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6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1989年春夏之交,由北京大学生悼念胡耀邦诱发的天安门广场绝食活 动,席卷全国,发展成全民要求反对官倒,惩治腐败,实现民主的 “天安门事件”。这是中国当代史上一次波澜壮阔、史有前例的,不 仅得到了在京数百万人参与,而且得到了全中国亿万人民广泛声援的 民众爱国运动,这次运动对中共的“革命”秩序构成了一次前所未有 的挑战。

     其实历史上的每次革命,都从反对旧秩序的不平等开始。革命者为了 让人们把权力交给他们,无不向人民承诺自己的责任是结束一种旧秩 序,建立一种新秩序,使社会公平、自由与平等,于是人们就把“寄 存”在旧秩序“仓库”里的权利夺回来,交给了革命者。当革命者一 旦接替了这些“公共仓库”里的权利,如果不能及时建立一种制衡制 度,他们便会在自己建立起的绝对权威中,身不由己地自食诺言,撕 掉与公民平等订立的契约,建立起一种新的专制统治,革命者也就变 为专制者。洪秀全和斯大林都是如此。新的统治者因担心人民让他们 承担“违约责任”,便不得不借助暴力来维护统治,剥夺或限制公民 的权利与自由,单方面颁布种种命令、条例,不允许思想自由、言论 自由,未经其同意的集会、游行自由;不允许对他们公开批评;不允 许知道他们的阴暗面及一切不利于他们统治的新闻。不允许……不允 许……。这许许多多的不允许,便割断了他们与人民之间的权力来 源,完全丧失了其合法性。为了维护这许许多多的“不允许”,他们 只好用加重百姓税赋的方法来增设更多的监狱,驯养更多的密探和警 察,甚至用坦克、装甲车和军队来面对人民的不满。于是他们便在权 力的温床上改变了初衷,走向了人们的反面。这既是历史,也是现 实。 (博讯 boxun.com)

    然而,任何一个政权的建立都不可能在一个早晨将一切承诺都全部除 消。统治者最起码要让人民的牺牲得到点补偿,否则就一天也无法维 持下去。他们对公民权利和自由的限制与剥夺,通常是逐步进行的。 因此合法权力的转化为强权,也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

    洪秀全要平等均田,但却建立了“天朝”,建立了一种根本不可能平 等、均田的等级特权体系。列宁将马克思建立社会主义的良好愿望, 传给了斯大林,并发誓要实现“巴黎公社的原则”做人民的公仆,给 人民以公平的工作、住房、食物、免费医疗和义务教育。可是后来人 们慢慢发现:“社会主义”的“大锅饭”成为新兴的红色权贵们挥 舞、浪费的资源。人民自由与权利的付出,意味着更多地失去。谁若 有丝毫不满,谁就会被流放、关押、进集中营。斯大林时代“大清 洗”的残酷是举世共赌的。人民越来越不堪忍受这种新的高压统治和 不平等秩序,便由不满到抵触到反抗,不再甘愿做党权神化的“驯服 工具”和“螺丝钉”。由此,这种秩序便失去了基础。戈尔巴乔夫面 对国际民主大潮,敏锐地发现了他所维持的秩序已是千疮百孔。于是 他反戈一击,告诉人民:“请你们畅所欲言,大胆批评。现在是公开 性的时代,负起责任,变革社会体制,以调动个人的独创积极性,现 在是改革的时代。”于是,就在中国“6.4”大镇压的历史阶段,苏 联剥夺人民权利与自由的象征──古拉格监狱打开了。

    苏联在政治上释放了政治犯的同时,在经济上也埋掉了斯大林1929年 以暴力或饥荒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为代价赢得的“集体农业”。土 地分割了、工厂出赁了,“国家必须拥有一切生产资料的观点”改变 了。于是有了“八月政变”,一夜之间,列宁的旗帜倒地了。苏联军 人一改暴力镇压(包括对他国)人民的不光彩历史,站到了人民一 边。到此为止,苏联解体了。旧的秩序崩溃了。叶利钦代表着另一种 秩序走来了。人民再也不肯轻信任何人的演说与宣誓,不管是“画 眉”还是“百灵”。这次人民首先要得到实惠才肯付出,决不轻易将 权利“托管”于他人。而秩序的法则却注定人们要先付出才能得到实 惠。

    苏联的解体和苏维埃秩序的崩溃,是与中国的“6.4”紧密联系在一 起的,很具代表性,充分证明了人民是在不堪忍受“革命者”的失 诺,权利和自由一天一天丧失的情况下才起而埋葬了这种秩序的。这 样的埋葬在布拉勒,在布达佩斯,在布加勒斯特,在地拉那,在华沙 都先后出现过,虽然在中国还没结果,但中国“6.4”情节还在演绎 着……

    一切利用暴力、扭曲人性,剥夺公民权利和自由的不法秩序,人民都 不可能继续维护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东方:"六四镇压" – 中共政权和中国国家悲剧的开幕式
  • 六四的根本问题是杀人/牛乐吼
  • 丁子霖致全美学自联:沉重的六四、寄予希望的六四
  •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张本先
  • 江棋生:关注六四抗暴者—在6月2日华盛顿纪念六四18周年烛光晚会上的书面发言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沉舟(图)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十二——陈延忠
  • “六四”之后的中国问题/武振荣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孙文广: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
  • “六四”惨案今又再现
  • “六四”对中国的影响/今叶
  • 陈子明王军涛:六四将获应有评价
  • 六四大地震/林保华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十一——吴旭升
  • 王元泰:王维林使1989年“六四”成为永恒的记录
  • 投稿:关于六四的散文和诗歌(图)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浦志强:“六四”十八周年前夕:我在天安门广场被违法“传唤”((图)
  • 北京、清华百名教授六四前申请维权游行被叫停
  • 纽西兰奥市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图)
  • 《成都晚报》刊登「六四」广告被查处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
  • 张先玲、黄雪芬等:六四屠城十八周年祭文(图)
  • VOA:蒲志强在天安门广场谈氛围说六四(图)
  • 六四后 营救民运人士黄雀行动总指挥露面
  • 立刻释放六四屠杀十八年后仍在狱中服重刑的北京市民
  • 西安民运人士今日祭拜林老 纪念六四 (图)
  • 厦门要游行到六四:污染厂由台湾通缉要犯陈由豪投资
  • 美国国务院声明∶至今为止仍有六四200人被关押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 eBay惊现六四军功表(图)
  • 天安门母亲”“六四”18周年座谈纪要全文 (组图)(图)
  • 天安门母亲港支联会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 北京对马力言论保持沉默:六四或被重新评价?
  •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民建联主席马力否认六四屠杀 引起各方强烈谴责
  • 马力否认六四屠杀的言论继续引起争议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