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挑战“潜规则”需要有国家制度上的保证/小草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人民网强国论坛热点关注,推荐一篇《挑战潜规则,需要多大勇气》的文章,读后感慨万分。
     (博讯 boxun.com)

    文章提到:“小升初”,政府明令禁考,但有多少小孩子奔忙于各“名校”之间参加测试;有政府背景的这个协会那个组织,今天评奖明天认证,企业皱紧眉头却纷纷“自愿参加”;医生不准开药拿回扣,禁令如山,但“医药代表”照样长驱直入,进了医院宾至如归……还有节日期间收送红包,跑官卖官,中央明令禁止,但仍有人趋之若骛——面对种种违规违法违背常理的怪现状,当事人似乎见怪不怪。
    
    真的,一句社会“潜规则”,犹如一个现代“大箩筐”,什么都可以装进。这说明了,现在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明里或暗里都陷入“潜规则”之内。这是多么可怕,又可恶事实啊?!
    
    社会“潜规则”的力量有多大?就是你,明明知道前面是一个大陷井,但是,你不跳也得往里跳。否则,你就别想把事办好办成。这就是“潜规则”的力量!
    
    日前,宁夏在学习全国纠风工作会议精神,区政府代主席王正伟提出:要有挑战行业“潜规则”的勇气,“潜规则”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话说是很对,但话说又很轻巧。实际上做起来却十分困难。因为 “潜规则”在中国社会伴随着改革开放几十年了,己经成为一种社会风气。你一个人,可以不按社会“潜规则”办事,可是,别人己经在按社会“潜规则”办事。这样,你个人的资格自然就被社会所排除,列入不入流名单!
    
    大家都知道,“潜规则”对中国整个社会的破坏力、传染性、危害性是巨大的。但是,你要挑战“潜规则”,甚至想“战而灭之”,没有国家在整个制度上的保证,仅凭你单枪匹马,或靠个人的勇气根本是不够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潜规则”盛行的地方,“上梁不正下梁歪”十分普遍。什么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腐化堕落,乌烟瘴气,是非颠倒,“小人得志,好人受气”应有尽有。
    
    湖南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任职7年涉嫌受贿1434万元,另有3155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平常干部凭“潜规则”给李大伦以拜节、贺寿、出国、儿子留学等名义所送就达600多万元。
    2005年6月,在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树彪挪用1.2亿元公积金案发后,落马的郴州市副市长雷渊利在长沙被审讯时感叹,在郴州要数贪官,我算小的,只能排在第12位。郴州先继落马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樊甲生,涉案金额逾千万;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受贿3千余万;副市长雷渊利、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树彪、国土矿山管理局党组书记杨秀善等,有158名党政干部和民企老板与李案有染。连曾任郴州市市长、现任省国资委党委书记的周政坤,因贪腐被立案审查。近年来,郴州因肖鹏金被杀事件、嘉禾拆迁案、全国第一公积金案,郴州官场屡出大案,其官场大面积腐败,政治生态环境,足以令人震惊。
    
    湖北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卖官索贿、工程收贿、解决资金收贿计人民币102.8万余元,有211.7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孙楚寅落马后,陆续牵出落马的领导干部有74人。其中县市及部门一把手的有30余人,厅级干部有11人,都有与卖官、收贿、索贿相关,襄樊市的官场风气可见一斑。
    
    山西翼城县煤铁资源丰富,经济、社会发展一直很快。在武保安主政翼城县委书记的8个月内,以“调整干部”为名,行卖官鬻爵之实,受贿及拥有不明来源财产高达500多万元,使全县绝大多中层干部卷入了行贿行列。“卖官书记”武保安一心只想是弄权卖官,对民众疾苦,对县里经济发展全然不管。整个翼城官场风气可想而知。
    
    黑龙江绥化市委书记马德,经营官帽批发,小到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大到县委书记、县长,市县区内局委办部门一二把手,每个官职都有价位。马案牵扯出260多名官员,超半数的绥化县处级以上干部卷入,连黑省政协主席韩桂芝等众多高官也被牵出。这黑龙江绥化市的官场风气,你说能好吗?
    
    据透明国际估计,在“潜规则”盛行的领域,如中国药品行业,商业贿赂每年侵吞国家资产约7.72亿元,约占全国医药行业全年纳税的16%。在商业交易中给予“手续费”、“回扣”以获取交易机会,在中国现实的经济往来中早已司空见惯,其中在医疗、电信、金融、建筑等行业表现最盛。在许多行业,商业贿赂已成“行规”和企业运行的潜规则,从业者身不由已陷入“非道德”恶性竞争的环境。不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和缺乏有力的刑事制裁,使来华投资的外国企业在中国经济活动中也难以净身。
    
    “潜规则”就是“收送红包、商业贿赂、跑官卖官、拉帮结派”等等,这种种行为其实与共产党的宗旨、执政理念是违背的,甚至己经是在触犯党纪国法。
    
    但是,社会“潜规则”却偏偏大行其道,其歪风邪气横行各地,严重危害整个国家利益。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庸俗作风是通向腐败的引桥。腐败现象的发生,往往是从行为的庸俗化开始的。腐败分子是党的肌体上的毒瘤,毒瘤可以割掉,庸俗作风则是一种病毒,它降低党的肌体免疫功能。庸俗作风的滋生蔓延必然造成歪风邪气上升,小人得志,好人受气,这是非常可怕、非常危险的。
    因此,我认为,挑战“潜规则”,要从六方面入手做好。
    
    一、 挑战“潜规则”,需要有亮剑的勇气还不够。
    
    各级各地领导要做到牢记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计个人的得失,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地批评、纠正各种“潜规则”,自觉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用,自觉做勤政廉洁的表率。
    
    领导就要做好引头才叫领,做好榜样才是导,这样领导才有效,才能领导一个地区,带好一个单位的风气。但是,时下在很多地方,很多行业已被“潜规则”侵袭,甚至已经作为认可共同遵守。所以,仅凭拿个人的勇气是远远不够的!
    
    福建莆田市梧塘镇党委书记林国奋,是从市委组织部政策研究室主任到任,上任伊始就组织清财查账,一查就发现了赫赫有名的全省明星镇竟然财政亏空。同时也觉察到市委书记许开瑞、县委书记郑海雄炒地、卖官、侵害农民等贪腐行为。他先后写成《福建莆田炒卖土地严重》、《莆田工程与买官卖官交易内幕数例》、《莆田农民负担问题调查透视》等材料,附上反映其腐败己广为流传的民谣顺口溜,寄给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就在他寄出的不久,就被抓进了看守所,以“对现实不满,用民谣顺口溜诽谤县、市领导”,强加上“贪污、受贿、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判刑6年。林国奋在狱中一蹲就是4年多。尽管,随后中纪委刘丽英率队莆田查案,许开瑞被免去市委书记职务;尽管,郑海雄贪腐名声俱臭,并与子一道突然辞职,举家搬离祖籍地莆田。但对林国奋冤案,当局以新官不理旧事,置之不理。可见莆田地区政治生态,是在维护“潜规则”!  
    
    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把农村的真实状况和自己的思考,上书给国务院总理,讲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真话。第一次朱镕基批示,第二次中央七常委批示,要求湖北省监利县要认真地搞好棋盘乡的改革试点。结果改革试点得罪了县里各个权力部门。县委领导认为,李是监利县最不安定的因素。李昌平被迫辞职远走他乡打工。后来,李昌平被《南方周末》评为“十大新闻人物”之一。“湖北蓝田”把他招到公司,地方领导就找到蓝田老总。李昌平随后就失去了工作,先在广州给报纸写点小文章,后来是在温铁军的帮助下,才到《中国改革》杂志做名记者。由此可见,监利地区的政治生态,也是在维护“潜规则”!  
    
    从福建莆田林国奋和湖北监利李昌平两位乡镇党委书记的遭遇上,更充分地说明:在中国许多地方、许多部门,对于堪称社会忧患的重大问题反映和传递上,你若违背了“报喜不报忧”的社会“潜规则”,你若敢于向上级领导、甚至越级到向中央,反映真实情况,举报真实问题,挑战“潜规则”的个人,所要承受的打击和付出的代价,是极其昂贵与极其沉重的!
    
    二、挑战“潜规则”,需要纯洁党的组织。
    
    现在说,全国党员数量有6000多万之众?可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党的宗旨,有多少人能否牢记心间,并落实到行动上?
    
    举前苏共为例:当苏共有20万党员,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当苏共有200万党员,取得反法西斯卫国战争的胜利;当苏共有2000万党员,却一夜之间让苏共大厦轰然倒塌。因此,肯定说,党员的数量与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不是一个成正比关系!
    
    就象湖南郴州、湖北襄樊、山西翼城、黑省绥化等地,官场大面积地腐败,印证了“一个老鼠就坏一锅汤”的原理。这些品行不端的人,一旦居了高位,若在战争年代,就会成为叛徒!现在和平发展年代,就是成腐败分子!
    
    共产党需要的是新鲜血液,不需要的是腐蚀健康肌体的病毒。在如何把好入口关和出口关是至关重要!发展党员怎能象发展经济那样,层层下发硬指标?现实是,有些单位众多职工,表现优秀却不能发展;而在上级党政机关里,一些“歪瓜劣枣”的人却容易混入。对于已经丧失党员标准,甚至违法违纪的党员,应该开除决不能姑息养奸。
    
    二、 挑战“潜规则”,需要更新党员干部的教育。
    
    教育一定要讲真话,避免假大空,力戒照本宣科的形式主义。对于耗费时间、装腔作势,自己不能真学、真懂、真信、真用的空洞教育,以不组织为好!
    
    注重教育针对性、实效性和震撼性,共产党的宣传部门要教育别人,自己一定要先理解到位,身体力行。教育要讲究在艺术性和感染性上见效!要讲究在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上见效!
    
    先进典型要多选活人,多选老百姓身边看见有血有肉的人,是真实的,是可信的,而不是胡编乱造,塑造高大全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典型!
    
    要营造全民浓厚的舆论氛围,形成强大的民意声势,让大家都有知道“潜规则”是毒品般的危害,自觉远离“潜规则”毒品!要通过严惩和重奖,树立正反典型,揭示不同的后果,引导领导干部和国家公职人员树立执政、执法为民的坚定信念!
    
    四、挑战“潜规则”,需要抓好国家制度上的落实。
    
    中央要从上到下堵塞机构、制度和法律、法规上的漏洞和空隙。
    机构的设置要科学实效。如党内的纪委,就不能归中央及各级党委管辖,要归属各级党代会,闭会间由各级党代会常委会管辖。这样,各级纪委可以名正言顺地监督各级党委;再如,政府的监察、审计部门,要归属各级人大管辖,闭会间由各级人代会常委会管辖。这样,各级监察、审计部门可以名正言顺地监督各级政府、检察院、法院;要实行凡属监督部门都要实行中央垂直管理,并接受同级党代会、同级人代会的质询、弹劾、监督,并对辖区内普通党员或普通选民负责。
    制度的的设计要科学实效。如对拨款制度、财务管理制度、政务公开制度、财务公开制度、组织人事制度的空隙,中央相关部门要深入探察,从上往下进行完善修改;对于法律、法规的制定不能关门造律法,要广泛听取各方意见,特别是一些弹性过大的法规及处罚条款,一定要明确;对相关相似的案件处罚判决,一定要经常性的检查比照,不同相差到天涯海角,让人认为法律是橡皮绳,让约束体系更完备。要全部清理纯粹是形式主义的,根本无法落实仅为遮人耳目的制度规定!
    
    五、挑战“潜规则”,需要真正落实监督到位。
    
    中央要对敢于监督者,特别是敢于举报“潜规则”者,要有明确的奖励措施和保护措施;对敢于打击报复监督者、举报“潜规则”者的“土皇帝”们,要有明确的严惩条例和惩治措施;中央的相关监督制度、监督措施和奖励措施、保护措施,以及严惩条例和惩治措施,一定要做到环环配套、款款落实。
    中央特别是要有明确完善的程序性规定,如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上级组织不仅是备案,要有事前提要求、事中监督、事后核实,公示监督,以备查证。
    中央要重视民主监督作用。干部考察、选拔、任用、监督,不能单从上面进行,更要从下面开展。听取民意不是走过场图形式,更不能搞内定。只有让民主监督真正起作用,官员的任免不再是任由上级说了算,而是让其辖区民众说了算。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杜绝跑官买官之风!才能真正让官员对人民负责不成为空话!
    
    六、挑战“潜规则””,需要真正落实案件查处。
    
    中央要防止产生“破窗效应”。如现在被抓的贪官都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不管多少千万“来源不明”,只要腐败分子不松口,最多也只能判5年。这引起全民的公愤。
    
    国家的立法,不该是保护贪官,而是打击贪官。试想,利用权力,贪污受贿,上千万、上亿万的,仅能判5年?多荒唐规定!这就应了管理学上的“破窗效应” 著名定律:打碎了一座大楼上的一块窗户玻璃,没有被处罚,其他人会受到潜在的怂恿,就会有更多的窗户被打碎。久之,破窗户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结果,公众麻木不仁,犯罪滋生蔓延。
    
    中央如果对各地、各级领导干部违法乱纪行为,听之任之,或从轻发落,便产生了“破窗效应”,正面教育全部抵消,直接导致“荣辱颠倒”“是非颠倒”。后果是让人更加信奉“潜规则”,各地各级官员的腐败漫延泛滥,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公款吃喝、铺张浪费、公款旅游、公款赌博、借欠公款、收送红包、商业贿赂、跑官卖官、拉帮结派、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腐化堕落等问题,虽然国家制定了许多制度和规定,但腐败之势在漫延、在加剧,是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说透了是没有真正的落实!是没有真正的震慑!
    
    总之,挑战“潜规则”:仅靠个人的勇气是不够,需要的是国家的民主机制,国家的制度保障!需要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 需要国家全体公民参与,需要全体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自觉做起,远离“潜规则”,拒绝“潜规则”,让“潜规则”无处容身,让民主法治、公开公平,成为社会准则,社会规则。
    这是全民这幸也!民族这幸也!国家这幸也!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你难道任凭“土皇帝”无法无天吗?/小草民
  • 胡锦涛、温家宝,你们看该怎么办?/小草民
  • 如今县市委书记就是等同于整个国家利益?/小草民
  • 谁在开启中国司法史上公权私用的“先河”?/小草民
  • 在中国“对现实不满”是罪状吗?/小草民
  • 不能让“诽谤领导”事件反复重演/小草民
  • 小草民:从稷山诽谤等案看到危险的公权滥施
  • 面对矿难,为何麻木不仁?/小草民
  • 本山大叔小品寓意之我见/小草民
  • 从中国房奴说起/小草民
  • 市场机制不是万能 社会公平要靠政府/小草民
  • 小草民:我说中国“县市为王”的问题很严重
  • 到底是领导诽谤公民 还是公民诽谤领导/小草民
  • 小草民:现行中国法制的悲哀
  • 小草民:“诽谤领导”案中危险的公权滥施
  • 小草民:滥用公权产生莫须有的“诽谤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