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小明:新的封建礼教和客观的历史批评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近年来中央电视台(四台)不仅放映大型口述历史纪录片《百年小平》,而且在《让世界了解你》、《口述历史》节目里也让所有挑选来的现身说法人对邓小平表示感激涕零。特别是今年纪念恢复高考三十周年。脱口秀的话题是《邓小平恢复高考》。从涉外节目主持人诸葛虹云到《读者》杂志主编彭长城,从国内企业人士到美国大学的华裔新移民教授,回忆1977和78年文革后第一、第二届高考,众口一词地对邓小平感恩戴德。如果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北京学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横幅,表示感激,还是一种人民与改革政治的心灵交往。那么在六四残酷镇压学生运动以后,公民意识、宪法意识逐渐从朦胧到明确,再来表示这种个人崇拜式的感恩,就是一种愚昧和奴性的表现了。
    高考是国家的一种选拔青年知识分子的制度性手段。从汉代的孝廉举荐,到隋唐以后的科举考试,大学招生和留学招生都是这种手段。在封建皇朝时代,入选为官的士人对朝廷感激涕零还有他们的道理,毕竟这是朝廷的浩荡皇恩惠泽儒生,朝廷命官毕竟是皇帝家天下的臣仆。在建立民国以后,大学生就没有感激军阀执政府的必要了,后来更没有"考上大学应该感激国民党政府或蒋介石委员长"的说法。这类感恩戴德,都是1949年共产党建立国家以后的新封建礼教。1976年前感谢党,感谢毛主席,后来就改作感谢华国锋、感谢邓小平了。
    说改革初期,感谢邓小平有一点道理,是因为文革将国家基本的高校招生制度也破坏了,倒退成为所谓的工农兵推荐,结果走后门成风,有的女青年甚至"脱了裤子上大学"。毛泽东首先带头将自己始乱终弃的多名青年女子送入北京高校深造,结果在中央红头文件中留下了"走后门的也有好人"这样的混帐话。历朝圣旨中,留下这类混帐言词的,大概也只有毛泽东有这样的下流胆量。邓小平没有什么新发明,就是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制度而已。但是在当时的僵化教条笼罩下,能如此拨乱反正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然而,感激涕零之后,我们不应该想一想吗?是谁破坏了国家民族人才选拔的正常秩序?是谁造成了国家科技文化人才的严重断层?是恶贯满盈的毛泽东。参加脱口秀的感恩者,几乎都提到了当年由于所谓政治条件不好,担心考不上大学,父母都为此感到对不起后代。这就是中共长期的所谓阶级路线,也是毛泽东统治时代的封建代表性特色。这种当代种姓制度不知贻误了多少青年的前途,造成过多少家庭悲剧。邓小平家族也身受其害,重新复职时终于放弃了死抠政治条件的招生内部规定,及时为国家选拔了急需的人才。
    可是我们不可能忘记,1989年同样是这个邓小平,下令对北京学生和市民开枪,杀害了同样是从各地农村和工厂基层通过高考选拔上来的优秀青年。除了当场枪杀的以外,凡是不肯认同屠杀的学生、教师和其他知识分子都受到追捕、监禁、管制、监视等各种迫害。他们决大部分都是恢复高考制度的受益者。一批参加过六四政治活动的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被迫流亡海外。中国的政治改革之门被邓小平重新关死,至今没有开启的端倪。对邓的生死回顾,没有对邓小平六四历史罪孽作任何论述。对于一个历史人物,为什么如此隐恶扬善,避重就轻?从邓小平生死和恢复高考的纪念活动中表现出来的依旧是,中国党政领导人根本没有直面历史的胸怀。一味地歌功颂德,决不是客观公正地认识和臧丕人物和历史的态度。
    德国社会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已经非常冷静而客观了。不论是世界级的法西斯魁首希特勒,还是国际共运的鼻祖马克思,或是联邦德国开国元勋阿登纳和杰出贡献政治家勃兰特,都由历史学家从各方面作出评价,而不是由执政党搞"一言为定"。从战略决策的荦荦大端到私人生活的涓滴细节,无不成为历史学家注目的话题,没有禁区,可以质疑,可以追溯。
    我们在中国大陆经受教育的人,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客观公正地认识历史人物的乐趣,尤其是对现、当代历史人物。只学到马克思的伟大学说,不知道马克思的为人,只宣传他与燕妮的浪漫情书,却隐瞒他与终身女佣的婚外性生活和对私生子的不负责任。只准说毛主席伟大神圣,不准说毛主席阴险狡诈杀人如麻。对于历史人物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功和六四屠杀之罪都要客观评定,也不应忘记他是毛泽东反右运动的急先锋和疯狂打手;江西干校清贫无奈的生活可以介绍,文革初期机关干部揭发邓小平强奸保健护士的史实真相也应该追溯。还历史人物一个真实的面目,不仅是对历史人物本人的公平,也是对人民的公平。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话费良勇/彭小明
  • 彭小明:禁书与杀狗--人不如狗?
  • 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彭小明
  • 彭小明:关于李震事件的说明
  • 彭小明 : 柏林民主运动大会和欧盟对华关系
  • 彭小明:民运也在适应民主-柏林大会有一点不同意见是不是分裂?
  • 彭小明: 2006年柏林全球支持中国民运大会的文学色彩
  • 彭小明:如何对待中共国安方面的派遣人员?
  • 彭小明:明确民运角色
  • 彭小明:德国的公民教育
  • 彭小明:从德国明镜历史公案观察师涛冤狱
  • 彭小明:中国为什么成为世界贪腐大国?
  • 徐水良: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 彭小明:德国的借鉴——审判共产党
  • 彭小明:德国的借鉴--审判共产党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