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胡锦涛告别“政改”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来稿)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博讯 boxun.com)

    近日,中共高层倾巢出动,云集中共中央党校,由总书记胡锦涛对省部级官员发表讲话。这篇讲话,被认为是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对党内思想路线的公开定调,胡锦涛在“讲话”中大谈特谈的“科学发展观”,被定性为中共“十七大”的基本路线。
    
    通观胡锦涛的“讲话”,全无新意。相反,“讲话”似乎有意终结一段时间以来,党内左右派的论战,以及党外保守与进步力量的博弈,为这些论战和博弈收网,划上休止符。
    
    “政改”与“民主”,是外界最关注的话题。前段时间,中共舆论曾开放谈论“政改”与“民主”,更引起外界期待。在胡锦涛的讲话里,“政改”与“民主”,已经被刻意淡化。胡锦涛的提法,仍然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声称政治体制改革“一直”在进行,并自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取得了重大成果”。换言之,以胡锦涛的定义,那种修修补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的现行对付手法,就已经是“政改”了,就已经“取得重大成果”了。在这方面,并不做他想。
    
    非但如此,胡锦涛重新强调:坚持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任何时候都绝不能动摇”。这就是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这就是中共“十七大”的基本路线。
    
    有人或许疑惑:既然换汤不换药,如何又改变说法?殊不知,旧酒装新瓶,历来是政客巧用的手段。不断改变说法,对外,可以制造“发展与进步”的烟幕,缓解外部压力;对内,可以为自己树碑立传,确立党内历史地位。既然毛泽东有“思想”,邓小平有“理论”,江泽民有“三个代表”,即将进入第二任期、也是最后5年任期的胡锦涛,也总得有个什么。终于,鼓捣出一个“科学发展观”,作为“第四代领导核心”,胡锦涛也总算有了“自己的”东西。
    
    可见,胡锦涛的最大理想,不过是与毛、邓、江并列,载于中共“史册”。与外界寄望的相反,“政改”和“民主”等理念,与胡锦涛的内心世界,实在毫不相干。
    与其说胡锦涛放弃或告别了“政改”,不如说,他从来就不打算“政改”。事实上,胡锦涛等人,乐得安于现状。以其自身利益计,不管是进还是退,都不如维持现状来得更安全、更稳妥。
    
    比如,在现行制度下,没有监督与制衡,大小官吏,必然继续腐败。中南海手中,便有了一条操控自如的绳子。以“反腐”为名,随时可以绊倒政敌。连炙手可热的“上海帮”大将陈良宇都能绊倒,还有谁绊不倒?反之,如果确立司法独立和新闻独立,贪官污吏成了民众喊打喊杀的过街老鼠,渐渐变成“稀有动物”,哪里还有中南海“打老虎”、为自己树威的份?
    
    又比如,在现行制度下,虽然地方主义盛行,表面上,“政令不出中南海”,但一旦地方头目“太不听话”,中南海就大可以利用地方上的民怨(民怨无处不在),动用手中掌握的官方舆论和国家机器,一举扫除“地头蛇”,端掉一方“山头”,顺便,还可以在老百姓面前树立自己的“青天”形象,一举两得。反之,如果确立民主与法治,民怨不再堵塞,民意得以张扬,中南海又何来控制地方、扮演“救世主”的机会?
    
    这就可以理解,近期人大常委会审议《突发事件应对法》时,何以临时取消了“媒体报道突发事件须经由地方政府”的限制条款?有人立即上当,自作多情地将这一情节,解读为“进步”。实际上,这又是中南海的厚黑学:国内媒体有限的监督功能,可以针对地方政府。一则为中南海牵制地方,预留了空间;二则,媒体只能监督地方政府,而不能监督中央政府,中南海仍然可以一手遮天、乾坤独断。
    
    既然,现行政治体制,给予中南海的,是安全和安稳,又如何能指望,他们有变革的动力?反之,如果像彭德怀那样,天真地为民众鼓与呼;或者,向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真诚地同情民众,不管是谁,都可能落得个遭罢黜、软禁、甚至监禁的下场。这一切,就是共产党的“游戏规则”,无情的“规则”。由此推之,将“政改”与“民主”,寄望于共产党,实在是缘木求鱼。
    
    当胡锦涛在党校发表讲话时,他面对的,就是一大群省部级的贪官污吏,经党校内部统计,这些人中的80%以上,都反对“政改”;而站在胡锦涛身后的,则有中央级的贪官污吏,如贾庆林、刘淇、张立昌等人,这些人,因最终能与胡温“保持一致”,得以暂时逃脱陈良宇似的命运。胡锦涛的“讲话”,对这些人来说,既是“定心丸”,也是“恐吓棒”:只有“同舟共济”,才能“相安无事”。
    
    (6/26/07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 陈破空: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 陈破空:澳门枪声何从来?
  • 陈破空: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 陈破空: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陈破空: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 陈破空: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 陈破空:《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 陈破空:杨武吴苹,并非"最牛的钉子户"?
  • 陈破空:先贤圣迹对照中共劣迹
  • 陈破空:胡温忧患,犹如崇祯皇帝
  • 陈破空:“愤青”部长记者会,不知所云
  •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 陈破空:邓小平渐遭否定
  • 陈破空:美朝妥协,北京叫苦
  • 陈破空:中纪委副书记,句句都是错
  • 陈破空: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 陈破空:黑色的利益--评胡锦涛非洲之行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