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2日 转载)
    
    早在1957年,林希翎就已成为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反右“明星”。在中国为右派平反的时候,邓小平明令有五个人不能平反:林希翎、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陈任炳;今日,其他四人已经去世,只剩71岁的林希翎这个“稀有品种”、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
     (博讯 boxun.com)

    http://www.rfa.org/cantonese/zhuanti/gongyunshihua/2007/06/20/history_ccp/
    
    现居巴黎的林希翎,刚刚动过手术,她瞒著医生,骗过了航空公司,从巴黎赶到美国新泽西洲的普林斯顿大学,参加一群老右派的50年聚会。71岁的林希翎说,50年的聚会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能够来到美国,“是神的恩赐”。她已经是督信基督。医生说“喉咙开了刀之后不宜远行”,空中小姐说要“给你氧气罩,已经报告控制中心,规定是不能够让你继续飞”。
    
    林希翎自认50年前“粉丝”众多,的确,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一群老右派,面对50年前的“偶像”,她所获得的掌声也最多。走近麦克风,林希翎这位老人家仍然不失“铁女子”风范,演讲拍桌子只有她一个。她说:美国人给钱开的反右会议,为甚么就不能够来?“今天,美国人拿钱,我说那又怎样!美国人拿钱,那太好了,美国人对中国人权就有责任。我说,不管谁组织,这样的研究会,我都去,所以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去。”
    
    在普林斯顿大学,林希翎在1987年见过刘宾雁,还有王若望。20年前,刘宾雁是在国内纪念反右运动30周年时被开除党籍,赶出国的。当记者同她讲,刘宾雁的追悼会就在文学博物馆对面的会堂举行时,林希翎说,还没有去见刘宾雁最后一面。现存于世的这一批反右运动的老人,见一面少一面。
    
    林希翎说,时下越来越多人不知到反右是甚么?要聚合一个反右群体,不容易。她说,“到了40周年,我到处呼吁,在法国,那些汉学家我都认识,我在法国社科院研究中心工作了三年,在45周年,澳大利亚搞了一个研讨会,中文报纸登了一下。”她说,因为统治者想打这段历史抹掉, “不要说后代,当代的年青人,我到国内、海外接触,他们都莫名其妙,也没有兴趣。所以我们这些幸存者,在这里有历史的使命感。”
    
    林希翎当年就读于人民大学法律系,是1957年右派的标志性人物,被称为中国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大右派,因在“胡风是不是反革命”的辩论会上的发言,被毛泽东亲自点名,成了大学生中典型的大右派。当时,21岁的她是《中国青年报》的特约记者,曾因发表“一个青年公民的控诉书”而受人民大学校长吴玉章及当年任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赏识。其因在北大及人大批判性的演讲,成为当时名人,各省年青人纷纷坐火车到北京一睹她风采,但亦因为57年的反右运动中,她触及邓小平,终生不获平反。
    
    50年后,平不平反,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但要追求反右前后的责任,亦希望她的个案能够成为日后历史学家,研究中国时的一个文物。“最晚吧,50年以后,100年以后,让他们未来的历史学家,考古的时候,也给他们有一点文物。”她说,中共由延安整风,到反右、到文革、到六四的手法是一脉相承的。“历史上对这些维权人士的这些镇压,都是一脉相承,我们要追究可以说反右前后一切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冤假错案的这些人,要求他们通通彻底平反,应该道歉、赔偿。”(掌声)
    
    “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已经过了四代(领导人)了,我这个林希翎直接见过的,直接接触的,直接点名跟我有关的,除了江泽民没有直接以外,毛泽东、胡锦涛也见过面,也讲过话。” 林希翎说,当胡锦涛还是以国家副主席访问巴黎,她以致力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委员的身份与胡锦涛留影合照之后,就亲自走过去到胡主席说,“我是林希翎,我还活著。”
    
    “胡锦涛来巴黎,我们合平统一促进会集体见面的时候,我和他见过,那时他还没有当主席。我说,你好,我是林希翎,我还活著。(胡锦涛回答)你怎么这样说呀,你会活得更加好!”她说,见不到平反的一日,一平反共产党的合法性就没有了,“我能活得更好吗?到今天,他没有兑现。为甚么呢?因为他平反了以前的冤假错案,怎么维持他的统治,他不并反的原因,就是要继续这样干,还要制造新的冤假错案。”
    
    50年仍然不爽林希翎的说,中共给过她文件,说已经改正好了,她不能够认同, “所谓改正,中国共产党没有别的能耐,发明这个新名词他很有能耐。甚么改正、摘帽子、平反都不一样的,等级待遇都不一样的。” 她说,从没有认过错。 “文件说,经过20几年的改造,右派给摘帽子,改正好了,我反对!别的右派没有改造好我不知道,我这个右派从打的一天,坐牢15年我从来没有认罪过,从来美有检讨过,怎样改得好呢!别给我摘了!” (掌声)
    
    林希翎曾经讲过,“就是不能对自己的人民宽松一点,这就是共产党。”而她刚烈的性格,50年似乎如一日: “现在我才知道,上访呀,翻案呀,这个苦呀!这个半个世纪我就到北京多少趟,这个翻案从来没有做事。”
    
    林希翎说,她身在还有反革命罪一条,过了半个世纪,现在不平反更加好。她说:“后来,我在北京遇到了很多老同志,李锐跟我讲,林希翎你要平反干甚么,不要平反更好,我现在就觉得,谁给谁平反呀!他们有甚么资格给我们平反!” (掌声)
    
    林希翎,真名其实叫林海果,护照上的名字也不是林希翎;但“林希翎”这三个字掷地有声。下一集,何山会同大再家访谈这一位反右运动的“活化石”,用林希翎自己的话说,她的历史很快就变成文物了。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http://www.rfa.org/cantonese/zhuanti/gongyunshihua/2007/06/20/history_ccp/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