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我们都是黑窑工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当我们走在大街 (博讯 boxun.com)

    每一个熟悉或陌生的人都可能
    心怀鬼胎,引诱欺骗
    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我们身不由己成了黑窑工
    
    当我们缩在家里
    每一个平常的电话或门铃都可能
    暗伏着危险,阴谋无所不在
    自由随时被绑架
    中国的血汗工业繁荣黑奴市场
    
    我们自己无时不忐忑不安
    我们的情人或许哪一天失踪
    我们的祖孙或许哪一天失踪
    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如远古随时被抓卖美洲的非洲黑人
    
    五千年后的中国开始崛起
    黑奴工便是伟哥和兴奋剂
    五千年后的中国开始和谐
    黑奴工便是阔人欢宴上的肉糜
    我们鞭痕处处的尸骨肥沃盛世之梦
    
    我的祖国的黑窑工哪
    我是放学路上的八岁的孩子
    我是含饴弄孙村头休闲的老人
    我是公园里与情人约会的女大学生
    祸从天降沉沦黑窑地狱身不如死
    
    我们都是黑窑工
    因有人或一时成为黑窑主和工头
    便总有人维护吃人与被吃的游戏规则
    自救从抛弃自己是另外的念头开始
    自救从来得及救已是苦难的不幸者开始
    
    2007-06-21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答自由诗人小王子
  • 槟郎:中国黑窑汉
  • 槟郎:呈献给中国的卖淫女
  • 槟郎:零七春节答杜兄
  • 槟郎:悼廖梦君同学
  • 槟郎:我要为西整厂歌唱
  • 槟郎:感台湾罢扁
  • 槟郎:私人写作二题
  • 槟郎: 读史——纪念文革40周年
  • 槟郎 : 念陈光诚君
  • 槟郎: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 槟郎:再答徐沛君关于鲁迅信
  • 槟郎:生与死之间有多远
  • 槟郎:声援巴黎三月风暴
  • 槟郎:想念皇上的日子里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槟郎:台湾,大陆妈的儿子
  • 槟郎:救救我们的工厂
  • 槟郎: 小舅死在那儿——答曹征路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