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均: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六集>
(博讯2007年5月15日 转载)
    安均更多文章请看安均专栏
    
     一、关注08“奥运”警惕野兽重演法西斯伎俩 (博讯 boxun.com)

    
    2008转眼就要来到了。当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和全世界的华人精神饱满地准备以种种方式迎接“奥运”盛会之际,穴居在洞穴中的野兽、耗子也蠢蠢欲动地在黑暗中、在阴沟里向统治黑夜、盘踞山林、霸占阴沟的大大小小的兽王们发布了最高兽示:要把人类的“奥运”办成野兽的“奥运”!把人类的“奥运”办成苟延野兽统治、提高野兽声望、扩大野兽的国际威信、增强野兽国际交流、稳定野兽占山为王统治的盛会!为此要认真学习和深刻领会德国希特勒时代办“奥运”的精神,把“奥运”,这一人类和平、民主、自由的盛会,办成为野兽、法西斯匪徒脸上贴金的盛会!把日耳曼民族的“奥运”盛会,办成法西斯党徒和野兽的盛会!要认真效法德国希特勒的手法:以“奥运”为借口,全面清洗国内外与法西斯匪徒敌对的“反动”势力!要以“奥运”为契机,大力屠杀手无寸铁的人民、大力抢夺民众的财宝、大力兴建“文字监狱”、大力谋杀政治异议人士!大力喝血、吸血、包养二奶、三奶!...
    
    为了积极响应最高猛兽的号令,大、中、小野兽们,纷纷磨牙、擦爪,蠢蠢欲动:有的把祖传的外国的旗帜翻新,有的办理了外国的护照,有的把金银财宝转移到国外,有的纷纷把包养目标转移到国外,并且向“洋二奶”学习外国的语言,有的野兽则准备了喝血的工具,谋杀的暗器,有的则纷纷打开了“文字监狱”,有的则在暗中观察跟踪发现野兽的“敌对势力”!总之,一切工作都是按照德国法西斯的方式在野兽群中秘密地准备就绪,一切措施都是严格依照二战时期的法西斯的“野兽斗争”的模式稳步推进!凡是与野兽为敌的网站、媒体、团体、组织,凡是与野兽为敌的记者、公民、自由分子、异议人士,凡是与野兽为敌的言论、文章、视屏、新闻…统统都是与野兽不共戴天的、都是与野兽势不两立的、都是野兽的“敌对势力”、都是野兽的敌人!都必须严格监控、大力清洗、大抓特抓、大捕特捕、大杀特杀!
    
    一时间,人类还没有感觉到的灾难,就要从那阴沟里、洞穴中、黑暗的山林里突如其来地降临!人类,也许是全人类正在兴高采烈地为人类的“奥运”张灯结彩之时,一场以野兽为核心的与人类抢夺“奥运”,一个以巩固野兽统治为目的的争夺人类“奥运”,一个以大力清洗野兽的“敌对势力”为宗旨的计划,都在人类的“奥运”名义的掩盖下,都在“为办好人类的奥运”的名义下悄悄地开始了!对于爱好和平、民主、自由的人类来说,是一场推进和平、民主、自由的盛会,是一场交流西方自由如何监督西方野兽、防止西方“公仆”和骗子玩弄西方人类,扩大人类文明成果、互相学习自由、民主的盛会!但是,对于野兽来说,也是一场千载难逢的巩固野兽统治人类的地位、借机清除国内外与野兽为敌的“敌对势力”、借机清洗反对野兽、监督野兽、敢于向野兽作斗争的“不法分子”“反革命”的良好时机!
    
    笔者在浏览野生动物园时,在察看阴沟里的老鼠时,偶而发现了野兽的这一“国家机密”,不禁为人类的即将到来的灾难而感到悲哀!不禁为野兽的即将大力开办的人类的“文字狱”而感到悲哀!不禁为那些与野兽为敌的网站、媒体、团体、组织,与野兽为敌的记者、公民、自由分子、异议人士,与野兽为敌的言论、文章、视屏、新闻…深深地担忧!笔者不禁要问:“奥运”到底是人类的“奥运”,还是野兽借机向人类发难、进攻的“奥运”?“奥运”到底是中华民族的盛会,还是一群野兽们的盛会?“奥运”到底是全人类的盛会,还是局部的野兽以野兽为核心的盛会?就象德国的希特勒那样:把“奥运”办到匪徒的枪口下,把“奥运”办到法西斯的屠刀下,把“奥运”办成消灭“敌对势力”的犹太人的“盛会”!把“奥运”办成巩固野兽统治的“盛会”!
    
    2007-4-14
    
    
    二、从学习“方永刚”看中共洗脑形式的转变
    
    最近在国内掀起了一场学习“方永刚”的高潮。据说方永刚是某海军的马列政治课的教授。他因提出了对马列主义要“真信、真学、真用”的观点,而被中共在短短的几天内,尽速地从某学校推广到中国的众多领域。从表面现象来看:可能是方教授得了人类不治的癌症,动了中共高层的恻隐之心而引起了中共统治集团的同情与关注!而实际上,是方教授提出的对待马列主义的“新鲜”观点,让中共统治集团在昏睡时看见了石头、水中遇见了稻草、热锅里的蚂蚁听见了风声!方教授的观点对马列主义“真信、真学、真用”,就象是一棵起死回生的灵芝,就象是一杆招魂的旗幡,就象是一支兴奋剂!为文革以来奄奄一息的马列毛的“追星族”们敲响了钟声!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学方”的行动没有向以往那样:由党中央发红菜头文件“号召”、人民日报、党的喉舌紧急跟进,没有象搞三讲、五讲、保鲜、先进性教育那样在全国进行“发洪水”式地、急性肠胃炎“急迫如厕”式地、“拉稀屎”式地紧急倒灌!而是由央视以每天的“深入”报导,渐进的侵入式地渗透!第一天,是在方教授所在学校,第二天就推进到了三军,第三天则浸没到了科研院校,第四天就漫延到了各大校园…看来大有向田间、工厂、寺院、庙宇发展的势头!笔者摸着脚指头数来:这样地为马列招魂、这样地号召学习马列、这样地大声叫喊对马列“真信、真学、真用”已经有30年没有听见如此的声音了!就象清明节来到故人的坟墓前扫墓那样、就象中国人收藏外国的古币那样、就象再过若干年,有人举着苏联的镰刀斧头那样!给人一种“隔世”的感觉!
    
    笔者不能不说:这是自文革以来的,一次“洗脑”教育在形式上的进步!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把受教育的对象当作是“公民”、“客户”、“买狗肉的客户”、“买假药的客户”!就这细微的改变,说明了中共可能不再坚持那种文革式的“急风暴雨”式的强制性的洗脑!说明了中共企图改变由中央发布命令强制性地在全国推行洗脑!说明了中共打算放弃那种假惺惺地发“号召”,实际上,就象强奸犯那样强迫中国人民就范接受洗脑的、伪君子真强盗式的洗脑方式!中国人,第一次没有被中共视为奴隶必须无条件地接受洗脑、第一次没有被中共用绳索捆绑在“学习班”里接受洗脑“教育”!
    
    然而,这种变化仅限于此!仅限于形式上的“开明化”。仅限于让那些“愿者上钩”的学者、军人、学生们对着央视的镜头表演一番,说几句傻瓜都听得出来是假话的假话!不过,就这几句唯心的假话,也是自愿说出来的!也不管他们是不是作广告的“托”,还是假药店里的雇员,拿了假药店老板的工资!反正没有在“急风暴雨”的拉稀屎中、没有在全民“学习班”中、没有在假惺惺的“号召”强迫下、没有被当作强制的对象!没有象文革时期由中共中央发布红菜头文件,强制对全国人民深入贯彻、推行!就这几句对着央视镜头的话,也让那些整天抱着成捆的钞票睡不寝,食不安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吃了一粒“速效救心丸”!也有稍微的招魂定惊之功能啊!
    
    其实,中共真正是:有点内急不择厕所、病急不择药、危急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中共在急于寻求解救信仰危机的救命稻草、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可是中共没有找准对象!中共不是在抢钱族、不是在白猫黑猫群中施教,而是在普通的学者、军人、大学生中施教,不能不说中共找错了对象!现在,在中国,是谁在“假信、假学、假用”共产主义?是谁在腐败着中共致中共于死地?是谁在中国人民中间败坏着中共的名声?是谁在以实际行动挖掘中共的祖坟?是谁在以腐败的行动压迫中国人民,迫使中国人民奋起维权、奋起反腐败、奋起反抗黑暗的压迫?是谁在破坏着中国人的和谐并敲响了中共信仰的丧钟?是谁在“真信”招财进宝、“真学”抢钱之道、“真用”权钱交易?是谁既在台上作报告,又在台下作强盗?是谁在公文包里装着“三件宝”:党票、护照、避孕套?是谁举起右手喊“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举起左手喊:逮住钞票就是好!是谁在把中国人民的鲜血偷偷地、大批地转移到了国外?是谁在高喊着“爱国”却随时打算潜逃到八国?肯定不是中国的老百姓,肯定不是中国的无权无势的良民,肯定不是那些普通的学者、军人、大学生!
    
    真正应该学习方教授的、真正应该出现在央视镜头上的,应该是“不信、不学、不用”马列信仰的“仆人”、是那些没有信仰、不讲道德、腐败不堪的重灾户!应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各省的老爷、各县市的长官和“两会”的代表!而不是那些无权无势的老百姓!这种学而非用;学而无用;该学的没有学,不该学的反而学了;该信的没有信,不该信的反而信了;依然体现了中共一贯的“张冠李戴”,挂羊头卖狗肉,当官的享有一切权利,老百姓负有一切义务的传统作为!毫无疑问:真正应该学习方教授“真信、真学、真用”的人,正是那些发号召的、作报告的、下红菜头文件的、签字批文的、下发指示的、腐败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既在中国当中国人民的主人又偷偷装着八国的护照的、口头上高喊中共万岁而实际上在推翻中共的!因为中国自从有了“共产主义”,首先不信的、首先不学的、首先不用的就是这些当官的、有权有势的、这些“皇亲国戚”、这些诸候党魁、这些披着中国人皮的八国联军!
    
    自从中国有了“共产主义”,中国人民从真信、真学、真用;到假信、假学、假用;到不信、不学、不用!是谁一步步引导了中国人民?是谁耳濡目染地、日新月异地教育了中国人民?正是这些“害群之马”、正是这些披着羊皮的恶狼、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老鼠!正是这些强盗让中国人民“不信、不学、不用”!正是中共内部的高官、正是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团以唯钱主义、唯权主义、唯二奶主义、唯白猫黑猫主义腐败和败坏了“唯物主义”的名声!可是,现在到了学习方永刚“真信、真学、真用”的关键时候,应该上场的主角却变成了老百姓!而应该剖腹挖心、洗心革面的强盗却躲避的无影无踪
    
    !嘻嘻!
    
    2007-4-16
    
    
    三、奇闻共赏:中共在中国推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清明节刚刚过去,随着那空中飞舞的火纸灰屑渐渐地落入泥土,被随之而来的雨水冲进沟渠;随着那充耳的招魂驱鬼的鞭炮声,一茬接着一茬地平息无声;随着那拥挤、攒动的扫墓、祭祖的人群渐渐地稀落,客居异国他乡的中共,在踌躇满志之余油然而生一股“丧家”之悲凉!心中突发“孝子贤孙”之深情!想起了那在地狱里受苦受难的、亲生的爷爷马克思!于是,他们急忙收起了药店门前的“爱国主义”的招牌,同时也是为了避嫌,为了让中国人民说自己是个孝子贤孙,为了让中国人民不说“你们又卖矛又卖盾”,为了不让中国人民说自己是西方的、外国的种,为了不让中国人民笑掉大牙,他们迫不急待地展开了清明时节最为热闹地、最为响亮地、最引人注目地祭祖、扫墓活动!
    
    一时间,中国的倾数的新闻媒体,中共的所有的喉舌,全都张开了那血盆大口!从“学习”方永刚教授开始,以“学习”方教授为契机,展开了寻根问祖、烧香祭祖、求祖保佑、向祖祈祷的宗教信仰活动!要说,中共也有它们的信仰自由,宪法上明文规定:任何人都有自由选择信仰的权力,任何人都有信仰的自由,任何人都有信与不信的权力!中共也毫无例外!再加之:“中共”就是马列教的,而且从信奉马列教以来,就随了马列教的姓氏!并且取名为“中国共产党”!顾名思义:共产党,就是以马列的学说为经文,专心侍奉马列神,每天都在教内大搞“造神”运动,却口中念念有词说自己是无神论!要说中共祭拜马克思,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无可非议!而且现在祭拜马克思,要比70年前祭拜,安全系数大的多!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70年前,苏联鬼子向中国贩卖“共产”鸦片,目的是为了侵略中国,为了对中国人民实行意识形态的、精神控制的侵略!为了那苏联人的爷爷辈们-老沙皇,抢夺而未到手的、叼在嘴角里却未吞下的160万平方公里、属于中国人民的土地!现在那块炎黄祖宗的老宅基地已经“明花有主”了,苏共也分崩离析了!再也没有人争议那块肥肉了!
    
    在“学习”方教授的口号声中,一个真信、真学、真用马克思主义、一个真信、真学、真用马列的祭祖活动蓬勃开展起来: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加强青少年体育工作和网络文化建设工作”,据说:现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了会议!会议的开头、会议的口号、会议的旗号是“加强青少年体育”,而实际上却是“落脚在网络文化”上面,会议说的是“网络文化建设”,而实际上却是一场羞羞答答、轰轰烈烈的祭祖运动!从4月23日的头条新闻中得知:“会议强调,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会议强调:“大力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的网上传播”!笔者不得不惊呼:好一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你们自己祭祖、你们自己信奉马列教,那是你们的自由!是宪法给你们的权力!可是,你们要把中国人,把中国的老百姓都用马列教给“化”了,实在是有点强盗的逻辑!着实是有点不顾他人的信仰自由的权力!要搞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不是就象搞“普通话”化那样,在56个民族、在香港、澳门都推广马列教义呢!会议上没有明确限定这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围与界限,人们只能从字面、句子的含义中来理解中共的意图!
    
    要说,你们在清明节,烧香祭祖、祭拜德国的、俄国的祖先,也无可非议!不要把这种祭祖活动抬到高于宪法的地位!不要搞“中国化”!就是在宪法的条款中,也明确写着保护每个人的信仰自由啊,也没有说让中国人尊从一种信仰!就是在宪法中,也没有规定全国人民崇拜一种教义!就是在宪法中,也没有让全国人民信仰马列达到“中国化”的高度啊!所以,笔者认为:此行为,属于信仰扩大化!属于在自己行使信仰自由权力时干涉了全国人民的信仰自由!属于“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的行为!属于卖假药的不法商人:你不买我的假药?就是不行!属于恶性的垄断事件!这种以中国的人治模式、以召开中国最高统治会议、以在央视“新闻联播”发布会议内容、以传达“当今圣上”的最高“圣旨”方式,来粗暴地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粗暴地践踏宪法让宪法无地自容、粗野地以言代法、以权代法、以人的话语代替宪法、以党的会议、党的心态、党的需要造法的行为,完全违背了全人类当代的法治、民主的精神!是当今文明社会的又一最典型的、野蛮的、落后的、强暴的行径!是一种变态的、极端自私的、无视宪法尊严、无视中国人民自由权力、我行我素一厢情愿的可笑的行为罢了!
    
    自1840年始,沙俄帝国就想把中国给“化”了,他们联合七国,向中国人民贩卖鸦片,遭遇到了中国人民的拚命的抵抗,结果,它们用鸦片“化”中国的美梦没有实现!继之,沙皇的孙子:斯大林又向中国人民输出精神鸦片,打算把中国给“化”了,结果自己就先灭亡啦!自己先“化”了!不过,苏联比日本人要狡猾,不动声色地、不声不响地、让中国人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他们的圈套之中,把中国人民老祖先的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侵占了去!继之,伟大的领袖、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神又打算用马列信仰把中国人民给“化”了!他的造神运动从延安开始,从农村开始,造到北京、造到全国,他用尽了阳谋、阶级斗争、反右、文化大革命,为了造自己的神,为了“化”中国人民,一时间,除四旧、破除“封建迷信”、横扫了除他自己之外的一切人,横扫了除他自己的祖坟、阴宅之外的一切领域!结果是:自由信仰的教徒们关押起来了,清一色的共产信仰被不自由地、强制地灌输、“化”在中国人的脑子里啦!
    
    但是,历史宣告他失败了!历史宣告他们都失败了!历史以无情的事实宣告他们全都破产了!
    
    继之而来的是,在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对马列教的彻底的否定:这些人们纷纷从家中的神坛上摘下马列的像!取消了以马列命名的街道、建筑物的名称!改换了中国钱币上的外国人的图腾!这些人们从信仰马列教义、阅读马列教经、崇拜马列的偶像,一举变成“猫”的崇拜者:用猫的肖像代替了马列的肖像,以猫为图腾!信仰猫的学说、阅读猫的教义、拜祭猫!不管白猫黑猫,见猫就拜!于是那猫就下凡、显灵了!让那些崇拜者从一个无产者,一夜之间摇身一变,变成了亿万富翁!让那些崇拜者从一个共产党员一夜之间变成了私产党党员!让那些一穷二白的崇拜者们一夜之间知道了什么叫做“暴发户”!让那些唯物主义者们一夜之间变成了唯钞票、唯二奶、唯外国护照主义!让那些口头上的无神论者,不再为虚假的神而造神,而是为自己造了一个“猫神”!
    
    综上所述,中共欲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不是有点超前?是不是有点太不实际?是不是有点胃口太大?是不是有点“蛇吞象”?是不是有点太急于求成?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是因为,中国现实社会中,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中,中国的统治集团中,中国共产党的中、上层中,就有那么多的信猫不信马,爱钱不爱国,爱美女不爱党,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作报告,台下作强盗,嘴上高喊“爱国”腰里装着八国的护照的…中共在让全国人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前,能否先让中共党内,首先“马克思化”呢?中共统治集团能否在让全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前,先在中共中、高层率先“马克思化”呢?中共能否在让下岗工人、维权农民、上访的访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前,先让那些亿万家产的腐败官员们先“马克思化”呢?如果首先让中国现任的官员们、让现任的腐败分子们、让现任的非无产阶级们、让现任的暴发户们、让腰里揣着八国护照还在台上作报告的洋鬼子们“马克思化”了,再来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为时不晚啊!
    
    2007-4-25
    
    
    四、这样的说法就对了。
     05/02/2007
    
     如果,统治者是野兽,大家都要作野兽的野兽!为的是扼制野兽在人类中暴发它们的兽性!我记得白桦先生说过:魔鬼对我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我必须用魔头的更加狰狞,来压倒魔鬼的狰狞。
    
    
     如果统治者是英雄,大家都要作英雄的英雄!郭沫若先生说过:我就是我自己的神,我就是我的英雄!以此来对抗那些造神的假神!对抗邪恶的吸血的幽灵!
    
     如果统治者说它们是救星,大家都是自己的救星!不要指望魔鬼、强盗、英雄们会救你出苦海。不要相信那些吸血成性的邪恶的魔怪们的拯救!
    
     如果谁在吹捧英雄、救星。就告诉他们:你们是在吹捧野兽!就是在为现在的、未来的野兽,能够冠冕堂皇地吸食中国人民的鲜血而鼓掌喝采!
    
    
     五、信阳鱼、鳖的故事多的不胜数。
    
     05/03/2007
    
     南湾的鲢鱼,鲜活的,每公斤10元,称之为“南湾鱼”
    
     关于老鳖,一般只要是讲到老鳖,就与中共的官员们有密不可分的话题。信阳人用鳖来形容“某人”为倒霉的、背时的、弱智的。但是对老鳖又十分的敬畏,视为“灵异”。
    
     过去,信阳的鳖,都是土生土长的,文革时期,一只卤好、加工好的“马蹄鳖”/半斤重的。“五毛”一只,相当于中共的“破里斯.螨”发一个帖子的报酬。但是,少有人吃。都认为“不吉、不洁净”
    
     信阳市最流行的故事,之一就是:捉鳖、吃鳖的人,没有好下场!都暴死身亡。就没有人喜爱吃鳖。后来,改革开放了,随着中共的官员们的餐筵水平的提高,鳖,就成了中共官员们喜食的对象。“春晚”上也上演过:给中共当官的“送鳖”的小品。
    
     其实,在信阳市,中共的官员们上档次的筵会,就必然有鳖。久而久之,鳖就被这群“吃鳖族”吃光了。越来越少见了。于是,就有人想起了养鳖、钩鳖、骗鳖的计谋来。
    
     在一个水沟里插个牌子,在市场上买十几只鳖,就成了养鳖场,然后,就请中共的官员们来吃鳖。然后请他们批示贷款、拨款。名曰“发展稀有产业养殖业”。有的在农村里办的养鳖场,一边收购农村的农民卖的鳖,放在水沟里,一边钩中共官员们来吃。一边向他们这些王八蛋们要钱。这称之为钓鳖,就是钓中共官员们这群鳖!
    
     这样的故事,几乎信阳人都知道!
     _(博讯记者:末代公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莫巨烽先生的“英雄”梦,何时能实现?/安均
  • 奇闻共赏:中共在中国推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安均
  • 从学习“方永刚”看中共洗脑形式的转变/安均
  • 安均:关注08“奥运”警惕野兽重演法西斯伎俩
  • 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五集》/安均
  • 是谁偷换了东方野兽的属性?/安均
  • 博讯被打成“敌对组织”互联网反映热烈/安均
  • 飞翔吧,我的歌/安均
  • 由博讯被打成“敌对组织”的感想/安均
  • 孑木的遭遇评论:这样的“确认”温总认可吗?/安均
  • “兽生”与“民生”/安均
  • 由声援孑木记者想到/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四集》/安均
  • 给物权法的法律作用定位/安均
  • “和谐”排斥自由吗/安均
  • 贼喊捉贼与野兽喊“捉汉奸”/安均
  • 制衡兽权、监督兽治《第三集》/安均
  • 怪圈中的兽类/安均
  • 安均申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