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4日 转载)
    
    今天中国网络对山西报道出来“黑砖窑”奴工事件的愤怒可能超越了2003年孙志刚事件,在那种铺天盖地的怒吼声中,我们看到这个民族压抑已久的火焰。这是这个民族还没有彻底麻木与绝望的明证!我在这种怒吼中听到这个民族撞响了希望的钟声!五千年的民族终于不能再忍受奴工这个名称,不能再承受奴工这种命运。从已经爆发出的谴责、怒斥、悲愤中,我们能看到一些激情背后的冷静,一些痛苦之下的理性,他们从社会制度与人性残缺的角度来深挖着产生现代奴工的根源,来探讨结束奴工事件的途径,应该说这种探讨很值得称赞。然而,我们也不能不遗憾地看到,在更多网友的愤怒中,表现出是一种纯粹情感的发泄,是不能容忍罪恶的表层的叫骂,而缺少对罪恶何以产生,与如何结束罪恶的深层思考。这就给中国现政权从表面解决奴工事件提供了良机,当局利用这种表面的愤怒,就事论事地采取了一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将个别被暴露的黑砖窑主纠出来祭刀,以飨网民的愤怒,然而更多更广泛的黑窑现象却没有涉及,社会深层的根本性的病症却隐藏了下来。
     (博讯 boxun.com)

    要真正将那些身陷黑砖窑的奴工解救出来,并从此根绝中国社会产生奴工现象,我觉得我们必须对奴工事件要有个全面而深刻的认识--那就是通过山西黑砖窑事件,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就是个黑砖窑,而生活在这遍土地上的十三亿人都是黑奴工!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这才是中国社会真正的现实。当我在读到笑蜀先生写的“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是一场叛乱”的文章时,我深深地叹惜一声:为什么就不知道山西奴工事件才是中国社会的本质表现呢?山西奴工不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异类,而是中国社会的本来面貌。只是由于这种行业的集中,这种工种的特征,而使中国奴工在这里表现得分外明显,也分外刺眼而已。
    
    我为什么说我们都是奴工,中国就是个黑砖窑呢?
    
    首先、从这个民族命运被极小数人的掌控上。中国是一个被权贵集团操控的国度。在中国这个权贵集团的人数据一个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分析,充其量也就是300万人左右,也就是说中国除了这三百万的权贵集团,其他都是奴工。一个十三亿人口的国家,被控制在三百万人手之中,也就是被控制在千分之二、三的人口中。这个民族的资源、机遇与发展前途,国家的大政方针,都被这个三百万人的权贵集团所掌握,所决定。千分之九百九十七、八的人的命运,被千分之二、三的人左右着,这与黑砖窑中一班奴工被几个打手与工头控制何异呢?
    
    其次、这个民族的生存状况与奴工生存环境没有差别。奴工在砖窑中的恶劣环境,让我们看到怒火中烧,然则我们是否回过头来思考过我们这个民族的环境,在哪点上又优越过奴工的黑砖窑呢?我们的空气被不由我们任何选择地污染着,我们的土地被不由我们任何选择地毒化着,我们的水没有干净的一天了,我们的食品没有放心的一天了。看看长江、黄河的污水,看看太湖、巢湖的蓝藻,请问哪里还有一片洁净的水流?哪里还有一块干净的天空?这一切都是不容我们选择,不容我们质疑。我们被强迫着接受那一切的污染,被强迫地接受那一切的毒害。我们的生活环境没有优于黑砖窑的地方。
    
    再次、我们没有优于奴工的自由。我们虽然可以在更广阔的大地活动,但是我们没有出国的自由,我们甚至没有出省的自由,更甚至没有离开家门的自由。我们看看每年被拦截的不能出去的人 ,最近姚立法、曾金燕又因受邀去参加国际人权会议而被拦截。而与此类似的事件,每年甚至每月都在发生着。也就是说这种被剥夺出国权的事,绝不是属于某些个别的案例,它随时可能降临到任何一个人的头上,因为它根本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只要统治集团中某部门,甚至某个人想这样做,就可以这样做。所以这种不幸不是属于个别,而是属于全体。同样我们在所谓自己的国家,我们依然没有行动的自由,我们只要离开家门到任何外地,这个外地可能就是自己的县城,自己的市内,自己的省内,我们随时被要求办理暂住证,并且随时有可能因为这种暂住而遭到遣送回自己的祖屋。同样我们就算在自己的祖籍所在地,或户口所在地,在自己的家中,我们都可能随时遭到不给出门的对待,或者就不给在自己家呆着而不得不到外地“旅游”的对待。总之,我们完全身不由己,我们的自由就是被外在权力任意摆放的自由,尤如一粒棋子般,可以在棋盘上让人支配的自由。这种做人的自由,与黑砖窑中的奴工的自由又有多大的差别呢?
    
    第四、我们依然是在一种无形的强迫中去劳动。可能我们没有象奴工那样直接生活在铁棒酷刑之下,但我们不要忘了,我们有多少劳动是处在自愿之中,是在快乐之下?尤其中国最近二十年的改革以来,在大量资源被掠夺,社会分配严重两极分化下,广大社会底层民众完全被逼迫到只维持基本生存,而难以享受生活改善下,他们不得不一天天在动物的生存抗争下劳作,这种社会畸形经济导致下的基本生存逼迫出的劳动,跟黑砖窑那种刑具逼迫本质上也没有太大差别。所以中国罪恶的经济,逼迫着广大民众如动物本能式地去应付着劳动,而没有自主的选择,更没有劳动的快乐。
    
    第五、中国民众的最后出路跟奴工没有二致。奴工最后的命运要么是累死,要么是无力劳动被踢开。中国权贵主导下的畸形经济最后留给大众的出路也是一样,要么累死,要么失去劳动能力后贫病而死。一生都是为了糊口,一生都在无休止的劳作。这与黑砖窑本质上不存在什么两样!
    
    等等,我们没法一一列举我们身世与奴工的雷同,但是只要任何一个稍有理智的人,可能都难否认我们命运与奴工一样的不幸。所以中国今天的现实就如一个放大的山西黑砖窑,而生活在这遍土地的人却绝大多数就是砖窑中的奴工。就此而言,要解决山西奴工事件,就必须解决中国这个黑砖窑,只有改变了中国这个黑砖窑,才能最后根本上解决奴工问题。奴工问题本质上就是个基本人权的问题,是人权的神圣不可侵犯被颠覆,与人的自由平等没有保障的问题。中国只有在这些问题上有了根本性的改变,才能根本性地结束奴工这种事件,否则奴工必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切的所谓领导批示,组织专项严打,都将证明是临时的,是治标不治本的,也最终是失败的。
    
    所以结束山西黑砖窑,必须立足在结束中国黑砖窑上!解放山西奴工,必须首先解放中华民族的整体奴工!
    
    2007-6-22于北京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黑砖窑-黑政府-黑制度-黑社会/李鑫
  • 黑砖窑事件的反思/陶东风
  • 拿什么拯救黑砖窑事件的人性集体沉沦
  • “披露黑砖窑第一人”:我至少惹了几万人
  • 史无前例:超过了买卖奴隶——为“黑砖窑”定性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赵女:黑砖窑案,中宣部该当何罪?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谈现代黑砖窑蓄奴与“洪洞县里无好人”/小草民
  • 林泉:他到底是不是胡涂蛋-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
  • 山西黑砖窑与“主流精英”
  • 政治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由黑砖窑事件想起的
  • 常坤:愤怒的哭泣-知耻吧-山西黑砖窑-良心的无辜
  • 山西黑砖窑奴役、虐待工人事件:以国家名义捍卫文明底线
  • 山西的黑砖窑问题之我见
  • 旗帜鲜明地反对新华网对黑砖窑案的定性
  • 身陷黑砖窑两年老婆改嫁小叔子
  • 所有关山西黑砖窑的文章和博客正在被秘密封禁
  • 黑砖窑案的终于有了处理结果:受罚最高级别官员是村支书 你满意吗
  • 调查证实“黑砖窑”事件官员倒卖童工 山西省长道歉(图)
  • 反思黑砖窑案:该检讨的是省长还是制度?
  • 黑砖窑3大问题:于幼军再作检查
  • 山西省委书记张宝顺:深查“黑砖窑”背后的腐败和失职渎职
  • 打击黑砖窑-“运动式”执法背后的渎职
  • 揭露黑砖窑案记者收到死亡威胁:事情过去后找你算总帐
  • 黑砖窑事件岂能草草收场
  • 黑砖窑黑幕情况越滚越大 政府如何赢回自己尊严
  • 洪洞只是冰山一角——有证据显示大量黑砖窑童工未获解救
  • 解龙将军:山西奴工制度已经蔓延到山东黑砖窑
  • 温家宝亲自过问黑砖窑:山西省长于幼军作检查
  • 山西黑砖窑工头多来自河南 相当残暴
  • 山西黑砖窑案:二十名芝麻官受查
  • 国际社会聚焦中国黑砖窑:经济奇迹遮盖的黑暗角落
  • 人大代表与山西黑砖窑较量9年 曾上书总理
  • 黑砖窑事件:是继续问责还是禁止报道?/RFA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