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牛二卖刀,张文远断案,高俅宣判。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9日 来稿)
    
    牛二卖刀,张文远断案,高俅宣判。
     (博讯 boxun.com)

    一。
    牛二:什么鸟刀这么贵?
    众粉丝:破刀,骗人。。。
    
    杨志:祖传宝刀。
    
    牛二:假冒伪劣产品。
    【杨志把刀抽了出来,寒光逼人】
    牛二:这是上个月我家被偷的那把刀。
    众粉丝:!? 。。我证明,。。
    
    杨志:有证书。
    
    牛二,证书?拿过来。。。。怎么,看不起我?当年文革时候,几十万的文字都贴在墙上。
    众粉丝:当年称霸墙坛,牛二的文章让中国的墙贵。。。
    
    牛二:证书是和刀一起被你偷的。
    众粉丝:我们都可以从头到脚的证明。
    
    杨志:证书写明了,刀是从杨家传下来的。你姓牛。
    众粉丝:你叫,让这刀答应了,就算是你的。
    
    牛二:我是从杨家,被迫给了牛家的。属于黑社会迫害,是我的老子赌场输了钱,没办法我才改姓的牛。
    众粉丝:深刻同情。爱姓什么就姓什么。
    
    杨志:过继的也算。你看仔细,这刀上刻着一个马字,我祖上第18代,因为大水,一个马姓的孤儿,过继到马家。
    
    牛二;你也不想想,为了赌债就把儿子买了的,能够是我的真老爸?
    我的老斗就姓马,是因为经济压迫把我给了姓杨的。【声音放低】我的老爹的蛐蛐没有那个姓杨的棒,连输三场,就把我给输出去了。
    众粉丝:更深刻同情,爱认谁作老子就认谁!谁敢不让牛二认?牛,羊,马咱们哥们说谁是正宗,谁就是正宗;咱们的牛二怕过谁?
    
    二。
    【牛二和杨志到县衙门求公正,宋江宋三郎被老婆阎婆惜打肿了脸,只能推说是牙痛;张文远张三郎出面代理】
    
    杨志:。。。。
    张文远:住口,你以为你祖上是杨家将就敢不下跪?和人家牛二学学,看看人家的跪姿多标准。
    你以为能读书会识字,能说会道?本官就是不许你说话。
    众粉丝:清官。明白人。弱势群体的保护者。
    
    牛二。。。。
    张文远:不用说了。本官一清二楚;为你已经哭的夜不能寐。
    听本官断案:刀属于牛二,就是过去不属于他,现在也应该属于他了。
    法理依据:这是一场草根和精英的对决。
    草根永远是绝对正确的。
    众粉丝,青天大老爷,张三郎英明伟大!
    
    三。
    【杨志不服,上诉。高俅受理】
    
    高俅【爱不释手状】刀是谁的?
    
    杨志:是我的。
    
    牛二。。。。
    
    高俅:上个月,一家四口的灭门案,这次有了突破口。此刀就是凶器。
    
    牛二:我这是调虎离山,给大人送凶手来的。
    众粉丝:牛二疾恶如仇,有勇有谋。。。。
    高俅:牛中赤兔,人中吕布;三姓家雄!
    杨志,请大人查验DNA。
    
    高俅:分明一个刁民,明明知道此刀杀人不见血,如何能够验DNA?使用杀人不见血的刀的人,肯定就是凶手。
    众粉丝:抓着了。抓住了!
    牛二:替他人作嫁衣,下次找高衙内,也不找他老子。
    
    杨志收监,刀没收。
    
    
    【高衙内愁眉不展】
    
    高俅:我儿不必如此,把刀给林冲送去,你朝思暮想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心,千万不能认林冲知道,这刀是从你这里出来的。否则戏法就不灵了。
    
    
    四。题外的话、;
    
    高俅,高衙内,张文远,牛二一起吃饭。众粉丝不能上桌,在外面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
    
    隐隐约约听见:草料场的废墟里没有发现林冲的尸首。
    
    
    没关系,再接再厉。
    
    不知道是那路的神仙,,指出一条明路:打点打点一下王伦,让林冲和杨志掐起来。。。。。
    
    王伦会需要打点?只要有机会,信奉:“我不行,你也不可以行。”的白衣秀士们,绝对会一拥而上,去吃掉所有比他们行的人。
    
    宴会在继续。。。。。
    
    
    张鹤慈19、07、07、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张鹤慈
  • 再谈和平演变和暴力革命/张鹤慈
  • 请为和平演变正名/张鹤慈
  • 公民社会的通俗化解释/张鹤慈
  • 谁种的苦果?/张鹤慈
  • 能否再现89年的全民说“不”?/张鹤慈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就林彪评价的商榷/张鹤慈
  • 刘宾雁证明了曹天予是由公安部门送进北大的/张鹤慈
  • 悼念郭世英/张鹤慈
  • 6.4北京第一批被枪毙的祖建军/张鹤慈
  • 围堵马英九--国民党内的反马势力,民进党,和中共的一次统一行动/张鹤慈
  • “党天下”和“东方红”:右派储安平的儿子和共产党的帮闲/张鹤慈
  • 被杀的孩子====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张鹤慈
  • 张鹤慈:民主为什么这么难?
  • 正面看妥协/张鹤慈
  • 已经很难看的马英九/张鹤慈
  • 张鹤慈:仍然是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的胡锦涛
  • 打压和封堵下无和谐/张鹤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