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晓旭的去世印证了中医的极大缺陷
(博讯2007年5月19日 转载)
    
    据最新报道, 5月13日18时57分,陈晓旭女士(妙真法师)因患乳腺癌在深圳去世。遵照陈晓旭遗愿,16日创立陈晓旭慈善基金会(筹备),始创基金为5000万元人民币。陈晓旭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8日在深圳市殡仪馆举行。
     (博讯 boxun.com)

    今年春节过后,陈晓旭突然剃度出家。这个新闻当时着实热闹了一阵,出现了很多传言版本,一时众说纷纭,很多人都以为是陈晓旭不甘寂寞的炒作,更有宋祖德放言的的涉嫌逃税一说,当然也有病重的传说。现在看来,陈晓旭出家的最根本原因应该是自身病情的困扰,使得她渴望通过佛法让自己的疾病得到控制。
    
    一代名媛一代美女香消玉韵,不禁想起红颜薄命之说。不敢相信其实是不希望相信。陈晓旭和林黛玉的生命都是短暂的,但都那么绚烂而美丽,她们都未能以人生的长度来延续自己,而是以一种瞬间的美丽,为我们留下那一缕缕难忘的清香。
    
    陈晓旭的人生传奇给我们留下很多,特别是今天的社会,名利在高度膨胀中沿着欲望的轨道超速前进无法停止。从3个月前陈晓旭的剃度新闻的跟踪与分析,到今天的尘埃落定、真相大白,陈晓旭用生命给我们很好地上了一堂真正的人生课。愿陈晓旭天堂有福!
    
    另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3月,陈晓旭就感觉身体不适,亲属还多次看到陈晓旭不经意间总是托着右胸,家人劝她看医生,可她总不当回事。实在逼急了,她才抓些中药回来吃。病情不见好转,她就以为中医效果慢,就这样一直拖着。
    
    “生活中的晓旭是一个很固执很有个性的人,很多事如果她不认可,别人的意见她很难接受。”王元凤说,后来实在疼得不行了,进医院检查才知道得的是乳腺癌。虽然知道病情严重,但她对西医疗法还是很排斥,坚持回家吃中药。2006年10月,陈晓旭开始在长春的百国兴隆寺闭关修行。2007年3月,她转到深圳某封闭的道场继续修行。到4月末时,她已经起不来床了,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只剩下70来斤。在陈晓旭重病期间,家人还在劝其就医,甚至把医生从北京请到了深圳。可是稍一转念的陈晓旭在看到医生后,又坚决拒绝就医,直到5月13日走完年仅42岁的一生。
    
    在报道中,我注意到一些细节,就是陈晓旭排斥西医,迷信中医,最终耽搁了病情,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先于自己的父母远去,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唏嘘不已,甚为惋惜。
    
    在如何看待中医这个问题上,近几年东北财经大学教授李笠农、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中南大学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研究所张功耀等人也都纷纷撰文质疑中医的 “科学性”。张功耀甚至号召公众签名,让中医中药退出国家医疗体系,提出“告别中医中药”。一时中医存废的大讨论在网上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在这些反对中医的学者看来,中医根本的问题在于其理论没有现代科学作为支撑。现代医药科学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物学、统计学等学科的基础上的,已经是现代科学的一部分。而中医却独立于这些体系之外,其理论还停留在两千年前的水平上。对中医持质疑意见的大多数专家都认为,尽管中医有一些有效的药物和疗法,但这些有效性只是经验的积累,与其理论无关。即便是那些被认为是有效的药物当中,也存在副作用不明的危险。西药在上市之前,必定要进行大量的临床试验,在明确疗效以及副作用的情况下,才会让患者服用。而中药则很少受到这样严格的检验,对其副作用也就无从得知。而针对那些认为中西医可以互补,提倡“中西医结合”的观点,这些学者也表示反对,他们大多认为中西医根本无法“结合”,目前存在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起作用的往往只是西医的成分。
    
    有些人甚至在中药里暗自添加西药成分,以冒充中药有效的假相。
    
    我个人认为,西医发现很多病是细菌、病毒造成的,因此有针对性的发现了抗生素、各种疫苗;西医发现很多心脑血管疾病是血管堵塞造成的,因此有了各种相关手术和降脂药。爱滋病、sars西医治不了,可是分析出了发病的原因,找到了病毒。西医把能治的病都分析的很清楚,采用科学的CT等仪器可以清楚地检查出病因,而中医只能通过望闻问切等表象来诊断病情,很模糊,“包治百病”的中草药也不科学。
    
    我无意在这里辩论中医的存废问题,只想说,通过陈晓旭的去世,再次验证了中医的极大缺陷,西医是人类近现代的文明成果,应该得到尊重和信任。科学就是科学,和爱国、不爱国没有任何关联。中医应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新浪博客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晓旭皈依的“佛门”究竟是个什么组织?/洪北明
  • 从陈晓旭出家看国人的信仰
  • 如何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关于陈晓旭出家的感慨/亦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