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中共达成默契——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六)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30日 转载)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注):文中问答仅为一种写作方法,并非真实对谈 (博讯 boxun.com)

    
      问:上次谈话,说到中共无力自主更新思想,难道其中有障碍?
      答:不仅有,而且还很大,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和所有人类认识成果一样,马克思主义也带有局限性......
    
      问:什么是局限性?
      答:我在物理领域举个例子。当人类尚未向微观世界进军,尚未发现自然界中的“非机械运动”现象时,牛顿被时代所局限,以为宇宙中的一切运动皆为机械运动,由此创立了他的“经典力学”理论体系。牛顿的理论,从创立之始就存在缺陷,只是当时人们无法发现,还以为他的理论已穷尽了宇宙一切奥秘,未来物理学的任务不过是在小数点后再加几位......
    
      问:你是说,牛顿是被“物理实验资料”所局限,马克思是被“社会历史资料”所局限?
      答:正是。马克思生活在资产阶级最贪婪、最无耻地剥削无产阶级的年代,而且他“所能”看到的历史,也是一部充满血腥的人剥削人、压迫人的历史,由此使他产生了阶级斗争、暴力革命以及消灭资本主义等诸多想法(如果他能活到今天,看到当今资本主义世界的新面貌,他的思想肯定会有所转变,这是不言而喻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是从创立之始就存在缺陷,同样也是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人们无法发现,还以为是一空前系统、严谨、科学的理论体系......
    
      问:就没有一个人察觉其错误?
      答:没有事实证佐,察觉了又能怎样?这就是局限性。因此可以说,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思想发展史的必经阶段,如同牛顿经典力学是物理学发展史的必经阶段一样。
    
      问:这就是说,只有当“社会实践资料(社会演进本身为人们提供着越来越丰富的资料)”超越了马克思主义这种理论“所能容纳”的限度时,其“外壳”才能被“拱破”?
      答:形容得很贴切。
    
      问:你说这些想表达什么?
      答:由于历史原因,中共无法察觉马克思主义的失误之处,于是多少年来在其思想指导下做了一系列的事,比如解放战争......
    
      问:怎么,这场战争不该打吗?
      答:现在可以看清楚了,这场战争对推进中国社会进步并无意义,诱发此战的原因与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立场不无关系。再有,57年的反右运动......
    
      问:你是否想说,是受了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的影响?
      答:不错。再比如“三年自然灾害”......
    
      问:据说是自然灾害和还苏联债务二者叠加造成,不是吗?
      答:据有关学者考证,当时发生的自然灾害比现在几乎每年都发生的灾害要轻的多;还苏联债,远不至造成那么严重后果。应该说,当时搞的“大公有制”经济,窒息了人们生产劳动的积极性,才是悲剧的真正元凶。
    
      问:再后来文革是怎么回事?
      答:由于大公有制经济是个理论失误,人类历史上根本就不应有这种所有制,所以实行的结果必然是难以为继,于是党内出现思想分歧,引发了“两条路线斗争”,文革因此而起。
    
      问:6.4......?
      答:算了,不提也罢......。
    
      问:你是说,这些事件,使中华民族遭受的痛苦甚巨,如今中共已很难认错,而思想是“不明错”也就“不知对”,此为中共更新思想之第一大障碍?
      答:正是如此。
    
      问:那么第二大障碍是什么?
      答:中共信奉马列半个多世纪了,业已形成“思维定势”,极难改变,好比拉琴,用错误的姿势拉的越久,纠正起来越困难一样。
    
      问:第三点呢?
      答:如果某一天,在某某次大会上,中共某领导人宣称: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中国某某普通老百姓的思想体系。你能相信吗?
    
      问:打死我也不信!你是说,中国传统的“官本位”观念也是中共更新思想的一大障碍?
      答:是的。
    
      问:你怎知新思想的创建者一定是中国某某普通老百姓,而不会是中共的某官员或某党员?
      答:此事论证起来挺复杂,也太长,这里不便展开。这样吧,我只问你一句:为什么运动员常常不如裁判员看事公正?
    
      问:我明白了,你是说,“占位”有局限的人,其思想也必有局限,中共的官员或党员,必然多多少少带有维护中共利益的倾向,为此阻塞了思想境界的提升?
      答:所以说,中共内部很难产生能够超越前人之人。
    
      问:若具有超越前人“潜质”的人偏偏出在党内呢?
      答:那他(她)必须退出中共,也不能再加入其它任何政党,做一个“纯老百姓”,唯此才能做到“无私无畏”、“豁达无碍”,否则完成这一使命者将不会是他(她),必是另有其人。
    
      问:这么说来,帮助中共更新思想者“横竖”是个“纯老百姓”?
      答:对此我坚信不移。
    
      问:有无可能这样,新思想出自某老百姓,被中共吸纳,宣称自己所创,以另外的语言表达出来?
      答:我相信结局百分百是这样。中共只可能吸纳思想,不可能更换旗帜,此为定数。若如此这般做得圆满,也算国家、民族之一大幸事。
    
      问:有这三大障碍,中共确实很难自主更新,需要外力帮助,那么这外力当如何帮助?
      答:需要对马克思主义的缺陷之处做“正面批判”......
    
      问:何为“正面批判”?
      答:也就是决不含蓄、遮掩地展开批判。
    
      问:万万不可!你没听说前苏联及东欧诸国的共产党,皆因自我批判而一路走向溃败,难道你想让中共重蹈覆辙?
      答:中国能否走出“新气象”,决定于中共能否脱胎换骨更新思想,而中共能否脱胎换骨更新思想,决定于对以往的错误是否进行了“彻底的批判”,这条路是“饶不开的”。
    
      问:既如此,怎样才能使中共避免溃败?
      答:前苏联及东欧诸国的共产党,采取的是“自杀法”,如同患了重病之人,觉得不行了,来个自我了断。我们则要对中共采取“治病救人法”,使中共重获新生。
    
      问:怎么个“治病救人法”?
      答:也就是在批判“马克思主义旧共产主义理论体系”的同时,立起一个“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体系”......
    
      问:有了“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体系”,中共就能安然无恙?
      答:有共产主义才有共产党,这是不言而喻的,前苏联及东欧诸国的共产党没能立起新的共产主义理论,所以他们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不败又能如何?
    
      问:现在我才彻底明白了,你煞费苦心搞“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就是为此目的?
      答:不错,正是此意。
    
      问:你是否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帮助中共更新思想的“纯老百姓”?
      答:我还是那句话,我想到这里了,就朝这个目标努力了,至于到底是不是我,只能由历史来决定。
    
      问:正面批判马克思主义非同小可,如果影响越来越大,必使中共“痛彻肺腑”,怎能保证中共不出手“制止”?
      答:要争取与中共达成这样的默契:知道你(中共)自我批判难开口,那我帮你说;我是在动手术为你治病,虽然会整得你巨痛无比,但只要你“默默挺住”,必会“苦尽甘来”;等到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风靡全球之时,你只要“与时俱进”就行了。
    
      问:怎么,你还要将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推向全球?
      答:当然,这个理论不单要解决中国问题,也要解决全人类的问题,这是此类理论必须达到的水平层次。
    
      问:能否详细谈谈?
      答:这里场合不合适,另说吧。
    
      问:当年华佗给曹操医病也是无恶意,只因方法失当,反受其害,如今的你可要当心啊?
      答:绝顶聪明者在中共党内大有人在,远不至连这点道理都不明了。中共目前只是暂时“处于困境”,动弹不得而已。
    
      问:你真的相信中共会保持沉默?
      答:我的信心来自:如今的中共已经走到了“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对立面。也就是说,在“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者(比如现在的极左、左派)”看来,现中共已经是“标准的背叛”。伴随着事态发展,这种来自内部的压力不仅不能消失,还会不断增大。这将使中共苦不堪言,想“清算原理论”又不便开口,因此对来自民间的帮助,即便一时难以适应,迟早也会意识到“采取沉默态度为宜”。
    
      问:你的新共产主义理论能证明现中共的做法正确?
      答:是的,若按21世纪新共产主义理论,自改革开放以来所做的一切,才真正是走在了通往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上。
    
      问:改革以来出现很多弊端,如贫富差距拉大、腐败严重、道德素质下滑等,该怎么讲?
      答:这并不能说明大方向有误,即将到来的政体改革会解决这些问题。
    
      问:你和王力雄先生说这些是有什么想法吗?
      答:目前海内外的“民主派”,除想要推翻中共的部分人外,其余莫不是盼望中共能接受一种“非共产”理论,但问题是中共从各原社会主义国家的演变中吸取了教训(况且至今这些国家也并无太大起色),已下定决心拒绝这条路,若民主派人士继续坚持朝这个方向努力,结局只能是和中共没完没了地“压制与反压制”,空耗精力,对国家、对个人都没什么益处......
    
      问:兴许把中共打倒就能......?
      答:快打住!社会的进步,从根本上说是文化观念的进步,和打倒谁没关系,日本、英国的皇帝至今还好好的,而我们却把皇帝打倒了,结果又怎样?
    
      问:你是否希望王先生和你走上同一条路?
      答:我是这样期盼。
    
      问:你怎知有这种可能?
      答:因为在中国的民主派阵营中,王先生对中共的看法最公正、最少偏见,因此也就有了争取的可能。
    
      问:你不是说帮助中共更新思想一人就够吗?
      答:出现一个群体为之努力,并不排斥最后成功者是一人。
    
      问:假如最后成功者是王先生而不是你呢?
      答:是谁我都很高兴,只要把事办好了、办成了,中华民族走上了和平发展的坦途,全体人民过上了民主、自由、幸福的美好生活,个人名利有必要考虑么!
    
      问:你是说,民间要有一个智囊群体?
      答:必须要有,因为中国的政改离不开这个群体。
    
      问:为什么离不开?
      答:我们下次再谈。
    
    
    作者:周巨川
    网址: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
    住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北营七号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E-mail:[email protected]
    QQ:45412371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唯有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中共方能重获新生/周巨川
  • 21世纪新共产主义与18世纪旧共产主义的本质区别/周巨川
  • 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6年12月6日版)/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一/周巨川
  • 应当搞公有制还是私有制——中派观点如是说/周巨川
  • 中国未来大事记(十大预言)/周巨川
  • 应确立“大道至简、至美”为现时代新的检验真理标准/周巨川
  • 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周巨川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