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陳破空:中共爭奪"民主"話語權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5日 来稿)
    
    "政改"與"民主":中共誇誇其談
     (博讯 boxun.com)

    近年來,中共開始大談"政改"與"民主",從高官到媒體,從官方智囊到禦用學者,提起"民主",誇誇其談,毫不羞澀。其中,有人論述"民主是個好東西",有人論述"民主是個不壞的東西",有人表示:"科學、民主、法制、自由、人權,並非資本主義所獨有"。
    
    鑒于中共的不良信用,外界多以半信半疑的眼光,看待中共的類似"炒作"。事實上,中共談"民主",大抵是爭奪對"民主"這個概念的話語權。中共此舉的大意是
    :你們西方能談民主,我們中國也能談民主;你們民運人士能談民主,我們共産黨也能談民主;與其讓你們去談民主,不如讓我們來談民主;反正,對"民主"這個詞彙,你有你的解釋,我有我的解釋,大可混淆視聽。說是"普世價值",到了我中共這裏,都可以叫做"中國特色"。
    
    經過幾番"爭鳴",還是官方喉舌《人民日報》一錘定音道:馬克思主義原則下的"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而不是"民主社會主義"。由此露出廬山真面目。滑稽的只是,中共官員和禦用學者,即便談"民主",至今,還要從老掉牙的"馬克思主義"那裏找依據,仿佛不知"今夕是何年"!
    
    邪惡的"中國模式"
    
    經濟增長加政治獨裁,中共創造了"中國模式"。有人說"中共幹得很成功"。看上去的確如此。從邪惡的意義上而言,中共的確取得了一系列驚人的"成功 ":以"反台獨"爲借口,中共空前壯大了軍力,足以與美國和西方叫板;利用鎮壓民運和法輪功,中共豢養起龐大的特務勢力,足以監控全體國民;利用美國陷于伊拉克泥潭,中共強化了國際獨裁陣營,並以這一灰色陣營的當然"領袖"自居。
    
    至于中共全方位的統戰攻勢,也已經開始奏效。受惑于中國經濟起飛的威勢,和紙醉金迷的盛況,不少人陷落其中,欲罷不能。在台灣,泛藍中的連戰派系,已經與中共媾和,達成交易,並樂此不疲;在香港,民主派中的少數人,已經與中共明來暗往,倒過來勸說港人"不要操之過急";在海外,民運中的少數人,已經與中共妥協,聲稱"與中共,可以妥協,不必對抗。"更有甚者,公開與中共合作,自辯說,對民主"等了那麽多年,已經失望"。
    
    如此妥協下去,中共幾乎可以"一統天下"。余下的抗共人士,似乎就要變作古時的伯夷和叔齊,餓死于首陽山了。于是乎,中共大可爲所欲爲。所謂"政改",既
    可用"新加坡模式",即將政治、商業、與知識精英悉數收買,溶于一爐,爲執政黨所用,以民主之名,行專制之實;也可用"普京模式",即特務當政,線民護國;也可赤裸裸地,繼續沿用現行"中國模式"(應爲"中共模式"),即經濟膨脹加政治獨裁,繼續爲國際社會樹立另一個"成功"的樣板。
    
    "非共人士"當部長,第三波"花瓶秀"
    
    有人或許會說,中共不僅僅侈談民主,它也做了一些姿態,諸如,讓非中共人士出任政府部長。比如,任命一個叫萬鋼的人出任科技部長,還可能任命更多的非中共人士當政府部長。然而,從爭取萬鋼回國、到任命其爲同濟大學校長;從安排萬鋼擔任"致公黨"副主席,到擢升其爲科技部長;一路都是中共栽培的痕迹。與其說萬鋼是"非中共人士",不如說他是被有意留在黨外的"中共黨員"。萬鋼加入的"致公黨",是中共花瓶;萬鋼本人,也是中共花瓶。
    
    這樣的雙簧,早就是中共的拿手好戲。與其說是"創新",不如說是恢複,恢複了半個多世紀前,中共任命"非中共人士"出任部長的"面子工程"。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任命的"非中共"部長,多達十幾名,有的"非中共人士",甚至官至"國家副主席"、"政府副總理",如張瀾、黃炎培等。文革後的八十年代,中共又任命資本家榮毅仁爲"國家副主席"。算下來,新一輪"非中共"部長的提拔潮,已經是中共的第三波"花瓶秀"。毫無新奇。
    
    中共大談 "政改"與"民主",並不惜真真假假地做幾把秀,說穿了,這不過是北京奧運會前,中共精心推出的包裝。以中南海看來,爲了讓北京奧運會在國際上蒙混過關,把"民主"的調子唱得再高,也不爲過!
    
    "黨內民主",中共的專利
    
    有人注目"十七大",預料胡溫將利用大會,鞏固權位,隨後推行"政改"。實際上,胡溫接位以來,一直與江系人馬展開權力鬥爭,大規模的人事重組,一直沒有間斷,未必就與"政改"有關。官方學者之一、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公開解釋了胡溫的"政改"內容:中共"十七大"之後,可能將在兩個方面進行政改:一是繼續以擴大黨內民主爲切入點,穩步推動政治體制改革;二是重點推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中共一直有"民主集中制"的說法,實際上,只有集中,沒有民主;重提"黨內民主",卻暴露了中共高層的心迹:只能談"黨內民主",不能談"黨外民主"。換言之,這種"民主",只是中共一黨的專利,絕無關"還政于民"。
    
    至于"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實在是"老生常談"。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中共先後推動5次"行政管理體制改革",一律歸于失敗。就連"精簡機構"這一條,都做不到,在"精簡"的口號下,官吏不是越來越少,而是越來越多,以至于,官民比例嚴重失調,達到曆史性的程度。(西漢時,人口稀少,但每8千個老百姓,才養活1個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國",人口衆多,但每26個老百姓,就要養活1個官。)
    
    常言道:"聽其言,觀其行。"聽今日中共之言,有"民主"詞藻;觀今日中共之行,卻無民主內涵。中共雖大談"民主",但對"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這兩個最具檢驗意義的話題,卻不敢觸及。葉公好龍如此,何以妄言"民主"?況且,在大談特談"政改"與"民主"的同時,中共對民運人士、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宗教人士等的鎮壓、抓捕、和迫害,一刻也沒有停止。其所作所爲,與真正的"政改"與"民主",相距何其遙遠!
    
    (原載香港《開放》雜志,2007年6月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 陈破空:澳门枪声何从来?
  • 陈破空: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 陈破空: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陈破空: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 陈破空: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 陈破空:《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 陈破空:杨武吴苹,并非"最牛的钉子户"?
  • 陈破空:先贤圣迹对照中共劣迹
  • 陈破空:胡温忧患,犹如崇祯皇帝
  • 陈破空:“愤青”部长记者会,不知所云
  •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 陈破空:邓小平渐遭否定
  • 陈破空:美朝妥协,北京叫苦
  • 陈破空:中纪委副书记,句句都是错
  • 陈破空:邓小平挽救的,不是中国
  • 陈破空:黑色的利益--评胡锦涛非洲之行
  • 陈破空:中国股市疯涨,转眼暴跌
  • 陈破空: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 陈破空:围绕《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 陈破空:全中国都让宝马给撞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