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敦请胡主席、温总理过问、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的屏蔽
(博讯2007年5月21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注:为避免出现“意外”而导致“阳谋”落空,本文第一次在上传到强国论坛深水区,和海外博讯新闻网之前,就已经在新里程碑网站http://www.newmilestone.org/gkx/gkx70522.html ,和博讯新闻网的“潘一丁文集”中,抢先发表出来了。欢迎网友下载,以便将来立此存照!)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您们好!
    
    我原是大陆一名绝对称职(出过不少成果)的技术人员。但是却在积极参与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等几个阶段的亲身实践后。在开始进入“知天命”的年龄时,毅然决定改行,放弃从小爱好的“无线电”和电子技术,更主动砸掉了“铁饭碗”,将兴趣转向了对社会领域里发生的现象,以及相关理论的探讨和研究。并以真正“野”的身份,和丰富、更幸运到几乎绝无仅有的人生经历条件,自费旅居美国十二年,亲身体验了两个文化截然不同社会的真实生活感受,终于结合自己在中、美两个社会的对比中,很快得出一个结论,并写进1993年给美国总统克林顿的第一封(挂号)信中:『在亲身体验了这两个世界上最极端的社会之后,我觉得终于可以肯定自己逐步形成的一个判断:是“整个人类社会出了毛病!”,任何一种制度现在都只能以别人的失败或自己过去的成功来肯定自己、甚至忘记了对立的社会制度形成的基本原理而“异想天开”地企图拿对方的“优点”来改善自己或救命;个人和眼前的利害误导了“智慧”的运用和蒙蔽了“良知”;人类最值得骄傲并赖以称霸于万物之上的“思维能力”被专制、集权所压抑或在速度、效率的压力下被忽略、放弃了;“自由”庸俗化、“个人”无限膨胀、“社会”的自我调控越来越软弱无能;....。当今世界上已没有一个国家能拿得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或证据来宣称自己就是“楷模”。“世界性的危机”似乎就像夏日的暴风雨、已经在天边看到了一块“乌云”并感到了先吹来的一席“凉风”。人类因过去的成就和不恰当地吹捧使自己成为安徒生童话里的“皇帝”,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现实,到了几乎不能自拔的地步。现在是应该正视自己、检讨已经沿用了几十甚至上千百年的社会、经济理论和道德规范,修改“游戏规则”、重新规划未来的时候了!(原文可以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org/czt/czt1.html)』。让我感到幸运(或不幸)的是,这个“结论”的正确性,正在不断被中国和世界普遍发生的事实所证实!
    
    我并以此作为第二次人生的起点,按计划开始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在社会科学领域里的探索和实践。并取得了如下的成果:
    
    一,确认当前社会所面临的一切问题或灾难(中国也不例外)。完全是因为没有一个正确而科学,可以用“以理服人”手段,来认识、解释人类自己和自己的社会中一切问题的社会科学理论,甚至至今还分不清“天性”和“人性”的逻辑原则区别,而将两者混为一谈。更不幸的是,我们不仅没有正确的社会理论,反而被一个有绝对方向性、原则性错误的西方以在“达尔文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社会理论的长期误导,从此走上一条本质上和动物行为毫无区别的、“以(武)力服人”的歧路。这是社会产生动乱的根本原因,更是使社会“稳定、和谐”的良好愿望,最后注定要成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地平线”的罪魁祸首。可以有把握地断言,只要这种方向性、原则性错误的理论得不到扭转或纠正,人类社会的前途就毫无希望可言,任何有关美好未来(包括和平和和谐在内)的诱人设计方案或计划,付诸实践的结果,永远只有一个“事与愿违”;
    
    二,认识到当前的全人类社会,因为受到绝对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的影响,走上片面发展物质文明的歧路,破坏了宇宙大自然的平衡规律。而原有的宗教或其他信仰式约束,因为不能和自然科学的进步、同步地与时俱进。已经不能对物质文明的畸形发展,起到平衡和制约的作用。随着社会运转速度的不断加快,这种失衡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末日般的“系统崩溃”。今天包括中国社会在内的国际社会发展趋势可以证明,这已经不是故弄玄虚的“科幻小说”了;
    
    三,发现被誉为“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其实是一种被科学地“压缩”了的先进而优秀的文化。这种文化不仅完全体现了宇宙整体和平、和谐存在的客观事实,也反映了早已走出丛林的人类社会,其主流本质应该是“合作”而不是“竞争”。更包含把一个叫做“人(不是高等动物)”的生物毛胚,加工成合格的社会人过程中,所必须具备的全部基本知识和能力,以及可以指导他们认识或解决自己社会一切问题的启示。只是因为中外的后人们,始终没有能打开其“解压缩”之门,仅能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有所感觉。因为不知其所以然,而只好含糊地冠以“博大精深”的美名而莫名其妙,并以片面“各取所需”的实用主义的态度来胡乱解压缩,糟踏成今天这付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样子,反而替“会读书而不会用“的读书人或其它不肖子孙,背上“落后”的黑锅,一再失去主动和西方文明互补,相辅相成并一起带领全人类并驾齐驱、进入真正文明世界的机会;
    
    四,在尝试科学解压缩中国文化所获得的启示基础上,发现了真正科学的三层次《认识论》,从而进一步得出结论:认为在“只知其然”的初级认识层次上,只能认识事物的表象,不能认识本质。如果根据事物表象认识判断,来提出具体解决办法,其付诸实践的结果,永远只能是一个“事与愿违”,这个结论其实早已被包括中国在内的、人类社会自己的发展史所不断证实。我更在这种认识论的基础上,经过十余年实践的归纳总结,提出了一个可以认识和解释人类自己和自己的社会的一切问题、并经得起任何推敲质疑、甚至挑战,所以可以“以理服人”的、真正科学的社会理论系统--新人类社会学(暂名,以下简称为《新理论》)。反过来又从应用的层次上,证实了中国文化对全人类的普遍价值。因为经过科学方法来正确解压缩的中国文化中的许多概念,和“新理论”完全吻合,没有任何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冲突或不相容之处。
    
    五,确认今天到处都在“忽悠”着的所谓“民主”,其实是人类得以走出丛林,创建并进入自己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之因(而不是果),所以是一个始终存在于社会的客观事实。以及进一步认识到,真正(有定义域限制)、绝对的“言论自由”,是实行这种真正民主不可或缺的保证。西方之所以不能在理性层次上加以认识,只能证明自己社会理论的无知、无能或不完善。而不能因为无知,去否认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就像在没有发现“空气”客观存在的事实之前,就以为自己是生活在“真空中”一样的可笑。这是今天全人类社会,包括中国在内的大部分地区,由于现有社会理论无知的误导、挑拨,正在以“要(从来没有失去过、所以也要不到的)民主”、以及本质上和“鸟啼、蛙鸣、虎啸、狼嚎”般并无区别的所谓“言论自由”为目的,进行着普遍“窝里斗”的根本原因。再加上这种错误理论对“幸福”、“自由”、“人权”、“社会”、“经济”等基本概念,从本质上表现出来的无知或错误理解,就完全注定了今天社会种种不幸之必然。只要不改弦易辙、重起炉灶,就毫无希望可言。人类的整体,必将像受到佞臣蛊惑的愚蠢皇帝那样,在毫无节制的为所欲为中“自食其(苦)果”;
    
    六,从“奥林匹克运动”的启发中,提出了用“精神战争”来取代动物般原始、野蛮、血腥、残酷的“肉体战争”手段,实行真正代表文明进步的民主概念。为世界和平和社会和谐的最终实现,提供了可以具体操作的可行性平台。并认为这可能正是大自然的冥冥中,所赋予中华民族理应肩负『用经过《新理论》加工后的“(中国文化)金刚钻”,去揽天下(社会)的“瓷器活”』的义务或责任;
    
    这就是我用七十年人生换取来的成果。相信这是人类想争取实现世界永久和平愿望的最佳、也是唯一可行的方式和正确的“进化”之路。而且更认为,将这一概念付诸实现和推广,乃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赋予中华民族义不容辞、当仁不让的共同“天命”。这个“天命”,就是和西方文化“既生(周)瑜、又生(诸葛)亮”般,一起在精神和物质的两种文明、一个进步方向的发展道路上,互补制约、相辅相成地,开始向“天人合一”的终极目标前进!这难道不正是今天的各种哲学或宗教,都在梦寐以求而不可求的最高境界吗?
    
    我就是这样满怀着绝对的信心和把握,带着初步系统化了的《新理论》,和在美国积累的、有普遍代表性,并足以证明中国未来有“此路不通”危险的“实践纪录”,回到中国大陆的。随后更从孩子们手里,获得了一个可以建立自己网站的机会(《新里程碑》网站,网址:http://www.newmilestone.org)。我不能不将这种不可思议的“幸运”,当成是大自然冥冥中送来的“特别礼物”。同时认识到:自己潜意识中的责任感,就是要自己去做他人不能做、不愿做或没有条件不敢做,却必须要带头冒险去做的工作。那就是“利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来检讨人类社会过去的教训,探索未来出路的希望”,这可能也就是自己最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真正“天命”。并下定决心,要以自己的余生,全部投入。先向中国人宣传、示范新理论“无攻不克、无坚不摧”的能力,再通过有条件先尝到甜头的聪明中国人,将这种理论扩散到全世界。不仅可以有效化解世人对中国的误会和敌视、甚至围攻。更可以开辟一个“精神战争”的“战场”,用科学的“以理服人”手段为武器,来认识或解释今天人类社会所发生的一切(注意!是一切而不是个别)问题,并可以有效化解由于继续沿用西方错误社会理论,必将给包括中华民族在内的全人类,带来的末日般灾难!
    
    接下来,我在没有任何海内外政治或经济权力背景作为“靠山”的条件下,完全靠自己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子女出于最优秀的传统道德观念(如忠孝仁爱,父父子子等),所给予的信任和不计回报的支持,让我得以无后顾之忧、全力以赴地,将这个网站不断维持下去。并因为切中时弊的文字内容,和率性却真诚而有理、有据又有力的尖锐文风,通过在强国论坛和海外博讯新闻网等、有影响力的网站上转贴,一点一滴地慢慢带动了他人浏览自己文字的人气,证明了遵循中国格言“路遥知马力(内容的实力),日久见人心(人类的良知)”的客观正确性。而我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确信都没有敢越“解压缩”后的中国文化“雷池”、哪怕是半步!
    
    但是大约在06年5月左右,就在我惨淡、却是满怀信心地,经营着这个网站,甚至看到一线希望的曙光时。却发现这个网站地址,在国内已经被屏蔽而上不去了(只有在国外才能看到)。让我的心情顿时充满了愤怒、悲哀和无力的感觉。不过同时又感到一丝欣慰,因为这说明我的文字中所宣传的理论和观点,开始对被由错误理论、观念长期影响、误导下,社会所形成的习惯势力现实有所动摇,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而且已经被某些人觉察到,并担心、甚至害怕起来了(所以才会要采取屏蔽的行动)。虽然我也极为清醒地认识到,我和我的理论要面临的最大“对手或敌人”,就是这种习惯势力。这确是我个人绝对无力动摇或改变的。所以客观而言,尽管我已尽得“天时(符合时代需要)、地利(客观条件许可)”的先机,却独缺“人和(共同参与)”的成功要素。恰恰应验了一句西方哲言“智者射出去的箭,一般人连箭头的方向都看不到,要等到他们的后代才能发现”。我虽然有幸在中国文化加工下,经过多年实践,初步获得了解压缩这种文化的能力,并在解压缩后的这种文化启示下,完成了足以完全取代西方错误社会理论的“新理论”系统的建立,因此具备了成为客观事实上“智者”的条件。现在眼看这种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社会科学《新理论》,还要面临当年布鲁诺、哥白尼或伽利略等人坚持的“日心说”理论,在“宗教裁判所”年代的遭遇而延误其应用,不能不说是我和当代全人类所谓“文明”的不幸和悲哀!
    
    这也是我早就预见到(有《新里程碑》网站上保存的数百篇文字为证),并且已经开始着手努力克服的问题,所以要把争取解决的全部过程(包括现在发表这封“公开信”),当成是这种新理论在“修成正果”的取经路上,通过自诩为活动“试金石”的我,需要替后人记录下来立此存照的必经之磨难。这就是我要公开向您们呼吁:请求出面干预,解除“对新里程碑网站屏蔽”的理由和目的,以便向世界示范真正的“言论自由”。因为我确信自己已经通过“新理论”的掌握,具备了像墨子对付公输般那样的实力,和“与时(代)俱进”的更好客观条件(同时也作好承受“以卵击石”后果的准备)。只要不“讳疾忌医”(比如继续封杀我的网站,甚至对我的人身采取某种“行动”),我将把『无条件、无保留、并负责任地和您们以及全体中国人分享《新理论》的成果』,当成是自己对父母和长辈等先人、以及中国文化的报恩和回馈!
    
    古人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想必睿智的您们已经有所觉察(不然温总理不会在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有如此忧虑的真诚表态)。事实的确如此,当前的中国,国人由于功能强大的文化加工后所获得的能力,在低层次物质领域、以经济为目标的“竞争”中,必然地要取得越来越增加的领先优势,从而让他人产生普遍的惊恐和不安。正处在各种形形色色、由利益冲突而引起的“国际红眼病”包围中,有被“群起而攻之”的危险(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知道)。而且根据文明进步是“有绝对方向性概念的矢量”的原理(详细阐述,请查阅拙文《文明的图解》http://www.newmilestone.org/02/czl0222.html),可以科学地断定:当功能强大的文化,一旦选错了发展方向,就一定会从负面走得更远,后果也更严重。这是完全符合中国历史的反复规律和当前危险的现状的,而且不能靠“止痛药”或“退烧针”之类的药方“治标”,来重蹈历史的覆辙。
    
    但是可以断言,您们除了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以外,绝对找不到一个彻底、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法来的(包括那个可望而绝不可及的“和平、和谐”的口号)。因为古今中外的世界上,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一个可以拿来服人之“理(社会理论)”。不仅中国没有(解压缩出来),西方或伊斯兰国家也更没有(尽管没有的原因可能完全不同),从而使得能对贪婪、自私和无限欲望等天性,起关键性制约(不能消灭)作用的真正人性(理性),像“英雄无用武之地”般、反而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盲肠”。这才是今天国际社会,会出现包括恐怖野蛮的肉体战争,或贪污腐败之类的普遍社会问题,以及各种世界性的“人为灾难(恐怖活动、气候暖化、环境污染和资源枯竭等)”的症结所在。而且灾难产生的速度和严重程度,将和文化的相对先进和功能强大成反比,所以中国在这些人为灾难来临时,将会“首当其冲”地成为“替罪羊”!
    
    这种判断结论其可验证的正确性,是无庸置疑的,因为它完全符合要建立真正的“科学世界观”时,所必须具有的,自然科学的基本数学、物理原理和常识的坚实基础。这难道不正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理应当仁不让地、以“釜底抽薪”的策略和“扬长避短”的手段,去夺得真正独一无二的“(文化、甚至文明的)强国”先机吗?这就是我的出发点和目的。因为我已经可以确信,根治人类社会“癌症”的“药方”,就存在于发动全体社会主人,用真正(不是假冒伪劣的)民主方法,以(有定义域限制)的绝对“言论自由”为唯一手段,以科学《认识论》和《新理论》提供的立场、观点和方法,通过对中国文化的“解压缩”过程中,会“功到自然成”地找到的。我希望已经“先学一步”的自己,能起到“助教”的作用就满足了。
    
    请原谅我以类似“突然袭击”却问心无愧的方式来采取的行动!因为这不仅符合兵法中“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策略精神,而且在更高一个层次上,遵守自己“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贯为人(不是高等动物)原则。为了证明《新理论》没有“难以自圆其说的死角”的实力,我愿意从本质(而不是表象或咬文嚼字)层次上,回答您们(或委托任何机构,比如我曾经叫过板、却得不到回应的中国社科院),提出的一切问题。我希望争取用这种“直达天庭”的方式,来直接说服作为真正“聪明的中国人代表(或领袖)”的您们,以及向您们“请缨”:让我得以在自己的网站(或者还有随后要开通的“潘一丁博客”)上,开辟一个示范性的精神战场。以便让您们和因为手中都没有“服人之理”,只知道热衷于靠一味打“文字官司”、甚至进行更激烈的革命(文革或武革)式“窝里斗”的中国人看看,以解压缩中国文化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新理论”,是如何利用科学的“以理服人”、和真正的“言论自由”为武器,来让世人“心服口服”的?
    
    最后,我将以最虔诚的坦然之心,期待着所希望的结果(撤销屏蔽)出现,并决定在确认网站屏蔽被解除的一个星期内,会主动和有关部门联系,以便您们了解一切想了解(包括我进一步的计划和打算)的问题。反之,我也做好“求仁得仁”的精神准备。但是更确信这将是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的最大不幸!因为我个人这种类似于“卞和献玉”式的结果下场,绝对等同于您们或您们的手下,又做了一件将来必定会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中国和中国人将因此失去了一个真正靠自力更生来“崛起”的契机,以及可以力挽全人类社会灾难“狂澜”的一次机会!顺致
    
     
    崇高敬礼
    
    
    潘一丁 敬上 2007年5月21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三月烟花凤凰游有感(图)
  • 潘一丁:论当前所谓“新闻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建造航母之争
  • 潘一丁:叶利钦的千秋功罪
  • 潘一丁:致博讯新闻网的公开信
  • 潘一丁:以事实再论“言论自由”
  • 潘一丁:于丹做得不错,但是还远远不够
  • 潘一丁:安乐死立法将体现人类社会真正的文明
  • 潘一丁:确保打工者的收入是最大的“物权”
  • 潘一丁:人类靠错误理论创造了事与愿违的历史
  • 潘一丁:人类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出息的
  • 潘一丁:从老鼠肉事件看西方社会之矫情
  • 潘一丁:就马英九之被起诉看“劣币”逐“良币”
  • 潘一丁:“我坑人人,人人坑我”--理工科单向思维的辩证恶果
  • 潘一丁:普遍的“窝里斗”是人类进化不到位的证明
  • 潘一丁:法律是道德的孙子
  • 潘一丁:中国成语是文化先进的证明
  • 潘一丁:“科学家”是一个毫不科学的定义
  • 潘一丁:科学、不科学和“伪科学”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