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君:民主,其实象打嗝一样简单
(博讯2007年5月13日 转载)

兼谈刘姓教授所谓的民主模式

    陶君

     据《中新网》5月7日电,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人民论坛》刊登国家行 政学院教授刘熙瑞的文章,刘姓教授悍然指出,“中国的民主模式已 经确立”;“中国的民主模式在两个方面已经确立:一方面,它已有 明确的指导思想和理论,有基本的构架和基本的实现渠道;另一方 面,它又在前进中不断地探索和完善,包括理论上的发展和进一步明 确,实践上的进一步落实。” (博讯 boxun.com)

    笔者初闻诧异,后不禁毛发倒竖,怒极则感觉鼻孔流血,有种被“强 奸”后的愤恨和恶心──几十年来,我们就这样被轻易地愚弄,被象 傻子一样侮辱,侮辱我们的智商、侮辱我们的眼睛、侮辱我们的精神 ……这种耳濡目染,这种水滴石穿的作用,确实不容小觑。他们敕封 了一大批文奴和文化流氓,冠之以“教授”、“学者”、“权威”等 头衔,指使他们制造并“引申、转借”词汇,指使他们闭门造车,指 使他们似是而非,其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伪造理论,曲解历史,那 就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而把全国人民当猴耍。如果将赵高之流与 之相比,实在象是幼稚园的小儿科。这些人食人之禄,当然要忠君之 事。乃至变得越来越无耻,越来越端着明白装糊涂。竟然不顾羞耻, 贩卖如此拙劣的歪理邪说,把全国人民都当成了愚夫愚妇。当世界大 多数国家进入阳光灿烂的时代,我们则在黑暗中走向更黑。这种荒 涎、滑稽的意识形态,已经坑害几千万无辜人们;若是我们仍不去鉴 别,将会有更多的人被坑,直到有一天轮到我们自己身上。在这种意 识形态下,他们把神圣的民主粉刷在邪恶的专制的躯体上、把极端法 西斯主义套上社会主义的外衣。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现在已经确立了“民主模式”,而且是一夜间确立 的,是在一个所谓的教授的一篇文章之下,中国一下就有新的民主模 式了,真的很了不起啊,所以说中国共产党总是个能创造奇迹的政 权,开山伐木能炼钢铁,一亩地生产粮食十万斤,这样的政权,滋生 出刘姓教授这种的“政治大跃进”式的“民主模式”,在这个国家自 然再“合理”不过,唯一使人担忧的是,一个政权信口雌黄之后,人 民总要受荒涎和独裁之难,不知这一次,又将给中国带来什么!

    笔者不是“教授”,也不是“专家”,但做为人民的一员,也当有权 利谈谈关乎自己命运的民主。一个草根人物的民主观,自然没有刘姓 教授那样的能耐,可以借助《人民日报》式的大喇叭扩音散布,只能 在网络上表达一个自己的想法,而且只能贸然危险在被自己的国家所 屏蔽的境外网络上。

    民主到底是什么东西?过去有太多的人研究民主,从学者到政治家都 对民主有着各种表述,早期的古希腊城邦制度下的民主,到17、18世 纪现代民主理论的成熟,1970年代在葡萄牙开始的第三波民主,等 等,民主的发展一直徘徊在200多年前的理论,没有多少改进,所以 没有什么好研究的。看看实践就能明白,英国的近代代第一个民主制 度的产生到欧美的普及,民主制度给人类带社会来了前所未有的发 展,人类有今天的文明成就,首先要感谢英国的民主实践。对中国来 说,除了民国的时候出现过民主的雏形,但随着国共的内战,信奉共 产主义的共产党取得了内战的胜利,从而终结了民主在中国的实现, 苦难就此降临了中国,毛式共产极权主义在中国彻底扎下了根。到了 今天民主对中国来说连曙光的影子还看不到,所以大家还在重复了民 主的世俗化和大众化的宣传,我们必须要让每个普通民众都能通俗易 懂的理解民主,把民主当成打嗝一样简单的事情去了解。

    言归正传,经过这么多年的生活实践和领悟,就来说说笔者对民主的 理解吧。

    首先要搞清楚,民主和自由、法治、人权密不可分的,少了谁都不 行,民主除了政治范畴的意义外,其实也应该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 式,民主就象一个引擎,它在引导一个优秀政体的健康运转。它象市 场经济一样,都有其内在的调节作用,民主也有一支看不见的手,它 在动态的均衡各个阶层、政党、群体、道德、利益集团的关系,甚至 约束着政治领袖的行事规范。民主无形中推崇着正义,压制了邪恶。

    平衡,更准确的说,“制衡”才是民主的操作核心。权力必须要制 衡,否则就不存在民主了,国家政权细分了几个重要的权力,司法、 行政、立法等,每个权力不受制约都会酿成大祸,互相制约才能遏制 权力的滥用。政党也是如此,一个政党是不会受到制约的,两个以上 的政党才能互相监督,政党的利益驱动就是为了获得执政权,在野党 在千方百计地寻找执政党的错误和漏洞,制衡就这样产生,任何一个 政党执政时间久了,都会犯错,轮流当政才是人民的福祉。只有一个 政党必然产生寡头专制,一个政党执政只会产生灾难,一个政党即使 是天使也会走向邪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毛共时代,由于他不受到任 何制衡,发动了一系列的整人运动,这些运动造成了中国史上最大的 伤亡,个人权力达到帝王的高度,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从“整 风”、“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到“文革”,没有做一 件正确的事情,除了犯罪还是犯罪,在其掌权的几十年中没有受到任 何挑战和质疑,并且被人当成神王来膜拜,毛泽东膨胀得发疯了,全 国人民则四横遍野、血流成河,由此可见,没有制衡的权力是多么的 可怕,而且没有制衡的权力除了开始的三、四年,其后的时期一定是 破坏性的,这样的例证不仅在中国,在世界的任何国家都会发生,如 前苏联、北韩、古巴、前伊拉克等。制衡除了强化立法、司法对执政 者的权力外,还必须要建立舆论的监督权,历史上很多执政者都是被 舆论打倒,可见舆论的独立作用多么重要。

    竞争和选举

    政党领袖或是国家领袖的产生,若是没有经过竞争,独裁就是难免 的,因为领导人永远都想自己永远执政,永远使自己的权力最大化, 这是人性,所以必须要压制这种人性,竞争可以使好的领导人上台, 同时也使领导人做得更好,否则就会被新的领导人取代。竞争是人类 进化的助动器,良性竞争是大家都希望的。设计一个优秀的竞争程序 就显得很有必要了,到目前为止最好的竞争就是公开展示、设立期限 (当政)、公正普选,最好还有过程检验(中期调查)。执政者无时 无刻不在破坏竞争,以达成自己的权力垄断,所以对执政者要永远保 持高度的警惕,不要相信。制定公正的竞争性的选举,是实施民主的 保证。我们可以看到伊朗、前伊拉克、委内瑞拉等国也有选举,但他 们的选举缺乏竞争性和程序上的公正,权力环境也没有完善,如出现 一个候选人,或者候选人的势力差别太大,司法和舆论没有一定的独 立性,选举成为独裁者获得权力的保护伞,使非正当权力合法化。中 国的情况到了21世纪,甚至连基本的选举都不存在,一个活到50岁的 人,几乎从没有参加选举的人占有绝大多数,有的人虽然有幸通过选 民的“拣选”,参加了选举,但却不知道候选人的情况和政见,只是 履行在特定时间举手或在特定位置画圈的“权利”,其本质仍是选举 权被剥夺,这样的选举当然更谈不上竞争性选举了。中国的现代政治 思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开启,从实质上说,中国政治模式还处在政治 野蛮阶段。可笑的是,刘姓教授提到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代表制,什 么时候实施过呢。(刘姓教授说:“马克思总结了几个方面:代表必 须由各区通过普选产生;代表必须对选民负责;选民不满意代表工作 时随时可以撤换;代表只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取消国家高级 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代表工作中必须严格遵守选民的确切训 令。”)这除了以欺骗为目的的赤裸裸的胡说八道,还有什么?

    民主的目的就是要限制统治者、驾驭统治者

    美国现任总统小布什曾在中国演讲时精辟的谈到,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不是什么昌明的科技、也不是什么闪光的名著,而是把统治者关进笼 子。这才是中国人到今天没有意识的问题,中国引进了很多西方的东 西,如政党,但中国的政党最后都成了军阀了,掌控了军队的政党不 过是极端的、大规模的“黑社会”而已。孟子曾言,“窃钩者诛,窃 国者诸侯。”一个政党的党魁,通过非正常的选举手段成为政权独裁 者,当权力握在手中,就必然会发着狠地滥用从人民手中骗取的到权 力。中国近60年的历史,不正是这样吗?“人民当政”、“主权在 民”,在中国不过是和美好的“共产主义”一样糊弄人的虚假但迷人 的口号。

    制定民主的规则很重要。中国人一直缺乏规则制定的天赋,3,000年 来都没有制定出一个象样的规则,一个皇权制度就重复了2,000多 年,没有任何本质的改进,到今天还是如此。从科技领域、哲学领域 甚至一项游戏都没有产生规则,我们至今还在使用古希腊的物理、化 学公式,英国人制定的足球规则、台球规则等可以看出中国人的归纳 总结能力的低下,若是自己不能,就向别人学习也行啊,但专制独裁 早就懂得“民可使愚之,不可使知之”的道理,故此,中国从19世纪 开始学习西方的很多东西,但近几十年以来,却因为当政者心虚,自 己仇视西方先进文明和民主理念,而且还压制人民了解先进文明,引 申着人民歪由最重要的民主规则,把人们关在远离“民主”的笼子里 傻呵呵地给他们当苦力。

    人民是东家,执政者是掌柜的

    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当政者一直宣传“人民当家做主”,“为人民服 务”、“人民公仆”等词汇叫了很多年,结果发现这些都是统治者骗 人的把戏,权力只是在一个特殊的政党内部实行“集体世袭”。人民 其实从来就没有做过主,做主的都是“人民领袖”,老领袖死了,他 们的子女们会成为新的领袖。现在,在中国帮主就是那“500个家 庭”,这500个家庭垄断了中国的政治权利、经济命脉,左右了中国 的大政方针。

    人民是什么?有谁能讲清楚,人民在中国到底是什么意思,人民已经 被虚拟了、被空泛了,没有任何实质意义。都拿人民做挡箭牌,什么 人民军队、人民公仆、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铁路、人民邮政、 人民警察、人民共和国等,以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人民还找不到漏 洞。

    若是知道人民是东家、执政者是掌柜的,掌柜的必须经常换,就很容 易理解人民当家做主了。现在的人民是东家吗?

    民主的正义性要得到体现

    广义上民主要体现正义,狭义上就必须保证民主程序的正义。少数服 从多数是正义的程序,保护少数同样是程序的正义。

    民主的程序正义至关重要,把民主的决策过程、人事任用放到光天化 日之下,严格按照事先设立的程序,问题就容易多了。如制定选举程 序、审判程序、司法程序等,没有程序的正义,民主就成了家长的拍 脑袋了,大家从毛泽东的拍脑袋中就应该想到没有程序,就会带来混 乱。

    选择,这个伟大的词汇,是民主的重要内涵,也是程序正义必须要的 考虑的要件,有了选择,民主就会更加公正,候选人要有选择、议员 要有选择、政党也要有选择,让人民有所选择,才能体现程序的公正 性,市场经济、经济竞争必须有的选择,选择要深入到生活的每个角 落,社会才会公正。

    正义是民主的出发点和最终归宿。

    军队应该掌握在谁的手里,民众是否应该拥有武器

    这个不是民主的范畴,在当前中国的形势下,但笔者还是要提一下。 军队应该掌握在谁的手里?人民出钱(纳税)养了很多军人,目的是 保护自己免受外国的侵犯,现在军队是干什么?军队被一个政党控 制,而且还必须在法律上接受党的领导,党是什么?是一部分人为了 共同的利益结成的集团,这部分人控制了国家出钱养的军队,这个党 也太划算了,党控制了军队,当然要为了党服务,也就是为了一小部 分人服务,谁不服从、或反对这个党就军队伺候,就象文革时的戒严 和1989年的大屠杀一样,军队在关键时候镇压了人民,屠杀了养育他 们的人民,人民就成了最大的冤大头了。现在流行“枪杆子里出政 权”,这正是黑社会的强盗逻辑。我们应该明白,军队不是对内统治 人民的工具,而是对外的,所以军队应该是中立的,不应该接受任何 政党的领导,属于国家的军队,不是某个政党看家护院的打手。现在 军队经常成为镇压人民抗议的打手要么出钱供养自己的军队,要么就 出钱,军队不为自己服务,还老是被自己养的军队殴打,中国的老百 姓是否太傻了?近年来,军队参与镇压农民维权、镇压学生的事件越 来越多,比如,2006年汕尾开枪镇压农民维权事件,人民为什么要出 钱养一支庞大的专门镇压自己的军队呢?

    在冷兵器时代,武器是很难禁止的,到了政治腐败到极点的时候,经 常出现武装起义,推翻旧的政权,历史上武装起义应该是民众合法的 权利。从中共霸政以来,拥有武器成为违法的事情,而且老百姓糊里 糊涂的就认可了,认可了之后,才发现没有武器老是被强人欺负甚至 政府欺负,欺负了也没办法。但拥有武器是人民的天然权利,拥有武 器才有反抗的力量,否则都是白扯。武器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威慑作 用,可以动态的调节内部矛盾,客观上也造成很多平等,如力气大的 不敢欺负力气小的,政府作恶了,也可以站起来反抗,有时候还可以 结成军队反抗。现在没有武器只有被压迫了,如城管、拆迁、维权等 都是因为没有武器,老百姓被逼就范。因为人民没有力量阻止当政者 的作恶,所以人民拥有武器也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保证之一,目前 只要是民主国家都没有施行枪禁,美国反对枪禁最大的群体是妇女, 可以看出合法的拥有枪支是多么的重要,这是人民权力的象征。

    低素质有低素质的民主,高素质有高素质的民主,没有素质更要民 主。

    就象人吃饭一样,穷一点吃得差一些,有钱人吃得好一些,但不要因 为贫穷就不吃饭了,道理是一样的,素质低就享受低素质的民主,总 比没有民主要好很多。在目前的中国当权者就宣扬一种观念,中国人 因为缺少民主素质,实行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人已经经历了 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已经适应了在专制制度下生活,所以短 期内不适宜实行民主制度,这种荒唐的逻辑是非常可笑的。民主在中 国不要说清朝,就是在2,000多年秦朝实施也没有问题,因为民主从 来就不需要什么条件的。权力制衡加上选举就可以实现了,跟什么素 质根本扯不上关系。美国200多年前的素质比现在的中国人的素质高 吗?我看未必,中国人现在都用上电脑了,识字的人很多,凭什么不 能享受民主呢?其实大家都明白不过是当政者的欺骗而已。

    总结

    在中国民主的实施条件早已成熟。开放党禁和报禁、施行普选,就这 么简单,简单的象屁一样。当局故意搞得很复杂,就是为了阻止民主 的施行。这个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刘熙瑞不过是当政者寰养的一个御用 文人,利用文字游戏以民主的名义给极权主义树立无耻的牌坊,给国 人造成极为恶劣的精神污染。“我们政府的一切权力都是人民赋予 的,政府和国家的公务员都是人民的公仆,除了当好公仆外,没有任 何权力”,刘姓教授的脑袋是否受过刺激,说谎话竟然睁着眼睛,中 国所谓的“人民公仆”没有任何权力?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吧,没 有权力怎么出现官员集体腐败呢?刘姓教授的文章还是离不开“党八 股”的文风,先下一个定义,中国民主模式已经确立,然后找马克思 理论论述一番,最后给一句目前还在探索和发展中,还要不断的完 善,民主模式都已经确立了还要完善?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刘姓教授 写这篇文章,想必要么是奉了上峰的御旨,要么是他有嗜臭癖,敏感 地嗅到了上峰散发出气息,所以“中国的民主模式已经确立”不仅是 一个脑子进水的教授在发昏,更有可能是当局的一个的信号,而且是 个危险的信号,它想造成一个民主的事实,目的是要告诉大家,中国 已经是民主模式了,不需要别的民主了,大家就别天天吵着闹着要民 主了,继续维持现状才是最好的办法。其实,这又是他们的一个阴 谋,我们要有责任勇敢的揭穿这个阴谋,不能让他们轻易的得逞,中 国仍然是个极端法西斯国家,争取民主仍是我们最高的期待与使命。

    (2007-05-10广州)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