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破空:當今中國,依然是奴隸社會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来稿)
    
    今年6月12日,美國國務院發布《2007年度人口販運問題報告》。指出:人口販運仍是中國存在的最嚴重問題。在中國國內,每年遭到販運的人口估計在1萬到2萬人之間。中國是"以性剝削和強制性勞役爲目的的人口販運活動的來源地、中轉地、和目的地"。
     (博讯 boxun.com)

    對此,中共當局尚未來得及反應,尚未來得及惱羞成怒地咒罵美方"粗暴幹涉中國內政",在中國境內,就爆發了駭人聽聞的山西黑窯慘劇:上千名兒童被拐賣到地下磚窯廠,充當無償童工,被強制勞動、非法監禁、殘酷虐待乃至虐殺。
    
    這些淪爲當代奴隸的孩子,最小的只有8歲。他們每天承擔高強度、重體力勞動達14個小時以上,沒有工資,沒有人身自由,吃不飽,睡不足。經常遭到毒打。如果逃跑,則受到更嚴厲的虐待,窯主和工頭用紅磚烙燒孩子的肌膚,身上、手腳、臉上,都不例外。一些孩子臉上的皮都被紅磚燒掉了,只剩下嘴沒燒,只因要留著他吃飯幹活。有的孩子被打成重傷而失去勞動能力後,更慘遭窯主活埋。
    
    與這些孩子一道,淪爲當代奴隸的,還包括無數成年人。在山西省洪洞縣廣勝寺鎮曹生村,那些無償的農民工和童工,每天從早上5點勞作到次日淩晨1點,5名打手和6條狼狗,牢牢看著他們,其中一部分奴工,已經被折磨得神智不清,長年陷入癡呆。一些奴工被活活打死後,就埋在磚窯附近。
    
    這是一幅幅怎樣的圖景?血腥恐怖,令人發指。如此的人間地獄,在當今世界,只能出現在中國,那片共産黨統治下的罪惡領地。
    
    驚天醜聞和慘劇曝光後,在海內外輿論的強烈譴責下,中共被迫有所表示,中共中央當局和山西省當局,出面充當"青天",解救奴工的同時,把一切責任推給黑心窯主和中共基層幹部。官方媒體發表社論,一本正經地聲言"黑惡勢力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公權力對黑惡勢力無動于衷,甚至與其狼狽爲奸。"
    
    實際上,繼續論述下去,就應該是:公權力與黑惡勢力狼狽爲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黨獨裁的現行政治制度,鋪成黑惡勢力和公權力濫用的沃土。與其說是"人性的集體沈淪"(官方媒體語),不如說是"制度的罪惡陷阱"。然而,以中共高官的自私狹隘,卻絕對不會承認這類本質性的要害。
    
    都知道,黑窯慘案背後的利益鏈條:窯主吃奴工,公安吃窯主,地方官吃公安。然而,人們怎麽就不想到,吃掉這一切的,就是現行制度?那個被中共自稱爲"最優越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萬惡之源!
    
    如果不是上千名家長長期上訪鳴冤,如果不是民間《大河論壇》網站忍無可忍的披露,山西黑窯慘案,又豈能曝光?山西省當局和中共高層,又豈能有人過問?
    
    如果說,以前曝光的類似慘劇,大多發生在監獄、勞改場、勞教場,那是中共在"專政"名義下,實施的暴力,對此,中共及其各級官員尚能狡辯:誰叫他們是犯人呢?但如今曝光的山西黑窯慘劇,卻是針對無辜良民、尤其針對兒童的犯罪,不折不扣,是陽光下的罪惡。
    
    上世紀六十年代就義于中共槍口下的民主烈士林昭,早就斷言:當代中國,就是奴隸社會,遠遠超過中世紀的黑暗。進入二十一世紀,林昭的先知先覺,依然應驗:中國奴隸社會,依然沒有改變。
    
    (6/19/07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 陈破空: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 陈破空:澳门枪声何从来?
  • 陈破空: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 陈破空: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陈破空: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 陈破空: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 陈破空:《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 陈破空:杨武吴苹,并非"最牛的钉子户"?
  • 陈破空:先贤圣迹对照中共劣迹
  • 陈破空:胡温忧患,犹如崇祯皇帝
  • 陈破空:“愤青”部长记者会,不知所云
  •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 陈破空:邓小平渐遭否定
  • 陈破空:美朝妥协,北京叫苦
  • 陈破空:中纪委副书记,句句都是错
  • 陈破空: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 陈破空:黑色的利益--评胡锦涛非洲之行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