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右派老人50年的风餐露宿/蒋文扬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1日 来稿)
    
    57年难友幸存者上午好!
     给大家拜个寿。我在这给57已故的难友弯个腰,三鞠躬,默个哀。 (博讯 boxun.com)

     我在这给代情先生道个谢,代情先生在反右斗争满45年的时候,6月8日写了一篇纪念反右45周年的纪念文。他没有忘记我们老右派,我是在美国之音电台听完他写的纪念文。我当时听他读完后,就向他道55个谢谢!再谢!再谢!再谢谢!我们写呼吁书后,大纪元时报记者采访了我,民运信息中心记者采访了我,自由亚洲电台也采访了我,我在此深深地向采访记者道个谢谢,道55个谢谢!再谢,再谢。
     我要感谢,我记得的有钱理群先生,由海外知识人刘国凯先生(文革研究学者、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美国)、徐沛先生(诗人、作家,德国)、胡平先生(学者,《北京之春》主编,美国)、陈迈平先生(作家,瑞典)、徐文立先生(美国布朗大学教授,美国)、郑钦华先生(商人,法国)、孙丰先生(作家,法国)、郑义先生(作家,美国)、鲁德成先生(天安门三君子之一,加拿大)、廖亦武先生(诗人,作家,中国)、袁红冰先生(中国流亡作家、法学家,澳大利亚)、王策先生(中国自民党民联阵主席,西班牙)、羊子先生(妇女运动者、右派王若望遗属,美国)、刘晓波先生(学者、作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中国)、黄河清先生自由撰稿人,西班牙)、柳孚三先生(香港)等人对我们右派要求中共道歉赔偿得到正义的声援。我感谢大家的声援,道55个谢谢!再谢!再谢!再再谢!
     今天同难友在一起叙叙旧,倒倒苦水,谈谈灾难,发发牢骚,讲讲50年的苦难之事,更重要的是向中共提出赔偿,讨个公道,维个权,哪怕是万丈深渊,我也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李昌玉、黄泽荣二位难友为了给右派维个权,讨个公道,他们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空乏起身,废寝忘食,为此事而辛劳奔波。
     我拜读了李昌玉难友的《历史大视野》春秋之著,确确实实真实的写出了真伪;我拜读了茆家升难友写的《卷地风来》,他写出了右派的声声泪,字字血,真实之真实;我拜读了黄泽荣难友写的《沙坪坟场》、《415屠场》、《风波万里》,他写了他是从沙坪大坟场中415大屠场的白骨堆,血面前爬回人间。
     从反右50年走过来的路是数不清的运动,说不完的血腥事,挨不完的批斗会,写不完的检查,听不完的咒骂声。为了讨回公道,维护我们的权利,我心非石,非席,不可卷矣,不停车矣,不止步。
     57年反右的腥风血雨之后,全国各省市成立了劳教所、劳改工厂和劳改农场,军警林立,犹如雨后春笋,成了超级劳改,血腥大国。这是无产阶级专政开花结丰果的高产。我开荒种菜,双手皮破血流。有一次我在工地被摔下悬岩,头破血流不止,我去医务室包扎后,回头看看血染红了山路,血血血!!50年是一步改善从恶的历史。右派老人无不以手扶膺坐长叹,朝避猛虎,夕避长蛇。抬头望青天,低头思苦难,人人露宿风餐。
     右派老人唯形影相吊,外无基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童凄惨悲状。
     他们演出一幕幕的凶残、冷血、血腥、暴力,就连陈独秀的孙女陈祯祥、陈独秀的儿子陈鹤年被迫与许桂馨离婚,大妹陈祯荣,小妹陈祯庆、陈庆至,弟弟陈祯祺孙子全家无一幸免。血腥五十年,幸存者的控诉,活着的人要呐喊。如中共当局能有勇气来解决右派的遗留问题,让右派及家属子女老者安之,少者怀,亡者瞑目九泉,招携怀远,于国于民利莫大焉。如此,国家兴盛!民族兴盛!话毕,谢谢!
    
     蒋文扬
    
    身份证号:510202193409243815
    地址:重庆九龙坡石坪桥九杨兴村8幢13单元4-4#
    电话:023—68108800 邮编:40005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