不义必自毙!”
    面对官方媒体如此无耻又如此黑暗的恐怖威胁,幸好厦门还有一所坚守人文精神和学术良知的厦门大学;幸好中国还有一些具备理性智慧的良心记者;幸好参与厦门PX事件的大学教授、媒体记者、尤其是数以万计的厦门市民,面对已经丧失正常人的理性良知的党政官员和无耻喉舌,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容忍和克制;厦门PX事件才没有像1989年的“六四”惨案那样,演变成为导致社会大倒退的历史悲剧。
     面对专制强权见不得阳光的非理性的恐怖高压,唯有在法律框架内正大光明并且持之以恒的依法维权,才是最有成效和最有力量的。厦门环保维权的成功,首先在于维权人士充分理解和尊重厦门市民的自利自保的正当权利和风险承担限度,进而以情真意切并且正大光明的人性关怀和现实利害打动人心;而不是像传统的“革命宣传”那样强求别人放弃或牺牲个人的生命财产去为革命而革命 、为自由而自由、为政治而政治。借用鲁迅的话说,“革命是让人活的,而不是让人死的”。在当今中国根本没有最低限度的人权保障 的高压恐怖之下,维权人士只有正大光明地照顾到每一位个人的切身处境和私人权利,才有可能从大同人性最善良 、最健康、最敏感、最理性的深层底蕴中汲取克服恐怖的人性力量,进而感动和动员广大民众逐步走出政治恐怖的阴影,勇敢地站在阳光之下向强 权说“不”。厦门行动正是由于发起者充分考虑民众的利益,考虑到民众所能承担的风险和所付代价,如上面例举的手机短信,把利益和风险代价如实告诉民众,使得民众能够走恐惧的阴影,勇敢地走上街头。强权下的民众恐惧是夸张了的恐惧,制造恐惧是强权必不可少的统治方式。厦门当局的威胁就是制造恐惧的例证。民主就是尊重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将事情的利益、危害、风险、代价如实介绍给大家,尊重每一位参与的个人意志,让他们自己去做出选择。抗争不是没有牺牲,而是要人们对比利益与代价,自己去决定要不要去牺牲,牺牲的大小与程度。
     在此后的岁月里,像厦门 事件一样的环保维权案例以及其他性质的维权案例,必将会层出 不穷且愈演愈烈。先行一步的维权人士只要能够充分考虑民众的切身权益及现实的条件和可能,保持与广大民众最为贴近的心理距 离,坚持实事求是的理性态度,中国大陆便会通过一个接一个低调维权的标志性案例逐步走向成熟文明的宪政民主社会。
    
    转载于:《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环保维权人士孙小弟获奖后处境愈趋艰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