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邓林为邓小平开脱有感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9日 转载)
    
     来源:世纪中国
     (博讯 boxun.com)

    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长女邓林女士最近在接受香港电台访问、被问及1989年在天安门进行“清场”是否其父亲邓小平做出的决定时称:"我想这是他们领导人的决定,这个不应该说是那一个领导人具体负责,但我认为是对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决定,如果让如吾尔开希等人来掌握中国的命运,那中国那会有改革开放?社会是乱的!"
    
    邓林还认为邓小平也不希望有甚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事情来了,便要用改革开放的思想去应对它。
    
    在这里我仅想就邓公主在逻辑上的混淆说几句不得不说的话:首先,依照邓大小姐的推理好象如果当时不采取野蛮的镇压手段,吾尔开希等人就会上台,改革开放就要断送,这中间的逻辑关系到底在哪呢?一个政府在危机时连化解社会矛盾需要的起码的理智思维和手段都没有,动辄就动用军队和警察,还美名其曰捍卫改革稳定云云。邓小平一方面说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一方面又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儿子。这不是既要作婊子又想立贞节牌坊又是什么呢?又是谁得出的非要施行大屠杀才能保住改革开放这样的混账结论?道几声歉,办几个官倒,撤几个官怎么就不行?邓矮子和共产党的官位和面子就比成百上千条性命值钱?谁上台都有改革的愿望,而且可能比邓矮子搞得更好。学生和市民再违法政府也要遵守法律,学生中出了几个小丑和所谓外国势力介入的推测并不能为政府违法犯罪提供理由。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平息事件也不能使违法犯罪成为合法行为。主动犯罪和不得已犯罪都是犯罪。“目的是否正确不能证明手段是否合法,而手段是否合法却能决定目的是否正确。““崇高的目标”只能通过理性合法的手段来实现才具有最基本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希特勒的德国、斯大林的苏联和毛时代的中国都是反面的例子。这个道理不是太深奥吧?
    
    第二,邓前公主以一副无产阶级红色贵族不屑一顾的口吻说称八九年学生和民众为了清除腐败而举行的抗议示威是“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把派出军队和坦克进行镇压称之为“改革开放的思想去应对。
    
    先放下这位公主随着父辈权力而膨胀的狂妄不谈,单就这受改革开放思想驱使的镇压就足够令人哭笑不得了。当然,凭理说,邓皇帝与祸国殃民的毛泽东有所不同,他身上有作为人应当具备的一些道德准则而不象毛那样是个偏执的奢权狂和迫害狂。但是他当时要是稍微懂得一点珍惜他人的生命,稍微懂得一点让步的道理、稍微具备一点控制情绪的能力,也不会使那么多生灵被涂炭,也不会使共产党和他本人背上骂名。还有些奉迎之徒拿出了什么“三七开”的荒唐推理为他开脱。难道一个对国家做了点好事的个人或者政府就可以为所欲为而且在犯下滔天之罪之后逍遥法外吗?做好事是他们责无旁贷的义务,否则他们有什么理由坐在权力的宝座上?更何况这些好事的头号受益者是共产党的显贵们。而犯罪就应受到谴责和惩罚。这个推理对没有权力的人如此,对有权力的人也是如此!
    
    这里我不禁想到共产党一贯给与自己作对的人带上反动势力、人民的敌人的帽子。其实真正反动的势力和仇恨中华民族的不是那些满腔热血、但有时思想偏激的学生和市民,而恰恰是邓小平、毛泽东这样的独夫民贼。他们动不动就总是拿“国内外敌对势力”、“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种子虚乌有的东西来为铁血统治开脱。即使这些命题成立的话,真正敌对的势力和亡我之心不死的人也正是毛、邓这些奢血的衣冠禽兽。中国政府在不依不饶地追究日本帝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犯下的罪行的同时为什么没有一点勇气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反省呢?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国外,无端地同中华民族为敌的人找不到什么市场,但是与长期施疟于中国人民的独裁制度为敌的人却因为共产党的劣迹而颇得人心。共产党要是稍微多做一点积德的事,少强迫人民接受这样那样的狗屁主义和思想有谁会如此地厌恶它呢?他们从别人手里抢来了统治的权力却又不善待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而把人民一次又一次地推向水深火热,以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力给这群病态的独裁者带来的快感,难道还有比这些人更加与中华民族和现代文明为敌的势力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林在「六四」傷口上再洒鹽/簡文章
  • 方影竹:邓林,一个拙劣的美容师
  • “六四”“邓大人”一国两制——读邓林讲话有感/张成觉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邓林:海派文人的劣根性
  • 邓林:文革--全民之罪
  • 文革给中国留下了什么 ? /邓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