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伍凡: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法源來自何方?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7日 来稿)
    伍凡更多文章请看伍凡专栏
    
     (博讯 boxun.com)

    
    
    2007-06-25
    
    吴邦国6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香港特区基本法实施10周年座谈会上说,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权来源于中央的授权。中国是单一制国家。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由中央授予的。
    
    吴邦国说:"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没有明确的,根据基本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中央还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谓的'剩余权力'问题。"剩余权力"就是凡中央未授予也未禁止特区行使的权力。
    
    吴邦国提出以下三点:
     一,维护国家主权,这是落实“一国两制”方针、贯彻实施基本法的前提。
     二,实行高度自治。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落实“一国两制”方针、贯彻实施基本法的关键。
     三,保障繁荣稳定,这是落实“一国两制”方针、贯彻实施基本法的目的。
    
    我们回过头来看,香港特区政府高度自治权力法源来自何方?
    
    在1984年12月19日由赵紫阳总理和玛格丽特•撒切尔首相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中的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三)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这里没有使用“三权分立” 的名词,但实质上,《中英联合声明》赋于香港实行“三权分立” 的内在实质含义。
    
    苹果日报的社评说,吴邦国实在既不懂宪法,又不懂《基本法》,更不懂香港的特殊地位。评论说,《基本法》不是凭空而来的,《基本法》的重要原则及基础不是随便定出来的,而是根据一份国际协议,依据中英联合声明定下的。例如联合声明第三条第二款已表明,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权。由此可见,香港在回归后享有的各项权利及特殊地位并非仅由中央授权,而是由一份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所赋予的,而是源于八四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而是基于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像这样庄严的承诺,像这样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是不能随便修改或任意解释的。
    
    但是,在香港《基本法》第一章总则的第二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这个“授权”两字就决定了目前北京和香港的关系,也改变了《中英联合声明》中规定的香港高度自治权的地位。
    
    吴邦国的讲话第一点和第二点是有矛盾的,可以说香港特区《基本法》本身是个试图平衡香港地区各种矛盾的产物。既是中央授权,又是香港高度自治、这就有矛盾和冲突。当某一问题发生时,是偏重国家主权,强调中央权威,突出中央授权?还是坚持香港高度自治,强调“一国两制”呢?这种冲突和矛盾己不是第一次了,吴邦国在6月6日的讲话,特別强调中国是单一制国家,也就是否定了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 。这里边有个最重要的概念,什么是高度自治?它的“度”是如何界定?要“高”到什么程度才萛“高度自治”?在香港《基本法》并没有明订,这就给北京中共政权极大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在《中英联合声明》中规定了除国防和外交,其余的权力都由香港享有,没有授权之规定,这才是真正的高度自治。
    
    邓小平讲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以吸引香港居民接受“一国两制” ,但事实上,北京中共政权收回香港主权后的10年间,体现“一国两制” 的“高度自治”早己发生了变化。中国人大常委会多次对香港《基本法》释法,最近的一次释法是对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一”和“附件二”的释法,直接干涉了2007年修改香港特首和立法局委员的选举办法,也就是由北京直接干涉香港的选举。所谓的“港人治港” 又成了一句空话,变成了“京人治港” 了。2006年数十万香港居民上街游行,要求在2007年全民普选香港特首和立法局全体委员。
    
    这次人大常委会释法的重点,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所指的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于“2007年以后”的产生办法,是否包括07年。释法的结果是,“2007年以后”包括07年。07年内可以提出修改行政长官及立法会的产生办法,也可以不提出修改。但如果提出修改的话,其启动程序是先由行政长官向中央政府提出报告,而有关修改必须符合循序渐进原则和香港实际情况,人大常委会确认后,将会再交还给特别行政区政府,然后由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案,届时立法会必须以2/3多数通过,再经由行政长官同意,提请人大常委会备案'。人大释法之后,将香港政制改革退后。
    
    要特別指出,香港居民仅仅要求依据《基本法》在2007年普选香港特首和全体立法局委员,以及要求特区政府关心民生,他们并没有提出“香港独立”的政治要求。吴邦国以“维护国家主权,这是落实“一国两制”方针、贯彻实施基本法的前提”的讲活来吓唬香港居民,根本是文不对题。香港居民普选香港特首与国家主权有什么关係?就尤如上海市民选举上海市长,和国家主权没关係一样。可见吴邦国的心态非常虚弱。
    
    香港居民要求全面普选特首和立法局全体委员,以实现香港特区政府的权力来自于人民授权的权利,拒绝特区政府权力來自于中共中央授权。这是一场民主和专制的交量。
    
    吴邦国讲话的第三点是以经济金融稳定发展为由,保障繁荣稳定,这是压倒一切的目标。中共把在大陆发展经济以求社会稳定的思路扩展到香港,这是中共一贯思路。大陆给香港经济上特殊优惠,扶植香港繁荣,保持国际面子。
    
    大陆改革开放已近30年,初期香港是个金母鸡下金旦,大批资金投资大陆,港商深入大陆各地投资开发,对推动大陆经济颇有功劳。现在香港主权回归己10年,香港在中共政权直接管辖下,香港成为中国金融业向外投资重点地区之一,发展金融业和股市,中国银行己成为港币的发行银行之一。同时,香港也成为中共贪官污吏将盗窃到的国家财产转移海外的最重要之中转站,中国每年资金外流高达数百亿美元。此外,海外地下热钱秘密流入中国,投入房地产和股市,主要通过香港流入中国内地。香港在金融资金行业对中共政权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
    
    实质上,中共政权用经济繁荣这个借口把香港绑架了,用经济手段控制了香港居民。当香港居民大规模上街游行,提出诉求之后,如反对香港《基本法》23条,要求2007年普选香港特首和立法局委员等多次几十万到一百万人上街示威游行,北京中共当局则用经济手段,促使香港经济繁荣作回报,以求降低香港居民的诉求。例如:采取香港与内地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 (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s Arrangement)、开放内地居民赴港个人游。这种手法实质上是大陆内地扶持香港经济,用人均低收入仅1,000多美元的13亿大陆人口扶持人均高收入超过20,000美无的700万香港居民,这是相当不公平的和不合理。中共政权为了面子,以贫养富,维持香港经济繁荣。香港居民处于用政治无权換取经济繁荣的局面。
    
    中共政权是在20多年前向全世界承诺让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果中共政权在20年前对港人说,所谓的“港人治港”都是由北京决定,是“京人治港” 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小小的进展也都是由北京决定和授权,那可以想象,那时候香港居民和英国政府对“一国两制’的宣传还有信心吗?完全不可能。由此可见,中共政权在玩弄政治权术,在玩弄“授权” 的吧戏,在欺骗香港居民和英国政府。
    
    为解决台海两岸的关系,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政策,台湾坚决不接受,故将此政策运用在香港地区。以《中英联合声明》为原则依据制定香港《基本法》。但是,10年来,中共政权不断的于预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权力,现在更是把香港当作小媳妇,要受北京婆婆的管制和控制,己没有所谓的“一国两制” 的內涵了。 “一国两制,50年不变”已成了国际笑活和骗局。香港居民都无可奈何,还能指望台湾朝野会上中共的当吗?不可能了。
    
    为何吴邦国此时要讲此话呢? 笔者认为,原因之一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香港居民要求政制改革己控制不住了,需要北京中共政权出面阻止和推延。原因之二是,中国大陆党内和知识界中正在热烈辫论,要求推行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学习瑞典王国,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改革。中共政权不愿让大陆的政治改革由香港带头,不愿受香港的压力而被迫推行政治改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吴邦国身为人大委员长,赤裸裸的讲明授给香港多少权,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就足以证明“一国两制”巳沏底失败了,除了讲权力和经济利益之外,己没有任何一点吸引力了,政治上沏底丧失人心了。
    
    正因为如此,香港居民正准备再次上街示威抗议吴邦国的讲话。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将在7月1号再次举办七一大游行。主办单位希望届时前来参加香港回归10周年庆典的中国领导人能听到香港市民的心声。
    
    香港大学民意网站最近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香港市民对中央政府的信任比例下滑8个百分点,为59%,对一国两制的信心比4月份的调查结果下跌5个百分点。显示香港市民对中央政府的信心下跌,这和吴邦国最近有关香港的讲话有关。
    
    由此可见,吴邦国的讲话适得其反,在政治上引发了更多的麻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香港实行《一国两制》高度自治的法源來自何方?/伍凡
  • 伍凡:支持中国股民控告中国政府
  • 伍凡:热烈欢迎高智晟律师访问美国
  • 伍凡:为何苏丹达尔富尔大屠杀与北京奥运会掛钩
  • 伍凡:中共教育政策极端不公平不合理
  • 伍凡:简评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和《物权法》
  • 胡锦涛承认共产党执政不合格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伍凡
  • 伍凡:中共一贯玩弄“民主”花瓶- 兼评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 伍凡:评北京央视播放《大国崛起》
  • 伍凡:为什么中共中央军委要颁发《应急预案》?
  • 强烈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和郭飞雄/伍凡
  • 伍凡:台湾《9.9运动》的意义
  • 伍凡:回应"农工自由党" - 谈《未来中国论坛》的宗旨目标
  • 伍凡: 预告:《未来中国论坛》即将出台
  • 伍凡:胡锦涛反贪不能减少贪官,却是党内权力斗爭之需
  • 伍凡: 七一有感:评中共政治改革
  • 伍凡:中共军队的动向和角色-做攻台袭美打手?做反共政变推手?
  • 伍凡:解高智晟现象之谜,剖中共内部矛盾之结
  • 伍凡:感谢沈阳老军医揭穿中共杀人罪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