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楚廷:东方布教之勋方济各·沙勿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圣方济各·沙勿略(St.Francis Xavier) (博讯 boxun.com)

    
      方济各·沙勿略生于1506年,原籍西班牙北部诺必省。十八岁到巴黎读书,入巴巴拉学院。1528考取硕士学位。在这里结识了圣依纳爵。
    
      1534年,以依纳爵为首的第一批耶稣会士七人在蒙马德集会,许愿献身事主。这七人中,圣方济各也在内。三年后,方济各在威尼斯领受铎品。
    
      1540年,圣依纳爵派方济各随洛德利神父去东印度传教。方济各奉命到里斯本与洛德利会合出发。洛德利那时候寄宿在一家医院,给病人讲解要理。方济各到了里斯本,也住在这家医院里。二人常到城内各区讲道。国王若瑟三世很钦佩这两位传教士的圣德,每星期日就召他们入宫听告解。结果洛德利被国王苦苦挽留,无法启程。
    
      1541年4月7日(方济各的生日)方济各以教宗特使的身份,扬帆启程,前往东印度传教。国君临别依依不舍,送了许多礼物给他。方济各原物奉还,只收了几本书。人们劝他带一个仆人去,路上方便一些。方济各不肯,他说道:“一个人必须亲手洗衣服,煮饭烧菜,方能受众人的尊敬。”
    
      与方济各同船去东印度传教的司铎有二位:意大利籍的保禄神父和葡萄牙籍的马希拉神父。
    
      方济各搭的那艘船,是东印度总督苏沙的船。苏沙曾到东印度接任,船上有许多船员、旅客、士兵。方济各没有放过传教的机会,他给众人讲解要理,每主日在甲板讲道,侍候病人,将自己的卧室改成诊疗室。当时,海上风浪很大,方济各常患晕船病,所以他的工作,倍加吃力。船上的人形形色色,每天有争吵发生,方济各就给他们排解,劝说他们戒绝发虚誓和赌博的恶习。
    
      在漫长的航程中,几乎全体旅客都患了坏血病。三位耶稣会士一天到晚忙着伺候病人。经过了五个月的海上生活,船舶绕过了好望角,在莫桑比克过冬,然后绕着东非洲海岸,经过马林田和沙各大,1542年5月6日到达果阿。总计这次的海上航程,历时十三个月。
    
      果阿自1510年又葡萄牙管理,当地教务很发达,有教堂、有修院。可是许多人对宗教没有深刻的认识,领圣事不大踊跃。方济各到了果阿,第一件工作是灌输宗教知识,激励教徒热心敬主,过标准教友生活。他每天上午往医院、监狱探视病人和囚犯,下午在街头召集儿童和奴仆,给他们讲解要理。他手里拿着一只铃铛,大家一听见铃声,就出来围住他。方济各就给他们解释信德道理,教他们诵念经文。他每主日召集麻风病人,举行弥撒圣祭。他也向印度人传扬福音。除了公开讲道外,还常到他们家里作个别访问。
    
      为了使不识字的文盲易于记忆圣教基本教理,他将要理用通俗的文字编成诗赋体的歌曲,教大家唱。这种新的教授方法,非常成功。在街头、在家庭、在田野、在工厂,到处都能听到方济各编唱的“要理歌”。
    
    方济各在果阿住了五个月,就转换目标,开始向巴拉华族传教。巴拉华族在锡兰附近的宝鱼海岸,大部分都已领洗入教,但对教义一无所知,仍保持着旧日的迷信习惯。方济各开始学习巴拉华方言,搭船出发,到了宝鱼海岸,一面给已领洗的土人讲道,一面劝化异教徒归正。异教徒听了他的讲道,纷纷领洗入教,数量庞大。每次方济各付洗完,手臂都酸得提不起来了。方济各在那里显了许多灵迹。
    
      方济各每到一个地方,就和当地的人过同样的生活。他吃的食物和穷人完全相同,是清水和粗米,夜间睡在地上。天主厚赐他丰富的神慰神乐,酬报他的辛劳。他说:“我常常听见在这葡萄园工作的人(指他自己而言)说道:主呀!请你不要在现世赏赐我这幺多快乐!”
    
      方济各对巴拉华族传教,收获丰富,超出了一般的理想。不久,他感到人手不足,必须增添工作人员。他到果阿去请来了两位印度籍司铎,一位辅理修士,还有那位和他同船到达的马希拉神父。
    
      方济各顺利地对巴拉华族开展传教工作,足迹所到之处,人们成群结队地听他讲道,领洗入教。方济各常用已领洗的儿童做他的助手,这些儿童常将他们所学习的要理转讲给别人听,这样互相传述,一般人都普遍认识教义的内容。
    
      方济各最痛心的是:在高木林和杜田,那些接受福音真光的巴拉华人,被邻族攻击,除了财产被洗劫一空外,一部分人还被掳为奴。有一次方济各手持苦像,单身喝退暴徒。信德的种子深深地种入巴拉华人的心田,任何暴行,任何打击,都不能动摇他们的信仰。
    
      方济各一面劝化异教徒接受信德的真光,一面劝勉冷淡的教友悔罪改过。他的态度温和而诚恳,很容易感动罪人。
    
      方济各写信给葡萄牙国王说:“我已准备死在印度,今世不会与陛下见面。请你为我求天主,赏赐我们将来在天国相会。”
    
      1545年春季,方济各启程前往马来亚海峡的马六甲,在那里住了四个月,全力传扬福音。他又到安波诺、德诺帝、祁六禄等地进行传教,一路上遭遇了许多困难。可是方济各有的是勇气和救灵的热火,他勇往直前,什幺都不怕。他写信给圣依纳爵道:“这几个月来,我遭遇的危险,执行的工作,都给予我很大的神慰神乐。我到了这些岛上,不禁狂喜流泪,身体越疲劳,到越觉得快乐。”
    
      十八个月后,方济各回到马六甲,他第一次听到日本的名字。有几个葡萄牙商人到过日本,他们讲起在海洋的另一端,有这样的一个国家,福音的真光还没有传到。方济各的脑海里就马上有了远涉重洋,在这块肥沃的土壤上,播撒福音种子的计划。
    
      1548年1月,方济各回到印度。以后十五个月,他在果阿、锡兰、高木林海湾来往,巩固他的传教事业,同时进行前往日本传教的准备工作(直到那时候,还没有一个欧洲传教士到过日本)。
    
      1549年4月,方济各启程向日本进发,他带了一位耶稣会司铎(多列神父),一位辅理修士(佛南田修士),和三个日本籍的教徒(其中有一个名叫保禄)。这年圣母升天瞻礼时,方济各在日本九洲登陆。
    
      方济各学习了日语,编写了一本日文的要理书。十二个月内,在日本加果劝化了一百多名日本人。当局对传教士开始注意,禁止他们的活动。方济各将新奉教的人托日籍教徒保禄照管,自己带了别的传教工作人员去长崎一带传扬福音。方济各临行时,到依喜堡屋,劝化了男爵夫人、男爵府的总管和当地的一些居民。十二年后,耶稣会辅理修士到依喜探视那些孤独的教友,他们虽然一天到晚在外教圈子内生活,但还是热心保守信德,和十二年前一点也没有变化。
    
      方济各在喜拉多受到知府的欢迎,传教工作顺利展开。一个星期内的收获比加果一年内的收获还要多。方济各将本区教务委托多列神父管理,自己带了佛南田辅理修士和一个日本人又到了洪州的斯木。当地的人对方济各讲道的反映很冷淡,他就决定向金都进发。
    
      方济各在十二月动身,一路上风雪交加,道路泥泞难行,经过了两个月的旅程,才抵达京都。可是京都的人民对福音并不表示热烈的欢迎,方济各改变计划,回到了野木和知府磋商。知府特许他城内传教,并拨了一座神庙给他作宿舍。方济各在野木劝化了许多人领洗入教。
    
      那时候,有一艘葡萄牙商船到日本九洲,方济各决定搭这艘船回印度视察教务,同时准备来中国船教。他将日本的教务委托多列神父和佛南田辅理修士管理(其时,日本教徒的总数达两千人,后来日本大教难期内的殉道者就是他们的后裔),自己返回印度。
    
      方济各在印度住了四个月,拟定方案,整顿教务。1552年4月25日,他又踏上旅程,带领了一名耶稣会司铎,一名修士,一名中国译员到了马六甲。总督选派毕莱托为驻中国钦使,方济各随同钦使前往中国。这样入境时可以获得便利。不料马六甲的海港司令和毕莱托有宿怨,不准毕莱托搭船出发。方济各一再解释,海军司令坚决坚持他的决定,最后毕莱托决定放弃到中国的计划,将自己的船借给了方济各。可是毕莱托既然不去,方济各只能以普通外侨身份来中国。依照当时法例,中国当局严禁普通外侨入境。方济各决定在中国附近的岛屿上岸,寻找机会偷渡入境。为了减少入境时的困难,方济各将那位耶稣会司铎送往日本,自己带了中国译员到了上川岛(上川岛距中国大陆海岸仅有六哩,距香港约一百哩),那是1552年8月的事。
    
      在这个荒凉的上川岛上,方济各写信给毕莱托说:“这次我能够到这里,完全靠你的帮助。天主一定要重重地赏报你。”他和一只中国商船商量好,在黑夜带他入境。方济各立誓保守秘密,决不向任何人泄漏他的姓名。11月21日,方济各突发寒热,岛上还有一艘船是马六甲海港司令的,司令和方济各的感情不大融合,船员不敢和方济各太接近,以免司令不悦,所以他们就暗暗开船走了,让方济各孤零零地躺在海滩上。时值冬季,朔风怒号,发高热的方济各躺在海滩上发抖。后来有一个葡萄牙商人将圣人接到他的茅屋里去。方济各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放了几次血,但丝毫没有效果,有时体温太高,失去知觉。可是一清醒,他就念经祈祷。这样一直到了十二月三日。那一天是星期六,方济各的中国译员安多尼怕他要去世,就点了一只蜡烛,放在他手里。方济各口诵耶稣的圣名,瞑目安逝,享年四十六岁,他在远东传教共十一年,星期日下午安葬了遗体。  
    
      十个星期后,方济各的棺柩从土里掘出,迎往别处安葬时,人们启棺检视,见遗体完整不腐。人们将方济各的遗体迎到马六甲,数日后,又迎到果阿耶稣堂。经过数百年来的多次检视,方济各的遗体始终没有腐烂。
    
    方济各·沙勿略于1622年与圣依纳爵、圣女德勒撒、圣斐理伯·内利、圣依西多禄等同时荣列圣品。
    
    ********************************
    
    2
    
      1551年,当西班牙耶稣会士方济各·沙勿略(St.
    FrancisXavier)因传教受挫而黯然离开日本之际,他决计不会料到,
    在自己死后数百年的今天,日本列岛会掀起崇拜和纪念他的热潮。今
    年是沙勿略到日本传教满450周年,以此为契机,日本宗教界、文化界
    进行了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包括纪念弥撒、纪念音乐会、国际学术研
    讨会等等。另外,“大沙勿略来日450周年展览——沙勿略的生涯以及
    南蛮文化的遗宝”也正在日本各地巡回展出,该展览以艺术化的方式
    再现了沙勿略的一生。
    
      沙勿略1506年生于西班牙那瓦尔的沙勿略城堡。他19岁时到巴黎
    留学,其间受了耶稣会创立者罗耀拉的影响,成为该会最早的坚定追
    随者。1541年,沙勿略等人受葡萄牙国王派遣,以教皇使者的身份远
    赴印度果阿传教。这也是耶稣会首次派人到远东布教。沙勿略是耶稣
    会东方使团的总负责人。在他的努力之下,天主教在印度、东南亚、
    日本等地从无到有,信徒日众,沙勿略由此而被后人誉为“东方布教
    之勋”。
    
      沙勿略之于日本,其地位正如利玛窦之于中国。他是第一个到日
    本传教的西方教士。但他的日本之行却颇为偶然。1542年至1549年间,
    沙勿略一直在印度和摩鹿加群岛传教。一天,他在马六甲海峡遇到日
    本商人安次郎(音),就向他打听日本的情况,并询问日本人有无接
    受天主教的可能。安次郎回答说,日本人不会一开始就接受,他们会
    质疑,并要审视宣教者是否言行一致。日本人是理性主导的国民,只
    有以理服人,他们才有可能入教。安次郎对日本人的描述极大地激发
    了沙勿略的传教热情。1549年4月,沙勿略搭乘中国商人的帆船,从果
    阿出发渡航日本。经过4个月的艰苦航行,8月15日终于在安次郎的故
    乡鹿儿岛登陆,开始了他在日本的传教生涯。
    
      沙勿略对日本有着极好的第一印象。他在抵日后最早致欧洲的一
    封信中说:“就接触的范围而言,这个国家的人是我迄今发现的最好
    的国民。我想在异教徒之中,也许不会找到比日本人更优秀的人吧。
    他们很容易接近,一般而言都很善良,没有什么恶意。他们的名誉观
    念强得叫人吃惊,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名誉更重要的了。他们大
    部分相当贫穷,但是不管是不是武士,都不以贫为耻。……很多人能
    阅读书籍,所以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领会祈祷文和教理。此地盗贼甚
    少,盗贼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处死。……在我到过的各地之中,不管
    是基督教国家,还是非基督教国家,没有比日本更憎恶盗贼的地方。”
    正因为沙勿略发现面对的是一个具有高度智慧和文明度的民族,他在
    日本自然就采取了更为灵活的传教策略,其要点在于入乡随俗。沙勿
    略听说日本人大多素食,他就尽量不吃肉。他还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
    了日语,这给他的布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为使听众更容易理解教义,
    沙勿略甚至一度用佛教的“大日如来”来替代天主教的“神”(
    Deus)。为接近贵族,并在贵族面前与佛教僧侣辩论时从气势上压倒
    对方,沙勿略常作日本贵族的装扮,显得器宇轩昂,谈吐不凡。沙勿
    略的这种“适应”策略和重视文化融合的布道方法对以后的耶稣会传
    教士如范礼安、利玛窦、庞迪我等人有着深远的影响。
    
      1543年葡萄牙人来到日本之后,日葡贸易以及通过葡人居间进行
    的日中贸易稳步发展。日本不少领主因此而获益匪浅。另外,由于当
    时的日本处于战乱之中,葡人带来的先进武器深受这些领主的欢迎。
    正因为这些人有求于葡人,所以他们对作为葡萄牙国王特派教士的沙
    勿略的传教活动也持一种默许和甚至是支持的态度。这些领主包括鹿
    儿岛的岛津贵久、平户的松浦隆信、山口的大内义隆、丰后的大友宗
    麟等。例如沙勿略访问山口时,向领主大内义隆献上了大量的礼物,
    其中有时钟、八音盒、步枪、望远镜、锦缎、葡萄酒、书画等,大内
    大喜过望,立即批准了他的传教请求,并提供了一处废寺作为布道场
    所。然而,沙勿略的传教活动遇到了强有力的挑战。佛教僧侣群起而
    攻之,甚至不惜对沙勿略进行中伤和迫害。但是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普
    通的民众,他们质问和反驳沙勿略: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们
    对天主教一无所知的先人岂不是都要堕入地狱?再有,你所宣扬的所
    谓“真理”,为什么我们的老师——中国人一点也不知道?这些问题,
    沙勿略很难回答。所以,沙勿略的失败也是不足为奇的。他在日本的
    两年多内,仅仅使几百人皈依天主教,而他在印度特拉凡科时,曾在
    一个月之内替一万多信徒施洗。但是沙勿略奠定了日本布教的基础,
    在其后渡日传教士的努力之下,到1582年前后,日本各地信徒已达
    15万人,教堂两百多座。
    
      由于发现日本人非常重视中国,沙勿略得出结论:要使日本皈依,
    必定要先使中国皈依。他遂于1551年从日本启程返回果阿,作赴华传
    教的准备。次年沙勿略到达广东香山县附近的上川岛,但由于当时明
    朝海禁甚严,他未及进入大陆传教,便染上热病,于这年12月孤独地
    死在岛上。据说,沙勿略死时,家乡沙勿略教堂的基督像流下了殷红
    的汗水。又说,其遗体数月后由上川岛迁葬马六甲时竟然丝毫未腐,
    连身上的祭服都完好如初。1622年,沙勿略被教廷封为圣徒。此前,
    为证明其遗体不腐的神迹,教廷命人将尸体的右臂割下,运往罗马检
    验。1949年沙勿略渡日400周年之际,这只右臂还被运到日本巡回展示。
    沙勿略木乃伊化的遗体1624年迁葬于果阿,近几十年来每隔10年公开
    展出一次,观者甚众。
    
    
    *********************************
    
    3
    
    亚洲/中国 - 圣方济各沙勿略铜像在北京南堂圣母无染原罪堂隆重揭幕
    北京(信仰通讯社)—十二月三日将临期第一主日,教会礼仪年的正式开始,对中国天主教徒格外重要。今天,还是中国传教主保圣方济各沙勿略的瞻礼。而今年,因着庆祝圣人诞辰五百周年纪念而更加意义深远。为此,一座高一米的圣方济各沙勿略铜像在北京南堂圣母无染原罪堂隆重揭幕。
    十六世纪的伟大耶稣会传教士圣方济各沙勿略的形象,深深地扎根在中国天主教会和中国天主教友的心中。许多参加要理班的孩子,都听过圣方济各沙勿略的故事。为此,中国各地的公教团体,都和北京的圣母无染原罪堂一样,通过各种方式纪念圣方济各沙勿略瞻礼。神父在讲道中表示:“耶稣会传教士圣方济各沙勿略,堪称世界和教会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教士之一。我们应该在传教和福传活动,以圣方济各沙勿略为榜样。在圣人主保瞻礼即将到来之际,我们要努力以具体的实际行动向圣人致敬。从每一天的一点一滴;从堂区、团体和家庭做起,积极参与牧灵传教活动。”昨天,在上海教区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堂的隆重圣道礼仪上,还同时举行了上海教区福传年闭幕式暨新司铎晋铎大典。邢文之主教弥撒圣祭讲道中指出,“福传年结束了,但是福传并没有结束。传教的热火、福传的精神要不断地进行下去。……我们要效仿传教主保圣方济各•沙勿略去传扬这个喜讯,去宣讲这位带给人希望的耶稣基督,直到天涯海角、直到世界的终结”。
    而为圣人圣像揭幕的北京圣母无染原罪堂,还是圣方济各沙勿略的同会兄弟也是他的继承人,中国传教先驱,伟大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神父当年亲手创建的。而今年,还是利玛窦神父晋京405周年纪念。这是教会历史和利玛窦神父生平中的伟大日子,从那一刻起,掀开了他在中国传教事业的重要篇章。
    一五五二年十二月三日,十六世纪的伟大耶稣会士圣方济各沙勿略在中国广东省上川岛安息主怀。他的忠实伙伴安冬尼全权料理他的后事。他的遗体在上川岛埋葬了两个半月后,于一五五三年二月十七日取出,安冬尼伴随圣人的灵柩乘圣信德号船(Santa Fe)取道马六甲海峡前往印度的果阿。途中,圣人便开始彰显奇迹。借着圣方济各沙勿略的代祷,治愈了沿途爆发的鼠疫。在漫长的岁月中,人们从来没有忘记这位伟大的传教士,自发地建起了许多纪念碑。一八六九年,当时的广东省和广西省宗座监牧,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会士吉耶曼(Guillemain)蒙席,在上川岛建起了第一座纪念圣方济各沙勿略的圣堂。一九八六年,圣堂重新翻建。
    
    **********************************
    
    4
    
    圣方济各沙勿略的诞生地西班牙的哈威尔市,今年盛大庆祝这位圣人诞生5百周年。从3月到12月期间,将举行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如:展览会、音乐会、宗教性庆祝仪式等等,纪念这第一位在令东西方接触上成功的圣人。庆祝活动已经於21日在罗马的宗座额我略大学举行的介绍会中向外界宣布。
    圣方济各.沙勿略是耶稣会士,1506年4月7日在西班牙纳瓦拉省的哈维尔诞生,长大後进入巴黎大学研读,1541年以教宗代表的身份前往印度传教,从此,他马不停蹄地四处奔跑,在欧洲、非洲、亚洲向万民传播福音。他於1549年到了日本,是第一位进入日本并学习日本风俗的西方人。圣方济各.沙勿略非常渴望进入中国传教,却不得其门而入,只到达广东附近的上川岛,并於1552年在岛上去世。70年後,教会册封他为圣人。这位被尊为传教主保的圣人给今天的人留下了什麽?额我略大学的校长吉尔兰多神父说:
    
    今天,他的伟大传教精神继续留在人间,令基督信徒和一般人心中对接受福音的美好感觉不断增加。
    
    在哈维尔举行的纪念活动中,重要的有:欢迎圣人圣髑从罗马来到哈维尔,4月7日举行的隆重纪念仪式,大量朝圣人士前来哈维尔朝圣,大量的展览会、音乐会,以及10月29日举行的青年日。
    
    
    ********************************
    
    5
    
    环视沙勿略看似简单的生平,实则卓绝不凡。 回溯十六世纪上叶,这位西班牙冒险家以过人的勇气,只身突破重重障碍,独自穿越世界汪洋。其坚韧意志与创新的空前举动,不仅开启欧亚间的积极互动与文化交流,并且影响世界历史至今。
     观其内在的心灵旅程, 实则更比外在的地理航程迢遥; 身为一位西方传教士,沙勿略的使命激发他深入全亚洲,杂然多样的文化、语言、宗教与族群。并且充分地从不同族群的相遇与互动中,深刻体会人们的信仰、语言及生命体验各有其多元性。更重要的是,他同时从中领悟全人类的终极,其实殊途同归,万流合一。沙勿略,是多样态全球化的首位倡导者。
     回顾沙勿略的一生,不啻是东西方文化交流、语言通汇、地理发现与宗教及人文对话的佼佼者。其仙逝五百年后的今天,遗泽仍旧在隐约中教导我们,如何在多样态的差异中,相互会通与兼容并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楚廷:英国王室的肮脏起源
  • 楚廷论满清
  • 楚廷/赫斯在二战结束前已被邱吉尔杀害?
  • 楚廷:日本的考古诈骗案是怎样曝光的?
  • 楚廷:《雅尔塔协定》是助纣为虐的万恶之源
  • 楚廷:纪念1894年日本制造的“旅顺大屠杀惨案”
  • 楚廷:1999年“921全台大地震”是台湾衰亡的开始,不可逆转?
  • 楚廷:宋太宗的后代为什么都很悲惨?
  • 谢楚廷:托克维尔的法国革命论适于解释中国社会的走向
  • 谢楚廷:计划生育是中华民族的自杀!
  • 谢楚廷: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国奴隶制相似
  • 《河殇》的梦想:当中国称霸海上时……/楚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