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6日 转载)
     今天上网看到香港在迎来回归中共统治十周年之际采访邓小平的女儿邓林,其中谈到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时,邓林表达了两方面意思,其一是八九“六四”屠杀的责任应该是当时中共领导集体,不属于邓小平个人;其二是八九年清场屠杀是有理的,对的。理由是如果不屠杀到时候让“吾尔开希等等这样的人来掌握中国的命运,中国哪会有改革开放?社会是乱的呀!”
    
     应该说邓林的这个论调并不新鲜,从八九屠杀后中共就一直持此论调,并且每年都重复。原本在听了十几年后的今天,再次听到这种论调,本不该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早就该习惯了才对,然而我这个早就长茧的双耳,居然对这种论调依然感到刺耳,闻之总有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之感。对于八九年那场屠杀,至今中共坚持对的依据也就是不杀会乱,杀了后赢来了近二十年经济的平稳发展,所以屠杀是有理的。目前这个论据应该说是中共自认为支持屠杀的最有力证据。国际国内许多人也似乎接受了这种论据。然而我十八年来就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道理,总觉得其中缺乏必然的逻辑关系。尤其今天在山西奴工事件揭露下,我更感到这种论点的伪诈。所以很想就此谈点自己的看法。 (博讯 boxun.com)

    
    其一、屠杀的罪恶能否用经济发展来洗脱?八九年那场屠杀是人类社会所罕见的,其反人类、背道义、侵人权的本质,应该说在国际国内一切文明人的眼中是不需要去证明的。这种屠杀的罪恶,就是中共极权统治者也不敢直接来开脱。而中共统治集团却用迫不得已来作为当时犯罪的托词。进而以不争论屠杀本身性质为方式,而以屠杀后的经济发展为说词,来逃避屠杀的罪责,并寻找屠杀有理的根据。在这里很显然极权统治当局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法,想将世界的注意力转移到中国社会的经济建设上,从而使人忘却那场屠杀。在这里就有个问题,经济发展(权且假设它真的发展了)是否就能冲洗屠杀的罪责?对这个事我们可能不需要太多理论来论述,只用中共早期在延安争夺政权时期所发生的一件事就可以说明。我记得当时在延安时期,有一个战功卓著的将领,因为感情的事而将一个女人杀死了,当时就引起过延安苏区很大的争议。其一的观点就是这个人革命有功,留着有用,不该因一时感情被迫杀人而被杀;其二就是功是功,罪是罪,犯罪就得承担责任。后来这事交到了中共元首毛泽东那里,而那个将领也自知有罪,于是提出让自己到战场上杀敌战死。最后的处理是依法枪决,连他上战场战死的愿望都没有满足。可见当时罪恶与功绩是区别得清楚的。其实这种常识在社会普通百姓那也是很清楚的,曾经有功不能成为今日为恶的依据,而今日犯罪也不能用明日的功绩来抵偿。虽然汉语中有“将功赎罪”之说,但这也是首先确定了功与罪,而不是立功后就无罪了,罪就可以变成非罪。所以屠杀永远就是屠杀,反人类就是反人类,背道义就是背道义,而不会因之后的所谓功就将此前的罪置换成非罪。由此可说八九屠杀之后的经济怎样,并不是定性八九屠杀的依据,不能影响八九屠杀的罪恶本质。
    
    其二、屠杀之后中国经济真的发展繁荣了吗?对这个问题今天存在着很大的争议。这十八年来中国经济究竟是健康成长了,还是让这个民族承受了难以承受之痛?这个争议早已经开始,并且肯定还将有相当长时间的持续。在此我也不想太多探讨,从目前已经形成的共识来看,就可以说明究竟。不管对十几年来经济有怎样的争议 ,但目前中国社会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罪恶的权贵经济,这个定论应该已经成为国际国内普遍的认识。从这个定性来看,屠杀之后中国社会的发展,究竟是对民族有利,还是有害就一目了然了!如果说这种定性很抽象,那么恶化的环境,枯竭的资源,社会极端的不公,贫富的分化,就应该是有目共睹的了。如果对此仍然持有异议,那么今天山西奴工们血泪的现实,难道还不足以注解屠杀之后中国经济的所谓发展真谛?在血淋淋的事实前,我相信邓林小姐对八九屠杀带来中国“不乱”与“发展”的成果应该有更深一点的认识。
    
    其三、“八九”如果不屠杀,那就会出现吾尔开希等等人掌握中国命运?这个结论显然也是牵强且附会的。谁能说如果不屠杀就是吾尔开希他们掌握中国命运呢?这是邓林小姐任命的中国命运?这从哪里能找到这种结论的证明依据?八九年的民主运动,本质上就是践行人权的运动,是人行使自己的权利与争取做人尊严的运动,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也不存在罪错。就算八九没有屠杀,运动最后达到了目标,那也只是实现中国人做人权利与尊严的目的,将中国的命运掌握到中国公民自己的手上,而绝不可能是掌握在某人或某些人手上。这种中国命运将掌握在某人或某些人手上的观点是典型的封建极权意识,是权力私有的变相表述。
    
    其四、对于坚持八九屠杀正确的人,就如邓林辈之类的,十八年来我倒是的确碰到过的,但是他们也还不敢在民间私下里直接宣讲这种观点。他们通常都用歌颂这十八年来的所谓改革成绩来表达对屠杀的支持,而这些人所说的改革成绩通常都是侵吞民财,化公为私,是不需要劳动与成本的资本积累,这些人也就是中国权贵集团的代表。中国十八年来产生的权贵集团应该说是真诚地感谢那场屠杀,也真诚地希望维护那场屠杀的正当的。
    
    当中国奴工事件作为十几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经典描述时,八九屠杀的正当性应该说已经不证自明了。然而面对这种让文明人类蒙羞的经济发展,中国居然还有人敢毫无羞愧地拿来作为屠杀正当的辩护词,我实在无言以对。最后,我只能想起北岛的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不禁感慨: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2007-6-24于北京
    
    转自《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山西黑砖窑奴童案的思考/孙如风
  • “黑砖窑”事件 不可能因道歉而收场!/钢猫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 拿什么拯救黑砖窑事件的人性集体沉沦
  • “披露黑砖窑第一人”:我至少惹了几万人
  • 史无前例:超过了买卖奴隶——为“黑砖窑”定性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山西的黑砖窑问题之我见
  • 山西黑砖窑孩童回忆奴工血泪史
  • 于幼军在“黑砖窑” 新闻通气会上这样说
  • 身陷黑砖窑两年老婆改嫁小叔子
  • 所有关山西黑砖窑的文章和博客正在被秘密封禁
  • 黑砖窑案的终于有了处理结果:受罚最高级别官员是村支书 你满意吗
  • 调查证实“黑砖窑”事件官员倒卖童工 山西省长道歉(图)
  • 反思黑砖窑案:该检讨的是省长还是制度?
  • 黑砖窑3大问题:于幼军再作检查
  •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深查“黑砖窑”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
  • 打击黑砖窑-“运动式”执法背后的渎职
  • 揭露黑砖窑案记者收到死亡威胁:事情过去后找你算总帐
  • 黑砖窑事件岂能草草收场
  •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
  • 洪洞只是冰山一角——有证据显示大量黑砖窑童工未获解救
  • 解龙将军:山西奴工制度已经蔓延到山东黑砖窑
  • 温家宝亲自过问黑砖窑:山西省长于幼军作检查
  • 山西黑砖窑工头多来自河南 相当残暴
  • 山西黑砖窑案:二十名芝麻官受查
  • 国际社会聚焦中国黑砖窑:经济奇迹遮盖的黑暗角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