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克拉玛依油田买断职工关于欺骗买断、油田侵吞买断金、打压职工的上访信/肖懿珊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1日 转载)
    
    我叫肖懿珊(原名:肖焰),现年42岁。于1983年9月参加工作,1984年2月份在百口泉采油厂输油队,1991年7月因轻质油、汽油接触性过敏被调到测井队工作;在2000年,因新疆石油管理局依据谢自强局长兼党委书记的讲话(讲话摘要附后见附1),对职工进行的20%~30%裁减幅度,故才下岗的员工。当时,我是在(新疆石油局油田公司的下属企业)休产假,且还有一年假期未到的情况下,厂里劳资科就打长途电话通知我:“要求我尽快买断,不买断就下岗,买断还能够拿到一笔钱,下岗后一分钱都拿不到。这是最后一批买断了!”他们前后两次打电话给我。由于当时我在北京带孩子,且对国家政策及相应的法律法规不熟悉,不知道国家法律规定在三维期内企业是不准将女工解除劳动合同的;我到假满的时间应该是2001年的7月1日,“买断”时间为:2000年11月15日;为此我成了被迫买断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职员。我是一名响应国家号召晚婚晚育老实而本分的职员;也是一个生育孩子后合法休产假的妇女。在企业时,从不愿意给任何人找一点麻烦,也不愿意给组织上找一点点麻烦;但现在我是万般无奈、走投无路,才再次上京求助、上访反映我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在2006年1月10日的这一天,是伊斯兰教古尔邦节的第一天;在北京永定门信访接济站里,我们一行五人在与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信访处的张处长交涉谈话时,在未得到任何答复的情况下,张处长就提前跑出了会议室。当我们从二楼下到院内就被(新疆石油局买通)中石油的保安十多人无理的将我暴打了一顿。当时只是为了我说的一句话:“为什么打人呢?”从而招致一顿暴打,而后被强行押回克拉玛依市。我实在是想不通,有人公然组织违反国家信访条例和治安处罚条例,竟然是在首都北京国家信访局的接济站内殴打我及上访、信访人员!!!此前我已经在接济站内对接访我们当地的稳定协调小组组长胡安和大家言明:“胡书记,你跟中石油协调一下,我们谈一谈,不管我们谈的结果如何,回去后我们好对大家有个交代。我肖懿珊身体条件欠佳,病情很重,回去后想好好治病;也让家人放心。我就不再参与此事了”这些话,我前后对当着胡安和大家说过4、5遍了;我也是决定这么做的。但是没想到会有如此结局,逼的我不得不继续我的艰苦维权之路!!!
    
      当回到克市,眼看就快要过年了,没想到他们将我和孩子赖依维生的每月每人200元的“农村”低保也给取消了两月;再就业近半年人的低保都没有取消,却给我取消了两个月,这不是迫害是什么?!!信访办的马主任对我说:“你肖懿珊不是爱去北京上访吗?有本事你就把你这件事给访成了。你这是在给领导们找麻烦”。为什么我愚蠢的签字,要祸及我们的下一代人,作为一个母亲,我却养不活他,我实在是无法再做一个母亲了,许许多多的事让我实在是想不通?!!逼得我在信访办自杀后,才给我补办上的低保。他们种种的刁难和打击,使我想不通;我们究竟错在那呢?我依法上访、理性上访来维护我们被侵害的权利,有什么错?
    
      在屡遭打击后因为郁闷和生气,我的病情快速发展恶化。在过完年后,二月底我发现我原先的良性乳腺肿瘤,突然之间长势很快,每天都在变化着长大,我就知道不妙了;可以肯定的是癌症无疑了,因为无钱治病,我到稳定办想让他们给我出钱,才能够到医院诊断一下,他们说:“你只要拿出诊断证明,我们就给你解决!”因为我无钱进医院,到了三月底时,朋友们出钱,押着我去了医院检查,结果确诊为右乳乳腺癌晚期。我拿着诊断证明去后,稳定办最终没有帮助解决一分钱不说,得到的只有信访办的无情耍弄和羞辱!
    
      在5月初我在市慈善总会拿到了2000元的个人基金后,我丈夫陪我去了乌鲁木齐肿瘤医院,得到了进一步确诊右乳乳腺癌晚期;因为无钱医治,加之今后抚养孩子还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我不能自私地借上一屁股的帐,让他们父子俩还,加之钱也不是那么好借的,也借不到。况且我们俩都是失业在家的人,以前又都借了一些钱而无法还,思前想后我只有放弃治疗回家!
    
      我在06年前后两次带病反映过问题。在同年5月下旬对来我市的换届选举领导小组反映我们这儿下岗人员真实就业的情况。(当时我们的再就业人数,从05年开始累计为916人,且农村低保增加为每人每月225元)。2006年9月11日的这一天,我和其他四人去克拉玛依宾馆,欲给在克市调研的中央领导人反映问题。当地公安说:“宾馆里你们不能待!”我们就待在门口,他们限我们在15分钟内离开,不到10分钟我们就离开了,后来我们几个人坐在人行道旁边的马路牙子上聊天,不到两分钟时间,他们就开车上来将我们强行带到公安分局。他们明知我是癌症患者,还无理拘留我十天,直接导致我的癌肿块整体长大、长厚各一公分。他们还对外还宣称:“肖懿珊冲击党代会!”。在别人(不明真相的人)看来,肖懿珊是该被拘留,胆子太大了。事实是12日才开的党代会,11日我就被拘留了;党代会的门朝那开,我都不知道!更别说是冲击党代会了。我们只是想反映问题,又没有干违法的事,怎么能触犯国家法律那?仅是在人行道的马路牙子上坐着就被拘留了,我想这种情况全世界恐怕就我肖懿珊一个人吧!!!我想今后我们绝对不敢在克拉玛依反映任何问题了,因为一是解决不了一点问题,得到的只是羞辱、非法拘禁及等死!!!
    
      自从2004年底维权至今,已经是第三个“两会”了,我不知道我们被侵害的权利何时能够得纠正和更本性的解决!!!我已经快撑不住了!!!因为我已经被诊断为右乳腺癌晚期(无钱医治),至于我能够活多久、还能够相伴家人多久,我不知道!但是,为了我尚且不满9岁的儿子能够长大成人和能够奉养我年迈而身体健康欠佳的父母、爱我还一贫如洗的丈夫及家人们;我就是爬也要爬到北京为我自己及家人讨一个说法!新疆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对我的拘留合法,合理吗?
    
      新疆石油局的领导:为什么对我们要强制扩大减员、让我们买断?为什么一个朝阳产业要将我们一脚踢出局后,对给我们造成的各种伤害和困境、置之不理不说,连一句温暖的话都没有,更别说是伸出手来拉我们一把了!!
    
      还因为今年在克拉玛依的两会上,我们这一个“非正常”失业的诺大群体根本就没有被提及过;从2004年年底维权开始,2005年他们全年再就业才安置了国有下岗失业人员的人数仅为400多一点人;06年全年仅安置再就业的国有下岗失业人员为1668人;这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孩子不哭,娘不喂奶;我们已经成了后娘养的了,可以喂,也可以不喂的。那就是坚决不喂了!!
    
      克拉玛依不是一坐商业城市,她只产原油和石头,别的什么都不产。石油职工失业后没有得到任何扶持和帮助,使他们大部分人很快走向贫困和消亡,妻离子散、眼睁睁地看着老人病死而无钱尽孝道,看着孩子们无钱上高中和大学,而流浪与社会,忍着自己的老伤新病而进不起医院,难道这就是让我们这些老石油们所分享的改革的成果吗?这是和谐社会吗?新疆石油是朝阳产业,没有任何依据和理由大规模的裁减职工,更没有任何理由违反国家劳动政策和法律搞买断工龄运动(被他们到后面才说成是所谓的自愿、有偿解除合同)。企业将一群技能单一的石油职工不负责任的推向社会,使我们大多数人花光了那一点买断费后,就再也无法生存下去了,这给政府、社会、失业职工本人及家庭都造成了巨大的问题和负担;并人为的造成了边疆多民族地区的不稳定;同时伤害了群众对党的感情及信任程度。企业违法违规造成这么大的社会问题,为什么企业不承担责任,而要叫政府和国家买单!!!我实在是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因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至今未与一个“非正常”失业的职工签订新的劳动就业合同。也没有用现实的态度,认真积极的按照国家政策解决我们的困难和问题,只是一直再歪曲和敷衍、甩包袱拖我们。想当年中石油为了上市对内搞裁减,只是2000年这一年,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全系统就裁下来四十万左右的职工;还下达文件(中油人劳字2000年的115号文件)中规定:裁员减幅不超过3% 。规定:对于“有偿解除劳动合同”人员,本集团公司所属下属企业不得再重新聘用!国家有明文规定:一个破产企业的下岗职员,在半年之内企业确需用工,必须从下岗职员中优先聘用。为什么新疆石油局要对我们执行30%的裁员?为什么中石油要将我们这些老职员拒之门外?!!(中油人党字2002年39号文件中)规定:对于有偿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员,本集团公司所属下属企业确有临时用工需求的,应该优先聘用有偿解除劳动合同人员;积极清退计划外用工,扩大就业门路。当我们拿出此文件,要求他们能够依照此文件给我们解决一下;但是新疆油田公司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和劳资处姓侯的给我们的解释是:“我们从来没有接到过这个文件”而实际上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2001年至2004年的三年中,应届的本地大中专毕业生一个也没有录用;而新疆石油局在这几年总的劳务费的增加幅度巨大!!致使克拉玛依的大中专毕业的学生为了要一份工作而群起游行,最后还有三、四人被“判了刑”!!!我们的劳动保障局局长公开说:不劳动者不得食。可是我们的母亲们,用她们一生的辛苦和血汗将克拉玛依建设起来,可是到老是被全部辞退,无任何收入;最后她们自发起来维护她们被侵害的权利,去年最终只是得到了250元的羞辱钱!!连11类地区克拉玛依市的地保都够不上,为什么我们的执政者不为我们谋福?仅仅是因为我们这儿的执政者领导政企不分家的缘故,就该让我们承受这一切吗?!
    
      对外中石油将其四分之一的优质净资产29亿美元买给了华尔街财团,当年据说是占六分之一的股份;现在不好意思了,承认只占十分之一的股,这一切就意味着,中石油用一个克拉玛依全年的石油总产量,年年向美国鬼子进贡,这不是卖国是什么!!!每年中石油给洋鬼子们上交20多亿,这是纯粹的卖国行为。对内把石油企业的老员工们都赶到社会上,无依无靠、上无法养老、下无法供小、自己生病了无法治病、等死!!。(在2000年新疆石油局原油产量是450万吨,在2005年的原油产量上升到1500万吨。原油价格由9美元一桶上升到60~70美元一桶;原油价格上涨了近7倍多,新疆油田公司在2005年也只是给国家上缴了53亿元)。这就是改革的成果吗?新疆石油管理局和油田公司能正视现实,给我们一个较满意的答复吗?目前还不能!
    
      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2000年一年就裁下来20000多人,其中集体买断的人有12000多人;个人买断的人7000多人近8000人。下岗6年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企业和政府给付给我们一分钱的生活费;也没有按劳动部的有关政策给失业职工趸交三金(即医疗、养老和失业保险)。一年4500元的买断费用,是能够买断了我们的前半生,还是能够买断了我们的后半生?甚至还是能够买断了我们的终生?!!!是谁动手拿走了我们赖以为生的大面包后?只给我们留下了不够交三金的那一点费用,还在那里造舆论,说我们:是自愿有偿解除的劳动合同;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一激动就买断了;甚至说:等花完钱后就来闹事。
    
      实际到目前为止,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本系统未解决一名下岗失业职工的就业工作。打着安置我们的名义,一手:新疆石油局将岗位卖给私人公司,政府又被迫从私人公司买岗位(后面有我们当地出的报纸为证附后见附2);用来安置这些“非正常”失业人员,让他们与私人公司签订合同。一日政府和企业不给钱了,这些私人公司不会为我们承担任何风险和责任的?这样的安置我们敢去吗?起目的就是把我们这批人先搞到地方去再就业,然后再转化成地方失业人员,彻底让我们以后变成哭天无路、哭地无门的境地。最终我们的安置费、培训费、风险金和再就业扶持费等各项资金又被不明不白的黑掉了。另一手:又从中石油拿来几十个亿,并伸手向国家要来了几十亿的钱,这些钱又都成了某些人利益再分割的大蛋糕。这样搞再就业工程,失业职工依然是一贫即往。而暗箱操纵者,却在乐不可支的数钱。国家关怀我们的伟大工程到了克拉玛依怎么就变成另一回事了呢?
    
      在克拉玛依,领导们是用28万元来建一个20多平米的小平房。有建成的,就用,未建成的,就将一个15平米的铁皮房子拉来,其内部设备非常简陋。却是用五十万元买来用作小区治安员的值班室。全克拉玛依一共有70个小区,若是有50个小区都用这种铁皮房子,这笔费用就是2500万元。据我们了解得知,这种铁皮房子一般也就值3万多元,最多也超不过5~6万元。再有克市的市政、道路、房子、围栏、电线、供热管线及地下管线是不停的翻新,重复挖开再建造,这样耗费资源和人力,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呢?!!!
    
      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借改革之名,扩大自己的自主权,买断了一大批的国家正式职工、却用的是计划外用工“农民工”,又开出了一大批的劳务派遣费用。在局所属企业集体买断是带资分流出来的。公司的董事长是年年给自己奖励股份份额。其他股东年年都得不到分红;一部分集体买断的企业资产,最后100%都变成了董事长的私有资产,连增值税都不用交了。石油局将一部分企业分离出去后,又自己出资购买设备雇农民工干。致使,集体买断的企业因接不上活而倒闭。目前,集体买断有很多都快撑不住了,在变卖最后的资产;我们个人买断的就更活不下去了。
    
      改革后,领导干部由4000元的月薪改成几十万的年薪加各种奖励提成,把领导份内的工作改成单项承包合同;有安全生产奖、年终压岁奖、完成任务奖、节能奖、综合治理奖、技术革新与发展奖等等;每项合同的兑现,超过几万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到了年底各项评先、评优都少不了几万元;小奖励有二十多个名目,这样处级年收入可能超过150万、局级年收入就有可能超过200万以上;这只是红色正当收入,灰色和黑色收入在这儿就不要提了。科级干部年薪达三、四十万。无钱即出差得补贴、旅游补贴、疗养补贴,票可以在财务处报。出差时,即是下属送礼,又是收礼的大好良机,出国送美金、国内送港币、人民币;特别是他们的夫人、子女出行时,这种现象非常严重。改革的受益者是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真正的领导者和执政者!!
    
      我们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彻底和根本性的解决,我们现在还是处于生活无着,工作无着的情况下,无人问津。我们的姐妹为了生存下去,有些人私下做着一些让人羞愧的暗娼;有些人不得不浪迹天涯,四处奔波;还有些人对新疆石油局是一个朝阳企业,国家和企业为什么要以改革的名义大面积的裁减企业员工而屡屡想不通,精神崩溃;有些因用自己学得的知识和技艺养活不了妻子和孩子,凄然自杀的;有用双手辛辛苦苦经过几年艰苦创业,而负债累累抛夫舍子抑郁悲愤自杀的;有患上了精神病后在垃圾桶里捡拾垃圾吃,夏天困了就四处倒卧、隆冬时节就钻暖气沟,至今无人管的精神病患者不在少数;还有些人因身体健康欠佳花光了买断工龄的钱后,而无力供养孩子上学,致使孩子们在大学的不同学年中辍学在家,而无法继续求学拿到毕业证的(后附有两个实例附3和附4)。尚且有许多身患恶疾因无钱而无力进医院医治,在家等死的人群;我便是一名这样的病人。
    
      新疆石油局违规搞批量买断工龄,受到社会各方面的质疑,被买断职工多年来一直坚持上访维权,新疆石油局一退六二五推给中石油,而中石油又未给我们提供任何有关买断政策的依据,裁减20%~30%企业职工的依据。
    
      在克拉玛依市,我们都是合理合法地诉求我们被侵害的权利,依法上访和反映我们的问题;但是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不是答非所问、耍赖皮,就是采用非法手段打击上访人员!(有新疆石油局信访办给我们的回执两份以及我们当地出的报纸为证见附件5、6、7、8)更可恶的是某些个别领导,买通个别买断职工搞假宣传、假采访,欺上瞒下、粉饰太平,掩盖这一群体未解之问题及不和理解决问题的真相,给今后爆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留下了祸根。
    
      根据国家信访条例规定,依法上访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只有真心诚意解决问题,才能化矛盾为和谐。
    
    
      我们的要求:
    
      一、企业是将买断工龄所欠我们的钱,全额补发给我们。我们回企业再就业,工资上可以有差别,但奖金福利待遇与企业员工享受同等待遇。
    
      二、企业是可以不补发给我们买断工龄所欠我们的钱,我们回企业就业,工资、奖金福利与企业员工享受同等待遇。
    
      三、企业将三金一次性给我们趸交到退休期限,生活费用的发放不低于企业待岗工资福利待遇;或给予办理提前病退、退养的手续。
    
      四、企业将买断工龄所欠我们各项应得费,全额补发给我们。我们可以用于扩大自己的小企业;补齐后与原企业无瓜葛。
    
      以上四条由买断员工自行选择,应该充分尊重我们的自主权
    
    
      联系人: 肖懿珊 陈发翎
      联系电话:010-86079917 0990-6832708 13319902525
      联系地址:新疆克拉玛依市油龙新村11-11号
      邮编:834000
    
    
    
      附3:
    
      女儿:撒义甫 加马丽 巴拉提,2005年7月毕业于乌鲁木齐师范学院,五年制美术系学业。至今未被企业招录。无(工作)业。
    
      儿子:牙森江 巴拉提 司马义,2001年9月考入乌鲁木齐煤矿大学,学制四年。因家境困难,只读三年被迫辍学。无(工作)业。
    
      父亲:巴拉提 司马义,现年54岁,于1953年6月出生于南疆,于1975年9月在输油供应站参加工作,1992年10月上班时出车祸造成工伤,工伤等级为8级伤残。2000年1月1日被迫买断工龄。于2005年再就业当小区保安员,收入微薄。
    
      母亲:吐逊古丽,于1962年7月系家属,无(工作)业。现租小店生意惨淡。
    
      巴拉提 司马义与妻子于1977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双子女 。因工伤后身体留下暗疾,在2000年买断以后这个家庭再无任何收入的情况下,生存都成问题,自己身体的疾病都是常常忍者,那敢进医院呐!也进不起医院呢;勉强将女儿供完大学毕业后,再也无能力将儿子供出来了。为什么我愚蠢的签字,要祸及我们的下一代人,我实在是想不通?!!
    
      住宅地址:克拉玛依市油龙新村25-11.
      电话:0990-6830249. 小店电话:0990-6995609
    
    
    
      附4:
    
      女儿:扎纳普古丽 阿不都热西提 (2001年考入新疆财经学院经融系)
    
      儿子:巴拉提江(1988年4月1日出生)
    
      母亲:哈沙汗 牙生 ,1958年10月出生于独山子。1975年8月在独山子炼油厂参加工作,于1992年6月调入二厂生活公司,在2000年10月份被迫买断工龄。
    
      父亲:阿不都 热西提,1950年5月出生于独山子,于1979年7月在独山子生活公司再次工作。于1991年11月调入克市二厂保温大队工作。于2000年3月被骗买断。
    
      他们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女儿生于1983年元月5日。于2001年考入新疆财经学院金融系,其女2004年7月因父母均系石油系统买断工龄工人;身体疾病的缠身,女方买断后,无奈很快花光了两人那点买断工龄的钱;而无力承担孩子大学的高额费用,不得已孩子在未上完五年大学的情况下,提前两年被迫辍学在家。儿子也因家中无钱供其继续上学,仅仅读完初中便无奈只有辍学在家。实际孩子们还是想继续上学的;但对于每年三千元的初中学费,在克拉玛依买断的双职工家庭来说,根本是无力承担的。更何况女儿的上大学费用及生活费用就更无法支付了。现全家居于输油新村14-31号的暂住房内生活。
    
      电话:0990—6831339
    
    
      附件5
    
      因1994年‘12.8’大火致使300多名中小学生惨死而闻名中外的新疆克拉玛依市近期又出了一件大事:新疆石油管理局下属多种经营单位——新捷总公司老总胡晓光于2006年底卷走人民币两个亿逃往美国,可是该市某些权贵想将此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据说,胡某出逃头天还和新疆石油管理局主管多种经营的张副局长一同进餐,关系非同一般。此案发生后,已有多人向上级部门举报,但均无结果。现特请中央和全国各界有志之士和媒体共同关注此案。
    
      请众网友看后帮顶,也请版主将此贴置顶,引起更多的人关注此案。谢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