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之四——张宵旭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5月28日 转载)
    张铭山更多文章请看张铭山专栏
    
     四、坎坷困顿浑不怕不做纨绔悯世人──记中共干部家庭的叛逆者:张宵旭 (博讯 boxun.com)

    
    
     张宵旭是中共干部子弟的叛逆。
    
     这个父亲当着中共海军大校,母亲也混了个中共县处的党的儿子,虽 说还够不上高干子弟,但凭着根正苗红的出身,和咱党“还是把权交 给自己的孩子放心”的英明决策,师长、旅长的弄不来,弄个团长、 营长的干干,恐怕还是有希望的,只要善于学习,肯往坏里使使劲 儿,前途绝对是光明的,道路绝对是灿烂的。张宵旭这个从小就在脑 后长了块反骨头的惫怠货,放着铺满黄金珍珠金灿灿的金光大道不 走,放着已铺在脚下的锦绣前程不去奔,偏去追求民主、自由、正义 那些虚无缥缈的劳什子。
    
     1979年,18岁刚刚升入高一的他,一头扎进牟传珩的“民主志友学 社”与牟传珩、牟孝柏、李协林、薛超青、邢大昆等创办《民主志友 论坛》《理论旗》,鼓吹民主思想,启蒙众智。1981年,中共取缔民 运地下刊物,逮捕民运人士,张宵旭受到警告处分。从此,被党打入 另册,一举一动就都记在咱党的“小九九”上了。
    
     1989年,这个已混了个青岛市电信局的助工,还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不听“坏人”们(牟传珩等朋友)的劝告,不顾自己册上有名,党时 刻“关心”着的优良处境,按捺不住反党的狼子野心,与陈兰涛、张 杰等人,在89民运的风头浪尖儿上,可意的蹦跳。北京的“反革命暴 徒”,被咱党用坦克碾为齑粉后,就腾出手来虎视各省诸侯,这些诸 侯们回过神来,赶紧表忠心。随后张宵旭等“暴徒”被一举抓获,关 进了青岛大山看守所。张宵旭的老爹,与他的曾任北海舰队司令的战 友,东奔西跑,托人说情到中共中央军委,还是被张宵旭等戳到心窝 子的党妈妈,宽大了15年。
    
    
     1989年底,是年27岁计划结婚的他,也就随着陈兰涛、张杰、孙维邦 等人,到北墅劳改支队度蜜年了。张宵旭背着党给的这15年刑能抗 住,背着未婚妻等15年的债背不起,咬咬牙快剑斩情丝,硬是和爹娘 舍不得的准老婆,硬着心肠绝了情,安下心来打劳改。这个自己心里 比黄连还苦的家伙,还不时的记挂着别人的苦处。
    
     1990年,我与姜福祯、史晓东、吴旭升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后,监 狱给的第一个“下马威”,就是认罪服法。我与姜福祯等服管不认 罪。张宵旭听说后,不顾禁令,在上厕所时,对素不相识的我开导 说:“我们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下,只要守住做人底线,不出卖朋友良 心,其他事不妨灵活一些。”后来,我与姜福祯、史晓东、吴旭升, 在写学习体会时,“以其之矛攻其之盾”的胡写一通,也就过了关。
    
     我刚到北墅时,既担心家中二弟因车祸手术引起的心肾病,又担心从 小把我拉扯成人的已做肺癌手术的大爷身体,心情非常苦闷。张宵旭 不顾自己心上血淋淋的苦楚,劝我放宽肚量:我们在监狱里,外面天 塌下来,也有心无力。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去考虑他,我们好好的出 去,是家人最大的心愿。家里人有病,你着急也没用。你刑期短,出 去后,我给家里写封信,让他们陪你家里人,到青岛大医院检查治 疗,你就宽下心来罢。听完张宵旭这番话,我烦闷的心情和缓了不 少。虽然我出狱后,大爷、二弟的病已经好了,但他的这番情义,永 远记在我的心里了。
    
     张宵旭事事坚持原则正义。烟台的孟庆秦老头,睡觉打鼾,其鼾音迂 回婉转连绵悠长。孟老头打鼾时,与他隔着孙维邦、牛天民睡的学习 委员唐元茂,就用短竹竿将其戳一下,鼾声暂止,唐元茂刚放下竹 竿,孟庆秦鼾声又起,一连几次后,孟庆秦惊醒,环顾望着他笑的众 人,一副茫然的样子,往往惹得大家哄堂大笑,睡意全无。有一次, 孟庆秦因打酣受到唐元茂斥责,孟庆秦回应道:“我睡梦中打鼾,有 什么办法?”
    
     “你这是坏!”唐元茂怒气冲冲地说:“我神经衰弱,好不容易有点 睡意,你就打鼾,弄得我一晚上睡不着。”
    
     “谁不愿意睡在自己家里爱怎样就怎样?打劳改还管得了打鼾?有本 事在家里打劳改!”
    
     ……
    
     我觉着唐元茂神经衰弱,因孟庆秦打酣失眠而发怒,虽情有可原,但 监狱就是这么个环境,迁怒孟庆秦实在不应该。我就打趣说:“老 唐,你抗一块大石头,一天绕北墅跑十圈儿,包管你沾枕头就能睡 着。”
    
     唐元茂瞪起眼,刚要对我发作,张宵旭接口说“关键是心态问题。” 唐元茂听后默然。
    
     第二天,唐元茂解释,人在监狱这个环境中,五、六年后都有不同程 度的焦躁、易怒症状,承认确有张宵旭说的心态问题。张宵旭以正压 邪,消饵了孟庆秦跟“政府”红人唐元茂的冲突。通过这件事,唐元 茂思想有所触动,处理某些问题,不再只是用对抗欺压的办法,也能 有时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了。此后,孟庆秦得以放心打鼾而睡,唐元 茂也视容忍孟庆秦打鼾为风度,心存绅士感觉而心安了。
    
     一次,张宵旭与刘济潍因事争论,受到直属队组长谢玉林的斥责。刘 济潍气不过,指责谢玉林是道德败坏的社会渣子。这一下,惹怒了这 个1983年严打前,诱奸单位同事三名幼女,后因其非凡的认罪悔罪表 演,被中共烟台警方立为典型,保住脑袋被判死缓的谢玉林。谢玉林 以不服管理为由,上报直属队狱警邴鑫。邴鑫当即把张宵旭、刘济潍 叫到办公室,对二人拳打脚踢,并让二人脱下衣服,赤脚站在泼过水 的地面上,用电棍电击,接着给二人戴上手铐,组织直属队全体人 员,进行批斗。
    
     直属队“6.4”政治犯们,本来就对由这些社会渣孽任“一长三员” 并受他们管理不满,这时便借题发挥,对谢玉林冷风热嘲者有之,威 胁记住此事者有之。直属队韩主任、战科长(北墅劳改支队狱政科科 长出任直属队副队长),可能考虑避免引起“6.4”犯众怒,很快解 除了对二人的批斗严管。张宵旭在此期间,找机会劝说我们,不要情 绪用事,要保护好自己。这个自己受到迫害,还惦念别人安危的小哥 哥,令人钦佩。
    
     直属队解散后,张宵旭分到教务处,在家电维修班任教。北墅劳改支 队与岱庄劳改支队的“6.4”政治犯,合并于潍坊监狱后,张宵旭与 岱庄劳改支队过来的“六.四”政治犯秦志刚、李海云等,继续在物 理教研室任教,张宵旭则依旧教他的家电维修班。
    
     1998年,张宵旭以其深厚地电学基础,修好一台由德国进口,厂家数 次维修不好,闲置多年的数控机床。潍坊监狱为奖励张宵旭,使价值 几百万的数控机床起死回生,打破“反革命”不假释的规定,报山东 劳改局特批,准予张宵旭假释。
    
     张宵旭出狱后,我与姜福祯一同看望他,受到他热情款待。2000年千 禧年之夜,我与张宵旭、陈兰涛、申贵军,应邀参加牟传珩、燕鹏、 牟孝柏、李协林等“广交友,不结社”朋友的守夜晚会。其后,因地 处两地,张宵旭又因生计奔波,我与他见面的次数甚少。
    
     张宵旭出狱后,先在一家电动门厂打工。后来听说,他与孙维邦合资 开了一家铁艺厂,起初生意还不错。再后来又听说,厂子资金周转困 难,欠债者多多不还,难以为继,市场也不景气,他去年已经把厂子 盘了出去。
    
     又听说他去年已经喜结良缘,前不久已经喜获千金。
    
     祝愿张宵旭这位侠义热情的大哥,生活尽早稳定下来。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张洁(三)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二)
  • 张铭山:北墅六四同学录(一)
  • 一个人的力量——叶利钦与赵紫阳的一点比较/张铭山
  • 张铭山:千岁!张五常大师……夸夸咱们的张大师
  • 张铭山:“和谐社会”的解与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