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怎样使中共主动发起政改——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五)/周巨川
(博讯2007年5月18日 来稿)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注):文中问答仅为一种写作方法,并非真实对谈
     (博讯 boxun.com)

      问:在“随笔一”中,你说:建立“新的、民主信仰”是政改两大基础之一(而且其重要性占十之八九);在“随笔二”中,你说: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在“随笔三”中,你提出: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到了“随笔四”,当你端出“共产新说”,我才有点明白了,你是否想说,你的共产新说即是将要完成这个历史使命的新的、民主信仰?
      答:这我无需隐讳,我是这样想的,也就朝这个目标努力了,但最终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是我的共产新说,抑或是别的什么学说,则要由历史来决定了。我相信,随着事态发展,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提出学说者会很多,大家就像体育运动员,谁是冠军,要由比赛结果说了算。
    
      问:上次谈话,你执拗地将自己的学说以共产命名,即便因此落得没人理也绝不后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答: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学说是给中共预备的。
    
      问:以别的名称命名,就不能给中共预备吗?
      答:绝对不能。
    
      问:为何?
      答:因为中共若接纳了“非共产”学说,相当于“自杀”。
    
      问:有这么严重吗?
      答:当然有,你想啊,非共产学说否定共产主义存在,若共产主义不存在,中共还有必要存在吗?
    
      问: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中共自己已多年不提共产主义了啊?
      答:他自己不提(传统共产主义也实在没法提了)可以,对此稀里糊涂可以,但明确否定不行,因为那是“中共的根”。
    
      问:多少年来,各民主派们(加上近来的民主社会主义派)一直盼望着中共能放弃共产学说,接受他们的理论,始终遭到中共拒绝,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答:一点不错。民主派们总结各社会主义国家演变的规律,心里有着一本明确的账,即是按下列步骤依次进行,达到最终目的:
      一、奉劝中共接纳非共产的民主理论;
      二、诱导中共实行政党轮流执政制度;
      三、在竞选中击败中共,自己上台执政;
      四、对中共进行清算(最仁慈的做法也是“首恶必办”)。
      不料中共对此心知肚明,已将此路彻底封死。
    
      问:你认为中共这样做对吗?
      答:我认为没什么可指责的,就算中共主动放弃执政,中国就能走上康庄大道吗?
    
      问: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你的看法如何?
      答:我们还是先看看王力雄先生怎么说。王先生在《未来中国“民主的发作”》一文中这样写道:
      “成熟的西方民主制并无暴烈成分,但那是上百年循序渐进的结果。其模式、方法和标准都是长期进化所形成,所有民主手段逐步被整合于一个完整框架,相互制约和平衡,才能实现规范和稳定。而今天专制社会向民主制度转型,一是不再有百年时间,往往“一夜”降临;二是模式与衡量标准都“一步到位”,不允许再从低级向高级按步骤演进(例如不能逐步开放选民范围);三是转型未完成前没有对民主因素和手段的整合框架,因此民主的状态会是散漫的“各自为主”,形成趋于极端的相互比赛,以及行为暴烈的失控。我把这种转型状态称为“民主的发作”。
      专制权力会被“民主的发作”冲垮,中国社会也会因为“民主的发作”遭殃。这里暂且不说中国崩溃的特殊情况,只从民主转型的一般状态来看。西方民主政治的核心是政党政治,打赢选战要靠政党,执政组阁也是政党。中国按照西方模式进行政治改革,千条万条归为一条,就是开放党禁,变现在的一党制为多党制。有多党才有竞选,有竞选才有符合民主标准的普选,然后由赢得选举的政党组阁执政——这就是西方民主制的基本模式。
      我们来设想中国的政党政治会有如何局面。
      首先开放党禁的中国会掀起如同当年办公司一样的组党大潮。面对这片尚未开垦的处女地,无数抱有各种目的的人都会投身其中。按政治学家研究,一个社会少于六个政党时,政党政治容易趋向适度多元主义,而在多于六个政党时,则容易趋向极化多元主义。考虑六四后仅在美国就成立了几百个中国人的政治组织,未来中国出现几百个政党应是稀松平常之事。固然多数政党会在竞争中淘汰出局,最终存留的政党因为处于同一竞争层面,仍然会具有趋于极端的性质。
      所谓“处于同一竞争层面”,典型状态就是新组建的政党大都将以取代中共执政为目标。为达到这一目的,它们不仅要和中共争夺选票,彼此也要进行竞争。竞争方式往往是比赛揭发中共执政的黑幕,向选民许诺越来越严厉的追究和惩办,鼓动种种与中共斗争的社会运动。凡是想与中共维持良性互动的政党,都会被更激烈的政党超越。如果这种开放党禁是中共做的让步,我不怀疑它会再度镇压,回到一党专制。当然中共不会做出这种让步。它一直宣称“绝不搞多党制”,无疑是早看到了这种前景。
      即使不考虑中共因素,“民主的发作”使中国进入了真正自由的政党政治环境,党争也会导致社会出现分裂与动乱。政党竞争是民主政治分割资源的主要方式,这种机制激励政党冲突而非合作。在民主制度悠久而完善的社会,政党政治都无法避免丑陋一面。中国既丧失了传统道德、也未学到西方的政治文明,未来党争可能达到的程度,“海外民运”是提前所做的演示(这是其价值所在)。那是中国受过最好教育、最了解西方民主的人群,争夺的尚不是国家政权,都会落到如此地步。未来中国的“政党乱局”将会何等不堪,以及会把社会带向怎样的分裂,足以让人今天就十分警惕。”
    
      问:你同意这种预测吗?
      答:完全同意。正因和王先生有这多一致,我才觉得有必要和他商榷,否则仅这一个问题讨论起来,达成共识就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很难指望能有结果了。
    
      问:那么你认为未来中国出现怎样状况为最佳?
      答:这方面也和王先生的看法完全一致,即是中共党内出现“圣人”,由他主动发起政改。
    
      问:中共党内能出圣人吗?
      答:我们仍旧先看看王先生怎么说。他在“中共难以出“圣人”一文中写道:
      “人到了权力顶峰,多少都会萌生“名垂青史”的愿望。最能给今日中国“划时代”的是政治改革,这一点恐怕无人不知。政治改革中有资源,明白人也都看得出。然而“圣人”并非有心就能当,政改资源也非随便可以用。首先要有途径。如果明摆着政改结果只有社会失控和身败名裂,谁会去碰?反之,若能确保成功,乐于一试的当政者就可能比较容易出现。
      当政集团的局限性可以从中共自身理论的百孔千疮看出。无论其高层当政者,还是其机构与幕僚,都没有能力对意识形态做出像样修补,任其溃烂为谎言代称和民众笑料。一个眼中只有权力的集团不会有精神创新的追求与活力,也无从开发出新的思想资源。创建新的思想体系、寻找新型政治道路所需的自由立场、深厚哲学及人文积淀,都是当政集团不具备、也无法从其内部获得的。
      所以,考虑中国的政治改革,一方面要看到最佳途径是当政者自我改革,同时也要看到仅靠当政者自身无法完成。权力能够推动改革进程,但是改革的灵魂——思想体系、深层关怀和体现变革理念的方案,都需要从另外的渠道而来。”
      我之所以高度推崇王先生,是因我们有太多共识,上述这番话,也几乎完全是我心中所想。
    
      问:这么说来,我们就只有耐心等待“圣人”降临了?
      答:光等是等不来的,需要有“外部因素”帮助中共解决其自身无力解决的问题。
    
      问:都需要帮助中共解决那些问题?
      答:理论和方法都需要。到目前为止,我看到王先生还主要侧重于帮助中共解决方法问题,而我认为理论也不可缺少,并且更显重要。
    
      问:这就是你创立共产新说的目的?
      答:正是。我相信,当中共“脱胎换骨”般地更新了思想,对“政改一盘棋”胸有成竹之时,圣人自当会“适时而出”。否则,如还按“摸着石头过河”之方法发动政改,我认为他决不会成为圣人,百分之百会成为“罪人”,因为他会彻底葬送了整个中华民族,也包括中共自己。
    
      问:那么你怎样争取中共接受你的共产新说?
      答:这个问题我们下次再谈。
    
    
    作者:周巨川
    网址: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
    住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北营七号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一元论是极端主义的基础——和周巨川先生商榷/冷水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周巨川:写给“民主派”
  • 唯有脱胎换骨般更新思想,中共方能重获新生/周巨川
  • 21世纪新共产主义与18世纪旧共产主义的本质区别/周巨川
  • 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6年12月6日版)/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五/周巨川
  • 《关于超越者联盟》—— 系列随笔一/周巨川
  • 应当搞公有制还是私有制——中派观点如是说/周巨川
  • 中国未来大事记(十大预言)/周巨川
  • 应确立“大道至简、至美”为现时代新的检验真理标准/周巨川
  • 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周巨川
  • 周巨川: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 周巨川: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5年10月16日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