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图)
(博讯2007年5月18日 转载)
    
    中国人买汽车、买房子的越来越多,有产阶级正在形成和壮大,他们正在寻求和尝试保护自己物产权的新形式。
    
    《经济学家》最近的一篇报导说,世界各地的车主都会为找泊车位而头痛不已,但是,在中国,竞争停车位又特别激烈。短短几年里,中国大都市已经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曾经挤满自行车的街道现在布满了小轿车。在郊区不断新耸立的新住宅大楼成为了迅速扩大的中产阶层的最爱。不过,也因此,经常可以见到开车族的白领们为停车位争吵不休。这类冲突,标志着中国一种都市权势的重新配置和平衡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据中国一些媒体的报导,在一些新开发的居民小区,常常可以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公寓周围的马路上、空地上挤满了私家车,甚至草地上都停上了车,可是在公寓楼下的地下停车场里却空空荡荡,没几辆车。分析其原因,既有停车费不合理的差别问题、也有对管理费的认同分歧问题,还有一个产权的划分和权益问题。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
    
    中国居民竞争停车位(资料图片)
    
    《经济学家》周刊的报导说,直到上世纪90年代,都市房屋几乎仍都是国有财产。大多数居民住在工作单位分配的住宅大院里。他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权利。居民委员会都是由共产党任命的干部控制着。如果居民因此向居委会投诉,结果多半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近年来,随着房屋的私有化,一股新的力量出现了,那就是:业主委员会,许多的这类业主委员会都是由屋主们为了保护他们新的财产,而自发组合成的。
    
    这些委员会经常是通过民主选举组成,党和政府的干涉较少。这几年来,这类组织在保护屋主权益,抵抗政府或者国营和私营建筑商征用土地的力量越来越大。停车位的竞争,正是给都市人心理带来变化的众多微小原因之一,处理这类小事情,需要中国百姓有超出了以往有限的司法权益意识,这使他们发觉,做为一种抑制政府仲裁权力的平衡,他们需要一个更活跃的“民权社会。”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


    
    去年底,苏州工业园区一居民区成立了业主委员会,并制定了一系列议事规则及选举、公约和委托事务的相关文件。(资料图片)
    
    中国领导人已经把中产阶层的支持视为维持共产党权力统治的关键,因此,为了迎合新兴的中产阶层,党和政府树立了新的思想观念。5年前,中共中央已经开始允许私营企业主入党。今年晚些时候,共产党还计划修改他们的章程来适应创建“和谐社会”的目标,这样做,不但能争取到社会底层的支持,也能向中产阶层保证, “无产阶级的独裁者”不会打击房产的主人。
    
    今年3月,尽管有党内保守派的极力反对,北京领导人还是下令,让人大通过新的物权法。这个举动普遍被视为给了中国房东们的新的救命武器。尽管,这个新法的大多数条款,仅仅是将现有的法律合并起来,但是,其中包含了有关房屋产权方面的重要新法规,包括停车位的管理。
    
    这些临时法规制定的目的,是想从根本上解决有关的产权纠纷和保护的问题,例如,引发停车位竞争这类由于缺乏明确的所有权造成的问题等。目前。中国许多地方的公寓大楼,买主没有明确的产权范围,建筑开发商通常除了他们自己建造的建筑外,还会把同一房产上的任何设施和土地视为自己可利用资源。房主往往发现,在停车位价格问题上,他们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也无法阻止建筑商把空余的土地卖或者租给非公寓住民。预留的停车位价格有时甚至比一部新车的价钱都不相上下。一些大楼和小区的周围和街道上,甚至绿地都因此挤满了不愿意另外高价购买停车位的楼内居民们泊的车。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


    
    地下车位空空荡荡,路面通道却停满车辆(新华社)
    
    例如,据中国《海峡都市报》记者报导,在福州,许多小区停车位相对供应不足,造成停车难。但记者深入调查后却发现,在一些新建的小区里,地下停车位大量空置,而地上停车位却爆满。为了找一个车位,车主可谓煞费苦心,很多时候只能是见缝插针,甚至殃及周边的道路和绿地,车辆刮蹭的事件也隔三岔五地上演。这一系列停车位纠纷和困扰,深入分析一下其背后的原因,实际上是产权问题。
    
    一位在福州某高尚住宅区购买了房子的郑律师说,他虽然有能力购买车位,但是现在不买,因为,地下车位产权问题现在处于法律真空地带。他要等法规明晰了这个产权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他说,以前建设部也在一些部门规章中涉及了相当于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的问题,但是对地下车位没有作出专门的规定。现在我国城市地下室的建造依据主要是《人民防空法》,但它不涉及产权问题。他认为,如果地下车位已经包括在购房人的房款中,而其他人对地下车位的产权没有任何投入,从物权法的角度,应当可以认定由购房者拥有;其次把地下设施和建筑物的主体部分分开是不妥当的,因为不当地使用楼面、楼顶、地下设施,都会对整个楼造成影响,从而影响到业主的利益。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


    
    居民小区里乱停车(资料图片)
    
    记者了解到,有相当一部分文化素质较高,拥有一定法律知识的业主都与这位律师持相同观点。《物权法》规定: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除建设单位等能够证明其享有所有权外,属于业主所有。因此人们希望依靠这部法律的出台,可以平息停车位纠纷。
    
    《经济学家》的报导说,去年,中国的私家车数量已经接近1,150万,比2005年的数量高出近三分之一倍,而且,其中还没算上把公家车私有化的车辆。而许多房产在开发和建筑时却没有把这点考虑进去。
    中国人有产阶级“抢停车位”的背后


    
    制定物权法,到底应该以保护私有财产为主,还是以保护公有财产为主?这一直是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在立法过程中面临的最大争议。现在出台的物权法确定了公、私物权平等保护的原则(人民网)
    
    《物权法》明确的规定,建筑区划内,规划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车库,应当首先满足业主的需要。车位、车库的归属,有约定的,按照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属于业主共有。
    
    不过,有关房主和建筑商应该如何在此问题上合作的事项,新法则显得有点模糊不清。一些建筑商因为担心《物权法》推出后,房主们在停车位价格上会有更大的决定权,纷纷赶着在该新法于今年10月1日生效前,尽可能地多卖出一些停车位,于是随之而来的纠纷仍然继续在各地蜂拥上演着。
    
    北京的领导人说,建设一个“和谐社会”的首要目标,是加强民主和执法力度。尽管,他们仍然否决任何多党制的改革,但是,他们已经开始讨论,如何在制定政策时允许更多的“公众参与”;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物权法的起草,内容在最初就公布于众了,并且,还向公民们征求意见。但是,建筑开发商仍然是一大阻碍。
    
    知名司法杂志《法人》于本月说,北京的3,000处居民区中,只有500处设立了业主委员会。文中还引用了司法专家的评论说,这是因为建筑商们和地产管理公司经常拒绝与委员会合作。在发展民主的问题上,中国的新生资本主义势力带来的阻力,并不亚于旧式的共产主义。
    
     经济学家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