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学者幸福的抄袭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30日 转载)
    
     来源:张鸣博客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做学者是幸福的,别的人做了扒手,如果被抓住,多半要治罪,再轻也得拘留几天才能放出来,但是学者没事,偷了人家的成果,即使被有关当局抓个正着,处罚最重的,无非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有的甚至举都不举,为尊者讳,连学术扒手的大名,都舍不得报出来,其心慈手软如此,真是具有中国特色。
    
    日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监督委员会公布了15起抄袭、剽窃等科研不端行为,有两起点出了抄袭者的名字,一个是武汉大学的艾勇,一个是中国民航大学的张连顺。其他13起,均隐去作案者的名讳和单位,据说这样可以 “发挥警示教育作用”云云。即便那两个被示众的教授,到目前为止,其单位也没有对其做任何处理。也就是说,所有的学术扒手们,都教授照当,学者照做。
    
    其实,自然科学委员会的做法,应该说是比较严厉的了,在人文社科领域,抄袭剽窃这种事情,无论当场被拿,还是苦主告上有关单位,甚至媒体披露,扒手们多半逍遥自在,苦主连个单位公告都求而不得,不仅教授照当,学者照做,如果人家碰巧是领导,不仅乌纱帽无恙,还可能亲自抓“端正学风工作”,义正辞严地批评歪风邪气。如果苦主气不过,想打官司,好,来吧,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李鬼告倒了李逵,也不是没有过。
    
    国际上对这类问题的处理惯例,我不想细说了,但凡叫个学者教授,只要被人发现哪怕有一丁点抄袭问题,那么这辈子的职业生涯就算完了,无论这个人有多么好的资质,多么广阔的学术前景。以学术为业者,声誉高于一切,不仅仅是因为学者道德自律较为严格,更重要的是如果一旦犯禁,则身败名裂,从此不能翻身,严重的还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的学者教授,这样的幸福生活是哪里来的?难道我们的科研管理部门不知道学术不端是学术发展的致命伤吗?在学术交流和学术信息如果通畅的今天,我想,这些道理,大家都明白,连老百姓都知道,偷人家东西不好,何况学者乎?但是问题是,被揭露出来的扒手,往往都是各个大学和科研单位的大人物,一旦严肃处理,就等于公开承认自己的学校或者单位出了丑闻。这年头,人要脸,树要皮,有哪个领导乐意自己家有丑闻呢?于是调查调查,研究研究,事情拖下去,被查者也明白个中玄机,硬着头皮顶住,拖上三五个月,万事大吉,再出来露面,嘴一抹,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单位不乐意查处学术弊案,更为深层的原因,是我们这个教育和科研体制。一般来说,各个学校和研究单位这些大牌教授和研究人员,都在各自行业中的科研评审机构或者相应评审机制中,有相应的位置,这些人出了事,一旦被查实,就要处理,处理掉这些人,则意味着本单位在相应的评审机构和机制中,缺了人选。朝里无人不好说话,以后相应的评审,本单位科研项目的获得,都受到影响,而跟这些评审相关的各项指标,恰是各个学校和研究机构领导最在意的,说是命门,或者贾宝玉脖子上的灵通宝玉也不为过,因为在国家正式的地位排序中,这些东西,才是决定一个单位地位的关键。
    
    正因为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单位乐意自己的教授做了案被揭露,如果是媒体揭,还可以通过关系去疏通或者封杀,如果是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揭,虽说很致命,但依然可以通过各种关系,施加压力,力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至少别指名道姓。当然,也就别指望这些单位会查处这些弊案,他们只希望,时间可以淡化一切,等到时过境迁,一切照旧。中国很奇怪,学者的生活和研究环境并不宽松,但是作科犯奸的环境却相当宽松,越是大牌学者,就越是宽松。学者幸福,学术遭殃。这样下去,中国的学术诚信何在,国际学界还会带我们玩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茅于轼——富人包养的“二奶学者”
  • 美国学者观点 唯恐两岸不乱
  • 德国学者顾彬批评中国文学不值得认真对待吗?
  • Carsten A. Holz: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都被收买了吗?
  • 洪北明:诗人学者陈梦家是如何被害的
  • 十七大前各方学者探寻中国式民主
  • 一党制也能搞民主 中央党校学者驳多党制说
  • 学者评价鳄鱼吃人事件:惟一没有责任的是鳄鱼(图)
  • 上海官员学者:习近平出任上海,三个特点值得关注
  • 传媒眼里的「两会」:官员学者「大秀场」(图)
  •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请关注)
  • 哈佛学者:春晚走向衰落 体现中国的变迁
  • 厉以宁、孙立平等著名学者座谈《论言论自由》
  • 谢选骏:历史学者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三
  • 旅美学者谢选骏揭余英时疑案/贾葭
  • 谢选骏:历史学者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
  • 政治学者张子云建议创建首都特别行政区
  • 两个历史学者眼中的真实中共
  • 中共的掘墓人—经济学者厉以宁
  • 学者陈子明驳邓小平女儿六四言论
  • 大陆对台学者黄嘉树提出承认陈水扁政权
  • 大陆学者建议北京放弃九二共识承认民进党
  • 社科院著名学者徐友渔不畏压力,发表有关“文革”演讲
  • 中国称让媒体说话 学者称待验证
  • 大陆著名学者巩胜利需要心脏手术,急需资助
  • 百名学者倡议奥运礼仪服汉服:翘盼北京变“汉城”(图)
  • 中加法律学者共议“高山案”:遣返几率有多大?
  • 大陆学者匿名接受中央社采访:
  • 中国学者签名反对物权法
  • 北京学者表示不介意台湾搞「正名运动」
  • 四学者律师抗议新浪网删其博客帖
  • RFA:学者北京集会批评政府箝制言论(图)
  • 学者北京集会批评政府箝制言论
  • 自由派顶尖学者开讲 “21世纪兴云讲坛”被封杀
  • 河南知名学者筹建新学术俱乐部
  • 胡锦涛肃贪 学者讥黑盒子作业(图)
  • 中日学者将对共同历史进行讨论(图)
  • 学者抵制喊得凶 中国各地圣诞节日气氛照样浓(图)
  • 日本学者:中国不配做我们的对手,中国没有资格!
  • 胡志伟:中国的学者一直助纣为虐
  • 港学者指台新护照务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