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屠城”是邓小平的个人责任/北京骆春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6日 来稿)
     赵紫阳1990年代受访的时候,明确将“六四镇压”归咎邓小平!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前所未有的访谈中,将残忍镇压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门民运的责任归咎于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并详述他为阻止此事所作出的努力。 (博讯 boxun.com)

    
     赵紫阳自一九八九年以来,便一直遭到软禁。他是在一九九○年代接受新华社记者杨继绳三次访问时,发表这些谈话,而部份访谈内容已由香港明报刊登,并在今天见诸于海外各个中文网站。
    
     访谈全文可望即将以一本新书的附录形式公布,而这本名为「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的新书将在香港出版。
    
     赵紫阳在谈及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间屠杀北京大批无武装学生和市民的这起事件时说:「调派数十万部队表示,好几个军区的人力都动员了。」
    
     他说:「采取这样的行动须要邓小平这样的人才能作出决定,而且也只有他能作出决定。」
    
     这些访谈被视为中国官员对于六四镇压之前情势最为详细和直接的描述,而赵紫阳曾与邓小平和前总理李鹏等强硬派份子激烈争执。
    
     现年八十五岁的赵紫阳说:「到了最后,开枪的确成功控制了形势,但党和政府的形象损失却太大了。」
    
     他说:「后来有一种说法,认为镇压是最后手段,事情已经没有选择了。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们有很多机会可以不流血。」
    
     这位改革派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指责李鹏等强硬派份子对邓小平提供了错误信息,结果老邓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作出了派兵镇压的最后决定。
    
     赵紫阳并将人民日报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的社论归咎于李鹏,这篇四二六社论将民运定性为「反革命叛乱」,因而使抗议行动火上加油。
    
     邓小平女儿邓林说,六四事件应该“领导人集体负责”,“既然来了,就要应对”,“历史要过一段时间来看”。但六四后被判重刑的北京学者陈子明说,邓林这些观点他一个都不同意。
    
     *邓林:集体负责 决策正确*
    
     邓林是邓小平的大女儿,是位画家。她到香港参加庆祝回归十周年活动,星期天参加了香港电台的“旧日的足迹”节目。在这个历时两小时的专访中,邓林被问到了六四问题,邓林说,这是全世界都很关注的一件事。
    
     邓林说,借着六四,邓小平认清了一些东西,但是“坚持改革开放的道路、坚持一国两制、坚持香港回归,从没动摇过”。
    
     至于天安门“清场”的决定到底是谁做出的,邓林说,应该是集体负责。她说:“我想,应该是他们领导人决定。这个不应该说哪一个人来具体负责,而是整个。但我觉得是对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么一场决定,那么,中国如果给比如像吾尔开希等等这样的人来掌握中国的命运,那中国哪里有改革开放?社会是乱的啊!”
    
     *陈子明:政治局常委多不赞成*
    
     不过,因89民运被判重刑的“六四黑手”、北京学者陈子明说,邓林说的完全不符合事实。他说:“这是睁眼说瞎话。为什么?因为中共当时有组织机构,有党章。有规定要怎么做事。好像‘戒严法’、‘国务院组织法’规定李鹏应该怎么做事一样。根据当时的党的组织机构,最高层政治局常委五人,我们知道至少有两人不赞成镇压的,有一个人起初也是不赞成,一共有三个人不赞成。只有李鹏姚依林赞成,那是少数。”
    
     陈子明说,共产党当时还有一个处理日常事务的书记处,有总书记和几个书记,具体事情应该由书记处来承担,当时的总书记赵紫阳和几个书记阎明复、芮杏文、胡启立后来都被撤职,包括乔石,全都不赞成镇压。
    
     陈子明说:“如果说不是邓小平决定镇压的,是哪些领导人决定的?如果说邓小平不下决心镇压的话,我觉得根本不存在出现一个吾尔开希掌权的问题。”
    
     *邓的改革思想和专政思想*
    
     邓小平大女儿邓林在香港电台节目上还提到了六四的必然性以及邓小平解决问题的“决心”:“六四不是你想有就有、你想没有就没有的。当时一股势力要来,你有什么办法?邓小平也不希望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事情来了,要应对。应该坚定地用自己的意志,用改革开放思想来应对它。”
    
     北京学者陈子明说,邓小平实际有两种思想,发展到后来是无法同时并存的。他说:“邓小平有两面。一面是改革开放,或者说是片面的经济改革思想。另外一面是政治改革,他也说过一些,但他没有真正实行过。他说“坚定的思想”,这是改革开放思想吗?我觉得她所谓坚定思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改革开放思想和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发展到一定程度是不能并驾齐驱的。”
    
     *留待历史判断还是已有公论?*
    
     邓林在香港还说,看历史还是要回过头来看,“距离产生美感”。她说:“看历史要过一段时间来看,看是对还是不对,不以当时的具体的一些事情来判断。当然有些人可能思想转不过来,这个没有关系。我们只要坚持改革开放,包括这些人,他们能发财,我们都很高兴。”
    
     北京学者陈子明说,1966年和1976年,邓小平都因为是‘大走资派’而被打倒,另外苏联解体,当时经济似乎很差,而到了现在,这些问题都应该重新看待和分析,但六四则不一样。他说:“六四这样的事件,不可能由于时间的推逝而改变性质。就像希特勒干的这样的事情,再过100年,甚至再过1000年,也不会改变对其性质的判断。”
    
     千年易过,中国共产党罪恶难消!
    
    (北京师大骆春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骆春秀:斯大林为何下令轮奸两百万德国妇女?
  • 骆春秀:邓小平恶搞毛,党中央娱乐毛
  • 骆春秀:中共为什么要干涉美国内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