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破空:藥監局長死給誰看?
请看博讯热点:假冒伪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6日 来稿)
    
    正當國際上因中國假藥毒貨出口,造成一批接一批人命和寵物死亡,而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從中國國內傳出消息:中國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鄭筱萸被判死刑。這一判決,似乎是對國際輿論的最好交代。
     (博讯 boxun.com)

    據調查,鄭筱萸受賄649萬,涉及8家藥廠。其受賄經過,是利用手中大權,批准藥品生産和上市。該局濫批新藥,僅2004年,就批准新藥1萬零9種,而同一年,醫藥最發達、研發能力最強的美國,僅受理148種新藥申請。"中國速度",的確驚人。顯然,中國食品藥品監管局的貪官不只鄭筱萸一人,凡涉及濫批食品藥品者,幾乎都是貪官。
    
    根據中共《刑法》,貪汙、受賄在10萬元以上,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死刑。一些中下級官員、甚至業務員因此被判死刑。但被判死刑的省部級以上高官則寥寥無幾。在此之前,只有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等 3人,被判死刑。
    
    2003年之後,中共官員,就不再被判死刑,省部級以上官員,更與死刑絕緣。盡管,涉案的高級官員越來越多,涉案的數額越來越大。諸如:雲南省長李嘉廷,受賄1800多萬;中銀(香港)總裁劉金寶,貪汙1400多萬;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長畢玉玺,受賄1004萬;深圳海關關長趙玉存,受賄900多萬;黑龍江省綏化市委書記馬德,受賄600多萬;等等,這些貪官,僅被判處無期徒刑,至多死緩。外界解讀:因經濟犯罪不是暴力犯罪,中共不再判死刑;或者,腐敗落馬的官員,畢竟" 對黨有貢獻",中南海"刀下留情"。
    
    于是,對鄭筱萸的死刑判決,就成爲一個異數,難怪鄭某不服,提出上訴。但就在鄭某上訴期間,官方最高喉舌《人民日報》,就已經發表評論員文章,高調肯定對鄭的死刑判決。至此,鄭某不僅被判了司法死刑,也被判了政治死刑,上訴便絕無翻案可能。這又是人治代替法治、政治幹預司法的一出典型。
    
    在此之前,當高官涉案數額巨大、而又未獲死刑時,官方往往用"認罪態度較好"來搪塞。然而,鄭筱萸一案,卻是例外。專案組人員親口對記者說,"鄭筱萸本人認罪態度較好,因而辦案順利。"但鄭某仍被判處死刑。
    
    由此也可以斷定,鄭筱萸與中共高層中的任何人,沒有私交,無從得到庇護,處死他,不會得罪任何高層人物,也不會影響高層任何一方的權力布局。與之相對照的是,在江澤民的巨大保護傘下,身爲政治局常委的黃菊,雖明顯涉嫌染指上海社保大案,卻得以"善終"和"厚葬";還幾乎可以斷言的是,被審查的政治局委員陳良宇,不管涉案數額多少,最後肯定不會被判處死刑。
    
    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鄭筱萸本人,曾經是假藥的受害者。鄭某當年在杭州某藥廠任廠長期間,因病住院,曾被注射假藥,險些喪命。據說,這正是他出任國家藥監局局長後,厲行改革的動力。鄭某上任後,曾鐵腕推行兩大"新政":藥品生産質量管理規範認證;藥品批准文號統一核發。然而,改革歸改革,不受監督的批發大權,卻由得他中飽私囊。
    
    這個監管中國食品藥品安全的"一把手",竟然成爲13億中國人民健康和生命的最大威脅、並禍及世界。這仿佛是一種象征:以"爲人民服務"爲口號而執政半個多世紀的中國共産黨,恰恰是中國人民安全的最大威脅、並危及世界。
    
    2006年初,海南某藥廠新藥研發專員張志堅,曾在網上揭露康力元制藥公司與國家藥監局"權錢交易"的醜聞。不久,張被公安逮捕並起訴,罪名是"涉嫌損害商業信譽"。不久前,張案被撤訴,但張志堅本人,已經蹲了9個月大牢。如果鄭某不死,張某就幾乎要去死了。
    
    據說,畢業于複旦大學的鄭筱萸,在老同學會上,曾假意說,自己收入不高,每月只有1700至1800元。然而,複旦百年校慶時,老同學們發現,鄭某坐著馬賽地600出現,派頭十足。時下的中國,正盛行同學會,其中,那些腰纏萬貫而風光一時的人物,恐怕就是不久就將锒铛入獄或人頭落地者。一出巨大的"紅樓夢"。
    
    藥監局長死給誰看?按中共高層的主觀意圖,是死給國際上看,就算中共不在乎中國民衆的抱怨,畢竟還在乎洋人金口;也死給那些不聽話的高官看,看他們"十七大"前後,是否聽命擺布,畢竟,官官都貪,不聽擺布,就給你亮出"反腐"的尚方寶劍。另外,從客觀上而言,藥監局長也死給當今中國的種種風光人物看:在末世的人治中國,看爾等能夠逍遙到幾時?
    
    (6/5/07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 陈破空:澳门枪声何从来?
  • 陈破空: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 陈破空: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陈破空: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 陈破空: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 陈破空:《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 陈破空:杨武吴苹,并非"最牛的钉子户"?
  • 陈破空:先贤圣迹对照中共劣迹
  • 陈破空:胡温忧患,犹如崇祯皇帝
  • 陈破空:“愤青”部长记者会,不知所云
  •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 陈破空:邓小平渐遭否定
  • 陈破空:美朝妥协,北京叫苦
  • 陈破空:中纪委副书记,句句都是错
  • 陈破空: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 陈破空:黑色的利益--评胡锦涛非洲之行
  • 陈破空:中国股市疯涨,转眼暴跌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