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共产新说”——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四)/周巨川
(博讯2007年5月15日 来稿)
    王力雄更多文章请看王力雄专栏
    (注):文中问答仅为一种写作方法,并非真实对谈
     (博讯 boxun.com)

      问:上次谈话,你又提到共产主义,把我搞糊涂了,共产主义到底“对”还是“不对”啊?
      答:对不对暂放一边,先说说你的“思维方法”,如果你不纠正自己的“思维病”,这辈子你都得在“谬误坑”里挣扎,信不?......
    
      问:难道共产主义“对”?
      答:你以为马克思是神仙啊,能把千八百年后的社会知道得一清二楚,就没有看错的地方?
    
      问:难道共产主义“不对”?
      答:你以为半个地球人都是傻子啊(原社会主义阵营的人数差不多是全球人口的一半),痴迷于这个连点影子都没有的事?
    
      问:那么你说到底对不对?
      答:我想跟你说的是,对于曾产生过广泛影响(历史久远尤甚)的学说,千万不要轻率“绝对否定”,那要犯大错误;当然,对任何学说也都不能“绝对肯定”,因为人终究不是上帝,认识上不可能达于终极正确。这就是思维方法问题,如果总是在“绝对的对与不对”之间选择,到老你也是个“晕菜”。
    
      问:就是说,有对的地方,也有不对的地方?
      答:这样看问题就比较切合实际了。
    
      问:那么共产主义是什么样?
      答: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只有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才最清楚,我们现在只是根据历史以及对历史规律的认知来推测。
    
      问:推测它有什么用?
      答:当然有用,可以做“路标”,指引我们前行。
    
      问:对错都不能确定,如何做路标?
      答:人的认知能力有限,错误不可避免,所以从古至今,人类就是被“一个个有错误的路标”指引着往前走。
    
      问:如果不要路标呢?
      答:那就成“瞎马撞槽”了,情况会更糟,所以,即使路标有错,有也比没有强。
    
      问:马克思给我们提供的共产主义路标什么样?
      答:大致为以下十条:
      一、物质产品、精神财富都极为丰富和人们的共产主义觉悟极大提高;
      二、生产资料实行全民所有制;
      三、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四:三大差别(脑体差别、城乡差别、工农差别)消失;
      五、社会分工消失;
      六、阶级消失;
      七、政党、国家自行消亡;
      八、每个人都能获得全面、自由的发展;
      九、没有剥削、压迫,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十、劳动成为生活第一需要。
    
      问:你认为上述有几条能实现?
      答:我以为基本都能实现,只是有些地方可能和马克思想象的不太一样。
    
      问:你好象挺自信!怎知会比马克思看得更清楚?
      答:因为我比马克思晚出生一二百年啊!假定共产主义在25世纪实现,那么越接近25世纪,必然就会看得越清楚,这很自然。如果把共产主义比作模特,把马克思和我们都比作画家,那么马克思便是离共产主义模特最远的一位(因他是“开山祖师”),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点影子,眉眼什么的都看不清楚,怎能画得像?我们距离共产主义模特比马克思近,自然看得比他清晰,也会画得更像一些,不是吗?
    
      问:这么说来,你要在某些地方对马克思展开“批判”?
      答:是啊,被后人批判,实在太荣耀了!......
    
      问:怎么,被后人批判还荣耀?
      答:当然,被后人批判“不丢份儿”,因为人类社会本来就是一代胜似一代。一个学说,只有曾经产生过普遍影响,人们才会有兴趣批判它,假如一位昏头昏脑的人,发了一通昏头昏脑的议论,让你去批判,你愿意吗?
    
      问:批判那干啥,没事干了!这么说来,你也向往被后人批判?
      答:这是我此生追求的最高理想,唯恐达不到。
    
      问:那你就说说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都有那些地方对,比如,政党、国家自行消亡,对吗?
      答:我曾写过《“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是解决当下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一文,对共产主义的方方面面都做出了“我的推测”,和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大致差不多,这里我就不重复了,你若有兴趣,可以到我的网站——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看看,中间头版头条内容都是我写的。请多指教!有不同见解,也欢迎讨论。
    
      问:那么你想在这里谈什么?
      答:谈谈马克思“致命的失误”。
    
      问:失误就失误呗,怎么还“致命”?
      答:因为这个失误几乎葬送了他的整个学说。
    
      问:什么失误这么严重?
      答:就从他的《资本论》谈起。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书中的主要观点。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性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性”。由于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因而掌握着劳动成果的分配权。出于个人私欲,资本家付给工人工资的价值,总是低于工人劳动创造的商品的价值,这么一来,造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商品价值之和总是高于全体劳动者的购买力之和,于是每经一次商品流通的周期循环,就会有一定数量的商品因买不出去而囤积下来。商品流通次数越多,囤积的商品也越多,使得商品流通渠道被阻塞,于是频频出现“经济危机”,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
      同样出于个人私欲,资产阶级把解决经济危机的出路指向了“对外扩张”以争夺市场,故而列宁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也是垂死挣扎的资本主义。
      在马克思看来,解决这一矛盾的唯一出路是:动员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消灭私有制(资产阶级当然也就被消灭了),实行公有制,进而实现“各尽所能,按劳取酬”(没有了资产者的个人私欲,“剩余价值”也就消失了),使“社会购买力之总和”与“全部商品价值之总和”大致持平,这样就可以避免经济危机,使生产力获得解放。
    
      问:这个办法好像挺不错啊,哪里有失误?
      答:恐怕马克思万也没想到,被他称之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有产者与无产者的双方,犹如阴和阳一样是不可分割的......
    
      问:阴和阳不可分割是什么意思?
      答:这是深层次的哲学问题,暂不谈也罢,否则就扯远了。
    
      问:这么说来,二者的关系只能改善,不能采取一方消灭一方的办法?
      答:后来事实证明也根本消灭不了(现如今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回转”就是实例)。开始时,资产阶级也确如马克思所推断的那样把危机向外转嫁,由此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争夺市场”不是唯一原因,但毫无疑问是原因之一。自古以来人类战争皆为“争夺生存空间”,其中包括“近代的市场空间”。不过,马克思主义有把一切战争都归罪于私有制的倾向)。
      二战之后,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把这一矛盾通过另外途径予以了有效化解,主要有三方面:
      一、由于有了马克思主义引导,团结起来的工人阶级政治地位逐步提高,逼迫着资产阶级不断让步,进而使自身境遇不断改善,部分地化解了导致经济危机的因素(这是马克思主义实际起的积极作用);
      二、资本主义世界政治观念的演变(主要源自宗教信仰),也多多少少促使了资产阶级主动让步,使得矛盾得以缓解;
      三、战后自由贸易的发展,使得原本需要战争转移的囤积商品得以通过和平的方式销往世界各地,这是资本主义经济能够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
    
      问:这里至少还有一疑问,假如未来有一天,全世界市场都饱和了,剩余商品没有了地方“转销”,岂不是还要发生“世界经济危机”,届时问题如何解决?
      答:其实问题不难解决,目前西方诸多国家时时注意着将“贫富差距压缩在安全警戒线内”......
    
      问:难道问题仅仅由贫富差距过大引起?
      答:其实就这么点事,比方说一个人百分之八十的血液都集中在大脑,身体其它部分只有百分之二十,这个人还能健康么?同理,一个社会绝大部分财富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生产出来商品卖给谁?(总不能自己买自己的产品吧)这样的经济系统还能正常运行吗?......
    
      问:你是说,只要这个道理被人们普遍理解了,甚至更进一步成为妇孺皆知了,人们就会自觉地想方设法克服它?
      答:正是。人类是“具有自我超越本能的动物”,一旦人们充分认清了产生这一弊端的根源,就会能动地加以“改变”。目前一些发达国家“开明的有产者”已经很清楚这一点,知道了帮助弱势群体,实际也是在帮助自己。再者,一些国家的政府也致力于做宏观调控,防止此类“失衡”,这也是资本主义世界能不断迸发出新的活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问:如此说来,这个问题的解决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公有制,那么马克思设想的公有制又是怎么回事?
      答:是由于马克思对辩证法领会得不够通透......
    
      问:你说什么,马克思对辩证法领会得不够通透?想当年,老黑格尔逝世后,人们都把他当成了“一条死狗”,是马克思理解并拯救了他的辩证法(被称为“合理内核”),不是吗?
      答:此话不假,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问:目前有不少人对辩证法持怀疑否定态度,认为它是诡辩、骗术,对此你怎么看?
      答:辩证法阐述的原理,是“世间万物遵循的规律”,也可说是“宇宙终极大道理”,中国古老《易经》中的“阴阳”,老子《道德经》中的“道”,儒学中的“中庸”,说的也都是这番道理,这些“绝顶聪明者”们一致推崇的思想,岂是随便那个人就能否定?如果随便那个人都能轻而易举掌握它,那它还有价值吗?哲学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顶级艰深”,却又令人觉得“非常浅显”(可能因为哲学中的字一般人都认得,不像数理化中的公式那么令人“一头雾水”吧),以致人人都觉得挺明白、挺会用,搞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结论,败坏了它的名声!
    
      问:你是说,连马克思都没能准确运用它?
      答:别的方面如何这里先不论,单就对“公有制”、“私有制”这两个概念的理解而言,足以证明马克思还是个“辩证法的门外汉”。
    
      问:我简直有点“来气儿”!你说,对这两个概念应该怎样理解!?
      答:别激动,听我慢慢讲来。你听说过“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这句话吗?
    
      问:听说过,一般多少懂点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怎么了?
      答:知道是一回事,理解是一回事,准确地运用它分析问题就更是另一回事!公有制和私有制是阴阳关系,结合“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你怎么看?
    
      问:你是说,没有“纯粹的公有制及私有制”?
      答:一点不错,公有制和私有制无论什么情况下都是“连在一起”存在的,单独说公有制、私有制没意义。
    
      问:难道原始公社不是公有制?
      答:准确地说,人类原始时代实行的是“以原始公社为界限的对内公有、对外私有”的所有制,不然各原始群体间还有必要打仗吗?
    
      问:这倒也是。那么原始公社解体后,出现的也不是私有制?
      答:应该说是“以个体小家庭为界限的对内公有、对外私有”的所有制。你敢说家里的财产纯粹是你个人私有,没有你老婆、孩子的份吗?小心老婆揍你!
    
      问:我还真不服这个劲儿!假如说,全中国的所有财产都被全体中国人公有了,还不是公有制?
      答:那也是“以中国及中国人为界限的对内公有、对外私有”的所有制。比如有个日本人说,你们中国人的财产也有我一份儿,中国人能同意吗?
    
      问:还真是的!那么马克思是怎么回事?
      答:马克思基本没理解辩证法,他把“少数人所有(个体小家庭所有)”看成了私有制,把“多数人所有(原始公社所有)”看成了公有制,再根据他的“转化原理”,以为私有制已走到了尽头(他认为的资本主义后期),应该向公有制转化了(他设想的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
    
      问:照你这么说,马克思设想的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的公有制是主观认识上的失误,是子虚乌有的,人类历史上“压根儿”就没有这种所有制,将来也不会有?
      答:正是。马克思设想的公有制不过是个“认识上的错误”,实际上根本“不能成立”,正因如此,各个“社会主义”国家才无不在经历实践失败后纷纷放弃,又“回转”到了原先的起点。
    
      问:既然马克思设想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均不存在,那你为什么还要建立“共产新说”?
      答:其实,各尽所能、按劳取酬能够成为现实,只不过是“劳资关系改善”的结果而已;财产全社会公有阶段也存在,却是因财产纯粹为个人私有(也可称为“极端私有”)而达成......
    
      问:这就奇了,财产纯粹为个人私有也是公有制?
      答:我们目前还基本处在“个体小家庭所有制”阶段,财产为个体小家庭对内公有、对外私有,并由个体小家庭世代传承。将来个体小家庭解体了,社会便成了所有人的家,财产也转归到“个人名下”,那时的所有制是以“个人寿命”为界限,生前为个人私有,死后由全社会继承,所以那时既是个人私有,同时也是全社会公有,这便是“真实的”共产主义的公有制......
    
      问:你说的这一大堆都是什么啊,我怎么听着这么陌生?
      答:我的“共产新说”也是一完整的思想体系,你不能指望我在这里寥寥几句就说明白,如你有兴趣,可到我的网站仔细看看,那里有详细说明,这里我就不多说了,
    
      问:其实我也多少听出些门道,你是说,将来人们不以个体小家庭为生存基础了,也就是小家庭没有了,人们的身后财产也就交由社会世代传承了,这就是你设想的未来共产主义的公有制?
      答:一点不错。其实这种所有制现在就已“初露端倪”,伴随着人们家庭观念的日益淡薄,一些发达国家的富翁们已经选择把身后财产大部留给社会,造福于所有人。相信将来这种做法会更加普遍,渐渐成为一种时尚。
    
      问: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伯恩斯坦、考茨基所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倒是做对了?
      答:应该说是这样。
    
      问:你的思想形成,是否受他们影响?
      答:这倒不是。由于信息闭塞缘故,我在思想已基本成型之时,还几乎对他们一无所知,只是最近有人频频提起民主社会主义,才多少了解了一些。再者,他们的思想也不过是几个零星概念,远未形成像马克思主义那般完整的思想体系,因此也影响不了我什么。
    
      问:伯恩斯坦、考茨基的思想没能被整个“共产主义阵营”接受,是否就因他们没有建立起足以和马克思主义相匹敌的思想体系?
      答:我想是这样,只有几个概念是不行的。
    
      问:公有制思想,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在这个问题上出错,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失误吧?
      答:所以我才说这是个“致命的失误”。由于这个主张根本不能为有产者接受,才引出了“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等一系列说法,制造了那么多的人间悲剧!同时也因这一“误判”,使得马克思、恩格斯始终对“和平改良”路线持怀疑、否定态度。
    
      问:真是悲剧啊!好了,不说他了,就说你吧,你目前致力于创立“共产新说”,是否想“改正”马克思主义的缺陷?
      答:我是这样想的,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成败与否,看以后发展吧。
    
      问:给你提个醒,我看你说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已和马克思主义大相径庭,你何不“另起一名”,比如叫“大同社会”、“个人时代”什么的,不好吗?
      答:改名很容易,十个八个都没问题,我保证都能“圆好”,但为什么要改名?
    
      问:因目前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学说名声已很不好,和他搅在一起,对你思想的传播可是大大不利啊,你说呢?
      答:这我深有体会。我来北京已近三年,会见了很多民间学者,尤其是民主派,一提此话无不摇头叹气,我因此也几乎失去了所有朋友,目前只剩我“老哥一个”还在“苦苦坚持”。还记得有位朋友说:一听到共产主义这个词就“极度反感”,现在你还拿它来“剜我的心”!
    
      问:王力雄先生知道此事吗?
      答:记得有一次和他通电话(已两年多了,不知王先生可否记得) 谈及此事,感觉他言语间有“不屑”之意(也可能是误会吧?)。那次没深谈,草草了事。想必他也一时不能接受。
    
      问:既如此,你为何还这么“不识时务”?
      答:说起来话又长了,还是下次再谈吧。
    
    
    作者:周巨川
    网址:http:zxwh.cc333.com(21世纪新共产主义者俱乐部)
    住址:北京海淀区香山北营七号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思想走多远,政改就能走多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三)/周巨川
  • 政改需在“信仰框架内”运作——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二)/周巨川
  • 王力雄:兽皮“时尚”是如何产生的?(图)
  • 政改的两大基础——和王力雄先生商榷(随笔一)/周巨川
  • 从梅西的学术讨论会到蜂巢的绿色对话(王力雄访问纽西兰之二)
  • 王力雄:我要走出大山(图)
  • 王力雄:拉萨到上海的火车(图)
  • 王力雄:为何民对官一味唱反调
  • VOA专家评论:台湾是大陆的民主课堂/王力雄
  • 民主键盘:回复王力雄先生有关“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文化大革命的启示
  • 王力雄:中国从文革得到什么?
  • 民主键盘:读王力雄“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
  • 王力雄:囊玛的变迁(图)
  • 王力雄:西藏导游之争(图)
  • 王力雄:西藏山河做赌场(图)
  • 王力雄:西藏之水救中国,谁来救西藏?(图)
  • 王力雄:松赞林寺见闻(图)
  • 王力雄:达赖喇嘛呼吁扭转恶劣风尚
  •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 王力雄:枪杆子已经不能出政权
  • 中国著名作家王力雄 :《新疆追记》
  • 王力雄:赵紫阳的等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